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密舒!(毀滅!)」

「密舒!(毀滅!)」

末日守衛一聲咆哮!布滿鱗甲有若熔岩一般的肌膚之上,頓時布滿了暗紅色的火焰!幾乎就在話音落下瞬間進入了戰鬥狀態!隨爪中巨劍一擺,匯聚在頭頂的雲團霎時邊做了一片血紅!在陣陣交加的閃電中,隱有火光升騰!

下一刻!無數半徑超過了10米的巨大火球夾帶著驚人的熱浪,自高空急墜而下!範圍籠罩了數平方海里!

赫然正是這頭凶魔的天賦魔法——流星火雨!

媽的!早知道你會來這麼一手!周啟目光一凝,口中暗罵。自身與混沌之火融為一體,這點火焰傷害完全可以忽略不計。不過流星火雨沖刷而下造成的高額物理傷害卻是要尊重的!畢竟這頭末日守衛的屬性高的實在有些嚇人!

同樣的屬性落在入侵的虛空巨獸身上也就罷了。可深淵是什麼地方?每一頭惡魔從深淵血海中孵化而出的那一刻,開啟生命的同時,也開啟了屬於自己的戰鬥之旅!能夠倖存下來,並進化到高等形態的惡魔都有著無比豐富的戰鬥經驗!

當初在X戰警世界中,若不是藉助企業號上的激光武器一舉將當時還處於上位惡魔的尼克爾斯重創。只憑自個兒當時那副小身板,想要將其收伏無異於白日做夢。

眼前這頭末日守衛更是深淵惡魔中的精銳!換句話而言,這傢伙可是擁有秒殺自己的實力!若是一個應對不當,萬一傷在它手裡,那面子可就丟大發了!

心中念頭電轉,周啟動作可不慢。眼見流星火雨墜落,急忙一掐手中法印!

天人交感之下,只見位於下方的海水一陣怒濤翻湧,自四面八方瞬間拔起了如山的巨浪!趕在那一團團碩大的火球降臨之際,一道道巨浪在他心意驅使之下如有靈性。億萬噸海水凝成了一個無比厚重的湛藍色水罩,將周啟嚴密地包裹在了中央!

大團的隕石雨落在水罩之上,猩紅與湛藍,兩種明艷的色彩彷彿譜寫出一曲冰與火之歌!

成片的海水被高溫所蒸發,立刻便有更多的海水湧入填補上因此而來的空缺!

大量的水蒸氣蒸騰而起,隨即又被熾熱的高溫所烘乾。

只看那在海水包裹中不動如山的修長身影,所有的一切都表明。這毀天滅地的法術被擋住了!

這!

無論是危險流浪者駕駛艙中森麻子和羅利!還是操控暴風赤紅的三兄弟!亦或是剛攜帶素錦返回,正與隊友匯合之後,滿心焦灼的董協!

就在海面上這驚天一戰爆發的瞬間,幾乎所有人都不由自主地因失神而陷入了獃滯!

儘管從截取的微信訊號中曾目睹過他單人宰殺雷龍時的畫面。然而就好比看實況轉播和到現場觀戰的區別,親眼目睹這名編號5106的資深者施展翻江倒海之能,這其中所帶了震撼簡直無法用語言形容!

「這他喵的還是人嗎?」小武失神地望著舷窗外,任憑心愛的戰術電腦自手中滑落卻猶然未覺,語氣弱弱地說道。

「至少是三難度的強者。」紫川伸手扶著小武的肩膀。看著那在海水映照下,背生飛翼的身影,眼中湧現出濃濃的嚮往之色。

「阿邪,這次真多虧了素錦姑娘。」鵬哥偏頭看了董協一眼隨即將目光轉到了他懷中宛如閉目沉睡的素錦臉上。半是安慰,語帶感激的說道。若是沒有素錦當機立斷,同那人定下了靈魂契約,一想到有這麼一個強者隨時在周圍虎視眈眈,只怕本次任務剩下來的進程都將在擔驚受怕中度過。

董協緊咬著單薄的嘴唇,目光眨也不眨地注視著舷窗之外。周啟所展現出的非凡實力,令他焦慮的眼神之中隱隱多了一絲希望。

錦不會有事的!一定不會有事的!他說過,只要將惡魔死了,錦就會好轉!

心中一遍遍祈禱的同時,董協也暗自下定了決心。只要這人能讓錦活過來,無論要自己去做什麼都行!

或許與他之間從一開始就是一個誤會。

就在這時!海面上情況再變!

眼見空中下落的流星火雨數量漸漸變得稀少!目視著依舊在引導施法的末日守衛,水罩內,周啟目中驟然閃過一縷冰寒!

來而不往非禮也!就是現在!

「天地交感!天人合一!」

隨周啟心念轉動! 刀逆笑成狂 飛翼展動之間,大量的海水彷彿脫離了地心引力的束縛,跟隨他向上騰越的身姿衝天而起!

遠遠望去,一道目測直徑超過了百米的水柱彷彿潛龍騰淵,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自海面上節節升高,眨眼已然爬升上了數百米的高空!

「落!」

隨周啟口中一聲清叱!攀升而上的水柱瞬間凝成了一個體積無比巨大的水球,對準了末日守衛所在的飛速墜下!

還不夠!

周啟雙臂一張!眼中隱有殺機現出!

「扎魯伊撒!以艾斯諾耶斯之名,秉荒魂之主召喚,以萬千靈魂之力承載惡毒之寒冰,降下最深沉之詛咒!iceoblivion!冰湮滅魂咒!」

一串深沉晦澀的咒語宛若午夜夢語,帶著刺骨的冰寒自他口中緩緩而出!

咒語結束的剎那!

水球已然凝成了一塊顏色幽邃彷彿能吸人靈魂的巨大黑冰! 彷彿隕星天墜!

巨大的黑冰通體散發著極度的深寒,封死了末日守衛所有可以用來躲避的空間!以泰山壓頂之勢毫不講理地砸落而下!覆蓋範圍之廣,來勢之兇猛世所罕見!

如果說先前自海面騰空而起的水柱可以用壯觀來形容,那麼此刻,這目測球徑超過了千米的黑色冰球便只能用可怕來形容!幾乎沒有人會去懷疑,一旦被這冰球正面砸中,誰能夠從中生還!

眼見黑冰落下!

末日守衛舉首望天,雙目中火焰熊熊!目視著那彷彿能夠遮天的黑色冰塊,只見這凶魔將通體燃燒的巨劍抵在身前,於此同時後背上船帆般的蝠翼猛然一收!

就在黑冰及體的剎那,龐大的身軀猛然下墜,搶先一步墜入了海中!

轟隆兩聲巨響幾乎部分先後連綿響起!

黑冰撞擊在海面的瞬間,整個世界似乎都在晃動!濺起的海水飆起至千米高空,噴薄如山,回落之際,化作洶湧的海嘯蕩滌四方!

「幹掉了嗎!」

所有人為之震撼之餘,目視著為沸騰的海水所遮蔽的舷窗,心中都不由自主地想到了同一問題。

尤其是董協,幾乎在第一時間便將視線收回,落在了懷中素錦的身上。面現驚喜之餘雙目中露出期許的目光。彷彿已然看到心愛的女人下一秒自懷中悠悠醒來。

然而出乎他預料的是,如此等候了片刻,素錦並沒有就此醒轉,依舊是先前那副滿臉鮮血的滲人模樣!

董協眉頭緊蹙,眼底的期盼瞬間變做了深深的驚疑!

難不成末日守衛竟還沒死?可是這怎麼可能?

錦繡農女種田忙 如此強烈的撞擊之下,即便是塊鋼鐵也要被壓扁,更莫要說血肉鑄就的身軀!錦,你究竟召喚出了一個什麼樣的怪物!

與此同時,半空中,周啟將手中風劍一擺,低頭俯瞰著宛如鍋煮的海面,眉目間陰晴未定!

藉助天玄瑤光陣的威力,化周圍天地元氣為己用凝就這超水準的一擊,原本打算趁這頭末日守衛引導法術之際,一舉將它幹掉!

然而出乎他的預料,沒曾想著傢伙簡直是一架深淵中的戰鬥機,堅挺的一筆!被辣么大一坨冰砸在頭上竟然沒死!丫兒這麼牛逼,令堂知道嗎?

周啟心中暗自腹誹的同時,靈覺感應細如流水透過海平面向著海底擴散。

片刻之後,位於正下方海床的位置,獨特的視野中,但見一團猩紅如血的能量光點閃爍個不停。從能量波動的強度來判斷,末日守衛不但還活著,而且似乎並未受到什麼嚴重的傷勢!

喵了個咪的!這傢伙如此皮粗耐操,簡直是個天生做MT的料!腦海中隱隱閃過這一念頭,周啟的目光不由微微一動,翻手收起了風劍!

「臨!兵!斗!者!皆!數!組!行!前!」

隨道家九字真言出口,手中印法變換。下一刻,一十二尊黃巾力士按六合之位出現在了身前!

「黃巾力士何在!聽吾法旨,結五方帝印!」

「諾!」

隨一聲唱喏過後!

正東方兩名金甲神將右手立在胸前,面如老僧入定!左手拇指掐食指第二節引乙木青空訣!

正南方兩名金甲神將右臂虛撫額頭,形如舉目遠眺!左手拇指掐中指第三節引離火焚天訣!

正西方兩名金甲神將左掌拄著肋下,神似懷中抱月!右手拇指掐無名第三節引銳金洞玉訣!

正北方兩名金甲神將右掌高舉頭頂,宛如怒指蒼天!左手拇指掐中指第一節引黑水碧波訣!

居中的兩名金甲神將右掌虛指地面,貌似洞徹紅塵!左手拇指掐小指第三節引厚土載物訣!

剩下兩名神將一上一下,分定陰陽!

「一分陰陽化作五,妙理參得顯靈真!陰陽顛倒五行大陣起!」周啟口中一聲輕叱!

下一秒!

只見法陣覆蓋的範圍之內,大量的海水如被一道無形的幕布相隔,緩緩向四方分開。不一會兒的工夫,深邃的大海已然露出了方圓超過了10平方海里,滿覆泥沙的海床!

就在海床正中央的位置,末日守衛宛如半截鐵搭矗立在原地,火光熊熊的雙眼注視著周圍四分的海水,面目猙獰的頭臉之上,滿滿一臉懵逼地樣子!

「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九霄雷引!雷來!」周啟右手五指攏起,變天師印為五雷印!隨空中一聲霹靂響起!雲層中只見電光飛舞,銀蛇亂竄!

周啟翻手取出風劍往下方一指!

雷霆之怒逐風者的祝福之刃森寒的劍刃之上光芒閃耀,金行滅道雷紛如雨落,已然自天而降!

末日守衛眼中的火焰驟然一縮!趕在雷霆落下的剎那,巨口一張,一到暗紅色的火柱瞬間自口中洶湧噴出,化作一道火焰結界將全身包裹!

熾熱的高溫頓時令濕潤的海床上騰起了大片的霧氣。這凶魔一雙牛蹄下,硬化后的泥沙頓時開起了一道道的龜裂!

雷霆!火焰!

兩股猛烈的力量在半空相撞,連串的殉爆聲中,當真是手持菜刀砍電線,一路火光帶閃電!在湛藍色的海水映照之下,景象出奇的壯觀!

眼見此情形,周啟不驚反喜!這頭被加料催生而出的末日守衛還真是大大超出了他心中的期待值!

「瑞卡斯,索潤拿門納嘎斯瑞卡!(惡魔語:RakkasSoranamanNagasraka!讓世界燃燒吧!)」

使用火焰結界抵擋住閃電的剎那!末日守衛高舉手中燃燒巨劍,口中吟唱出一連串彷彿咆哮的低沉咒語!

周啟身周,空氣中的溫度驟然升高!

下一刻,一道道暗紅色的火焰洪流如同瀑布一般自他頭頂倒澆而下!

這幾如瞬發的法術根本無從躲避!在所有人驚駭的目光中,不到十分之一秒的時間,周啟便被這令人望之生畏的恐怖熔流整個吞噬!

「卡茲拉!提卡!(惡魔語:Kazile!Tichar!在魔能之力下死吧!)」

末日守衛眼中火焰高漲!張口發出一聲興奮的巨吼!

沒有生靈可以在這毀滅的烈焰下存活!即便是燃燒煉獄中從不懼怕火焰的瑪格和烈焰衛士也無法承受這樣的高溫!

燃燒吧!去死吧!這頭長著翅膀的蟲子已經製造了不少的麻煩!

然而還沒等它眼中的興奮完全綻放!下一刻,末日守衛宣告勝利的吼聲便有如一隻被用腳踩住脖頸的鴨子,戛然而止!

「穆塔!(惡魔語:Muttltie!什麼!)」

即便是看到自己所效力的深淵大領主被一頭卑劣的撲魔捏斷脖子也沒有眼下這一幕更加匪夷所思!

火光散去的瞬間,那頭長著翅膀的蟲子非但依舊活著!而且全身上下毫髮無傷,連一顆火星都沒有!無往不利的天賦魔法竟然眼睜睜地在面前失去了效用!

末日守衛的內心之中破天荒地出現了一絲慌亂!

對於超出認知的事物,不但是人類,所有的生物會為之心生恐懼!

半空中,周啟目光如電。末日守衛細微的表情變化清晰地落入了他的眼中!

知道怕就好!要不然,哥還以為你的腦袋裡裝的全是肌肉呢!

周啟心中暗自吐槽的同時,心念一動,將體內的混沌之火催發到了極致!

只見一團暗紅色的火苗宛如無中生有,彈指剎那,便覆蓋滿了他的全身!搖曳的火光中,火苗的顏色由暗紅變作了漆黑,再由漆黑轉做灰白!與此同時,一股狂暴到了極致的毀滅氣息以周啟為中心向著四周散發開來!

在我面前玩火!丫這是倒霉催的!

周啟手指輕彈,一團巴掌大小的灰白色火苗宛若雪花飄曳,顫顫悠悠自空中落下。沿途降落的軌跡,周圍的空間因恐怖的高溫而扭曲,不斷催生出的一道道漆黑的空間裂隙!

「密舒艾瑞卡!(惡魔語:MishunArakal!毀滅之源!)密舒艾瑞卡!」

眼見那一團灰白色的火苗飄然而來,末日守衛一雙牛眼幾乎要自燃燒的眼眶中瞪了出來!目光中說不出的忌憚!

若先前它心中僅存有一絲慌亂,那麼此刻卻是油然而生滿滿的恐懼!

無盡深淵,等階至上!

眼前這長著翅膀的人類為什麼會擁有毀滅之源?能夠擁有威力無窮的毀滅之源,他難道是深淵之神的化身?

不!這不是真的!偉大的深淵之神怎麼可能出現在這樣卑微的低等位面世界!

可是那看起來的的確確就是毀滅之源啊!

隨著目光一陣緊縮,末日守衛後背上的蝠翼扇動,便要飛走!無論怎樣,絕不能讓毀滅之源落在身上!

然而就在末日守衛厚重的牛蹄剛一離開海床的剎那!一股磅礴的引力卻彷彿無形的繩索牢牢緊縛住手腳!向上騰飛之勢突然變作了下拉之力!

陰陽顛倒五行大陣作用之下,它用了多大力氣便以相同的力道栽倒在地!

就在此時,色作灰白的一團火苗已然飄蕩到了近前!末日守衛龐大的身軀一僵,就連爪蹄也停止了亂舞。看上去儼然一副被嚇壞了的模樣!

機會!

周啟心意一動,灰白色的混沌之火臨空一個飛舞,緩緩懸浮在了末日守衛的頭頂,距離它的額頭不足三尺!

與此同時隨著一聲彷彿跨越時空,來自遠古的獸吼響起,一團團漆黑的濃霧自他的右手上臂的獵魔印記中湧現出來,眨眼便將他全身包裹在了其中!

濃霧中,周啟一雙漆黑的眸子瞬間變得比血還要鮮紅!一股無比陰森詭異的氣息自他雙眼中透出,直直落在末日守衛的額頭!

「封魔!」

周啟一聲輕叱,雙手十指交疊,結成了一個奇怪的手勢!

時隔多日,獵魔印記重啟,他要再次封魔! 周啟右臂之上,形狀宛如六芒星的封魔之印,六個頂角按照逆時針的順序逐個亮起!

與此同時,位於他頭頂上方的天空,另一個面積龐大的封魔之印虛影漸漸浮現,隨著頂角依次變亮,變得越來越清晰!

「吼……!」

霎時間!海面上遠古蒼涼的吼聲連綿不斷!一聲聲充滿暴戾的狂吼令人聞之心驚膽戰!

片刻之後! 瓜是強扭的甜:壓寨夫君 隨著六芒星的頂角完全被點亮,周啟渾身上下所散發出的邪惡氣息幾乎凝為了實質!遠遠望去,空中的黑霧若烏雲翻滾,然而無論是誰都不敢將自己的視線在那彷彿活物般的雲團上停留哪怕一秒!彷彿隨著視線駐留其上,下一秒靈魂便會離開軀殼向著雲團飛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