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的什麼啊……我想想。」江枝故意停頓了好一會兒,「我以前寫過一本書,寫了一個天才少年,寫這個天才少年的成才經歷、愛恨情仇什麼的。」

「寫的什麼啊……我想想。」江枝故意停頓了好一會兒,「我以前寫過一本書,寫了一個天才少年,寫這個天才少年的成才經歷、愛恨情仇什麼的。」

她的眼眶有些濕潤,「我以前也好奇一個天才少年的愛恨情仇,所以看了很多影視和資料,就為了把這本書寫好。」

「可是我發現,很多天才少年都會受到命運的考量,一次一次的磨難。而且很多天才,就在這些磨難里死了。」

江枝抽了抽鼻子,用手背擦去了淚水,「所以我給他設計磨難,讓他一次一次地成長。但是在面臨一次毀滅性打擊,我知道他會選擇自我了結,所以就讓他這麼做了。」

眼淚忍不住一直在掉,江枝索性趴在了桌子上。

「我從前不知道原來自己的角色去世的時候也會這麼難過,寫到那個少年死的時候,我真的很難受,就像現在這樣。」

莫丞州的眼神有些晦暗,他知道江枝剛剛在說的,是他。 「哎呀,我不是故意的,對不起,用不用我幫你重新做!」

廖呈的辦公室緊挨着綜合實驗室的門,安宜走到門口的時候,就聽到了一個不太愉快的聲音。

安宜瞟了一眼,看見楚楠正在滿臉歉意的和一個研三的師兄說話。

她對這個研三的師兄印象不深,只知道他導師去了國外,平時的存在感不高。

除了廖呈偶爾會問幾句他的實驗,其他人都不怎麼管他。

基本上等於放養的孩子。

「沒關係,師姐,我重新做就好了,不就是重新塗板的問題嗎,很好解決。」

楚楠是實驗室的大師姐,他在實驗室待了三年,知道實驗室的生存法則。

導師們只管實驗,小事上博士們的權利很大。

「哎,真不好意思,我一開冰箱門,這個培養皿就自己掉下來了,我也真是的,開門的時候應該扶著點的,你都要畢業了,師姐沒幫你就算了,還給你添麻煩。」

楚楠刻意加大了聲音,讓所有人都能聽到的她說出來的事情經過。

哪怕是剛來了的安宜,聽到這幾句話,也能明白大概經過。

一場意外罷了……

楚楠這人不會做無緣無故的事情,她除了對顧思思敵意大一些,對其他人態度都差不多。

看着親切,實際上並不放在心上。

安宜搖搖頭,敲了敲廖呈的門。

得到回應后推門進去,廖呈正在辦公。

抬頭看見安宜進來,眼睛唰的一下亮了起來。

「安宜……來……坐。」

廖呈指了指對面的椅子,起身拿一次性杯子給安宜倒了一杯水。

安宜輕扶杯子說了句謝謝,坐直身體后把手裏的文件遞給了他。

「廖老師,我的實驗,遇到了一些問題……」

廖呈點頭,打開安宜的文件快速瀏覽了一下,嘴巴微微張開,有些些許的驚訝。

這丫頭,能力不弱呀,都做到這裏了,如果按照這速度不變,她碩士畢業,就能做出博士畢業的東西了。

廖呈從業二十多年,帶了七八屆學生了,對於安宜的東西,他看了一會兒就找出了癥結。

「你的問題,就是實驗過於順利,以至於你開始懷疑自己的實驗結果,有沒有信服力,我看了看你的數據,都在正常範圍,結果圖片也很清晰,測序也都正確,我個人認為,你的實驗是沒什麼問題的。」

廖呈甚至想為她鼓掌,但卻沒有直接說出來。

其他的學生,都害怕廖呈拋棄他們,放養他們,而對於安宜,廖呈害怕她拋棄他們實驗室。

畢竟,她在一個條件很好的地方做實驗,結果出的快,實驗設備條件很硬。

「……好吧。」

安宜沒想到會是這個問題,她原本想着自己結果出來的太順利,是不是有什麼地方考慮不周。

既然沒這個問題,那就繼續做吧。

「廖老師,那我就把下一波實驗計劃給您發過去。」

安宜拿出手機,打開文檔,按照日期找到接下來的計劃,給廖呈發了過去。

「廖老師,沒什麼事我就回去了……」

安宜看着廖呈的神色,見他心思沉溺在實驗里,也就沒打算繼續打擾。

廖呈是個滿心滿眼都是實驗的人,他唯一的區別,大概就是他在實驗之餘,對人情世故也研究的透徹。

「好,有什麼事情可以及時溝通,我覺得你現在的實驗方向很好,繼續做下去前途光明。」

「好,我會堅持下去。」

安宜點頭,語氣多了些鄭重,只可惜廖呈的心思被她的實驗計劃吸引,並沒有對她的這句話做出評價。

安宜出了廖呈辦公室的門,在拐角處看到了站在那裏沉思的楚楠。

她和楚楠氣場不和,安宜沒多說話,直接轉身下樓。

「安宜師妹,等一下……」

楚楠熱情的喊道。

她在實驗室的另一技能,就是做事選擇性公開。

無論關係好壞,她熱情的打招呼,對方理她,就是正常溝通,但總覺得心裏不舒服。

對方不理她,就是搞事情,搞特殊。

安宜停住腳步,回頭疑惑的看着楚楠。

「怎麼了?師姐,有事嗎?」

安宜看着楚楠的殷切,想起了被師兄支配的日子,她連那麼矯情的都能相處,更何況楚楠這樣目的明顯的人。

「沒什麼,就是聽說你室友有了出國的名額,我有一個博士同學,也想問問這件事,她也想出國,聽說是我師妹的室友,就讓我幫忙打聽打聽,費用,學校什麼的,她也好提前準備。」

楚楠不明白安宜的運氣怎麼會這麼好,就連她的室友,都有了出國的機會。

「哦,沒什麼,我也不清楚,我室友最近很忙,我們也沒有多少說話的機會。」

安宜歉意一笑,轉身離開。

楚楠看着她這拒不配合的樣子,想起自己被安宜攔在學校門口那座實驗樓的場景。

心裏突然就升起一股寒意。

這個安宜……

楚楠打開手機,想起了昨天刷到的一個視頻。

蒙面仙女……

和安宜長的很像,作為一個科研人員,是不好露面太多。

學生階段就這麼功利的人,導師是不會喜歡的。

如果蒙面仙女變成了安宜……

楚楠想起了一件事,實驗室有集體照,安宜的照片也在裏面,如果無意間被人發現……

那她在廖老師心裏的地位,是不是就會一落千丈。

楚楠這麼想,也這麼做了……

晚上。

蒙面仙女再次佔據頭條。

這個在舞台上突然出現的小仙女,居然是京城大學的研究生!!!

京城大學哎,研究生啊,那可是生命科學學院,不是傳媒……

眾所周知,京大的分對普通人來說,要了命了……

一個網友的評論很快被頂了上來:

「現在的仙女對學歷要求都這麼嚴格的嗎?不是研究生都不行?」

他的下面還有一個回復。

「是的,不僅要研究生,還要京大的研究生!!!」

楚楠翻看着一眾評論,居然沒什麼惡意,輿論導向居然還不錯。

她心裏不服氣,花了些錢買了500水軍控評。

只可惜,沒翻出什麼水華。 「很好,這強骨術你已練至大成,用不了多久就會徹底修鍊圓滿了。」判官筆道。

經過了一個多月的苦練,林天元已是能在做完「軟骨操」後行動自如。

「噼里啪啦」,修鍊完了一陣練體術后,林天元的身軀發出了一些聲響。

「真是意外的驚喜啊。」判官筆道。

「怎麼?」林天元問道。

「你也是知道,這煉體共分為十三個階段,而每晉入下一個階段,你的身體則會迸發出噼里啪啦的聲響。」判官筆道。

「而剛才的現象,說明你現在已經進入了煉體第一階了。」

「真的嗎?那太好了。」林天元道,「早晚兼修兩門煉體術果然是不一樣。」

「那是,如果單單修鍊僅位於一品的強骨術,你現在肯定還到不了第一階段,但你所兼修的九玄淬體術好歹是個二品煉體術,你這麼沒日沒夜的修鍊,筋骨與肌肉、血管等早就進步一大截了。」判官筆也是贊同道。

「太好了,這下三個月後的測試我就有信心多了。」林天元笑道。

「蠢貨,這你就滿足了?像你們那所謂的力量甲班估計大半班都是一上來就修鍊二品煉體術,用不了多久,人家也會達到肉身第一段,而且人家的戰力應該比你只強不弱。」判官筆潑了一盆冷水。

「那看來得將肉身修至第二段了。」林天元道。

「哪有那麼容易,除非你將九玄淬體術修至大成,要不然真不大可能。」判官筆道。

「這所謂的煉體階段也是有所講究的,十三段煉體境界,前十段與能力有關,分別是強身、碎岩、裂地,斬鐵、爆氣、摧坻、平丘、開山、斷水與誅天。」判官筆介紹道,「到達了第十境,便可以肉身傲視自然,而此時在這片大陸上,十人中至少有九人不是你的敵手。」

「這麼厲害!」林天元有些驚訝。

「沒錯,而之後的三段,便是玄體、修羅與聖體。」判官筆道,「每一個境界肉身發生的改變是截然不同的,不過現在還不是講這些的時候,畢竟這些東西離你還比較遙遠。」

「額,好吧。」像沒聽過故事的小朋友一樣,林天元只得的尷尬的點點頭。

「沒關係,至少現在有個盼頭,畢竟還有將近三個月呢。」林天元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