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什麼都答應你,只要你肯放過我。求求你,看在咱們都是楊家人的份上,你就饒了我這一次吧!」

「對,什麼都答應你,只要你肯放過我。求求你,看在咱們都是楊家人的份上,你就饒了我這一次吧!」

這一刻,楊銘早沒了楊家大少的氣度和架子。

他就像條狗一般,求著楊漠網開一面。

心裡簡直悔斷了腸子。

如果早知道楊漠如此厲害,他之前絕對會不惜任何代價,都要跑到威城誅殺楊漠,以絕後患。

只可惜,這個世界上,從來沒有後悔葯。

「好,那你就去死吧!」

楊漠嘴角一勾,泛著嗜血的冷漠。

楊銘犯過的錯誤,他可不想再犯。

只有楊銘死了,他才會心安。

什麼!

楊漠一句話,將楊銘最後一絲希望都給撲滅了。

「不不!楊漠,你不能殺我,你要是殺了我,你和你最親的人就都完了。」

楊銘依舊拚命做最後一絲掙扎,他真的不想死,他身後是楊家和五毒教兩大勢力。

他的母親曾是五毒教的聖女,擁有無比龐大的勢力,他這樣的人含著金鑰匙出生,理應享受尊敬和崇拜,怎麼可能就這樣死去。

他,不想死,真的不想死!

「楊銘,我要是死在你手裡,五毒教不會放過你!哪怕你上天入地,也會將你碎屍萬段、挫骨揚灰。」

五毒教!

這個名字,足以令許多高手忌憚。

但可惜,眼前之人是楊漠。

楊漠冷笑道:「碎屍萬段、挫骨揚灰?行,我滿足你!」

什麼!

楊銘聽到楊漠的話,再看楊漠冰冷的眼神,他只覺遍體生寒,身上的血液都凝固了。

「你……你要幹什麼?」

楊銘驚恐地問道。

楊漠沒有多餘的話語,直接將楊銘高高舉起,抓住他的兩條大腿,用力地一扯。

「啊!」

滲人的慘叫聲,瞬間讓人頭皮發麻。

站在旁邊的鬼王如墜冰窟,只覺遍體生寒。

瘋子!

這……這就是一個瘋子!

鬼王縱橫半生,從未見過這麼瘋狂的人。

楊漠折磨楊銘的同時,腦袋一轉,突然投向了鬼王。

「怎麼?你還不滾蛋,想留下來分一塊肉嗎?」

楊漠冷漠的話語,令鬼王打了一個冷顫。

鬼王手腕已斷,不敢再與楊漠爭鋒,轉頭就跑,以最快的速度逃離了楊家。

楊漠擦了擦臉上的血跡,召喚出一簇鬼火,將楊銘的屍體化成灰燼,拋灑在空中。

挫骨揚灰!

曾經,那個不可一世的楊家大少,就這樣徹底消失了。

刁尾看著眼前這個少年,一股涼氣順著腳底板直竄腦門。

殘忍!

暴戾!

嗜血!

狂妄!

在她眼裡,楊銘就是殺神的代言人。

就在這時,楊銘突然轉過頭,緩緩地走到刁尾的面前。

「現在,你有兩個選擇,一,跟楊銘一樣的下場,二,投靠我,做我的僕人!」

聽到這話,刁尾渾身一顫,幾乎沒有任何猶豫,盈盈拜倒在楊漠面前:「楊少,剛才多謝你的救命之恩!我刁尾願意奉你為主,做你最忠誠的僕人。」

刁尾目光堅定。

在她眼裡,楊漠就是神一般的存在。

她心裡充滿了敬畏。

楊漠點點頭,忽然開口道:「很好!把衣服脫了!」

刁尾一下子愣住了,她沒想到楊漠開口竟然是這般要求。

刁尾是五毒教的聖女出身,對貞潔倒也不怎麼看重,只是就在這種地方……

她實在有些接受不了。

「需要我重複第二遍嗎?」

天亮了,就再見 感受到楊漠冰冷的眼神,刁尾頓時渾身一顫,不敢有半分猶豫。

哪怕現在是光天白日,哪怕這裡是廢墟火海,哪怕她面對的楊漠是一個男人……

刁尾咬著嘴唇,還是將身上的衣服一件件脫了下來,露出白皙的嬌軀和身上的傷口。

這些傷勢是剛才爆炸所致,看上去非常猙獰。

玉瞳 楊漠走過去,將手掌輕輕地蓋在刁尾的傷口上。

「嘶……」

刁尾嬌軀一顫,感到一陣痛楚,不由自主地皺起眉頭。

只是,下一秒。

一股涼颼颼的感覺,瞬間襲來。

刁尾驚訝地發現,她身體上的傷口,快速地凝結成一道道血痂。

血痂不斷地脫落,裡面重新長出白皙的肌膚,跟受傷前完全一模一樣。

「這……怎麼可能?」

刁尾滿臉不可置信地看著自己的身體,感覺太不可思議了。

這一刻。

她又一次領教了楊漠的神秘和強大。

「穿上衣服,跟我回楊家!」

楊漠將手從刁尾的身體上拿開,冷冷地命令道。

「刁尾遵命!」

刁尾沒有半分猶豫,順從地穿好了衣服。

楊漠點點頭,又將一部功法打入進了刁尾的腦海里。

嗖!

金光一閃!

刁尾的腦海里不禁浮現出四個燙金大字:厄難毒經!

「這是……」

刁尾整個人驚呆了。

她發現她的腦袋裡竟然有一部功法,彷彿做夢一般,半天都回不過神來。

「厄難毒經,相傳是遠古時期,一位叫毒手聖王的看家絕學。希望你以後,認真研學,得到他的真傳。」楊漠勉勵道。

刁尾渾身一震,趕緊應道:「楊少放心,刁尾一定不負你的厚望。」

楊漠收服了刁尾,勢力又增加了幾分。

楊天星和楊銘已死。

楊漠重回楊家,沒有遇到任何抵抗,便控制了楊家。

不過,楊漠最最最最重要的事是,拿到修武鬥戰比賽的入場券,對楊家家主的位子毫無興趣。

最後,楊漠聽從刁尾的建議,他扶持一個以前對他還不錯的楊家子弟,做了楊家家主,自己則拿到修武鬥戰比賽的入場券,準備進入修武世界,開啟真正的征程。 墳前。

至尊魔妃:草包大小姐 楊漠取出那條純銀手鏈,將它輕輕地放在了楊漠父母的墓碑前。

「楊漠,我已替你完成心愿,誅殺楊天星和楊銘,為你父母報仇。若你靈魂泉下有知,可以安息了。」

楊漠向著楊漠父母的墓碑,深深地作了三個揖。

楊漠父母大仇得報,接下來就該做他自己的事了。

「藏月,等我,我會用最快的速度,回到榮耀王朝,回到你身邊。」

……

楊漠離開楊家墓地,開車來到燕京大學。

這裡不但學霸多如牛毛,而且也是美女如雲。

作為炙手可熱的大明星,李思璇同樣是燕京大學的研究生。

「喂,你不能將你的破車停在這裡,這是龍哥的專用停車位。」

楊漠剛將自己的沃爾沃停在空車位上,就有一個青年跑過來,指著楊漠的車子大喊大叫。

「專用停車位?這上面並沒有名字。」楊漠搖下車窗。

「讓你把你的破車開走,你就開走,哪來這麼多廢話。」青年不耐煩地吼道。

與此同時。

另一輛寶馬突然沖了過來,沖青年喊道:「你不用跟這小子啰嗦,他要是不讓開,老子直接開車撞過去!」

楊漠跳下車子,指著後面的寶馬問道:「這輛車就是你那個龍哥的車?」

「沒錯!小子,咱們龍哥這輛寶馬可是進口的,比你的破車貴多了。」青年得意地說道。

楊漠點點頭:「貴就好!」

說罷,楊漠隨即轉頭,走到寶馬的前面。

就在青年的注視下,楊漠揮起拳頭,直接一拳砸向了寶馬的引擎蓋。

嘭!

好好的引擎蓋上,直接被砸了一個窟窿。

楊漠旁邊的青年和寶馬里的青年全都驚呆了。

他們根本沒料到,楊漠下車的目的居然是,砸車!

下一秒。

坐在寶馬內的青年回過神來,臉色頓時陰沉下來:「馬拉丁,竟敢砸龍哥的車,看我不撞死你!」

話音剛落,青年惱羞成怒地猛踩油門,開著寶馬向楊漠撞了過去。

轟!

引擎發出震耳欲聾的轟鳴聲。

這一刻。

不管是楊漠身旁的青年,還是路過的男女,都不約而同地看向楊漠,想象著楊漠被寶馬撞飛的慘狀。

然而。

楊漠又一次讓他們震驚了。

面對撞過來的車子,楊漠竟然沒有躲開,反而伸出右手,直接撐在寶馬車的引擎蓋上,將這輛寶馬死死地按在了原地,只聽見車子的四個輪胎摩擦地面的聲音。

這……這怎麼可能?

看著眼前這副景象,不僅是楊漠旁邊的青年,還是過往的男女,都情不自禁地停下了腳步,眼神里充滿了不可思議的神色。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