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雨。」琴姐突然叫道。

「小雨。」琴姐突然叫道。

小雨笑道:「不用擔心,我就算一下凶吉。」

房東儼然道:「如果是凶,先別急著往下算。」

能夠改變整個世界的人或物,想算到,絕對要付出慘重的代價,甚至比算天境還要艱辛數倍。

小雨笑笑然後回到房間。

開玩笑,這個王八蛋居然打亂的他們的生活,如果真的會影響到他們,吐血也要把這個傢伙揪出來,然後殺掉。

許久之後,小雨一臉懵逼的走了下來。

小雅媽媽問道:「怎麼樣了?凶還是吉。」

小雨愣愣道:「大,大吉。」

「哈?」

******

仙山之上

葉初面對即將過來的少女,突然就是一愣,剛剛他感應到了。

世界花傳出了滿足的信息。

而且他的心神突然連接了一個東西,不,應該說突然連接了一把刀,一把看起來很小的刀。

諸天萬界做道祖 但是看到這把刀的一瞬間,他愣住了,他見過這把刀,就是當初能大戰四大天境的無形天刀。

葉初詫異,世界花生出了一把天刀?

不對,不對,差了很多,唯一的可能就是天刀當初留在魔域的氣息,被世界花凝聚出來了。

想到這裡葉初就有點心驚,如果這把天刀能被他所用,那麼…

葉初沒時間再多想,因為那個少女的攻擊已經到了。

轟,又是一聲巨響。

那個少女終於對葉初用出了最後的殺招,正常情況下,葉初必死無疑。

然而在能量的風波中,那個少女直接倒飛了出來。

她的眼中瀰漫著難以消散的恐懼。

剛剛的一瞬間,她感知到什麼了?

那可怕的氣息,那碾壓一切恐懼,她甚至懷疑自己是不是要死了。

就是那條蟒蛇都愣住了,它感覺葉初身上發生了什麼變化,可是它居然看不懂。

或許這些人沒什麼感覺,但是外界早已掀起了驚濤駭浪。

一道無形的力量在攪動整個世界的風雲,那種盡心動魄的力量,讓整個天地為之變色。

當今世上只有天境才能感知到這股力量的可怕。

原本陪著高燕的小雪,突然疑惑的看向窗外。

可是她什麼都沒有看到,笑了笑就接著陪高燕看婚紗。

後面的高健鬆了口氣。

而別墅中,房東身上不斷有力量湧現,他震驚的發現,這個徵兆居然能引動他身上的力量。

只是片刻的時間,他臉色大變。

「小雨,小雪呢?」

聞言小雨也是花容失色,所有人都是大驚。

小雨沒有絲毫的猶豫,一個響指直接把小雪拉了回來。

小雪一臉懵逼的拿著婚紗看著他們,然後突然道:「我要是在換衣服怎麼辦?」

小雨呵呵一笑,一個響指又把小雪送回去了。

小雪雖然感覺莫名其妙的,但是也沒在意,不該拉回去的話,小雨是不會拉她的。

不用擔心走光。

而房東卻驚訝道:「沒事?」

小雨不甘心道:「那個人出手了。雖然不太理解他怎麼做到的,但是他就是利用命理做到了這個。」

小雅媽媽驚訝道:「那這個人算友軍?」

琴姐淡淡道:「躲在暗中,就不怕捅你一刀?」

小雅媽媽不屑:「讓他捅,他都捅不傷我。」

這個時候琴姐的手機響了,是小雪媽媽打來的。

第一女巫 接通的一瞬間,琴姐就聽到小雪媽媽略微擔心道:「琴姐,我女兒她…」

「放心,沒有任何異樣。」

小雪媽媽鬆了口氣:「小雪麻煩你們費心了。」

琴姐點點頭,然後掛了電話。

然後她呼了口氣道:「如果讓小雪爸媽知道我們慢了一拍,你們覺得會怎麼樣?」

所有人是一臉的冷汗,然後異口同聲道:「這件事,保密。」

其實小雨是二十四小時連著小雪的命理,只要小雪有危險,她就能第一時間察覺到。

可是這次,小雪還沒有遇到危險,就直接被壓下來了。

所以小雨一直沒能察覺到小雪的事。

雖然這樣,但是小雨也知道,這方面那個人比她強太多了。

她一直無法理解,他是怎麼抗過天刀的攻擊的。

******

而在仙山中,葉初則淡淡的看著所有人。

現在的他手中握著一把無形的刀,這把刀擋下了那個少女的致命一擊。

原本是迷你的天刀,已經變成一把趁手的大刀,更讓葉初驚喜的是,這把天刀溝通了小雅爸爸的力量。

現在他所用的,正是屬於天境的力量。

而一切負擔都由天刀承受。

葉初冷冷的看著那個少女,身上散發出謎一樣的氣息,這是屬於天刀的氣息,一股不弱於天境的氣息。

這一刻葉初抬起那把刀,對著那個少女一刀揮出。

那少女瞳孔瞬間變大,無數年未體驗過的恐懼,徹底將她包圍。

無法承受著這樣恐懼的她,瞬間尖叫:「啊啊啊啊,不,不要,我不想死。」

那少女轉身就想逃,逃的越遠越好,會死的,馬上就會死的。

這一刻所有人都震驚了,實際上除了那個少女,沒有人能看到葉初的那把天刀。

所以他們根本不知道,那個少女在恐懼害怕著什麼,但是聽到那個少女絕望的慘叫,沒有一個人不頭皮發麻。

他們沒有想到,事情會往如此詭異的方向發展。

而那個少女跌跌撞撞,根本逃不掉,她所有的本能彷彿都消失了。

那一刀可以滅殺她一切,未來的希望,輪迴的可能性。

所有的所有,都將被斬殺乾淨,這一刀直斬本源。

惡魔總裁難自控 而就在這一刀即將落在少女身上的時候,一條蟒蛇出現在她跟前,而蟒蛇也將擋住了那把刀的攻擊。

平平淡淡的攻擊,但是其中的兇險蟒蛇卻真真切切的感知到了。

如果不是那個天境力量只有一絲,那麼它也要費不少力氣。

一刀落下葉初也有點不支,那個中年男人卻趁機斬殺葉初。不僅是他,斬明同樣動身攻向葉初,這個人留不得。

然而他們才剛剛動身,一股毀滅性的力量就將他們壓的重傷垂死。

蟒蛇也在這個時候化作一道人影,而那黃金大犀牛也身不由己的,來到那個人影身下,將他完好的托起。 「這件事到此為止吧,之後仙樹林任由你們摘采,順便幫你恢復傷勢,如何?」牧童看著葉初淡淡開口。

這個蟒蛇所化的人影正是牧童,他是剛好看到了黃金大犀牛,所以脫離了仙山之靈,混在暗中打算下手的。

只是沒想到遇到了這麼大的事,本來還以為會出手幫葉初,沒想到最後還是出手幫神民城的人。

不出手他都擔心在場的八階要死光了。

看到牧童葉初也是一愣,沒想到牧童這麼敬業,化形都要改本質,不然他早發現了。

現在小雅爸爸的力量,已經被用了差不多了,所以葉初也算是強弩之末,再打下去對他自己肯定也沒好處。

既然牧童出手了,那自然要給面子了。

這也是個台階。

所以葉初微微點頭。

牧童一笑,然後一股強大的生之力湧入葉初體內,在龐大的生機下,葉初的傷在快速修復著,沒多久就恢復到了正常狀態。

然後牧童看著那些八階的強者,淡淡道:「幾位,請回吧。如果再鬧下去,不保證你們能活著回去。」

斬明震驚:「你到底是什麼人?」

那個中年男子反而一臉的惶恐:「多,多謝守護者救命之恩。」

斬明震驚,守護者?

傳說中仙山有個至強守護者,他一直以為這只是傳說。

要知道,守護者甚至可以代表仙山意志,他想讓誰死,仙山中,就沒有一個能忤逆的了的。

牧童平靜道:「神民城還是有點見識的,可惜太過愚蠢,惹了不該惹的人。」

然後牧童看向葉初:「回去替我向神之念問聲好。」

葉初一愣,然後點頭:「哦。」

實際上他完全不知道神之念是什麼玩意,琴姐他們也沒讓他見見那個神之念。

不過這個時候還是應下來比較好,感覺在仙山,神之念的名頭,比琴姐他們的名頭好用。

隨後牧童就騎著大犀牛消失了。

斬明被那雙胞胎扶著離開了,葉初這裡他們徹底不敢惹了。

連仙山守護者都說了,他們惹了不該惹的人。

而神民城的人,也是互相攙扶的離開,就算再怎麼不甘心,他們也得咽下去。

周圍觀察這裡的人,也是震驚無比。

他們已經預見到了,遺民城要開始崛起了,這次仙靈秘境之後,就是遺民城崛起的開始。

雖然不能確定會到達哪個高度,但是絕對會超越叛民城。

而在所有人離開后,葉初才直接坐在地上,他的傷早就好了,現在這是嚇的。

剛剛他是真的差點就掛了。

要不是那把天刀以及小雅爸爸的力量,肯定得跪。

而那把天刀雖然跟葉初有聯繫,可現在已經用不了,沒有天境的力量,貌似很難驅動它。

不過無所謂了,過段時間他就又有天境的力量了,現在天刀是他驅動小雅爸爸力量的大殺招了。

還是無傷的那種。

開烈日當空射出去,可是很傷身體的,不開烈日當空就很難震懾到七階八階。

沒太大意義。

刀小妹跑到葉初頭上,震驚道:「瞎子初,你剛剛怎麼做到的?這種事我從沒聽他們說過。你居然滿著我不說,害我收集了那麼就的刀身都用光了。」

葉初搖頭:「那是臨時的力量,我之前也沒想到。」

之後的時間完全沒有任何懸念,葉初不停的裝果子,而他的魔域也維持在三百平左右,現在葉初再也不會拿魔域一半的東西跟人交易了,他的魔域成長的很快,哪天一升級,大到他吃不消的地步就不好了。

之後滿天花也來到葉初身邊激動道:「公子,你是我們遺民城的恩人。」

葉初好奇:「我幹什麼了嗎?」

「這次公子代表的是遺民城,勝遺民城沾光,敗我們也能承受後果。所幸公子勝了。」

隨著滿天花真誠的感謝過後,葉初頭上的等級也在不停的上升。

Lv4,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