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小子,真是不得了。」林臻畢竟見多識廣,又怎會不知林風如今在做什麼。

「好小子,真是不得了。」林臻畢竟見多識廣,又怎會不知林風如今在做什麼。

目光閃動,林臻輕輕感嘆,「嘯天確實無愧為我林氏一族萬年難得一見的奇才,不止自身天賦絕倫,兒子更青出於藍而勝於藍。倘若未來林風能接班,何愁我林氏一族大業不成?」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

林風陷入沉思,林臻也並不著急。

族中事務他早已全權交給林忠處理,眼下林風的事,顯然更為重要的多。

他很想看一看,這個讓他完全看不透的義子,到底有多神奇,能創造多少奇迹!在戰力的層次上,在煉器師的層次上,林風給他的驚喜,已然有過太多太多,讓他期待不已。

這一等,足足是一天一夜。

但,林臻的等待,卻是相當的值得。

因為他,再一次看見了奇迹。


「噝!~」倒吸一口冷氣,林臻望著林風第二次開始煉製『捲簾梭』,心跳狂然。他煉製捲簾梭已有相當的年頭,這件一重星寶絕對是他最拿手的煉製絕活之一,但眼下……

他真正見識到了,什麼才叫『煉器』!

無與倫比!

(明天就是除夕了,提前給大家拜個早年了,小小新年不會斷更~~)(未完待續。。) 烀!烀!~火焰蓬然。

節奏,依然是那個節奏。

但,更快,更迅猛,若說第一次的煉製是普通的行走,那麼現在就是疾速的奔跑!

煉器的原則,煉製越快材料損耗越少,但無論對節奏的把握,對火焰的控制,還是對精確度的掌握,都是極大的負擔。一子錯,滿盤皆負,對煉器師而言,首先求『穩』,其次再是求『快』。

但林風,此時既快又穩。

「足足一倍的增幅。」林臻瞪大著眼睛,一絲不敢落下。

「不止。」觀察了一陣,林臻更是心之驚然,林風將他的煉製完全改變。雖然每一次改變,都只是細節方面,但相加起來,這邊改一點,那邊改一點,已然是一種新的煉製手法。

而且……

「對,應該是這樣。」

「這樣煉製,更符合星座之道,更節省效率。」

「為什麼我沒想到?」

林臻驚喜無比,卻是從林風的煉製中,他看懂了許多,收穫許多。

原本,應該是他『教』林風煉器,如今似乎……

反了個頭?

但,誰會在乎呢?

對任何一個煉器師而言,能『改進』自己的煉器技術,都是一筆相當大的『財富』,更不用說如今林臻被改變的,不止一丁半點。從頭到尾,林風幾乎將他那些看不見的細節錯處,完全『糾正』。

林臻,受益良多!

「好厲害。」

「我還以為林風最厲害的是戰鬥實力……」

「原來不是。」

林臻哂然搖頭,目光有點發怔,喃喃道,「他的煉器實力。比戰鬥實力更恐怖百倍!」作為一個煉器師,作為和林風最『親密』的幾個人之一,林臻最有資格評判林風。

第一次煉製地階星寶,便是完美複製,煉製成功。

而第二次煉製,更是改頭換面。將原先的煉製完全推翻,精益求精!

不止如此!

「嘩!」林臻瞪大眼睛,駭然的望著林風,不知不覺間煉器已進入尾聲。然林風氣息依然平靜,沒有半點情緒波動,絲毫未因為『成功』的煉器而自滿,又或是洋洋得意。

相比之下,林臻不禁老臉一紅。

饒是他煉器如此多年,卻不及一個後輩那麼『淡定』。

周圍的氣息凝聚異常。火焰的力量澎湃交加,伴隨著驚人的火焰衝天而起,最後那一剎那,林臻屏住呼吸。耳邊傳來『蓬』的重響聲,眼前出現一道鳳凰模樣,器象清晰可見,每一處紋絡,每一個細節盡落在眼前。

動人心弦!

這般星象。並非『上等』品質的特徵。

而是……

「不會?頂階?!」林臻完全懵了。

怎麼也沒想過,林風第二次煉製。僅僅是第二次煉製地階星寶,便煉製出了『頂階』品質。

這在煉器師的世界中,簡直聞所未聞!

眨了眨眼睛,林臻彷彿生怕看錯似的,然怎麼看那器象都是再清晰不過。伴隨著一道鳳凰輕啼聲,器象漸漸微弱而散。虛空中,懸浮著一個栩栩如生的『捲簾梭』,洋溢著濃烈生命力量。

感覺,孑然不同!

「真的是『頂級』品階。」林臻輕喃,胸口不斷起伏。

至今。仍感難以置信。

這對他而言,衝擊太大!!

將虛空中的捲簾梭拿到手上,細細觀摩,林臻倍感心之驚動。這不是人階的星寶星器,而是實實在在的一重星寶,地階範疇!要想煉製出『頂級』品階,遠比人階的煉器難百倍以上。

但,林風做到了。

而且,只是第二次煉製,便完美的做到。

不知道是否後無來者,但最起碼,絕對是——

前無古人!

林臻倏地笑了起來,笑容中帶著分哂然,搖了搖頭。

想起一個月前,林風說的話,再想想當時的不以為然,頓感可笑至極。

兩個月成為地階煉器師?

林風,僅僅一個月便已是辦到!

而且,不止成為地階煉器師,更是一個出類拔萃的地階煉器師!比起他有過之而無不及。而這對林風來說,僅僅只是個開端,並非結束。此時距離朱雀洲煉器師大賽還有一年時間,說不定……

「真的能闖入前十名,也未嘗不可?」林臻自己也笑了起來。

想想,也覺得這想法太是荒謬。

但林風的煉器實力,卻偏偏讓他有這種感覺。

屢創奇迹!

不管怎麼樣,起碼如今希望很大。

結果如何,試試才知!


「來,我們繼續,林風!」林臻雙目放亮,興奮難耐。

雖說他是一族之長,但卻也是個響噹噹的煉器師,尤其是在煉製星兵這個領域,更是整個家族能力最強的,猶勝林衍。對於煉器,林臻也有著一分特殊的偏好,畢竟,林氏一族一直來,都是傳承煉器師一道。

「不了,族長。」林風微笑婉拒。


「啊?」林臻一怔,有點不明所以然。

望著成品的『捲簾梭』,林風目光灼然,「我還有太多不足需要彌補。」

自己知自己事,雖說經過一天的領悟,自己終將『捲簾梭』品階提升一層,但相比起人階的煉製,差距無疑很大。捲簾梭能提升至『頂級』品階,更多的是依靠自己的雙瞳開啟自我狀態,以及重生之火的特性。


撇去這兩樣,自己仍無法將『捲簾梭』提升至頂級品階。

「這還叫有太多不足?」林臻瞪大眼睛,無語道。

煉製出頂級品階的『捲簾梭』,還說這種風涼話,讓他這老臉往哪擱。

「專一而精。」林風微然一笑。

以自己如今的能力,比拼煉器的等階,自然比不上那些高等級的煉器師。

煉製一重星寶自己還能負荷。但二重,三重,甚至四重,負擔就會越來越大。畢竟,不管怎麼樣,自己如今還未是真正的星域級武者。在這方面既然居於劣勢。自己倒不如退而求其次,將地階煉器師的『基礎』打紮實。


代表作,一件足夠。

「林風你的代表作,就是它?」林臻微微簇眉。

「不行么?」林風好奇道。

「這……」林臻頓了頓,語重心長道,「我知你意思,林風,然既是代表作,一般都會取煉器師發揮最好的一件作品。頂級品階雖難煉製。但一般成名的煉器師,總會有實力超常發揮,煉製出頂級品階的時候。」

「我知道。」林風微笑道。

這次參加的,是朱雀洲煉器師大賽,最基本的門檻便是『地階煉器師』。

換言之,一重星寶那是屬於最『差』的作品。

「你這樣會很吃虧。」林臻輕嘆道,「我知你煉器實力高超,可是……」

「義父你理解錯了。」林風笑道。「我是準備取捲簾梭作為『代表作』,但並非這個捲簾梭。」

「不是這個?」林臻不解道。「那是什麼?」

林風淡然一笑,「頂級品階的一重星寶,自然是差很多,但……倘若品質再提升一層又如何?」

林臻深吸了口氣,駭然的望著林風,搖頭道。「我說林風你還真敢想,完美品階豈是那麼容易煉製,就算是人階的星寶,能煉製出完美品階的,整個釋羅郡都屈指可數。就是放眼朱雀洲都不多,更何況地階星寶?」

林風眼眸炯亮,微笑道,「就因為稀少,所以才足夠份量。」

以質而彌補!

既然在星寶的重次上,自己占不得上風。

那便另闢捷徑!

林臻望著林風,眼中儘是疑惑,「你有把握?」

並未答話,林風只是手中輕光一閃,取出一件星寶拋至林臻,後者疑惑的接過,目光望去,頓時間呆愕宛如化石。

琉璃之心!

這是一件完美無暇的星寶,光芒閃動,充滿著濃濃活力。閃耀的光輝找不出半分瑕疵,怡然天成彷彿藝術品般。在琉璃之心上,更烙印著一頭『火鳳凰』,栩栩如生。

「完美品質?!」林臻瞬間便是判斷,驚呆異常。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