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發道法天地共鳴,被譽為萬年難得一現的不世天驕,是那個上官哲?這姑娘是其何人?」『女人』已經升級到了『姑娘』

「引發道法天地共鳴,被譽為萬年難得一現的不世天驕,是那個上官哲?這姑娘是其何人?」『女人』已經升級到了『姑娘』

「正是那個上官哲。此女名為付芷卉,與上官哲是師兄妹關係,也有說人是上官哲的道侶。」

「原來如此,也只有上官哲那般絕世人物,才能與付仙子的絕世姿容相匹配。」

……

「付仙子!」

「付仙子!」

……

認識付芷卉的武修不少,即使原本不認識的,現在也認識了,此時紛紛出言打招呼,即使不衝上官哲的面子,美女本身的面子也值得他們競相追逐。

付芷卉這些時日,已經習慣了這種場面,點頭致意從容應對。

在這種場面中,木著臉的陳強便顯得極為搶眼,而身旁的老於,雖然也沒有出聲招呼,但那一雙桃花眼早盯著人家看個不停,在這樣的環境下,反而不及陳強扎眼。

付芷卉也注意到了這種情況,稍一打量,便認了出來,當即邁步走了過來。功法小世界當中,陳強是第一個不顧她阻攔,硬闖入道法天地的人,記憶尤其深刻。

「那個雜役還有什麼隱藏身份不成?怎能引起付仙子注意?」

很多人在關注著付芷卉的動向,此時所見,心中驚異。陳強也注意到了這種情況,他只是感覺有些莫名其妙。

「受到師兄恩惠的人很多,而你是第一個闖入的,本應也跟著受惠,卻不在其列,反而被功法反噬!只能說,你福緣淺薄,無福消受! 夢境人生 所幸,你也另有緣法,沒有造成終身難以彌補的缺憾,否則,倒是我沒能阻住你的過錯了。」

付芷卉音量不高,輕聲漫語,只有陳強和老於能夠聽清她在說什麼。她當初聽到有雜役受到功法反噬的事情,首先想到的就是那第一個不顧他阻攔,強行闖入的雜役,對於那個雜役,她一直耿耿於懷。

「你哪位?我們見過嗎?」

陳強看著付芷卉精緻的臉蛋,依稀有些似曾相識,可想了半響,也沒想起與此女在哪裡見過。他當初只是注意到了對方天辰門的服飾,至於對方樣貌,只是匆匆打量一眼,早被拋在了腦後。如今對方換了一身服飾,他便認不出了。

「你……」

付芷卉為之氣結,可看對方的樣子,確實不像作偽,但越是如此,她心中越氣,恨恨的一跺腳,轉身離去。

「什麼情況?」

不少人在注意著這邊的情況,如今見到付芷卉氣憤離開,馬上出聲詢問。

「那小雜役好像招惹到了付仙子。」

安寧何處覓安寧 隨著一個人的到來,整座靈峰寂靜無聲,落針可聞。

來人是個白衣女子,夕陽餘暉灑落在她的臉上,不知是餘暉更映人色,還是人色更增餘暉,那張臉如同餘暉落日般,很美,又帶有一股極淡,卻又抹之不去的寂寞悠遠。

「是你嗎?」

陳強頭腦『嗡』的一聲炸響,周邊人物景色漸漸遠去,只有那一張帶有淡淡寂寞的面龐。堅毅不拔的眼神,漸漸被哀傷所充斥。

「真像!」

低下頭,陳強眼中的哀傷被掩去,再抬起,已經找不到半點痕迹。

相似的寂寞神情,相似的悠遠氣質,可逝去的終歸逝去,再也無法挽回。

一道充斥哀傷眷戀的目光,妙妃鸞似有所覺,再找尋,了無一絲痕迹。

妙妃鸞靜靜的站在那裡,不言不動,悠遠空寂,萬人無聲,靈峰失色。

……

天邊金黃,距離大比會武僅剩片刻,一身金黃袍服的秦成宇,從遠處一步步走來。

髮絲飄揚,雙目明亮,步履不急不緩,安穩如山,背靠落日,身周泛起一圈金色光環,有若太陽神子一般,奪人眼目,才一到來,便成了焦點中心。

「宇王殿下!」

「宇王殿下安好!」

「我等必以宇王殿下馬首是瞻!」

……

問候者有之,靠攏者有之,秦成宇環視一圈,微微點頭,看到妙妃鸞,便直接走了過去。

「多日不見,聖女更勝往昔!」

秦成宇臉上掛著淡然笑意,聲音溫潤如玉。

「宇王殿下客氣!」

妙妃鸞聲音清雅,有若空谷幽蘭。

「聽聞秘境內多有勝景,不知能否有幸邀請聖女共賞?」

衆男寡女 對於大比會武第一關的淘汰賽,秦成宇絲毫也沒有放在心上,只當作了踏春遊景,如今向妙妃鸞發出了邀請。 當時,這個從五七幹校出來的副部長,還真的驚出一身冷汗,這個姓駱的少將參謀到底想幹啥?

難道想學那個墜機的林X嗎?他發現在這特工訓練的地方,根本不念XXX語錄,更不掛窯洞那位的頭像,這裡是絕對不搞個人崇拜的,也不神話某些人,口號也時候也是有,那就是,「首戰用我!用我必勝!」

這簡直是大逆不道啊!他也知道,這個口號就是駱少將喊出來的,在二部的這些人一提起這位的時候,那都是面帶崇拜嚮往之色啊!說真的,在那個年代的人,其實是很搞笑的,是極其幼稚的搞笑!腦子基本上被洗,也就是現在說的腦殘!就是腦殘一族!

當然,也有聰明人,不過活下來的基本都是低調的聰明人,高調的,基本上都被沒了!

你別看現在好像改革開放了,國內很多地方還在哪搞運動那一套,這就叫山高皇帝遠,你管得著嗎?

///////////////////////////////

油布街小巷的13號,大院內,客廳。

「…你現在暫時不會動了吧?….」

「這個不好說啊!現在真是處於改革的初期,國內各地需要大力提倡改革精神的時候啊!….」『』

周曼麗嬌懶的躺在躺椅上,一雙嬌媚的眸子,深情看著駱林,駱林帶著感慨看著窗外的景色淡淡說了句。

他今天剛從中南海出來,沒辦法啊!老爺子又分給他任務了,這次是去川江市,估計這次是去當任一把手。

川江市也是一個古都,位於炎黃國的華南地區,也是個有名的城市,但是,由於當地地理位置屬於多山區的地區,故此,沒有什麼重工業,輕工業也不發達,主要是當地的風景極其優美著稱。

都江堰位於都成西北60公里的都江堰市城西,處於岷江從山區瀉入成都平原之處,是一項偉大的古代水利工程,被稱為古代水利的燦爛明珠。

峨眉山,更是傳說中古武中人的修鍊之處,位於炎黃國川江省峨眉山市境內,景區面積154平方公里,最高峰萬佛頂海拔3099米,是著名的旅遊勝地和佛教名山;也是一個集自然風光與佛教文化為一體的中國國家級山嶽型風景名勝區。

樂山大佛地處四川省樂山市東,岷江、青衣江、大渡河三江匯合的凌雲山上,「佛是一座山,山是一尊佛」,大佛通高71米,頭高14.7米,髮髻有1021個,耳長6.72米,鼻長5.33米,眼長3.3米,肩寬24米,手的中指長8.3米,腳背寬9米,長11米,可圍坐百人以上,比起曾號稱世界最大的阿富漢帕米昂大佛(高53米)還要高出18米,它是迄今世界上最大的一座石刻佛像。九寨溝以原始的生態環境,一塵不染的清新空氣和雪山、森林、湖泊組合成神妙、奇幻、幽美的自然風光,顯現「自然的美,美的自然」,被譽為「童話世界」、「人間仙境」。

九寨溝更是號稱奇景出塵,各種奇形怪狀的高峰、彩林、翠海、疊瀑和藏族風情被稱為「五絕」。溝內串珠式的分佈著108個大大小小形狀各異的海子,雖深過數十米,但可直視海底。

因水中植物種類和湖底沉積物不同,水色各異,漣漪多彩,晨曦或夕陽下,海中之倒影,更加明凈真切,步移景異,妙趣無限。卧龍自然保護區——熊貓的故鄉,位於四姑娘山東麓的皮條溝兩岸。皮條溝又名卧龍溝,溝內河流稱皮條河,水流湍急,一瀉千里,匯入綿江后經岷江流入長江。

河流兩岸,峽峰對峙。河中岩石高達三四米,矗立江心,經傾瀉的河水撞擊激起朵朵浪花,猶如碎玉飛瓊,景色十分雄偉壯觀。這就是駱林對川江的印象,而且還是後世,這一世還真沒去過。

「…呼!現在雖然知青潮已經過去了,但是,你要知道更麻煩的事情就要來了!你想,這些知青有這麼多人,一下子湧進城,不但使他們內的工作問題,還有他們們的住房,子女上學等等…這都是需要解決的問題!….老爺子也是頭疼啊!說得容易,做起來就難了!…」

「也是呀!這麼多人要安置!還真是個大問題!…那我們什麼時候出發去呢?…」

「還得等兩天吧!…這次估計可能是去江川市當一把手!…」

「….呵呵…這次又陞官了啊?…」

駱林跟周曼麗在這說著話,門口傳來腳步聲。是關友明。

「首長!是張局長過來了!…」

「進來吧!…」

張大同也有不少時間沒見過駱少了,他可不會把這顆蒼天大槐樹給忘了,那是不管有事沒事就往油布街跑,這裡的人基本上沒有不認識他的,當然,大家都知道他是首長很早以前就認識的「老部下」了!汗!

「呵呵…老張啊!好久不見了!坐!…」「…敬禮!駱少好!…哦! 情深難婚 …..首長好!…」

尼瑪的!真會拍馬屁啊!這老小子!

駱林心中暗笑,帶著好笑的神色坐在椅子上那個沒動,只是抬手笑著揮了下,擺了下手示意張大同坐下。

張大同的確也有大半年沒見過駱少了,不過,這個老小子現在混得很不錯,據說一號辦公室,還點名表揚過他,無非就是他用了駱林以前給他說的一些警察系統的改革,想不到這小子在這方面還真上心了,不但把110搞得風生水起的,還把整個京城報警電話覆蓋面擴大了。

基本上把進程所有的區都覆蓋了,還有增加了協警這個新生事物,當然也是駱林以前跟他說的,這小子到時記得牢,這不這些很實用的舉措一實施,本來緊張的警力一下就就得到了緩解。

而且,當時那個年代的那些協警基本上全都是退役的解X軍戰士,那個思想境界就不用說了,身手更是比一般正規警察都要好,他們的編製是屬於事業單位編製,公務員這個新鮮詞語還沒出現。這也算是吃上皇糧了啊!所以報名者那更是多如江鯽。

當然,市局,派出所,分局肯定的擇優錄取不是,你還別說,張大同作為京城市局的局長,就在這次知青風潮中,他的警局部隊,可是起到了至關重要的作用,那些過來京城請願的知青人數太多了,而且他們可沒什麼秩序可言,要不是張大同的這幾項很有先見之明的舉措早就開始實施的話。

估計,就憑市局那些警力根本就不夠看的,基本上,京城的京畿部隊也就是個走過場的角色,主要的還是靠了市局的這些警察和派出所的協警們,所以這次知青潮,雖然突然,但是也沒把京城秩序搞得一塌糊塗,而是,在張大同的指揮下井然有序的很平穩的過度了。

為此,一號辦公室內部發出了嘉獎通告,張大同張局長個人,也因此獲得了二等功的獎勵,一個集體三等功,這可不是戰爭年代,有個二等功就是最高榮譽了,張大同估計不用多久又會要陞官的,他的陞官速度也是駭人的。

要知道他當這個市局局長還沒三年呢!這又受到了表演,又是立功啥的,這不陞官還真沒天理了。

所以,他也是喝水不忘挖井人啊!

這不,他又跑到油布街來找駱少感謝,前幾次都沒這麼好運氣,這次可算是遇到了,當然是激動不已的,畢竟,他之所以有今天的一切,全都是駱少所賜,對於這點他是不敢有半點忘記的。

「…嗯!不錯!老張!你現在把京城的治安搞得這麼好!不錯!…」

駱林端起女傭送上的熱茶,示意張大同也喝茶,男人談話,周曼麗也就跟張大同點了下頭,算是打了招呼,就扭著細腰進內屋去了。

「…嘿嘿…多謝駱少!要不是您以前跟我說,我知道個啥?我就是個掃地的!….嘿嘿…駱少英明!…」

張大同肯定不敢居功自傲,趕緊恭敬的端起茶喝了口,滿口清香餘韻,讚歎的搖了下頭,接著,一臉謙卑的笑著說。

他坐在椅子上都是半個屁股啊!看來這小子,越來越會做官了啊!駱林心中暗自點頭,看來以前還真沒看錯人啊!咋哥們是啥眼神哈!

「…嗯!要再接再厲啊!我跟你說啊!….現在你的任務可更重大了!你想啊!這些知青們一下子全都回來了,城裡哪能一下子全部消化這些人呢?我想京城內,包括附近的城鎮一下子湧進這麼多的人,社會治安肯定一下壓力會增大!…你呀!有的是事做了!….」

駱林皺了下眉頭,喝了口茶,輕搖了下頭,淡淡的說了句。

「呼!是呀!駱少!誰說不是!就說昨天吧!我草!在西單大街上,有幾個回城的知青竟敢在大白天,街上跟人發生爭執,還敢動刀子!還好,沒出人命!…瑪德!這些人就是些禍害!….」

張大同馬上就一臉怒容的介面道。

「…嗯!你打算怎麼辦?對這些人?…」「哪能怎麼辦?直接抓起來!該負法律責任的!那絕不手軟!」

「對!對這些人一定要嚴懲不貸!一定要嚴辦!不然這些人一旦回來,絕對是對京城治安是個最大的隱患!…我看你們市局也可以搞搞嚴打嘛!…」

駱林知道,就是這些回城知青后,很多人都無所事事,有出息的就會溫習功課,把失去的時間補回來。

而有一些人已經早就是破罐子破摔的人,那就一天到晚開始追潮流,模仿港台那些什麼喇叭褲,爆炸頭啥的,一天到晚三五成群的在街上,手裡拿個四個喇叭錄音機,帶著蛤蟆鏡,招搖過市,吃呢,就吃家裡父母的,住肯定也是,反正咱在鄉下吃了那麼多年的苦不是?

現在總算是回來了,還不得好好享受下嗎? 在很多人看來,擁有帝資的秦成宇,和姿容無雙的妙妃鸞,實乃天作之合,此時見秦成宇主動發出邀請,心中在期盼的同時,也有濃濃的失落。

秦成宇面容溫潤,臉上掛著淡然自信的笑容,靜靜的等待著。

妙妃鸞目光清冷如月,不言不語,過了好一會才微微點頭。妙妃鸞當先而行,秦成宇落後半個身位,保持著禮貌的距離。

……

月華初上,秘境開啟,大比會武正式拉開序幕。

踏過一道光門,陳強來到了秘境之內,身處所在是一座極為廣闊的殿堂,萬餘名武修立身其中,也不顯絲毫擁擠。

「大比初試共進行三天時間,以手中號牌多寡決定晉級人選,號牌最多的前百人,可晉級下一輪賽事!」

主持築基期大比會武初試的是一名神魂期長老,待所有人都進到殿堂內之後,開始宣布規則。

規則與往年相比,大體相似,同樣是以號牌的多寡決定晉級人選,唯一的區別是往年都是取前一千名,今年卻只是取前百名。

這立即引起了一片嘩然,要知道很多弟子之所以積攢靈石參與大比會武,根本就不是沖著前幾名的獎勵去的,他們只是為了增加實戰經驗,獲得武道鍛煉而已,第一關就淘汰掉百分之九十九的人選,這使得他們的願望落空。

「都安靜,誰有問題要問?」

神魂期長老一聲呵斥,底下立即噤聲。

「前輩,我想問下這號牌獲取有什麼規則嗎?」

問出此言的是一名新人,頭一次參加大比會武。

「號牌獲取,可以去憑實力硬搶,可以去偷,可以去騙,甚至相熟的人可以將號牌湊到一起充數,總之就是只看結果,不問過程。」

神魂期長老這句話的意思很明顯,想要獲取更多號牌,全憑個人手段,具體而言就是不做任何限制,也沒有任何規則。

「會武期間有沒有什麼禁忌?例如不能殺人之類,若是殺了人會如何?」

這同樣是一名新人,而且是那種獨來獨往,不大合群的武修,心中戾氣也重。

「別說是你,就是我想在秘境中殺人也不可能,你儘管放手施為。誰還有什麼問題嗎?」

確實如神魂期長老所言,以這些築基期的武修,想在秘境中殺人,根本無法做到,整個秘境,都被前輩大能加持過陣法規則,大殿內,攻擊無效,誰也奈何不了誰,大殿外,一旦受到危及到生命的傷害,會被立刻傳送到大殿內。

等了半響,見沒有人再提出問題,神魂期長老開口說道:「既然都沒有問題了,半刻鐘內沒有離開的,視為自動棄權,中途主動回來的,被動傳送回來的,皆視為淘汰。三天後,卯時之後,辰時之前,再到這座大殿集合,沒能按時返回,同樣視為淘汰!現在開始記時。」

神魂期長老說完,隨手點燃了一炷香,看樣子,若是在香燃盡之前,沒有離開大殿的,比賽還未開始,就已經出局了。

大殿東南西北四面圍牆,只有正南有一道並不算太寬敞的門戶,距離大門近的立馬竄了出去,距離遠的,急切的向前擁擠,一時間,整座大殿都亂成了一鍋粥。

好在,陳強和老於進來的比較晚,一進來就站在大門旁邊,如今已經到了外面。

呈現在陳強眼前的景象,赤地千里,一馬平川,乾裂的土地無一絲起伏,平整的大地上連一顆草都沒有,赤黃的土地,沒有一絲綠意。

「這地方……」

看著眼前的景象,陳強若有所思,大地一覽無遺,想要藏身絕非易事,要隨時準備面臨以寡敵眾的局面。他畢竟所識之人有限,在這秘境當中,更是只有一個老於相熟,而其他弟子,或有門派相依,或相識之人甚廣,少的三五成群,多是幾十號人,上百號人聚集在一起也不稀奇。

「喏,給你號牌,我看好你,少年!加油!」

待人出來的差不多,老於拍了拍陳強肩膀,揮舞了下拳頭,轉身洒然離去,又迴轉了大殿之內。走的極為洒脫,沒有半點留戀。

「……」陳強。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