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對,宇兒說的對。」

「對,對,宇兒說的對。」

掌院夫人抹了把眼淚,看向王掌院道:

「老爺,妾身知道老爺疼愛馨兒。」

「如若那容錚對馨兒有意,尚且好說話,可現在,容錚對馨兒無意,咱們也不好舔著臉上門求娶。」

何況,哪裡有女方上門求娶的道理,這不是讓京城裡的人笑話她王家的女兒嫁不出去嗎。

「既然無論裡子面子都不能如了咱們的願,耽誤之際就是斷了馨兒的念想,萬不能讓她做出什麼傻事來。」

王掌院看著院子外,手裡的拳頭重重的握緊。

「宇兒。」

他看向自己的兒子。

「父親。」

王宇上前。

「你大哥外放任職,你大嫂又不在跟前,馨兒那你派人盯著點。」

「是,兒子明白。」

王宇點點頭。

「老劉。」

王掌院看向門外的管家。

劉管家低著頭,躡手躡腳的進屋。

「老爺有什麼吩咐。」

「從今天起,正門,後門全都著人把手,不許任何人放任大小姐出府,如若大小姐出府,唯你是問。」

「是,老爺,奴才馬上去辦。」

劉管家出了前廳,馬不停蹄的著手去布置。

「夫人。」

他又看向自己的夫人。

「老爺。」

「你時不時的,去馨兒的院子看看,陪陪她,勸勸她,那丫頭只怕一時轉不過彎來,千萬好生把人看住了。」

「嗯,我知道,老爺放心吧。」

掌院夫人點點頭,起身去了後院。

此時,後院,王馨一腳踹開屋門,氣勢洶洶的把桌子上的茶具一股腦的全都摔在了地上。

上好的瓷器噼里啪啦地發出清脆的聲響,顯示著主人的憤怒。

「憑什麼,憑什麼我不能嫁給容錚,同是嫡女出身,那個何詩意算什麼東西。」

王馨罵罵咧咧的罵完,轉身坐在椅子上。

門口,丫鬟,僕人,婆子噤若寒蟬。

大小姐的脾氣她們是知道的,不痛快了就摔,不高興了就打,心不順了就罵,她們這些下人,只能躲著,努力降低存在感。

因為,沒有人敢對大小姐怎樣,即便是幾個姨娘和庶出的公子,見到大小姐都得貓著腰走路。

誰讓大小姐是掌院大人唯一的女兒呢?誰讓大小姐是嫡出的小姐呢?誰讓大小姐是被掌院大人捧在手心的心肝呢?

「春花,你是死的嗎?」

王馨踢開腳邊的瓷器碎渣渣,沖著貼身的丫鬟罵了一句。

那叫春花的丫鬟正是剛剛隨著王馨去雲中來客的丫鬟。

「大小姐,奴婢馬上讓她們收拾。」

春花趕忙沖著門外揮揮手,有丫鬟,僕人上去,開始打掃滿地的碎瓷器。

趁著有人打掃滿地的碎瓷器,春花端著溫水走到王馨跟前。

。 巴尼爾猶如幽靈,靜靜站在木門外,腰桿筆直挺立。

千尋大腦還未思考,便一拳轟向對方,滾滾疾風飛馳而過。

啪!

白色手套輕鬆握住,巴尼爾毫不費力接下。

「別這麼暴躁,我已經不是魔王幹部了。」

說完他又微笑鬆開對方,千尋不穩後退幾步,並深呼吸一口氣。

好強!

雙方差距完全不在同個層次。

「對對,巴尼爾先生因公殉職,所以不再擔任魔王幹部!」

維玆趕緊分開兩人,生怕再次打起來。

「殉職?」千尋重複一遍,後者這才慢慢解釋。

其實巴尼爾和維玆一樣,都是受魔王委託才擔任幹部職位,而前者純粹為了好玩。

如今興趣過去了,巴尼爾自然不想繼續待下去,便以假死名義脫離魔王城。

雖然包括魔王在內的高層,大家都不相信這拙劣把戲,但紛紛心照不宣揭過此話題。

「因為巴尼爾先生的實力強大,作為地獄七大公爵之首,他有著常人無法想象的力量!」

據說比魔王還要厲害!

一開始千尋認為維玆說法誇張,直到不久的將來,他才明白眼前這傢伙究竟是什麼怪物。

他即是公爵之首,同樣也是地獄的恐怖魔神,甚至還與眾神爭奪過世界!

一位壽命接近無限永恆,洞悉一切的大惡魔!

這麼看來,實力比魔王還強,好像確實不誇張……

「維玆小姐太抬舉吾輩,我現在只是一個被收留的無家可歸的可憐人。」

巴尼爾為自己斟滿茶,目光一直聚集在千尋身上。

「你看我幹什麼?」

「你很有意思,實力明明比吾輩弱小,但有些心聲居然屏蔽了我的感官。」

「聽取心聲?」

千尋猛然瞪大眸子,一道匪夷所思的念頭閃過,該不會系統的秘密被暴露了吧?

旋即連忙朝巴尼爾看去,後者至始至終優雅坐在藤木椅上,絲毫沒察覺到哪裡不對勁。

這讓千尋稍稍放寬心,不動聲色詢問道:「哦,那你聽到了什麼?」

說完他便端起茶杯,臉色平靜抿上一小口,大概一些無足輕重的小事吧。

「你可真是一個孝順的女兒啊!」

巴尼爾同樣端起茶杯,露出讚嘆不已的笑容。

「噗!!」

千尋將茶水直接噴了出來,嗆得不停連連咳嗽,這讓維玆驚慌失措拿著毛巾,小心擦拭濕掉的衣襟。

「你還知道什麼?!」

他不顧上衣服,立刻站起身,眼睛死死盯著對方。

「極武王大人息怒,吾輩只看到了一些零散畫面,那是你前世的世界嗎?」巴尼爾好奇地說。

這讓千尋慢慢冷靜下來,看來這個惡魔把自己當成轉生勇者了。

「你並沒說錯。」他重新坐回位置,將計就計。

巴尼爾點了點頭,但內心卻泛起古怪,總感覺有些問題。

既然如此簡單的話,那為何很大一部分信息,自己無法窺探到?

肯定另有隱情!

可看見千尋一副閉口不談的樣子,這位大惡魔心痒痒的很。

「既然如此,那我就不打擾了。」千尋端起木盆,就要朝門口走。

他不敢繼續待下去,誰知道這個變態又會窺探到什麼。

「吾不是變態。」巴尼爾糾正一下:「還有我可以與千尋先生做筆交易。」

「嗯?」

千尋腳步一頓,雙眼微眯:「什麼交易?」

「剛才我在門口聽見了,關於購買各種魔法道具的事。」

「作為一名過來人,吾必須提醒一下,這就是個敗家娘們!」

原本雲輕雲淡的巴尼爾,忽然回憶起不好過往,咬牙切齒指向維玆。

後者猶如鴕鳥般縮緊脖子,只差一點便埋進自己碩大的胸部里。

「她一天到晚只會買些垃圾,把吾輩賺來的辛苦錢,全部揮霍的一乾二淨!」

談起這個,巴尼爾怒氣就上來了。

「可…可是,我感覺很有趣的說……」維玆小聲呢喃地說。

千尋算是看明白了,對方完全不知悔改。

「所以直接與吾交易便可,價格不僅優惠,質量還特別有保證。」

「我有些不相信。」

「你永遠可以相信一位惡魔的話。」他微笑地說。

千尋在兩者之間打量幾眼,瞧見維玆低垂腦袋像做錯事的小孩,他不由嘆了口氣。

「成交!」

「你做出了最好選擇。」巴尼爾掏出一份圖紙,優雅遞給對方:「這上面的物品,我都可以提供。」

千尋打開捲圖紙,密密麻麻的名字和功效,頓時映入眼帘。

「生命藥水、魔法恢復劑、秘銀騎士劍、鋼鐵強化劑、巴尼爾的面具……」

他聲音停頓幾秒,抬頭望向巴尼爾,後者只是哈哈大笑。

「這副面具可是限量版!」

誰相信你的鬼話!!

「給我全部來一份!」千尋伸出蔥白食指,一副暴發戶的醜惡嘴臉。

「沒問題!」巴尼爾摩擦手掌,顯然非常高興:「我會儘快把它們整理好,給您送上門的。」

果然有錢能使鬼推磨,這態度一下子就不同了。

千尋頷首再次端起木盆,不過又一次被巴尼爾制止。

「作為吾輩第一位客戶,千尋先生肯定有點特殊待遇。」

「全部免費嗎?」

「當然不是!」他朝門口看去,廢墟成堆的房屋,一直蔓延視線之外。

「從古至今,勇者消滅吾輩彷彿天經地義,那你知道有多少人,埋葬在地獄之中嗎?」

「你把他們都殺了?」

「吾輩準則是不隨意殺害人類,以他們負面情緒為食。」巴尼爾說:「但整座地獄並不非吾一人。」

「有幾位公爵脾氣可不好,那些落入地獄代表正義的勇者,幾乎沒活著走出去過。」

「而他們從神界帶來的武器,自然而然埋葬在一望無際的荒漠,恰巧吾喜歡收集東西。」

話已至此,千尋徹底明白意思,對這位大惡魔的財富,也又有了新的認識。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