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後退什麼?我有這麼嚇人嗎?我也就是開個玩笑,你可千萬不要當真了啊。」

「往後退什麼?我有這麼嚇人嗎?我也就是開個玩笑,你可千萬不要當真了啊。」

說罷,她就伸手招呼店員過來。

「幫我把這兩條都包起來。」

說完,她就拿了張黑卡出來,毫不在意的遞給了店員。

「沒有密碼,隨便刷就好。」

等店員去包裝的時候,她抱着手臂看向薛薴,眼裏有幾分說不清的期待和熱切。

「還是到時候讓阿航來選好了,畢竟誰也不知道,他到底會喜歡哪個呢?」

話里意有所指、夾槍帶棍,薛薴也只好默默承受下這一切,不再作聲。

挑選完禮物,薛薴就提出自己還有約,要先行離開了,王皓雪此番的敵意已經十分明顯了,她也就沒有再多留的必要。

王皓雪聽到她要離開,也不多做挽留,只是提了一句:「要不要我讓家裏的司機送你過去啊?」

薛薴搖了搖頭,是客套還是真的好心,她還是分的清楚的。

「不用了,謝謝你的好意,我打車去就可以了,反正這裏打車什麼都挺方便的。」

「好吧,那我也就不再多勉強了。薛薴,下次再見吧。」王皓雪微微一笑,但一時之間又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表情。

「下次見。」薛薴有些奇怪的看了她一眼,然後就轉身離開了。

王皓雪看着薛薴離開的背影,突然就笑出了聲,差一點,她就要控制不住自己內心的喜悅了,也好在,薛薴在自己今天這番挑釁完之後,對她也有了提防,不願意坐她的車。

這樣,等到時候,她就能夠撇的一乾二淨了。

薛薴,如果還有機會的話,再見面吧,如果你能活過今晚的話。

這裏是繁華路段,薛薴等了一會就打到了車,報了地點又記下了車牌之後,就給容瑄報了平安。

「我已經上車啦,現在在過來。」

「好。」

容瑄回得迅速。薛薴也和他聊了會天,完全沒有注意到緊跟在她車後面的黑色轎車。

到了地點,薛薴先是掃碼付了款,下了車就給容瑄發了消息。

「我到門口了。」

然後,在沒人看到的時候,一個黑色身影出現在她的身後,捂住了她的口鼻。

只剩手機掉落在地上。

。《豪婿你老婆又跑了》第310章學來防身 殷小星對職場已經失去了信心。

她知道,要想成為不被騷擾和潛規則,必須要站的位置極高才行。可是職場規矩,除非你是富二代,家裡直接讓你管一家公司,不然普通人,都是靠一步一步往上爬的。

所以,這次從房地產銷售公司辭職后。

殷小星決定了,靠她這幾年賺來的錢投資和理財,不再進入職場,就這麼過普通人的生活。

但此時此刻。

嚴經緯說出的這句話,讓她直接鎮住了。

管理醉仙釀公司?

醉仙釀和國酒齊名,將來可以成長為民族品牌的存在,前途不可限量的公司,嚴經緯竟然放心大膽的交給她一個菜鳥來管?

沒錯,殷小星雖然是商業管理專業,但她還未真正做過高層,無論是經驗和資歷,都遠遠不夠管理醉仙釀公司。嚴經緯的池昌集團人才濟濟,他要找管理醉仙釀公司的人才,太容易了。

為什麼偏偏選她?

「我很認真!」

嚴經緯看著殷小星道:「你不是怕潛規則么?坐在醉仙釀公司一把手的位置上,誰敢潛規則你?」

「你不怕我經驗不夠?做不好?」殷小星問道。

「呵呵,殷大校花,當年你跟我們天天網吧打lol,這樣你還每次考年級第一,你這樣的學霸,學什麼不快?」嚴經緯說道,當年殷小星可是讓教育局領導都稱讚的學霸,所有領導都知道她天天網吧玩lol,但人家每次都能考年級第一,你說氣不氣人?

「我答應了!」

殷小星美眸一閃,道:「嚴大少成了我的老闆?唉,再大的學霸,也要淪為給嚴大少打工的命!可憐的打工人啊!」

「現在,你不用再擔心被潛規則了吧?」嚴經緯笑道。

「擔心啊!」殷小星回答。

「誰還能潛規則你?」嚴經緯疑惑道。

「我的老闆啊!」殷小星意味深長道。

「……」

二十分鐘后。

殷小星的奧迪a4l緩緩停在一處四合院前。

聽到車子聲音,一襲休閑裝的沈艾菲從四合院里走出來。

「汪!」

黑蛋跳下後備箱,跑到沈艾菲面前搖尾巴表忠心。

這傢伙,應該知道最近這段時間都要寄宿在沈艾菲這裡,所以開始巴結沈艾菲了。

「好美!」

殷小星看著沈艾菲,眼睛之中充滿了震驚,她以為嚴經緯的小姨怎麼說也得是個中年婦女了吧?沒想到是個如此年輕,而且美得令人不敢直視的女人。

這……真的嚴經緯的親小姨么?

「殷大校花,再見,明天你就去醉仙釀公司報道!」

「行,老闆,再見!」

殷小星說了聲后,開車離開!

「喲,這美女倒是生得挺標緻的!」等殷小星離開之後,沈艾菲打趣道:「怎麼認識的?」

「我高中時候的校花學姐,學霸級人物,我讓她幫我管理醉仙釀公司。」

「乖侄兒,我看她,好像對你有意啊!」沈艾菲眯著美眸道。

嚴經緯抓了抓腦袋,苦笑道:「都怪當年太貪玩,太幼稚。」

「怎麼說?」沈艾菲一臉好奇。

嚴經緯看到小姨刨根問底的樣子,嚴經緯就哭笑不得的和她說了當年和殷小星在一起的荒唐事。

「撲哧!」

聽完后,沈艾菲笑得花枝亂顫。

「乖侄兒,當年你可真夠傻的,人家和你開一個房間,洗好澡等你了,你倒好,打了一晚上遊戲,你可真是個鋼筋混泥土直男啊!」

嚴經緯嘴角抽搐。

高中時候他還沒想著男女之間的事情,事後殷小星氣得兩個多月沒理他,當時他也沒搞明白殷小星發什麼瘋。直到上了大學,漸漸成熟了些,懂了男女之事,他才意識到殷小星這個大校花喜歡上了他。

「青春年少啊!」

嚴經緯感慨了一聲,拎著行李箱進了四合院。

沈艾菲早已給嚴經緯準備好了床鋪,洗漱用品和生活用品一應俱全。

沈艾菲下廚,做了中午飯。

因為上午和夏子悠月月分開,嚴經緯的情緒低落,沒什麼胃口,隨便吃了點,他就吃飽了。後面他呆在四合院無聊,讓天璇來接他去了陽宗湖療養基地。

嚴經緯夏子悠離婚一事,鬧得沸沸揚揚。

嚴經緯的部下都知道神帥離婚一事,此事,是神帥的私生活,誰也不適合干涉,也不敢多問。

到了陽宗湖療養基地后,嚴經緯在射擊靶場射擊了一番后,回到湖邊的木屋。

叮鈴鈴!

躺在床上,他心中煩悶異常的時候,手機響了起來。

「有事?」

「嚴經緯,你在哪裡?」電話那邊,傳來曾妮的聲音。

「有什麼事?」

「 陸嬌也沒想到這猛虎這麼逗比,竟然還學起了貓叫。

難不成這是一直變種的大貓,壓根就不是猛虎。

不過等她看到這猛虎身上某處的一塊箭傷的時候,她霍的回憶起那隻被她刺中的猛虎。

這猛虎就是當初她跟那個黑衣勁裝少年一起捕殺的那隻。

後來她昏迷了,再醒來就不見了。

可當初那猛虎多兇猛啊,怎麼會是這種逗比賣萌的樣子。

即便是她用了乖乖水,應該也不會如此的顯著才對啊。

陸嬌一邊用手摸著猛虎的毛髮一邊仔細的甚是,沒有錯,確實是她當初刺了一箭矢的那隻。

「你說說你都被誰摧殘了,咋才短短几個月,就已經喪失了獸性,唉,你家虎爸虎媽知道了,該多傷心啊。」陸嬌一邊說一邊嘆氣。

抬頭卻看到這猛虎竟然還淌眼淚了。

一邊淌眼淚還一邊委屈的抽泣。

猛虎心裡委屈啊,猛虎也想繼續做威猛的森林之王,可是那個女人實在是太兇殘了。

它就是因為吸取了虎爸虎媽跟人類做對的教訓命喪獵人的刀劍之下,才會學的如此識時務。

不然它早就被那兇殘的女人給扒皮殺了,烤成肉串送給你吃了啊。

猛虎看著陸嬌,便想起那些日子被兇殘女人逼迫著去捕獵還得被迫學著翻烤肉的日子,真是但不忍賭啊。

陸嬌見這好大虎哭的如此凄慘,不禁愛憐的摸著好大虎的皮毛,「好了,別委屈了,都過去了,以後只要你不吃人,我會護著你的。」

雖然好大虎差點曾經殺了她,但是那是人家的本性,再說她後來白白得了一百兩銀子,還還清了欠王家的債務呢。

想起這茬,她又想起那一百兩銀子來了,還有那個黑衣勁裝少年。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