「好像變得比之前更光滑了!」曲小愛也摸了摸自己的左臉,感覺皮膚比之前還更光滑了。

「好像變得比之前更光滑了!」曲小愛也摸了摸自己的左臉,感覺皮膚比之前還更光滑了。

「你們起來去照鏡子吧。」雲熙子將窗帘拉開了,一縷晨光隨即照了進來,帶來了光明,也帶來了溫暖。

「呀!你公公真厲害,他是怎麼辦到的?激光嗎?我感覺昨晚臉部似乎被灼燒了,就像我以前做過的像素激光一樣。」曲小愛興奮地說道。

「額..差不多吧。」雲熙子摸了摸鼻子,說道。

「對了,小雲,我和小愛到底是怎麼回事啊?」這時,陳琳才覺得這件事很蹊蹺。

看來,自己的臉根本和皮膚癌無關,而是其他原因。

「嗯..」雲熙子理了理思路,就把昨晚和其他人一起編好的故事講給了陳琳和曲小愛聽。

「顏老闆的鏡子是有放射性物質的,你們是被放射性的物質給傷害了皮膚,不僅如此,你們的身體也受了損,但和你們的左臉比起來,身體的損耗要小一些,接下來好好調養一陣子就好了。」

「放射性物質?那顏老闆她左臉的傷其實也不是燒傷?」陳琳摸了摸自己已經光滑平坦的左臉,問道。

「是的,因為自己受到了傷害,讓她的人性產生了扭曲,所以才會傷害你們。」雲熙子說道。

「那為何那面鏡子會把人照得那麼漂亮呢?」曲小愛好奇道。

「因為有美顏功能啊,就跟手機上的美顏功能類似。」雲熙子胡掐道。

「那顏老闆現在在哪兒?我要去找她理論!」陳琳挽起袖子,一副準備干架的模樣。

「她被抓了,我有朋友是警察,就把這件事告訴了他。」雲熙子說道。

不過,孫挺那邊還沒聯繫她,所以,她並不清楚顏老闆現在的情況如何。

「既然被抓了,那法律肯定會制裁她,只是不知道還有沒有像我們一樣的受害者。」曲小愛凝眉道。

「是呀…」雲熙子也陷入了沉思。

「小雲,真的要謝謝你!」陳琳

握住了雲熙子的手,真誠地道謝。

「是呀,雲姐姐,對了,皮膚修復要多少錢?麻煩你幫我們轉交給你公公。」曲小愛說道。

「對對對! 超級兵王混都市 我還把這事兒給忘了。」陳琳急忙說道。

「不用錢,我公公不缺錢,這只是他的個人愛好而已。」雲熙子笑了笑,說道。

「這怎麼行!」曲小愛嘟囔道。

「真的不用,我們家挺有錢的,不需要錢,只要你們以後好好生活,我公公也就欣慰了。」雲熙子笑著說道。

「你公公是位大善人吧。」陳琳說道。

「嗯嗯,他熱衷於做善事。」雲熙子點了點頭。

在好不容易送走了陳琳和曲小愛后,雲熙子就給孫挺去了個電話,問了一下顏老闆的情況。

「讓她把受害者的名字和聯繫方式告訴你,我讓祁連大師幫他們恢復原貌。」雲熙子說道。

「好的。」孫挺答應道。

很快,孫挺就從顏老闆那裡得知了其他受害者的資料,並把他們聚集到了警局,讓祁連大師同時幫他們治療。

這些人裡面有老有少,有男有女,均是左臉被毀,整個人都很喪,有幾個甚至露出了老態龍鐘的狀態來,而他們本身也不超過三十歲。

令人難過的是,有幾位已經過世了,死因是自然老死,儘管其中年齡最大的還不超過四十歲。

重生歸來:邪王寵妻上天 所以,就像祁連大師說的那樣,妖氣已經進入到了受害者的經脈里,一旦所有的經脈被妖氣佔領,人就會因為被吸食光陽氣或者精魂而亡。

祁連大師還是用治癒之火將他們復原了,雖然治療的過程非常痛苦,整個房間里都充斥了各種痛苦的尖叫和吶喊聲,但浴火之後,皆能重生。

當他們再次蘇醒時,就是他們的重生之時。

雖然這是一起靈異案件,但顏老闆還是以故意傷人罪被判了二十年有期徒刑,她沒有提出上訴,並帶著贖罪的心情走進了監獄。

穿上囚服后的顏老闆,也不再遮掩自己臉上的疤痕了,而是坦然地面對眾人。

前半生瘋狂地追尋「美麗」,卻被「美麗」所拖累,害人又害己;後半生她依舊會追尋「美麗」,不過,不再是臉上的美麗,而是心靈的美麗。

為了調養身體,陳琳回到老家修養了一段時間,而在這段時間裡,「相親男1號」鎚子先生仍舊和她保持著密切的聯繫。

在和鎚子先生熟悉之後,陳琳也將自己遭遇的情況告訴了他,並得到了他的同情和更體貼入微的關懷。

回到榕城后,陳琳就和鎚子先生見面了。

雖然,鎚子先生沒有帥氣的外表和鍍金的身份,但作為銀行工作人員的鎚子先生,為人穩重真誠,性格也很隨和親切,與陳琳的渣前任剛好相反。

如果是從前,陳琳可能覺得鎚子先生這款好好先生並不是自己的菜,自己喜歡長相帥氣,能說會道的男人,比如她的渣前任。

但是,在經過了毀容事件后,陳琳似乎也得到了蛻變,變得更務實,更穩重了。

所以,兩人很快就在一起了,並奔著結婚生子的打算,開始認真交往起來。

看到陳琳終於找到了屬於自己的幸福,雲熙子也替她感到高興,這就是所謂的否極泰來吧! 「小雲啊,我下午在家,你過來吧。」拾荒大媽黃阿姨給雲熙子去了個電話。

「好的,大概兩點左右到你家樓下。」雲熙子說道。

「下午要出去啊?」熙熙一邊插著花,一邊看向雲熙子。

「恩,黃阿姨找到了一個和你很像的布娃娃,我過去拿。」雲熙子說道。

「我看看!」呵呵急忙甩著小短腿跑了過來。

「哼!再像也不可能有我可愛,有我聰明,有我萌萌噠!」熙熙冷哼道。

「真的很像熙熙也,不過,確實沒有熙熙可愛。」呵呵搓著小短手說道。

「給本宮瞧瞧。」熙熙伸出小短手,看向雲熙子。

「微信發你了,自己看。」雲熙子把黃阿姨發來的照片傳給了熙熙。

「哼!這明顯不是90后,而是80后。」瞟了兩眼后,熙熙說道。

照片上是一個和熙熙很像的絨毛膠皮臉布娃娃,不過毛髮是淡粉色的,可能時間太久了,粉色很淡,快接近白色了,而且偏灰,可能是布滿灰塵的原因。

除此之外,五官確實和熙熙很像,只是沒有熙熙嘴邊的那兩個小梨渦。

不過,也確實如熙熙所說的,這個布娃娃可能是產於八十年代的,因為,不管是絨毛還是膠皮,看起來都很老舊。

如此說來,這個娃娃就比熙熙更加古董,也更加具有收藏價值了。

當然,這句話只能在雲熙子的心裡想想,不敢說出來。

要知道,熙熙可是一個虛榮心超級強大的洋娃娃。

找了許久,終於找到了一個古董玩偶,雲熙子的心情是相當得愉悅。

「熙子,把二夢帶上,如果遇到壞人,可以讓他帶你秒穿回來。」臨走前,熙熙提醒道。

「知道啦!」雲熙子將二夢木偶揣進包里后,就漫步走向了黃阿姨住的居民小區里。

黃阿姨住在大學城附近的老小區里,住這裡的要麼就是原住民,要麼就是收入很低的外地人。

榕城東邊幾乎最窮的一批人,都住在這裡,其中就包括像黃阿姨這樣的拾荒老人。

黃阿姨是原住民,其實條件不算特別差,但是為了讓那幾個兒女過得好些,就心甘情願地加入到了拾荒老人的隊伍里,用拾荒換來的錢來養活自己,而把兒女們給的家用存起來,留給她的下下代。

這些拾荒老人都知道雲熙子,也知道她在找什麼,所以,只要看到類似的娃娃,就會拍個照發給雲熙子,或者直接給她打電話,讓她過來看。

前幾次,雲熙子都白跑了,雖然那些玩偶看起來又臟又舊的,但幾乎都是2000年以後生產的,收藏價值並不高。

漸漸的,榕城邁進了冬季,陰冷的風吹在臉上,穿過肌膚,凍入骨髓。

怕冷的雲熙子已經穿上了棉服,把自己裹得跟粽子一樣,抄著手,優哉游哉地朝黃阿姨住的小區走去。

小區很陳舊,應該是九十年代初建造的,裡面縱橫交錯地立著不少樓房,每棟樓不超過七層。除了有幾棵歪脖子大樹外,幾乎看不到其他綠化了。

兩米多高的圍牆將小區為主,圍牆上端還插著許多碎玻璃,以防有賊翻牆而入。

諾大的小區只有一

道大門,還是一道銹跡斑斑的鐵門,僅靠一位老保安24小時看守。

雲熙子跨過小區大門后,就來到了黃阿姨住的那棟樓下。

剛拿出手機準備給黃阿姨打電話,就聽到了黃阿姨的呼救聲。

「救命啊!鬼啊!妖怪啊!」黃阿姨撒著拖鞋就從樓上奔了下來,還是一步跨兩梯。

「黃阿姨,怎麼了?」雲熙子急忙拉住黃阿姨,卻被她帶著往後退了好幾步。

「慢點,黃阿姨,你的拖鞋跑掉了!」雲熙子急忙伸出手攔住了黃阿姨。

「妖怪!妖怪…小雲?小雲,快走,我家裡有妖怪,有鬼!」說著,黃阿姨就拉著雲熙子的手急忙朝前跑,連拖鞋掉了一隻都沒注意。

「黃阿姨,你慢點!」雲熙子用盡了全部力氣,才將暴走的黃阿姨給拉住。

「小雲啊!我撞邪啦!」這時,黃阿姨才喘著氣,看向雲熙子,不過,面色仍舊惶恐不安。

「先把鞋穿上吧。」雲熙子將黃阿姨跑掉的拖鞋放回了她的腳邊。

「謝謝..謝謝!」黃阿姨急忙將左腳鑽進了拖鞋裡,並朝周圍看了看,神情驚恐。

「黃阿姨,怎麼回事啊?」雲熙子將黃阿姨攙扶到了旁邊的座椅上。

「我怕說出來你不信。」黃阿姨有些為難地看向雲熙子。

「你說吧,我會信的。」雲熙子朝黃阿姨笑了笑,語調肯定。

「那好…」黃阿姨又朝自己住的那棟樓看了看,隨後才慢慢講述了剛剛的驚魂遭遇。

這個事情要從三天前說起,黃阿姨算著時間,趕著在農貿市場閉市時去淘一些便宜蔬菜,挑來挑去,她就選了一些被人挑剩下的果蔬,其中就包括半斤朝天椒。

榕城人喜歡吃辣,作為原住民的黃阿姨自然不例外,沒姜沒蒜可以,沒朝天椒可不行。

雖然,這些被其他客人挑剩的朝天椒有些蔫兒了,但總比沒有強,而且價格很便宜,比原價低了好幾倍。

付完錢后,黃阿姨就帶著自己的戰利品回家裡。

當她經過二樓時,在那個幽暗的走廊里似乎看見了一個紅彤彤的小東西。

「咦…這是啥?」黃阿姨的眼神不太好,她虛著眼睛,彎腰朝那個紅色的小東西看了看。

「這不是朝天椒嗎,誰掉的啊?」看了一會,黃阿姨才發現那個紅彤彤的小東西是朝天椒。

她將朝天椒拿起,對著有光線的地方看了看,發現這是一隻色澤鮮紅,身形飽滿的朝天椒。

「這是極品朝天椒啊!」黃阿姨驚嘆道,她發現這隻朝天椒的個頭居然是自己菜籃子里那些朝天椒的兩倍。

黃阿姨覺得撿到寶了,便急忙將朝天椒放進了自己的菜籃子里,然後朝自己住的三樓走去。

「辣妹子辣,辣妹子辣…」一邊爬樓,一邊還不忘哼著歌曲,心情頗為愉悅。

回到家后,黃阿姨就把籃子里的菜倒了出來,當再次看到那隻朝天椒后,她就把它拿在手上細細端詳了一番。

「嗯…長得真好,我都捨不得吃你了!」黃阿姨像寶貝似的把那隻朝天椒單獨放在了一旁,而不是跟那堆從農貿市場買來的蔫兒辣椒放在一起。

天後,也就是今天,黃阿姨的女兒給她打電話說晚上會帶著外孫過來蹭飯,這可把黃阿姨給高興壞了。

於是,黃阿姨就打算做一道干鍋雞,這是她女兒最喜歡吃的一道菜。

一大早她就去農貿市場買雞肉了,順便也買了一些新鮮的果蔬回來。

回到家后,她就開始倒騰起來了,洗雞肉切雞肉、削土豆切藕片、搗蒜切大蔥……

在準備工作都做完后,黃阿姨就將最關鍵的作料拿出來了朝天椒。

「哎呀,都蔫兒了!」這時,黃阿姨才發現,三天前淘來的蔫兒蔫兒的朝天椒,變得更蔫兒了。

她從一堆蔫兒不拉幾的朝天椒里挑選了一些稍微精神點的出來,切切搗搗了半天,捻起一個辣椒碎到嘴裡抿了一下。

「不夠辣呀!」黃阿姨皺眉道。

要知道,干鍋好不好吃,辣椒是關鍵,而且,女兒也是個無辣不歡的人。

「這可怎辦啊?」黃阿姨覺得,光靠這些辣味淡淡的朝天椒當作料,這鍋干鍋雞做出來肯定敗味兒。

黃阿姨又在那堆被淘汰的朝天椒里挑了挑,希望再加幾個進去,好增加辣味。

質量不行數量湊嘛!

就在黃阿姨皺眉在那裡挑選時,忽然瞄到了被她單獨放在旁邊的那隻極品朝天椒。

「哎呀!我怎麼把你給忘了?」黃阿姨興奮地說道。

就像看到救星似的,黃阿姨急忙將那隻朝天椒拿起來,並放到了菜板上。

「哎,我還挺捨不得吃你的,你可是朝天椒里的極品啊,簡直是百年難遇!」黃阿姨拿著菜刀,語帶惋惜地說道。

伸手撫摸了一下那隻朝天椒,黃阿姨就手起刀落,準備給它來個「千刀萬剮」了。

就在黃阿姨的刀剛剛碰到朝天椒時,一道紅光從朝天椒上射出,嚇得黃阿姨拿著菜刀急忙往後退。

「刀下留人!」一個年輕男人的聲音突然伴隨著紅光出現。

「哈?」黃阿姨一陣懵逼。

只見,紅光消失后,一個全身**的男人趴在灶台上,而那塊菜板也被他壓在身下。

「啊!」黃阿姨被嚇得來手一松,「哐當」一聲,菜刀落在了地上。

「別怕,我不是壞人!」那個男人慢慢起身,從灶台上下來,並用菜板遮住了關鍵部位。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