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怎麼回事?是……是法師!」

「怎、怎麼回事?是……是法師!」

反叛軍剛才雖然威風,但歸根結底,也只能在這麼一個小鎮里逞逞威風。不然,他們早就打到雪迪城去了,哪還會拿個小小的鎮長開刀。

因此,這麼一下,幾乎所有反叛軍都被控制住。他們拚命掙扎著,用刀去砍那些冰叢。然而,冰叢堅固無比,像一隻只從地里冒出來的爪子,將他們牢牢鎖住,根本掙脫不出去。

於是很快,他們就從震驚變成了恐懼。

「糟了……難道是法師公會的人在這裡守我們!」

弗瑞登境內最近成立的法師公會,他們也有所耳聞。大概是法師共濟會被毀,而現在的反抗組織現在也銷聲匿跡,於是,一個叫斯蒂夫的法師站出來,建立法師公會,很快聚集起了一部分人。

不過,這個公會建立得太快,出現的時機也很突兀。傳言都在說,這個法師公會,其實只是斯圖爾特建立起來的一條狗,只是幫他清理各地的叛軍。

……難道真的是這些人?

反叛軍的表情很絕望。自己有幾斤幾兩,他們還是很清楚的。打一打這種守軍不過百的小鎮還可以,但一旦遇到厲害的法師,那就只有一個下場。

然而,正當他們絕望萬分的時候,本傑明從拐角處走出來,臉上帶著漫不經心的笑。

「一群傻子……你知道你們在做什麼嗎?以你們的水平、你們的做法,就算幹上一千年,也不可能對斯圖爾特的權力有任何影響。」他漫步走到首領身前,接著道,「想聽聽我的意見嗎?」 ?那個為首的反叛軍首領愣住了。

「你……你到底是什麼人?」

大概他無論如何也想不到,在他們殺人殺到一半的時候,會有一個神神叨叨的傢伙半路跳出來,一個魔法就制服所有人,然後還跑到面前跟他們說這種話。

「我是什麼人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們想怎麼樣?」本傑明攤了攤手,微笑道,「我問你,你們是真心仇視斯圖爾特嗎?」

反叛軍一臉不明所以的表情,但猶豫之下,還是點了點頭。

「既然如此,那就別像現在這麼干。」本傑明拍著對方被冰叢困住的肩膀,說,「身為弱勢者,要儘可能地利用一切有利條件,出其不意,用各種手段讓敵人疲於奔命才行。像你們現在所做的,除了能發泄一點心中的情緒,什麼用也沒有,反而會讓你們陷入死地。」

「……」

周圍的反叛軍懵了。

這、這個法師在幹嘛?

難不成……他是在教他們要怎麼造反?

這幫人已經完全搞不清楚狀況了。

「法師大人,不然……不然你先把我們放出來吧?您要說什麼,我們這裡都聽著呢!」首領一臉懵逼,但在同時,他也看到了生的希望。本傑明顯然不是什麼新建立的法師公會的人,要不然也不會跟他們廢話這麼多,直接就幹掉了。

從死亡的絕望中脫離出來,他們在困惑的同時,也感到了一絲絲慶幸。

然而,本傑明卻搖搖頭,發出了一聲冷哼。

「要學習就擺出學習的姿態,這麼多要求是想幹嘛?」他忽然凝聚出一根冰尺,啪的一聲,打在反叛軍的手心,邊打邊說,「我這都是為了你們好。如果我不出現,你們一個個絕對死得飛快,還一點價值都沒有。」

反叛軍首領猝不及防,差點嗷的一聲叫出來。

不過,本傑明顯然是佔據上風、為所欲為的那個。因此,他也不敢有任何怨言,只能蜷起手掌,顫顫巍巍地點了點頭。

但在心中……

首領此刻是欲哭無淚的。

他好歹也是個叛軍的頭目,就算不怎麼厲害,平日里也是一副硬漢做派,天不怕地不怕的,不然也不會揭竿反抗。結果今天,他遇到了這麼一個法師,怎麼就變得如此窩囊?

然而,不只是他,整個隊伍的命,都被對方牢牢地握在手中隨意把玩。因此,他除了認慫,好像也沒別的辦法了。

起碼……對方好像不是真的想殺他們。

「法師大人,您到底想怎麼樣?」他深吸一口氣,開口問道。

本傑明卻冷冷地掃了他們一圈,說:「你們意識到了嗎?不到五天的時間裡,斯圖爾特的軍隊就會過來圍殺你們。」

頓時,所有人又是一愣。

「……您說的是真的嗎?」

「我為什麼要騙你們?你們在現身的時候,並沒有封鎖住整個小鎮,現在小鎮里已經有人逃了出去,很快就會把消息傳到雪迪城。」本傑明緩緩道,「尤其是你們還想殺鎮長。殺過鎮長之後,事情就算是鬧大了,上面一定會以最快的速度派人過來。」

首領沉默片刻,說:「我們就逃到卡瑞特斯去。」

本傑明卻冷冷地回道:「他們一樣可以派法師和刺客,把你們全部了結,除非你們隱姓埋名,能逃多遠逃多遠。但是……真要就這麼逃了,你們現在反抗的意義何在?」

「我……我不知道。」

「怎麼做才能影響到斯圖爾特的地位?怎麼做才能給自己留條後路?怎麼做才能讓你們隊伍迅速壯大起來?這些問題,你作為這些人的首領,想過嗎?」

「……我沒想過。」

「好啊!行啊!那你們的一輩子就這樣了,要不然就死在軍隊手上,屍體地掛在城門口任人觀賞;要不然就抱頭鼠竄,一輩子都別想再靠近弗瑞登。你們接下來的人生變成這樣,你們甘心嗎?」

「我們……不甘心。」

「很好。」問到這裡,本傑明終於再次露出一個微笑,「你們還沒到無藥可救的地步,把握好機會,說不定還能從斯圖爾特身上咬口肉下來。」

聞言,叛軍首領也有些愕然。

「什麼機會?」

本傑明靠近了他,低聲道:「你可以將小鎮控制起來,然後趕在消息傳到雪迪城之前,逼鎮長先給雪迪城寫信,就說有鎮上有山賊來襲。」

「山、山賊?」

本傑明點點頭,接著說:「西面不是有一個山頭嗎?從雪迪城到那個山頭,必須經過一條狹窄的山谷。只要鎮長說成山賊,上面也不會如何重視,派個八百人軍隊頂天了。而在那個山谷里,火藥、落石、陷阱……該怎麼做,應該用不著我來教你們吧?」

聽著本傑明的話,首領愣住了。

那一刻,彷彿有道閃電從他的腦中閃過。

「那個……我們可以埋伏軍隊嗎?」他有些語無倫次地問道。

「為什麼不可以?」本傑明聳了聳肩,說,「軍隊沒有你想象得那麼強大,只要有足夠的準備,他們和這個鎮上被你們捆起來的士兵沒什麼差別。」

聞言,首領陷入了沉默之中。

也不知道沉默了多久,忽然,他深吸了一口氣,下定決心似的咽了咽口水。他臉上的神情也是一變再變,從最開始的恐懼,到後來的困惑,最後,變成了現在找到了方向般的思索。

他的樣子,甚至像是忘記了自己現在還被本傑明困住,處境危險,反而全身心地開始思考一件事情。

本傑明見狀,也露出一個滿意的微笑。

【誘導反叛的首領】任務已完成!此刻,對方已經在思考該怎麼去埋伏雪迪城派過來的軍隊了。

有趣。

被斯圖爾特和首相利用的事情,本傑明心裡還是有點窩火的,只是因為有教會等著他們去消滅,所以他們才準備離開弗瑞登,不跟斯圖爾特他們計較。

但是……他不計較,卻可以讓人幫他計較。

這些反叛軍,本來就是一群無頭蒼蠅。本傑明如果不做什麼,他們離死也不遠。既然如此,為什麼不用他們再多給斯圖爾特製造一點麻煩呢?

他也不指望這些人真把斯圖爾特顛覆掉——能讓那個欺騙他的傢伙多吃點苦頭,就已經足夠了。當然,如果這群人經他點撥,忽然開了竅,真成了什麼氣候,本傑明自然也看熱鬧不嫌事大。

總之,他只是在離開弗瑞登前,隨後播撒點種子。能發芽當然最好,即便不能發芽,也廢不了他什麼工夫,不是嗎?

這麼想著,本傑明又掃視了周圍的人一眼。此刻,民眾都躲在自己的家裡圍觀,也聽不清他們到底說了什麼。因此,他們不會對本傑明或反叛軍造成多大的影響。

但是,看著接下來的一幕,人們的表情還是很懵逼的。

——那一刻,愕然的他們,只能看到本傑明忽然拍了拍手,所有冰叢又瞬間融化,消失得無形無蹤。

反叛軍剛被控制沒多久,又再度釋放了出來。

然而,令圍觀人群加困惑的是,這些叛軍恢復自由后,面對那個法師的態度卻已經天差地別。不是恐懼,也不再有敵意,而是一種戰戰兢兢的尊敬。

所有人都很不解。被捆在街角的士兵,更是下巴快掉到地上,不知道發生了什麼。

只有住在旅店裡的法師們,掀開窗帘看著這一幕,露出會心的笑容。

「本傑明大人的愛好……還真是特別啊。」托尼無奈地搖了搖頭,感嘆道。 ?第二天,本傑明一行人是在反叛軍的歡送下離開的小鎮。

從懷抱敵意到禮遇有加,本傑明只用了十五分鐘就讓反叛軍的態度天翻地覆。而在那之後,那群人也按照他的建議,關押俘虜,暫時封鎖小鎮,逼迫鎮長為他們傳遞假消息,準備伏擊……反叛軍的首領甚至求著本傑明,給他講了足有一個小時關於「如何推翻一個政權」的內容。

說實話,本傑明也很無奈。

他又不是什麼革命導師,這種事情也不是光靠學就能學得會的。因此,他只能靠著一些歷史政治書的內容,把對方敷衍過去。

不過,整個過程還是挺順利的。反叛軍像發現了新大陸一樣興緻勃勃,甚至連被關起來的鎮長都很感謝本傑明。畢竟,本傑明不出現,他就要被砍死了。

至於鎮上的一般民眾,他們並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他們唯一看到的,就是在鎮長即將被殺死的前一刻,一個法師神一樣地出手,把所有反叛軍控制住,和他們說了十多分鐘的話。然後,鎮長就得救了,反叛軍也只是把小鎮暫時封閉起來,甚至沒有管他們要糧食。

也因此,他們還以為本傑明是好人呢!

只是,好人也好,壞人也罷,這些東西和本傑明他們的關係已經不大了。 豪門獨愛:腹黑冷少萌萌妻 第二天一早,他們就迅速地離開小鎮,繼續朝著卡瑞特斯趕去。

——這裡離邊境線已經很近了,他們褪去偽裝,直接飛行,半天時間,就從邊境線上直接越了過去。

大概是因為弗瑞登現在的形勢比較亂,邊境的守軍被抽調了一些。上百個法師明目張胆地飛過去,嚇得底下的士兵連喊一聲都不敢,就更別提阻攔了。

就這樣,他們進入了卡瑞特斯,過程比想象中還要順利。

之後又飛了半天,直到天色昏黃,本傑明一行人進入了一片草原。他們降落在這裡,安營紮寨,準備度過這一夜。

「離這裡最近的城市在哪?」

剛搭建好帳篷,本傑明就對著系統這麼問道。

「要說城市的話,好像只有再飛上一天,離開了這片草原之後才有。」系統答道,「不過,這片草原裡面好像也生活著不少人,只是都以游牧的方式在生活,所以你也不一定能遇到。」

本傑明聞言,無奈地聳了聳肩。

在進入卡瑞特斯之前,他自然也購買了當地的地圖和一些介紹類書籍。不過,這些東西能帶給他的信息量還是不多。卡瑞特斯,依舊是一個完全陌生的國家。

他們得迅速熟悉起來才行。

想了想,本傑明跑出帳篷,找到了托尼。

「法師共濟會在這邊不是也有分部嗎?奧德里奇死後,這邊的分部發生了什麼事情,你知道嗎?」

托尼卻搖了搖頭,說:「我早就脫離了法師共濟會,也不知道後來發生了什麼。不過……我之前聽說,法師共濟會在這邊的影響很弱,不管是王室還是法師,幾乎都很無視法師共濟會的存在。」

聞言,本傑明若有所思地點了點頭。

這倒也很正常。且不論共濟會的教會背景,在明面上,整個法師共濟會也是更偏弗瑞登的組織,卡瑞特斯能允許它存在,就已經算是大度了。

他相信,在奧德里奇被曝光之後,卡瑞特斯的分部應該也引起了不小的震動。只是,本傑明仍舊不敢確定,這邊的法師共濟會究竟是被教會給徹底控制著,還是出了別的什麼情況?

另外,教會在這裡發展到什麼程度了?是處在擴散階段,還是已經可以開始暗中屠殺法師了?

這些事情,本傑明仍舊一無所知。

他得趕快弄清楚才行。

「你在這邊有相熟的法師朋友嗎?最好是消息靈通的。」於是,本傑明又開口問道。

然而,托尼卻還是搖了搖頭。

「帝國分裂之後,卡瑞特斯的法師就很少和我們有來往。這邊也沒什麼特殊的魔獸材料,我們一般不會往這跑。」

本傑明聞言,嘆了口氣。

雖然有些不太情願,不過這種情況下,他也只能想辦法聯繫一下那位傳奇傭兵邁爾斯了。

他和這位傭兵算不上朋友,但好歹對方還建議過他來卡瑞特斯。當時本傑明因為種種原因拒絕了,而現在,他真的來了卡瑞特斯,讓邁爾斯盡一盡地主之誼也是應該的吧。

儘管……他到現在也不確定對方到底是敵是友。

可除此之外,本傑明也沒什麼其他辦法。

就這樣,他回到自己的帳篷,準備冥想一會就睡了,明天早上還要接著趕路。

「本傑明老師,外面……外面好像有點情況。」

然而,他才冥想了沒一會,弗蘭克忽然掀開帳篷的門帘,忽然這麼說道。

本傑明一臉無奈地睜開了眼睛。

……搞什麼?

又有情況?

他已經無話可說了。

哪來這麼多情況,東一下西一下的,簡直不讓人消停。就不能讓他們安安生生地進入城鎮,好好融入當地的法師圈子嗎?

「……說吧,又出了什麼事情?」他用手扶著額頭,有氣無力地說道。

「外面忽然出現了一群人,好像還有話想跟我們說。」弗蘭克似乎也有些困惑,道,「我也不知道是個什麼情況,不過,他們好像都是本地人。」

本地人?

本傑明皺了皺眉。

草原上的放牧人嗎?可是……萍水相逢的話,路過也就算了,為啥還會有話要說。

「我去看看吧。」懷著一肚子疑惑,本傑明點了點頭,這麼說道。

他跟在弗蘭克後面,走出帳篷。

只見南邊的不遠處,出現了一小群騎著馬的陌生人。 重生之毒妃當道 他們人數不多,大概也就二三十個人,有老有小。他們帶著殘破的行李,每個人的樣子都很狼狽,不像是放牧的,倒像是逃難的。

這群人停在那裡,用一種期待的目光朝這邊望過來,似乎很想靠近,但又不得不保持距離的感覺。

本傑明見狀,走了過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