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兄,那好吧,還要麻煩您,將這一整塊鐵母給我平均分成兩份,我至尊閣和風雲家族各一份。」

「師兄,那好吧,還要麻煩您,將這一整塊鐵母給我平均分成兩份,我至尊閣和風雲家族各一份。」

醉無雙在次劈砍而下,將整塊鐵母平均分成了兩份,陌塵毫不猶豫的將一份收進了儲物戒指,林然懷著激動的表情,收起了另外一塊。

「陌閣主,我要宣布一件事情。」這時,林然突然說道。

鐵母的出現,至尊閣的斗師與風雲家族的斗師都在場,陌塵的做法,已經完全征服了林然以及風雲家族的人,能夠將這天價的鐵母分給風雲家族,在場的每一個風雲家族的人,都無比激動。

「我林然宣布,從今以後,我風雲家族與至尊閣結為血盟,至尊閣日後若是遇到困境,我風雲家族必定傾全族之力,幫助至尊閣。」說著,林然拿出一個碗,碗中倒上了酒,林然咬破指尖,一滴鮮血滴在酒水之中,這時,風雲池,風雲雄以及風雲傾也紛紛咬破自己的指尖,鮮血滴在酒中。

血盟,在斗師界,是最高等級的盟約,一旦兩方勢力結成血盟,一旦一方勢力遇到困難,另外一方必定會全力相助,而且是毫無保留的全力相助,很多勢力結盟,只是為了利益,但這血盟,講的根本不是利益,而且純粹的情誼。

「好,我至尊閣願意與風雲家族結為血盟關係。」說著,陌塵接過林然手中的碗,咬破自己的指尖,鮮血滴在碗中,之後,龍逸,百少楊以及百奇三人也紛紛將鮮血滴在碗中。

陌塵抬著一碗血酒,大大的喝了一口,遞給了林然,林然一飲而盡,暢快的說道:「哈哈,陌閣主,血盟已成,日後我們風雲家族就和至尊閣綁在一起了,你進我進,你退,我風雲家族幫你擋。」 暖婚,疼你一輩子 說著,林然豪邁的拍了拍陌塵的肩膀。

不負年華愛上你 陌塵微微一笑,道:「林叔言重了,我們一共進退,有福同享,有難同當。」

「哈哈,好一個有福同享,有難同當。」

「不好了,不好了,樓主,春秋學院已經聚集了一些強者,朝著這邊趕來了,估計二十分鐘就到了。」這時,只見一個斗尊級別的斗師沖了進來,對著醉無雙說道。

醉仙樓雖然只是一個客棧,但是,在強大的經濟背景之下,醉仙樓在整個大陸之上都建立了一個極為龐大的消息網,不論那裡發生了什麼事情,醉仙樓都能憑藉消息網最快的得到消息,這消息網,可是醉仙樓幾百年來花費了很大的鮮血才建立起來的。

「知道了,你下去吧。」醉無雙道。

眾人不禁皺起了眉頭。

林然道:「這次春秋學院來勢洶洶,以我們的實力,恐怕根本無法阻擋。」

我的奶爸人生 陌塵道:「不錯,我們根本無法阻擋,不過我們得到了鐵母,價值還要在這整條礦脈之上,而且我們開採了一個多月,已經賺到了豐厚的利益,林叔,我建議,將這礦脈讓出去,保全實力。」 從礦脈之中得到鐵母,風雲家族也已經很滿足了,就算放棄了礦脈,對於他們來說,也不算什麼,畢竟鐵母的價值,根本不能用礦脈來衡量。

林然道:「好,那我們就撤退吧。」

陌塵點了點頭,道:「少楊,龍逸,你們兩個趕緊疏散礦工,讓他們在最短的時間內撤出礦洞並加發三個月薪水,這些礦工都是普通的平民,不要虧待了他們。」

「好,大哥,我們這就是辦。」百少楊和龍逸應了一聲,匆忙離去。

「師兄,林叔,我們去拖住他們,讓員工安全撤離礦脈,我們在離開。」陌塵對著醉無雙和林然說道。

「好。」眾人點頭,跟死陌塵一起出了礦脈,朝著北城的方向而去,還是上一次相遇的地方,陌塵等人與春秋學院的人相遇了。

只見春秋學院聚集了一大批鬥師,最前方的六人之中,仇亂世帶著五大斗王,五個斗王身後,是二十個斗宗,韓家,羅家,張家的強者也在其中,還有一些是春秋學院聚集的強者,在斗宗身後,是八十多個斗尊,都是沖著春秋學院的威望而來的,當然,其中也有寒假,張家和羅家的斗尊在裡面。

在次看到仇亂世,陌塵下意識的握緊了拳頭,每一次見到他,陌塵都感覺自己無比憤怒,感覺心中有一團火焰要爆發似的,但每一次陌塵都在壓制,陌塵默默告訴自己,現在還不是報仇的時候。

見到陌塵和風雲池,站在仇亂世身後的老八臉色明顯有些難看,畢竟她堂堂一個高階斗王,竟然栽在了一個斗宗和一個斗尊手中,面子多少有些掛不住。

「哼,就憑你們這些人,也想阻擋我們么?」仇亂世開口說道。

醉無雙道:「我們這次來,並非是要阻擋你們,你們若是肯給我們時間,我們願意將礦脈讓出來。」醉無雙淡淡的說道。

「哼,現在知道怕了?我們可以給你們時間,但是,那小子和風雲池傷了我兄弟,他們二人,沒人必須留下一條手臂,我就不追究他們斷我兄弟手臂的仇。」仇亂世指著陌塵和風雲池兩人說道,語氣之中,滿是兇狠之色。

「哼,仇亂世,讓出礦脈,已經是我們最大的讓步,難道你以為,我醉仙樓當真怕你春秋學院不成。」這時,醉無雙也火了,這仇亂世目中無人,陌塵可是醉無雙的師弟,醉無雙自然要全力護住他。

「醉仙樓么?我春秋學院不然要禮讓三分,但是,這是我們春秋學院和至尊閣以及風雲家族的事情,醉無雙,你醉仙樓插手,不好吧?」仇亂世道。

「哼,這種話,應該我來說,至尊閣閣主,乃是與我師出一門,是我的師弟,我出手相助自己的師弟,沒有什麼不可以的,而這礦脈,本是至尊閣與韓家的恩怨,你春秋學院插手進來,才是真正的不適合,仇亂世,你這臉皮,果然厚得像城牆一樣啊,說謊話也不會臉紅。」

此話一出,頓時,至尊閣和風雲家族的斗師都哈哈大笑起來。

仇亂世臉色難看,盯著醉無雙,道:「醉無雙,你這胡口蠻纏,顛倒是非,可敢與我一戰。」

「喲嗬,狗急了想咬人了?我就是不和你戰,你能把我怎麼樣?來咬我啊。」醉無雙朝著仇亂世勾了勾手指頭,挑釁醉無雙說道。

「嗎的,當真我春秋學院怕你醉仙樓不成,醉無雙,你別嘚瑟,你不與老夫戰,那麼,我就對你師弟下手。」仇亂世話音剛落,只見他一個閃身,身體在原地消失,速度極快,朝著陌塵襲來,以陌塵的修為,竟然根本無法看到仇亂世,只是能夠感受到一股極度危險的氣息。

「師弟,小心。」醉無雙震驚道,他萬萬沒有想到,堂堂春秋學院的副院長,竟然會對一個斗尊出手。

陌塵根本來不及閃躲,在斗聖前面,自己也沒有閃躲的機會,陌塵一咬牙,道:「無痕鎧甲。」嗡,無痕鎧甲從自己身體之中湧出,穿上無痕鎧甲,陌塵頓時感覺身上的壓力輕鬆了許多,但是,那種能夠威脅到生命的危機感還是存在,沒有消失。

「碰。」終於,仇亂世的拳頭轟擊在了陌塵胸口之上,雖然有無痕鎧甲護體,但是,在斗聖強者面前,無痕鎧甲根本無法抵抗仇亂世的拳頭,只見陌塵身體倒飛了出去,狠狠的摔在了地上,哇的吐出一口鮮血,學院之中,還帶著一些被轟碎的內臟。

陌塵的臉色刷的一下子就失去了血色,頭一歪,直接昏迷了過去。

「師弟。」

「大哥。」

「師叔。」

醉無雙臉色憤怒,二話不說,直接朝著仇亂世一拳轟了上去,龍逸和百少楊以及風雲池三人趕忙來到陌塵身邊,感受著陌塵微弱的氣息,臉色不禁凝重起來。

在魔獸森林的一個古樸的山洞之中,只見一個白衣男子猛然睜開雙眼,一臉的憤怒,此人正是陌塵的父親,嘯月天狼。

「哼,是誰那麼大膽,小塵的氣息,越來越微弱了。」話音剛落,嘯月天狼身體就在原地消失,在次出現的時候,已經越過了天墜山脈,朝著北城而來,以嘯月天狼這空間大成者,從魔獸森林到北城,也只需要幾分鐘而已,對於空間的掌控,在大陸之上沒有任何斗師或者是魔獸能夠與嘯月天狼相媲美。

醉無雙和仇亂世戰到了半空之中,激戰在了一起。

這時,老譚對著身旁的三個斗王說道:「三位,此時正是拿下他們的好時機,與我一起,蕩平至尊閣吧。」

三個斗王個個臉色難看,有些怪異的看著老八和老譚,其中一個四十左右的斗王說道:「譚兄,副院長對一個小小的斗尊出手,這在斗師界,根本說不過去。」

「對啊,而且,醉仙樓也插手了,我們雖然畢業於學院,但我們可是散人,醉仙樓,我們招惹不起。」

「是啊,譚兄,當初你怎麼不告訴我們醉仙樓也插手了這件事呢?」

老譚眉頭一皺,道:「三位,這件事是我疏忽了,我不該向你們隱瞞,但是,不過,只要我們消滅了至尊閣,相比醉無雙那小子也不敢多說什麼,三位,我們一起出手,如何?」 「譚兄,以現在我們這邊的實力,我們三人不出手,也能完全蕩平他們,不如我們三人就在一邊觀望,若是需要我們的時候,我們在出手,如何。」三個斗王,可是親兄弟,畢業於春秋學院,是春秋學院曾經的佼佼者,天賦很好,有生之年,進入斗聖不是問題。

三人之中,最大的伍龍,五十歲,斗王九重境,老二伍玄,斗王八重境,老三伍表,斗王七重境,三人都是高階斗王,而且,在天雲帝國,沒有人不知道這伍家三兄弟的,只要是斗師,都聽說過三兄弟的名聲,據說,三兄弟初入斗師界,便一鳴驚人,二十歲的時候,三人進入魔獸森林,闖入龍谷,想要盜取巨龍龍蛋,但最後被發現,被龍族驅逐了出來。

三兄弟從春秋學院畢業之後,就放出豪言,若是那個勢力肯全力出手助他們三兄弟成為龍騎士,他們就全心全意為那個勢力效力,當然,三兄弟只是出生在一個富裕的家庭,他們沒有強大的背景,以三兄弟的實力,就算是發展自己的家族,也完全有實力在短時間之內拉攏一大批鬥師,但是,三兄弟一心想要成為龍騎士,想要馴服巨龍作為坐騎,因此,現在三人都還沒有坐騎,也因為三人的要求過高,沒有哪一個勢力願意幫他們馴服巨龍,畢竟現在龍組極為仇視人類,一旦發現有人類進入龍谷,就會全力驅逐,甚至是滅殺在龍谷之中。

「那好吧,以我們現在的力量,足以摧毀至尊閣和風雲家族的人,大家與我一起上。」老譚大喝一聲,第一個沖了上去,身後老八獨臂,也跟著沖了上去。

老八直接朝著風雲池而去,而老譚,則對上了林然。

「嗎的,我風雲家族雖小,但也不懼你春秋學院。」風雲雄和風雲傾兩人與風雲池一起,迎上了老八,其他人,則沖入了春秋學院人群之中,打了起來,鄧氏三兄弟與碧雲一起圍成了一個圈,面對十多個斗尊的圍攻,他們只能被動防守。

龍逸百少楊也顧不得陌塵,被幾個斗師圍住,至尊閣風雲家族人少,基本上都是一個對上兩個,甚至是對上三個,完全處於劣勢之中,眨眼的功夫,就有幾個至尊閣的成員和風雲家族的成員永遠倒在了地上,被乾死了。

韓盾一掌拍出,只見風雲家族的一個斗尊被拍飛了出去,韓盾看向躺在地上生死不知的陌塵,臉色一狠,腳下一蹬,朝著陌塵而來。

只有親手殺了陌塵,才能解韓盾心頭之恨,他的兒子死在了陌塵手中,韓盾自然痛恨陌塵,殺了陌塵,為他的大兒子韓巒報仇。

來到陌塵身邊,韓盾舉起了手中的長劍,就要朝著陌塵心臟刺下去,這時,百少楊,龍逸也注意到了這邊的情況。

「大哥。」

「師叔。」

兩人根本來不及救援陌塵,就在韓盾長劍就要刺下的一瞬間,只見一道鋒利的劍芒斬過。

「噗呲。」韓盾拿著長劍的手臂,竟然從肩膀之處齊齊的斬斷,打出劍芒的人,正是與老八激戰在一起的風雲池,風雲家三個斗宗拼盡全力,也只是能夠面前擋住只有一條手臂的老八而已。

「啊。」韓盾凄厲的慘叫聲響遍全場,他不敢相信的轉過身體,當他看到風雲池正在冷冷的注視著他的時候,韓盾從風雲池冰冷的眼神之中,感受到一股極為冰冷寒意,風雲池似乎在說,想要對付陌塵,先過我這關。

「小池,小心。」就在這時,老八一掌逼退風雲雄可風雲傾,朝著風雲池一掌拍來。

此時風雲池背對老八,根本來不及做出應對,只能身體迅速朝前衝去,只是一個眨眼的功夫,就來到了韓盾身前。

風雲池顧不得老八,抬起手中史詩級長劍,朝著韓盾,當頭斬下。

不過,就在風雲池長劍就要落在韓盾頭頂上之時,老八的掌心正好轟在了風雲池了身上。

「碰。」風雲池整個人都被轟飛了出去,重重的摔在了地上,一口鮮血吐出,顯然是受了傷,上一次的傷勢還沒有完全好,這一下又受傷了,一時間,風雲池也失去了戰鬥力。

韓盾抱著自己斷掉的手臂,獃獃的看著風雲池,臉色之中還帶著驚恐,就在剛剛那一瞬間,他感受到了死亡的召喚,若不是老八出手擊中風雲池,恐怕韓盾已經死在了風雲池的劍下了。

「老八,我兄弟二人,當真以為我們怕你不成,敢動我小池,我風雲家族與你不死不休。」風雲雄憤怒的說道,風雲池可是風雲家族未來崛起的希望,風雲家族自然要全力庇護。

老八根本不理會兩人,腳下一滑,來到風雲池身邊,朝著躺在地上,臉色冰冷的風雲池一掌拍出,這一掌,包含著老八所有的仇恨,自己所有的情緒,都要靠著這一掌發泄出來。

就在風雲雄和風雲傾兩人震驚的目光之中,老八的掌風順勢下劈,朝著風雲池落下,關鍵時刻,只見風雲池身後,裂開一道銀白色口子,老八的掌風,被銀白色的口子吸扯了進去,消失了。

「嗯?怎麼回事?」老八突然震驚,這銀白色的口子,怎麼回事,自己的掌風怎麼被吸扯進去了,以老八斗王強者的見解,老八突然震撼的轉身,打量著周圍。

「是,是誰?給我滾出來。」以老八斗王強者的修為,自然看出來,剛剛銀白色的裂口,是空間之力,在大陸之上,只有那些大能才能掌控空間之力,因此,老八臉色逐漸變得恐懼起來。

風雲雄和風雲傾也呆住了,剛剛那一抹銀白色的裂口,無聲無息,難道是有強者在暗中庇護風雲池?

林然也注意到了這邊的情況,逼退老譚,來到風雲池身邊,冷冷的盯著老八。

眾人都在打鬥,都只是感覺到了一陣空間扭曲,而站在一邊觀望的伍家三兄弟,是看得最清楚的人。

伍龍道:「老二,老三,你們看清楚了沒有?」

「沒有完全看清楚,只是能夠感覺到空間有輕微的波動。」老二伍玄說道。

老三則是臉色凝重,突然,老三伍表指著陌塵身邊說道:「快看,那個人。」 伍玄和伍龍兩人這才注意到,陌塵身邊突然出現了一個身穿銀白色的長袍的中年男子,只見嘯月天狼靜靜的看著陌塵,眉頭輕挑,以他七階巔峰魔獸的修為,自然是一眼就看出了陌塵身上的傷勢,內臟移位,多處破損,若不是陌塵身體素質強悍,修鍊獸神訣,本身生命力極其頑強,恐怕陌塵早就死了,感受著陌塵微弱的氣息,嘯月緩緩轉過身體,靜靜的看著還在打鬥的場面。

此時,老譚林然等人都有些疑惑的看著嘯月,從嘯月身上,他們感受不到任何氣息,而且,能夠無聲無息的出現,在幾大斗王強者面前悄無聲息的出現,就算斗聖也做不到。

女神的貼身經紀人 忽然,眾人心中不禁響起了兩個字:斗神。也只有斗神境界的強者,才能做到悄無聲息的出現在陌塵身邊,而且,聯想到剛剛的空間之力,眾人基本上能夠確定,這個悄無聲息出現的中年男子,就是斗神強者。

此時,醉無雙和仇亂世也沒有激戰,醉無雙落在陌塵身邊,擔心的看著陌塵,忽然,他看到嘯月,臉色微微一愣,這個人,先前都沒有,現在卻出現,一時間,醉無雙警惕的看著嘯月,站在陌塵身前。

「是誰,打傷他的,給我站出來。」嘯月淡淡的朝著春秋學院一方說道,仇亂世他是見過的,他也知道,仇亂世是自己的殺妻仇人,但嘯月不打算自己動手,他想將這個仇,留給陌塵來報,只要這樣,才能給陌塵帶來更大的動力。

面對嘯月,仇亂世臉色極為凝重,在魔獸森林,捕捉獨角獸的時候,嘯月就曾經出現過,而且還展現出來斗神的實力,他當然知道嘯月是斗神。

「前輩,這孩子,是我打上的,但是……」仇亂世話還沒有說完,只見嘯月朝著仇亂世虛空一抓,頓時,無形的壓力朝著仇亂世籠罩而去,仇亂世身為斗聖強者,竟然發現自己身邊的空間完全凝固了,自己根本無法動彈。

這一幕,在場的所有人都極為震驚,他們都只看到嘯月抬手朝著仇亂世虛空一抓,仇亂世就動不了,其中的奧秘,也只有修為到了斗聖的醉無雙和仇亂世兩人知道。

「空間之力。」醉無雙倒吸一口涼氣,嘯月剛剛探出的一抓,竟然引動空間之力,凝固了仇亂世身邊的空間,將其禁錮。

「碎。」

嘯月淡淡的吐出一個字。

「咔擦。」頓時,只見仇亂世身邊的空間崩塌,撕裂之力不斷的撕扯了仇亂世的身體。

只見仇亂世身上,伴隨著空間倒塌,身上多處被撕扯之力撕扯開,眨眼的功夫,身上就多處致命的傷口,嘯月刻意掌握空間力道,不至於讓仇亂世死掉,否則以嘯月的實力,直接能夠秒殺仇亂世。

當一切恢復平靜之後,只見仇亂世已經成了一個血人,身上的傷口有的甚至能夠見到骨頭,恐怕沒有一年半載的時間,仇亂世根本下不了床。

「副院長。」老八和老譚兩人驚恐的看著嘯月,老譚道:「你是何人,為何插手我們春秋學院的事情?」

嘯月冷哼一聲,冷冷的說道:「我最恨別人用身後的勢力壓我,特別是你們這種自以為是人。」嘯月話音剛落,只見老譚身後,一道銀白色的利刃突然出現。

「噗呲。」老譚的右手直接被銀白色的空間之力斬斷。

「啊。」老譚臉色刷的一下子就變得無比蒼白,驚恐的看著嘯月,後退幾步。

此時,春秋學院一方,所有人都震驚的看著嘯月,這個突然出現的強者,一時間,眾人竟然沒有一個人敢說話的,獃獃的看著嘯月。

「前輩,我師弟他……」這時,醉無雙等人也看出,嘯月是護著陌塵的,陌塵天賦這麼好,身後有一個強者,也不奇怪,只是他們沒有想到,陌塵身後的強者會如此之強。

特別是風雲家的人,他們都以為陌塵身後只是有一個風清揚,但一個風清揚,已經讓風雲家族費盡心思討好陌塵了,現在又出現一個比風清揚更加厲害的人物,風雲家的人怎麼能不震驚呢?

林然等人暗暗慶幸,當初風雲麟和陌塵發生衝突,風雲家沒有針對陌塵,而是向陌塵示好,如今看來,風雲家族的做法完全是對的。

一個陌塵,身後不僅有風清揚,還有醉仙樓這個靠山,而且,現在出現的這個強者,實力還要在風清揚之上,如此強者,風雲家族竟然沾上了,只要與至尊閣背靠背,就等於靠上了這幾棵大樹啊。

嘯月天狼看了醉無雙一眼,沒有理會他,只見他朝著陌塵一爪,頓時,一個無形的力量拖住了陌塵的身體,嘯月帶著陌塵,衝天而起,消失在了眾人的視線之中。

只留下眾人愣愣的看著嘯月和陌塵消失的身影。

風雲雄和風雲傾扶起了風雲池,這時,仇亂世和老譚兩人受了重傷,帶著春秋學院的人撤退了,只留下風雲家族的人喝至尊閣的人,看到春秋學院的人退去,他們沒有歡呼,而是臉色凝重。

林然道:「這礦脈雖好,但樹大招風,以風雲家族和至尊閣的實力,根本無法守護,醉兄,你看著礦脈我們還要不要。」林然說道。

醉無雙道:「這礦脈雖然能夠快速推動至尊閣和風雲家族的發展起來,但也如同一個毒瘤一把,現在已經得到了足夠的好處,我們還是捨棄吧。」

「我們風雲家族也是這一覺得的,畢竟我們現在的實力,根本無法守護這礦脈,捨棄,未嘗不是一個好辦法,就這樣決定了。」

兩天之後,風雲家族和至尊閣已經完全撤出了礦脈,陌塵被嘯月帶走,他們根本不擔心陌塵的安全,百奇和林然各自帶著人走了,至尊閣的人,只留下了龍逸,百少楊,小六和七仔,鄧氏三兄弟,碧雲八人,他們之所以留下來,是為了等待陌塵歸來,他們相信,只要陌塵傷勢好了,一定會回來牛家村的,這些人都是至尊閣的核心成員,是陌塵身邊最值得信任的人。

至於風雲池,由於身受重傷,跟隨風雲家族的人回去了,李菲菲也跟著醉無雙回了醉仙樓。 至尊閣和風雲家族撤出礦脈之後,張家,羅家,以及韓家,迅速佔據礦脈,而且,春秋學院也插了進來,不過,春秋學院極為小心,因為嘯月的出現,他們不敢在對付至尊閣,誰也沒有想到,至尊閣身後怎麼會出現一個斗神強者,身為春秋學院副院長的仇亂世,在其面前,如同螻蟻一般。

一個月之後,陌塵終於回到了牛家村,剛剛進村,守在村口的鄧氏三兄弟就迎了上來,看到陌塵完好無損,身上一點傷都沒有,欣喜的說道:「閣主,您回來了,我們都在家裡等你呢。」

陌塵微微一笑,眉宇之間總是能夠看到一抹惆悵,被嘯月救走之後,嘯月幫助陌塵恢復了傷勢,並在嘯月一個月的教導之下,陌塵終於開發出了嘯月天狼的天賦,空間之力,但陌塵沒有一絲高興,因為,自己的實力還是太弱了,在絕對強者面前,陌塵根本沒有反抗之力,只有變得更加強大,自己才能報了母親的仇。

「大家都在嗎?」陌塵微笑著朝著鄧氏三兄弟說道。

「在,少楊大哥,龍大哥他們都在,只有風雲大哥因為傷的太重,跟隨林前輩迴風雲家族去了,他說,只要他的傷好了,就來找我們。」鄧桓說道。

兩次與春秋學院戰鬥,陌塵與風雲池兩人聯手斬下老八的手臂,陌塵的實力,已經完全征服了這三兄弟,三兄弟也下定了決心,跟隨在陌塵身邊,為至尊閣做事。

「走吧,先回去。」陌塵與三人回到屋子,此時百少楊和龍逸等人正在將一些笑話,看到陌塵回來,眾人都高興的跳了起來,特別是百少楊,就像一個小孩子一樣,直接跳到陌塵身邊,一把抱起陌塵,在原地轉了兩圈。

「哈哈,大哥,您終於回來了,我們可想死你了,怎麼樣,大哥,傷勢都好了吧。」百少楊高興的說道。

「放心吧,死不了,我已經完全好了,大家都還好吧。」陌塵看著眾人,說道,那天他昏過去之後,並不知道嘯月來了,原本,陌塵以為至尊閣就要完了,當他醒來之後,就發現了父親在自己身邊,父親告訴他,至尊閣沒事,陌塵才安心在嘯月身邊學習了一個月。

這一個月,陌塵不僅僅掌控了空間之力,在嘯月的幫助之下,無痕鎧甲以及昊天錘的品質,融入了大量鐵母之後,都得到了巨大的提升,現在的無痕鎧甲,可是極品非凡級,能夠加持的力量,足足達到了百分之三十五,而昊天錘,原本就是極品非凡級裝備,被嘯月提升到了史詩級,雖然只是普通的史詩級,但是,對於陌塵來說,這種提升,對於自己來說,有著巨大的好處啊。

一個月,陌塵的修為雖然沒有進步,但是,綜合實力,卻提升了一大截,加上對泰坦三式戰技的領悟,陌塵的實力,絕對與風雲池不相上下,要知道,風雲池號稱天雲國四大天才之一,還是斗宗級別的強者,不管從哪裡看,風雲池的實力都凌駕於陌塵之上,但是,如今的陌塵,與風雲池對戰的話,想要贏風雲池或許還不行,但是,自己能夠立於不敗之地,這足以說明陌塵的恐怖,要知道,陌塵還只是一個斗尊啊,風雲池可是斗宗。

「師叔,那天出現的那個強者……」這時,龍逸開口道,語氣之中,帶著許多猶豫,畢竟在龍逸眼中,陌塵身後也只是有一個風清揚和一個醉無雙,嘯月的出現,讓龍逸總感覺陌塵的身世似乎不一般。

陌塵看了一眼在場的眾人,都是至尊閣的核心成員,是陌塵信任的人,陌塵沒有隱瞞,說道:「他是我父親,他的名字,叫嘯月。」

「什麼?你父親,嘯月?」此話一出,眾人皆驚,特別是龍逸和百少楊,他們是最了解陌塵的,一直以來,他們都只知道陌塵是一個普通人家出身的孩子,沒有父親,現在,卻蹦出一個斗神級別的父親來,他們怎麼能不驚訝呢?

反觀小六七仔,碧雲鄧氏三兄弟,六人臉色沒有那麼驚訝,只是感覺到詫異而已。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