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你能明白就好。要記住,遇事要像哥哥這般淡定。」 柳雲祁正教育著月兒,行進中的隊伍突然停止。

「恩,你能明白就好。要記住,遇事要像哥哥這般淡定。」 柳雲祁正教育著月兒,行進中的隊伍突然停止。

怔了一下,柳雲祁二人疑惑的向前望去,只見一位面容英俊的十五、六歲少年正一臉憤怒的擋在隊伍前方直勾勾的盯著柳雲祁。

這眼神看的柳雲祁心裡一陣發毛,他正是當日被柳雲祁騙走的慕斯。

畢竟自己曾經騙過他,柳雲祁語氣稍顯不足的問道「那個…你找我有事嗎?」

「你居然敢欺騙我?!你這懦夫!為了逃避和我的決鬥沒想到你竟然連自己的身份都不敢承認!你是不是男人?!」慕斯怒吼道。

此話一出,眾精靈頓時都議論紛紛、對柳雲祁指指點點了起來。

「連決鬥都不敢接受,居然還敢娶我們的月兒公主,這人族還真是臉皮厚啊~」

「可不是嗎?為了逃避戰鬥,連自己的身份都不敢承認,這得膽小到什麼地步?」

高台之上,曼傑夫看見慕斯的出現,臉上一陣詫異,而後似是想到了什麼般眼中頓時閃過了一抹喜色。

雪兒見慕斯居然擋住了娶親隊伍,她不由拉了拉精靈女王的衣袖道「母親,你看這慕斯是要做什麼啊?」

「大概是要找雲祁決鬥吧。」精靈女王道。

大長老一拍椅子站了起來,怒哼了一聲「哼!這小子是越來越不像話了!來人!去把他給我抓起來!」

大長老話語剛落,便有精靈要往那邊走去。

「慢!」精靈女王卻抬手阻止了他。

大長老和在場的眾人都不禁疑惑的望向精靈女王。

大長老疑惑道「女王大人,您這是?」

「雖然雲祁他對月兒不錯,月兒也一直說他有多麼厲害。可是,沒有親眼見過,這心裡終究有些不踏實,現在正是個不錯的機會,我倒要看看他的本事能有多大。」精靈女王道。

「可是,女王大人,慕斯這小子他出手不知輕重的,萬一傷了那小子破壞了您的計劃,那可就罪過了啊~」大長老道。

「計劃?」

眼中閃過了一抹疑惑,雪兒道「對啊~母親,姐夫他雖然厲害,可是慕斯畢竟是我們族中的天才,您說他要是打傷了姐夫,那這婚禮還怎麼進行啊?」

「不用擔心,那小子怎麼說也是個武將實力,雖然和慕斯的差距有一些,但差距也不是很大,所以傷也不會傷到哪去,我們只要在關鍵時刻制止他們就好。」精靈女王道。

「可是…」雪兒仍舊有些不放心,還想再說些什麼。

精靈女王卻抬手阻止道「不用再說了,我已經決定了。」

聽著眾精靈們的陣陣議論,柳雲祁又看了眼遠處高台之上的精靈女王,發現她並沒有派人制止意思,嘴角頓時勾起了一抹微笑「你知道我那天為什麼不接受你的決鬥嗎?」

「因為你的懦弱。」慕斯怒聲道。

柳雲祁嘴角的笑意更甚,道「因為你根本就不值得我出手,我連和你動手的慾望都沒有。」

「噗~哈哈哈哈~這人族還真會吹牛啊!」

「就是就是,害怕就害怕唄,還找什麼借口啊~」

眾將精靈頓時忍不住哈哈大笑了起來。

「你說什麼?!」慕斯握緊了拳頭,身體止不住的顫抖了起來。

「你沒聽錯,就是你聽到的那樣!」柳雲祁斜眼說道。

「雲祁哥哥~你不是說要忍耐嗎?怎麼剛說你完就和別人吵起來了呢?」月兒拉了拉柳雲祁的衣袖不解道。

柳雲祁轉頭看向月兒,道「月兒啊~,今天哥哥再教你一句話,當別人非要找你麻煩的時候,那繼續容忍下去只會令他的氣焰更囂張。有些人既然不要臉面,那我們又何必給他臉面呢?況且,你母親就在那看著呢~」

「我母親?」月兒不由抬眼看了精靈女王一眼疑惑道「這跟我母親又有什麼關係啊?」

「你不覺得奇怪嗎?你的婚禮上有人搗亂,她居然還不聞不問的?她最最起碼都要派人把搗亂的人清走吧?可是她沒有,這還不能說明問題嗎?」柳雲祁道。

「可是母親她為什麼要這麼做啊?她不是都答應我們的親事了嗎?」月兒仍舊疑惑不解。

「他可能想知道以我的實力夠不夠格娶她的掌上明珠吧。」柳雲祁道。

「啊?那雲祁哥哥你有把握勝那個慕斯嗎?我可是聽說他都已經達到武將高階了啊~」月兒擔憂道。

「放心吧,我是不會讓你失望的。」柳雲祁柔聲道。

「小子!我要和你決鬥!」慕斯見柳雲祁居然旁若無人的在和月兒在聊天,頓時氣的全身一陣發抖。

「對不起,今天沒空。」柳雲祁斜眼看著他道。

「你要是怕了可以認輸!」慕斯冷笑了起來,譏諷道。

「怕?」

嘴角輕輕勾起了一抹弧度,柳雲祁突然就禁止在了原地。

慕斯一臉的不屑,正想說話,突然,他感覺自己的肩膀被人拍了一下。

猛地轉身望過去,柳雲祁突然出現在了他的身後,溫笑著看著他「我會怕你?你沒發燒吧?」

「殘影?!」慕斯頓時驚愕當場。

話語未落,慕斯感覺到自己的肩膀再次被人拍了一下,柳雲祁的聲音再次在他身後響起「不要以為別人叫你天才,那你就是天才。」

慕斯連忙再次轉身望去,柳雲祁的殘影正緩緩消失在空氣之中,還來不及驚駭,柳雲祁的聲音再次在他身後響起「聽過一句話沒?一山還有一山高。」

話音還未落下慕斯便快速的轉身向身後望去,柳雲祁的殘影卻再次消散在空氣中。

他正警惕著柳雲祁下一次出現的地方,柳雲祁的聲音卻從他身後不遠處響起「這世界上的高手不知凡幾,被人叫了幾天天才你就抖起來了?我勸你做人還是低調點~,就像我一樣,否則哪天栽了更頭可是要命的。」

慕斯猛然轉身望去,只見柳雲祁正臉帶微笑的望著他。

頓時,慕斯怔在了原地,他在這精靈森林之中縱橫多年,還從來沒有遇到過這種情況。

他居然連對手的行蹤都把握不住,雖然第一次是他未曾警覺,可是第二次第三次在有警惕的情況下,居然還是無法捕捉到柳雲祁的動向,這讓他心中驚駭異常。

速度快成這樣,那他的實力該有多強?

柳雲祁的這一手,頓時也是讓圍觀的精靈們一陣目瞪口呆。

「這…沒想到這小子小小年紀,實力居然這麼強?!他到底是怎麼修鍊的?」

「既然他有這種實力,那他為什麼還要逃避和慕斯的決鬥?!」

「可能他真的只是不屑於與慕斯交手吧,沒看到他的這一連串動作慕斯連反應都來不及嗎?」

高台之上,雪兒一臉驚喜「哇!姐夫好厲害啊!居然連慕斯都被他嚇到了,咦?為什麼姐夫在和曼傑夫打的時候我就沒有見到姐夫的速度有這麼快呢?難道他隱藏了實力?」

聽著雪兒驚喜的話語,精靈女王眼中頓時閃過了一絲異色,她臉含微笑的點了點頭「喔?沒想到這小子居然還有這一手,那這麼看來慕斯,還真不一定是他的對手啊。」

聽著女王的定論,曼傑夫不由握緊拳頭咬牙切齒了起來。

「這…這小子到底是怎麼回事?這速度怎麼能這麼快?這比一般的武王都綽綽有餘啊~」大長老驚駭道。

「這小子的速度這麼快,難道他身上有那稀缺的身法功法?」三長老皺眉道。

「你們就不用再猜了,這小子是風屬性體質,速度比一般人快也是可以理解的。」精靈女王道。

「風屬性?就算是風屬性,速度也不該這麼快啊?」二長老道。

「不,我們都沒有真正見過全屬性體質,也許它就是有這麼厲害也不一定。」六長老道。

高台下,迎親隊伍前

慕斯拳頭緊握,鋼牙緊咬,他心裡雖然認同柳雲祁所說的話,但是心中的高傲依舊無法令他低頭,他咬牙認真的說道「雖然我承認你的速度很快,但是速度快不等於實力強。」

「哦吼?是嗎?然而我今天依然沒空陪你玩耍,請你讓開好嗎?」柳雲祁道。

「今天,要麼,你把我打趴下!要麼,我把你打趴下!」慕斯不留餘地道。

「是嗎?」

柳雲祁的嘴角輕輕的勾起了一絲弧度,再次靜止在了原地。

怔了一下,慕斯的眼瞳暮然收縮,他連忙抬手就要護住胸口。

然而,就在他抬手的一瞬間,柳雲祁突然出現在了他面前笑道「那你就給我趴下吧。」

「砰」

一聲悶響,柳雲祁一掌印在了慕斯的胸口,慕斯悶哼了一聲,雙腳瞬間離地就要向著後方倒飛出去。

然而,他還沒來的及飛出柳雲祁就再次一拳打到了他的肚子上,慕斯頓時扭曲著臉倒飛了出五米開外重重的砸在了地上激起了一片塵土。

柳雲祁背負著雙手站在原地看著遠處的慕斯,微微一笑「今天我再告訴你一句話,天下武功唯快不破。速度快不等於實力強?可笑。」

說完,柳雲祁轉身便往回走去。

「你~!你!卑鄙!決鬥你居然搞偷襲!」慕斯抹去了嘴角的一絲鮮血顫顫巍巍的從地上爬了起來怒吼道。

「我答應過和你決鬥了嗎?今天是我的大喜之日,你認為我有那個閑心和你決鬥嗎?卑鄙?我這是在教你做人,這世界上有哪個敵人會等你準備好了再動手?我要是你的敵人,你早就死一百遍了,可笑。」柳雲祁頭也不回的走向了迎親隊伍,不屑道。 「哇!雲祁哥哥你太厲害了!連我們精靈族號稱百年難遇的天才都贏不了哥哥,你好厲害啊!」月兒抱住了剛剛回到迎親隊伍之中的柳雲祁的手臂一臉崇拜道。

「其實我贏的並不容易,我從一開始就已經盡全力了。要不是這小子太過小瞧我的話,我是不可能這麼輕易取勝的。」柳雲祁搖頭道。

「嘻嘻~,我不管,贏了就是贏了。哇!我的雲祁哥哥好厲害啊!嘿嘿!這下族中的那些姐姐們該羨慕月兒找到了一個好丈夫了~,嘿嘿,月兒好幸福啊~」月兒把腦袋靠在柳雲祁的手臂之上一臉幸福的說道。

看著月兒臉上的笑容,柳雲祁笑著搖了搖頭高聲喊道道「好了,路障已經清除了,我們繼續走吧。」

頓時,所有人都被柳雲祁驚醒,鼓樂聲再次響起,停下沒多久的迎親隊伍再次向著高台走了過去。

看著隊伍中與月兒親昵無比的柳雲祁,慕斯握緊了拳頭瞪著雙眼死盯著他不放。

然而,盯了良久卻發現柳雲祁連正眼都沒有看他一眼,他那目中無人的模樣也把慕斯那顆高傲的心徹底擊成了粉碎。

看著越走越遠的柳雲祁,他的心久久不能平靜下來。

慕斯不得不承認柳雲祁是對的,他沉浸在天才這個稱號之中太久了,使得他越來越目中無人,他甚至都快以為在這世界上不會有人能打敗自己。

他幾次想要拔出腰間的長劍追上隊伍,可是又幾次把手放下。

重重的一甩握緊的拳頭,他冷哼了一聲,轉身便向著別處走去。

看著轉身離去的慕斯,人群再次爆發出了一陣陣的議論。

「喂!你剛剛看到沒?慕斯居然連他一招都擋不住!天哪!這個人族到底是有多厲害啊?!」

「厲害個屁啊?你們沒看到那小子是偷襲慕斯的嗎?要不是這樣他怎麼可能會是慕斯的對手?」

「偷襲?什麼叫偷襲?人家可並沒有答應和慕斯決鬥,我們可都是親耳聽到的。既然他沒答應,那贏了就是贏了。我看你啊,還不如一個十歲孩童明白事理,要是真正的敵人誰管你那麼多,只要能夠殺死你,誰管你卑不卑鄙的?」

「切~還以為慕斯能有多厲害呢,沒想到也不過如此,連一個十歲孩童的一招都接不住。」

「我現在能夠明白女王大人為什麼要把月兒公主嫁給他了,兩人真心相愛姑且不論,就憑他所表現出來的潛力就足夠令人心動了。如此天賦之才要是錯過了那可是我們精靈族的損失啊~」

迎親隊伍之中,柳雲祁眼角瞥見慕斯轉身離去,他嘴角不由的輕輕勾起一抹弧度,喃喃自語道「還算你有點腦子。」

高台之上

雪兒也是一臉的崇拜,看著迎親隊伍中依舊顯得淡定的柳雲祁,眼中閃過了一絲不易察覺的愛慕「哇!姐夫好厲害啊!居然能夠一招解決了慕斯!看來姐夫並沒有說謊啊!這種實力完全有可能擊潰蒼鷹族群啊!」

曼傑夫見柳雲祁居然真的能贏,臉色頓時無比的陰沉,拳頭握的緊緊的,不由的冷哼出聲。

精靈女王嘴角勾起一絲弧度,心中閃過一絲明悟,道「這小子是做給我看的。」

「砰!」

前一刻還在精靈女王面前說害怕自己孫子把柳雲祁打傷,現在輸的反而是慕斯,這讓大長老覺的自己沒了臉面。

大長老被氣的是一陣面紅耳赤,惱怒的拍斷了椅子的扶手怒瞪著柳雲祁道「居然偷襲!這真是太卑鄙了!」

「大長老,你這話就說的不對了,他們又不是決鬥,何談卑鄙之說?」二長老道。

「就是,自己技不如人怪的了誰?」三長老道。

「三長老!你說什麼?!什麼叫技不如人?!慕斯的實力大家有目共睹,要不是這小子偷襲,慕斯會輸嗎?!」大長老惱怒道。

「輸了就是輸了,何必找什麼借口?輸一次也好,總比太過目中無人以後到外面丟了性命強。」五長老道。

「五長老!你又是什麼意思?!什麼叫目中無人?!你有資格說慕斯目中無人嗎?要說到目中無人,你孫子可是典範,你還是先管好你自己的孫子再說吧!」大長老道。

「大長老!你這是說的什麼話?!我並不是故意針對你!我這也是為你好啊!不就是輸了一場嗎?你至於這樣嗎?你也不想想,這個世界上又有誰是長勝不敗的?輸在這裡總比輸在外面丟了性命強,這點道理你都不懂嗎?」五長老也是有了些怒氣,冷哼道。

「要說也輪不到你來說!」大長老道。

「你…」五長老剛要發怒,精靈女王一拍椅子扶手道「好了!都別吵了!大長老,剋制一點,不過就是輸了一場而已,至於發這麼大火嗎?」

「可是,女王陛下,這小子他偷襲啊~」大長老依舊不甘道。

「偷襲?大長老,你也活了這麼長時間了,什麼樣的敵人你沒見過?不管是你還是你的敵人,你們在戰鬥之中可有想過卑鄙二字?在真正的生死之戰中如果講究這些,那麼你還能活到今天?」精靈女王道。

「可是,女王陛下,這並不是生死之戰,他們可是在決鬥啊~」大長老道。

「大長老,他們剛剛那樣子是在決鬥嗎?」精靈女王冷眼說道。

大長老一時語塞,他冷哼了一聲,坐回了坐位上便不再說話。

這時,久久未曾開口說話的六長老看了眼柳雲祁,疑惑道「女王大人,剛剛雪兒公主說他擊潰了一支蒼鷹部落族群,請問,這是這麼回事?」

六長老的話頓時引起了眾位長老的注意,他們紛紛好奇的望向精靈女王想知道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眾位長老可還記得我幾天前送到倉庫的那匹金翼蒼鷹屍體?」精靈女王問道。

「這當然記得,女王陛下,這之間有什麼聯繫嗎?」二長老疑惑道。

「據月兒的描述,那批蒼鷹屍體全都是雲祁的傑作。」精靈女王道。

「什麼?!您是說那幾十具蒼鷹屍體全都是他殺的?!」五長老頓時不敢置信的望向了柳雲祁,臉上滿是驚駭之色。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