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應該錯不了,算算時間救援也該到了。這位雖說已經離開學校了,但怎麼說也當過幾十年的導師長,對學校還是有感情的。」

「應該錯不了,算算時間救援也該到了。這位雖說已經離開學校了,但怎麼說也當過幾十年的導師長,對學校還是有感情的。」

且不提導師們在戰鬥閑暇的小聲議論,那幾十隻螳螂飛上屋頂后,就無聲無息的,一丁點戰鬥的聲音都沒傳過來,泥牛入海般聲息全無,這下子,紅鑽螳螂也謊了,它帶著小弟們飛快地撤退,想要離開教學樓。

導師們當然不會放過這個好機會,雖然一個個元力消耗過大,頭昏眼huā手腳發麻的,但依然強忍疲勞,釋放出各種術法來阻擊撤退的螳螂。

但這群螳螂對他們不管不顧,只是一mén心思地撤退,丟下十幾具蟲屍后,還是成功通過窗戶撤退到教學樓外。

導師們連忙扒著窗戶往外看,只見數百隻鑽石螳螂,在天空中飛快地竄來竄去,把一團淡綠sè的光芒圍在了中間,有十幾隻身上有紅斑的鑽石螳螂圍著淡綠sè光芒不斷地揮動刀臂。1(1)還有兩隻全身殷紅如血,七八米高的紅鑽螳螂,化作兩道rou眼難辨的紅sè殘影,以一種可怕的速度展開了進攻。

但那團淡綠sè的光芒罩,就像沐浴在狂風驟雨里的頑石一樣,根本一絲一毫晃動的樣子都沒有,數百隻鑽石螳螂輪番上陣,無休止的進攻,好像就連撓痒痒都算不上。

這一幕更確定了導師們的判斷,這二十幾位幾乎個個身上帶傷的導師都ji動驚喜地看著那團淡綠sè光芒,學生們聽不到mén外的動靜,也開始小心翼翼地走了出來,大傢伙沉默著逐漸聚到窗前,看著天空中那駭人的螳螂群。

「這些蟲子都來齊了嗎?」從淡綠sè光罩里,突然飄出了一個威嚴的中年男子聲音,語氣里滿是不耐煩,森冷的殺意幾乎凝成了寒霜,讓教學樓里聽到這話的惡魔齊齊身上一僵。

「教學樓里已經沒有蟲子了,布隆先生,您可放心出手了。」老學究模樣的角魔老頭,恭聲叫道,他聲音雖不大,但穿透力極強。

「很好,你們定要保護好學生!」從淡綠sè光罩里再出傳出一道聲音,接著,淡綠sè的光球猛地爆炸開,無數綠sè的熒光顆粒,如雪huā一般從天而降。

無數綠sè顆粒落到了螳螂身上,竟生長成一隻只綠sè的藤蔓,紮根在螳螂身上,根須破開了堅硬的表皮,深深嵌入血rou里,瘋狂汲取著螳螂身體的養分,很快,一隻只鑽石螳螂就身軀萎縮,全身爬滿了藤蔓,如下餃子般一隻只跌落在地面上,

很快,天空中只剩下十幾隻身上有紅斑的螳螂,它們身上的紅斑分泌出莫名的氣味,那些綠sè的熒光粒子無法寄生在它們體表,而兩隻紅鑽螳螂,則絲毫沒受到影響,依然瘋狂地進攻著。

「找死!」一聲怒喝響徹天空。

大家就看到,一道綠影和兩道紅影在半空中略一糾纏,就看到其中一道紅影跌跌撞撞地落到地面上,嘭的一聲砸出了好大一個深坑,另一道紅影絲毫不理會半空中僅剩的十幾個小弟,瘋狂地往天邊飛遁而去,而那道綠影也沒有理會逃遁的紅鑽螳螂,揮手就有無數藤蔓從滿地螳螂屍體上飛舞出,組成了藤蔓的海洋,拉扯著天空中來不及逃脫的十幾隻紅斑螳螂,很快無數藤蔓就把這十幾隻螳螂牢牢捆綁了起來,死死壓在藤蔓海里。

「幸虧布隆先生及時趕到。」老學究角魔整了整衣領,感ji地過去見禮,但天上那道綠影並沒有答話,只是對著他輕輕點了點頭,就慢慢降落在無數藤蔓之上,教學樓前的空地上,已經變成了藤蔓的海洋,裡面可埋葬著一百多隻群星境魔獸的屍體。

豪門蜜愛:首席的盛寵新娘 隨著布隆降落下來,他腳底下的藤蔓一陣扭動翻滾,把幾隻冰雕翻了出來,正是那幾隻被冰封的傀儡屍。

穿著淡綠sè法師長袍,頭上長著一對鹿角的布隆先生,面sè有些難看了,他敲開了冰層,仔細看著屍身上一層腐臭的水晶sè。

他長著淡綠sè鱗片的手指對著那屍體輕輕一彈,一個綠sè的顆粒從指縫裡飛入,落到了屍體身上,而後生長成了一隻半指長的青sè藤蔓,鑽入了屍體內。

導師和學生們大氣都不敢出,目不轉睛地看著布隆先生的動作,有不少nv學生害怕屍體,用手捂著眼睛,但還是忍不住從指縫裡偷看,布隆先生三下五除二地解決了百多隻鑽石螳螂,表現出的強悍幾乎征服了所有學生的心。

很快,冰封著的屍體一陣顫動,冰屑和水晶sè的屍屑碎了一地,屍體的xiong口猛地凸出了一大片,一隻細長的藤蔓綁住只小蟲,破開屍身的xiong口鑽了出來。

「這是什麼東西?」布隆先生的手掌間多了一片樹葉,包裹住水晶屍衣蟲,一臉嚴肅地看著這隻水晶工藝品般的小蟲子。

導師們也好奇地抬頭看了過去,布隆先生自己看不出這蟲子的跟腳,倒也沒什麼不好意思的,用樹葉包住蟲子后,傳給了幾個導師,想讓他們看看能不能認出這蟲子的種類。

導師們互相傳看著,但一個個都只是搖頭,誰也不認識這種上古異蟲,學生們也好奇地圍住導師看了又看,凱瑟琳也不例外。

這少nv看到蟲子,心裡卻有種十分異樣的感覺,一種莫名的衝動在心田裡翻滾,她總覺得這蟲子有些眼熟,但細細回想起來,還真未曾見過,有話卡在喉嚨里,想說又說不出口,分外難受。

「看這蟲子,真漂亮!跟水晶似的,以前從沒見過。」

不時傳來同學們小聲的議論聲,凱瑟琳心不在焉地聽著,眼中卻總是晃悠著這蟲子的影子。

「水晶屍衣蟲。」凱瑟琳的眼中一陣恍惚,嘴chun一動,竟莫名奇妙地吐出這幾個字來,話剛出口,就連她自己都嚇了一跳。

布隆先生動了動耳朵,詫異地看了眼凱瑟琳,雖然少nv的聲音近乎自言自語,旁邊的同學都不一定聽到,但卻瞞不住布隆這位完成rou身超脫的強者。

「水晶屍衣蟲?這蟲子是叫這名字嗎?沒想到這些學生里還有認識的,可能是在哪本古籍孤本上見過。」布隆想了想,覺得還是有必要搞清楚這蟲子的底細,他便微笑著對凱瑟琳招了招手。

凱瑟琳本來還在發獃,沒看到布隆先生的招手,但她身旁的同學可都看到了,當下就有人用胳膊肘捅了捅她,羨慕地往藤蔓上站著的布隆先生那裡努了努嘴。

凱瑟琳受寵若驚地抬頭睃了眼一身淡綠法袍的布隆,她雖說是第一次見到這位布隆先生,但也聽說過對方的名聲,那可是荊棘nv王的親傳弟子,擔任過學校的總導師長(注1),有『藤蔓編織者』之稱的巔峰六星惡魔。現在一直負責處理荊棘塔的庶務,是荊棘nv王的左膀右臂,在通靈城的地位是僅次於惡魔領主的。

凱瑟琳還沒意識到布隆先生找自己的目的,她下意識地起身,小步跑了過去。

布隆掃了眼恭敬行禮的凱瑟琳,覺得這丫頭倒也禮貌周全,微微點了點頭后,便問起了水晶屍衣蟲的事情。

凱瑟琳心裡暗暗叫苦,也不知道剛才怎麼搞的,鬼使神差地,腦子裡就多了這些字眼,還莫名其妙地脫口而出,被布隆先生聽到了,這要讓她說出個所以然來,還真是強人所難了。

沒辦法,凱瑟琳只好紅著臉,把事實一五一十地告訴給布隆先生。說到最後,布隆先生已經是面sè古怪地看著凱瑟琳,他當然能輕易分辨出凱瑟琳不是在撒謊,這種事情雖然看起來古怪,但並不是不可能的,布隆心裡隱隱有了猜想,正準備詳細問凱瑟琳,面sè卻突然一僵,旋即把目光投向一旁的空地上。

「是誰?」布隆先生一臉肅然,直起身看著那片空地說道。

雖然大傢伙都沒看出什麼不妥,但幾乎同時相信了布隆先生的判斷,導師們飛快地把學生護在中央,一個個如臨大敵地站在藤蔓海上。 .「不用這麼緊張吧!我只是來找惡魔的。」夏爾不得不解除了隱形狀態,一臉無奈地出現在一片空地上。

大傢伙看到出現的是一個模樣俊美的小正太,一個個都鬆了口氣,不是魔獸就好,他們算是被那些螳螂給嚇怕了。

但布隆卻沒有鬆口氣的樣子,他的面sè越發嚴肅了,死盯著夏爾看了又看,最後長舒了口氣,臉上多了一絲恭敬,微微躬身問道:「這位前輩很面生,不知出身何處?」

夏爾心中一驚,知道這傢伙是看出自己的底細了,當下深深看了眼布隆,隱隱察覺出了對方超脫境的實力,暗暗點了點頭,有這等實力,難怪可以看出自己的身份。

黃金元器器靈的地位,雖說比不上惡魔領主,但也比這些超脫境惡魔要高上不少,被布隆叫一聲前輩,他倒是坦然接受了,一臉淡定地說道:「我來找凱瑟琳.莫卡維,有幾句話要和她說。」

「凱瑟琳.莫卡維!?」布隆先生愣了一下,他掃視了一圈學生,最終把目光停滯在滿臉驚訝的凱瑟琳身上。

「你就是凱瑟琳.莫卡維,真是莫卡維家族的成員?」布隆忍不住問了問,凱瑟琳雖然有黑sè如夜的眼眸,卻沒有暗夜角和黑sè皮膚,看起來實在不像是夜魔大族莫卡維家族的成員。

人群里有知道凱瑟琳底細的,嫉妒少nv得了布隆先生的青眼,不屑地小聲嗤笑道:「雜種妞!」

聽到人群里傳來的聲音,面對布隆先生審視的眼光,被藤蔓海下數百雙或鄙視,或探究,或好奇,或輕蔑的眼神盯著,凱瑟琳面sè蒼白,緊咬著嘴chun,險些落下淚來。

再怎麼堅強也只是個少nv,大庭廣眾地被揭了傷疤,眾目睽睽之下,沒當場崩潰已經算她xing格堅忍了。

夏爾卻知道這丫頭對蒼伊的重要xing,不忍心讓她受辱,大聲對布隆說道:「我有些事情要尋她好好說說,我要帶她離開幾分鐘。」

「前輩要召見是這孩子的榮幸,但現在情況特殊,我還要急著安頓這些學生,沒法多做停留。所以去不去,還要看這孩子自己的意思,誰也強求不得。」布隆微微躬身,婉言說道。這些學生都急著安置呢,不可能等著凱瑟琳一個,要是凱瑟琳選擇跟夏爾走了,那就沒法跟大部隊一起行動了,危險程度無疑高了許多。

「這位前輩,我好像不認識你。」凱瑟琳雖然看不出這小正太的底細,但布隆先生都這麼尊敬了,自己不敢拿大,強忍住心裡的難受,小聲地問道。

「我是求你救命去的」夏爾和凱瑟琳對視了一眼,就把蒼伊遇險的事情挑重點告訴了凱瑟琳,當然,這種jing神力傳遞信息的手段,就算是布隆都竊聽不到。

凱瑟琳疑huo地看了看夏爾,又看了看布隆先生,心中有些猶豫,她倒不是不想去幫蒼伊,就怕被騙了耽誤了撤退。但仔細一想,自己又不是什麼重要人物,不過是家族裡一個不受待見的hun血兒,父親都死了十幾年了,孤兒寡母相依為命,又有誰會算計自己呢?更何況就連布隆先生都稱他為前輩,怎麼會放下身段欺騙自己一個小丫頭。這樣想來,蒼伊的事應該是真的了,他真的需要自己的幫助。

雖然只認識一天而已,但蒼伊卻在凱瑟琳心裡留下了深深的印象,她不得不承認,這個俊美,神秘少年的影子,不知不覺已經深深刻在了自己心裡,她已經把他看成了自己的朋友。

「帶我去。」凱瑟琳堅定地直視著夏爾,朋友有難,怎能不去支援,至於蒼伊許諾的重報,倒是被凱瑟琳拋在了腦後。

「你可要想好,一旦離開了,我們可不會等你,安全問題可就自己負責了。」布隆好心提醒凱瑟琳。

「怎麼?有我護著,你還擔心你的學生會出事?」夏爾聽了布隆的話,卻是生氣了,難道跟著你沒事,跟著我就有安全問題了不成?

布隆被夏爾這陣搶白,面sè有些難看,卻是不敢多說什麼了,他看出了夏爾的底細,但並不知曉夏爾的身份,生怕得罪了哪位領主,自然對小正太深感忌憚,他對凱瑟琳揮了揮手,就轉身離開了這裡,帶領著導師和學生們快速地撤退而去。

凱瑟琳有些忐忑地看著大家飛快撤退的身影,轉頭看了看一臉肅然的小正太,心裡還是有些忐忑。

少nv雖然懂得掩飾內心,但怎麼瞞得住夏爾,她心中的忐忑早被一眼看穿,小正太很,他和腹黑yin沉男蒼伊呆久了,早被那小子看不出絲毫內心情緒的面具臉給搞得十分痛苦,這被他一眼看穿的簡單少nv,倒是讓他找回了些成就感。

「放心好了,我夏爾還不至於誆騙一個小丫頭,我帶你去見蒼伊那小子,他見到你一定很。」夏爾拉住凱瑟琳的胳膊,直接往橡樹林里跑去。

林子里現在可不安全,有不少傀儡屍在橡樹之間晃悠著,不過,在夏爾的jing神力探查下,帶著凱瑟琳小心地繞過一隻只傀儡屍,躲開了三兩成群的鑽石螳螂,有驚無險地回到了蒼伊的身軀躺著的樹下。

凱瑟琳被沿途遇到了一具具噁心的屍體嚇到了,少nv一見夏爾停了下來,就靠著附近的一顆大樹,對著樹下的一塊石頭狂吐不止。

夏爾面sè古怪地看著那塊布滿了嘔吐物的石頭,嘴角默默地chou搐了一下,往後拉了拉凱瑟琳,對她指了指腳邊的大石頭。

凱瑟琳吐了一會兒就感覺好多了,順著夏爾的手指往腳邊一看,只見腳邊的那塊大石頭上ji起了一圈圈bo紋,旋即變化成綠sè的霧氣,猛地濃縮了起來,被吸入了一隻木質小球里,小球上全是嘔吐物,黏糊糊的十分噁心,綠霧散去后,蒼伊皮膚髮綠的身體就斜靠在大樹上,顯現在了凱瑟琳面前,凱瑟琳看到蒼伊穿著的熟悉的羽甲,先是鬆了口氣,而後就看到一臉泛綠的蒼伊,心中不由得一驚。

「怎麼這麼慢?剛才過去了幾隻螳螂,我才不得不用了通靈球,還怕你找不迴路了。」蒼伊抱怨的聲音響起,把正觀察蒼伊狀況的凱瑟琳嚇了一跳,少nv吃驚地看到,一個略顯黯淡的光球從蒼伊身體的額心飛出,而後在空中一陣扭曲,變化成了一個黑眸黑髮的青年,相貌普通,穿著一件氣質飄渺的六彩長袍,但身形卻有些虛幻,正一臉笑容地看著自己。

「我可把凱瑟琳給你帶回來了,具體的情況你自己告訴她,記住,一定要是自願的,bi迫是沒用的。」夏爾肅聲對蒼伊說道。

「放心好了,要是凱瑟琳不答應,我也絕不會強迫的。」蒼伊十分鄭重地點了點頭,這讓凱瑟琳更加糊塗了,看向蒼伊就多了幾分戒備。

蒼伊看出了少nv的戒備,他現在的模樣是前世的平凡宅男,和今世的樣子可是一點相像之處都沒有,也難怪凱瑟琳起疑心了。

「**暫時壞了,我只能靈魂出竅和你見面,凱瑟琳,你忘了自己還欠我一副畫嗎?還有,這張卡還要還給你,你的學生證還在金卡卡手裡呢。」蒼伊把臨時通行證丟給了凱瑟琳,笑著說道。

凱瑟琳緊繃的肌rou放鬆了下來,沒錯,蒼伊說的這兩樣都是他們獨自相處時發生的,雖然有些不理解靈魂出竅的含義,但凱瑟琳還是選擇了相信。

「我只需要握住這法杖就可以了嗎?」凱瑟琳好奇地看著夏爾遞給她的審判之仗,如今的審判之仗收斂了光華,看起來只是一個造型別緻的長木杖而已,凱瑟琳是怎麼也想不到,自己面前的這個法杖就是傳說中的審判之仗。

這丫頭毫不客氣地把審判之仗握在手裡,好奇地mo了mo上面細密的紋飾,剛想說些什麼,手裡的法杖猛地綻放出刺目的金sè光輝,杖體竟開始咕嚕咕嚕地冒起淡金sè的火焰,這火焰繞在凱瑟琳的手掌旁,嚇得少nv幾乎要把手裡的法杖給丟出去,但這法杖卻好像一直黏在手心,怎麼也甩不掉。

「放心,這是心靈之火,沒有溫度的,傷不了你。」蒼伊在一旁小聲安慰著凱瑟琳。

「接下來我該怎麼做。」凱瑟琳安下心來,深吸了口氣,扭頭問蒼伊道。

隨著她的心堅定下來,法杖上淡金sè的心靈之火越發濃郁了起來,蒼伊並不答話,只是對著夏爾輕輕點了點頭,小正太會意地對著審判之仗輕輕一指,一縷純金sè的火huā從杖體跳了出來,落入小正太的手心裡,他彎腰就把這火huā給放在了蒼伊rou身的額頭上,火huā一下子沒入額心,鑽入了體內消失不見。

夏爾的眉頭微不可察地皺了皺,對蒼伊遞了個眼sè,這小子眉máo一挑,以一副漫不經心的語氣對緊張的凱瑟琳說道:「放鬆點凱瑟琳,想想你的理想,告訴我,你畢業后準備做什麼?」

人一想到未來和理想,心就變得堅定了起來,特別是凱瑟琳這種遭遇的惡魔。她沒注意到,手中的審判之仗上,火焰越來越深,最終變成了金黃sè,一朵朵的火焰huā在法杖上盛開著。

「我想成為一位受人景仰的法師,能守護自己和親人,給我媽媽帶來榮耀和富貴。」凱瑟琳的語氣淡淡的,但滿是堅定,眼中閃爍出光芒來,心智之堅,輻shè出的正面jing神力量一下子讓杖體的火焰迸shè了好幾米高,就連蒼伊都嚇了一跳。 ~日期:~11月04日~

「這丫頭是能成事的。*..**」夏爾駭然地看著審判之仗上燃起的熊熊烈火,忍不住對蒼伊傳音道,「就在剛才,她的心靈堅如鑽石,迸射出的正面心靈力量,能凝結出十幾朵審判之火來。」

神能大風暴 「審判之火來自心靈的力量,而心力的消耗其實是最傷的,現在凱瑟琳還沒什麼感覺,一會就會很難受的,想必要修養一段時間才能復原。」蒼伊看著一臉堅定的凱瑟琳,心中又敬又憐,對夏爾傳音道,「她也算是我的救命恩人了,這恩情不能不報,你看我給她什麼東西好。」

「你小子可有不少好東西,但要我說,這恩情暫且記下,別給這丫頭多好的答謝,她還是個未成年的學生,現在兵荒馬亂的,未必守得住你給她的好東西。」夏爾微微頷首,傳音道,他一邊說著話,手底的動作也不停,不斷把手伸入審判之仗表面的火焰里,從中采出一朵朵金黃色的火花,彈入蒼伊的額心。

隨著審判之火進入體內,蒼伊也趕緊把靈魂體沉入肉身中,配合一朵朵審判之火,開始努力和血管里流淌的液態虛空力量進行聯繫,而同時,一絲絲詭異的綠色液體,從蒼伊的耳朵和鼻孔里不斷流出,如腐爛的樹根般腥臭難聞,蒼伊見狀,不由得一喜,這是詛咒的力量開始排出體外了。

「審判之火又稱凈化之火,最擅長對付詛咒了,但想要解除專家級的詛咒,單單審判之火是絕對不夠的,不過,因為你的體質問題,其實詛咒並不算成功

。有審判之火的幫助,足夠驅逐詛咒了。」夏爾也看到了蒼伊身體的變化,對此很是滿意。

……..十分鐘后……

通靈城內,一座小山的山頂,薩芬女士帶著潔白的面紗,遮住了蒼老的臉龐,正安安穩穩地坐在山頂的一塊石頭上,在她身後,那角魔壯漢依舊恭敬地立著,壯漢的手裡則托著一個銀白色的盒子,裡面裝滿了艷紅如血的紅鑽石,每一顆都有鴿子蛋大小,上面刻滿了密密麻麻的細小符文,發出了淡紅色的微光。

突然,從盒子里傳來了一聲清脆的噼啪聲,好像有什麼東西裂開似地,角魔壯漢面色微變,躬身道:「稟告魔主,三十七號死了。」

「三十七號?一個排名這麼靠後的廢物,死就死了,倒也給別人騰騰位置。」薩芬女士的話還是淡淡的,晶白色的眼眸死死盯著不遠處天空中的議政廳。

「可是魔主,三十七號負責在通靈城學孝布蟲卵,就這麼死了,只怕對學校造成不了多大的破壞。(.._)」角魔壯漢遲疑了一下,還是開口道,「要不,我過去走一趟。」

「你真以為我想著去重點破壞學校?」薩芬女士斜瞥了眼身後的角魔壯漢,後者嚇了一跳,身子抖得跟篩糠一樣。

「愚蠢! 契約小萌妻 就連你都知曉學校的重要性,那幫官員們怎麼可能不去想著保全未來的棟樑!再加上那裡本就防禦森嚴,重點破壞學械在代價太大,不划算。」薩芬女士輕聲說道,「要不然我何必讓三十七號這個廢物去學校呢,本就是無所謂的一步閑棋罷了,只是沒想到那笨蛋連命都丟了,實在是枉費了這幾年的培養。」

薩芬女士的語氣越發寒了,她輕輕撫摸著手指上帶著的一枚枚鑽戒。面色卻陡然一變,站起身來,望向通靈城學校的方向。

「我的詛咒居然被破了!」薩芬女士喃喃自語,「居然被破了!這真是,真是…..」

「真是有趣呀!」微風拂過,吹起了薩芬女士的面紗。她蒼老的臉上露出一絲詭異莫測的微笑,眼中滿是瘮人的寒光。

……..

「有問題,這丫頭有問題!」夏爾看著已經累得昏迷過去的凱瑟琳,對蒼伊說道,在凱瑟琳手持審判之仗的十幾分鐘里,夏爾是和這丫頭密切地聯繫在一起的,對她身體的了解,可以說比凱瑟琳自己都要深得多。

「我也覺得有問題,她給我的感覺很不一般,但偏偏資質只是中等,除了性子很好外,沒什麼過人之處。」蒼伊活動了一下虛弱的肉身,把凱瑟琳抱在懷裡,一邊往前走著,一邊說道,「我總覺的這丫頭有些秘密藏著,或許她自己都不知道,改天一定要仔細盤查一下。」

「她母親是莫卡維家族的普通夜魔,但父親絕對是個了不得的人物。」夏爾目光一閃,說道,「她有著『御骨之體』,這種體制能操縱骨骼,十分詭異,要是專心修行白骨術法,現在或許都完成肉身超脫了。」

「這種體制不可能出現在夜魔身上,那就只能是來自凱瑟琳的父親了,我記得她告訴過我,她父親是刺骨族的惡魔,御骨之體就算在純血的刺骨惡魔里也是罕見的,但我不覺得她爸爸是什麼大人物,要是真是什麼了不得的人物,就算死了,憑著餘威,莫卡維家族也不敢這麼怠慢凱瑟琳母女,讓這丫頭心裡積了怨氣。」蒼伊搖頭道。

「你仔細看看,趁著這丫頭昏迷了,你仔細看看她的身體,就沒發現什麼嗎?」夏爾笑道。

「我可不是變態色狼,沒事用精神力掃描人家女孩子的身體。」蒼伊鄙視地瞥了眼夏爾,沒想到這小正太面上一團孩氣,卻這麼蔫壞。

夏爾被蒼伊看得莫名其妙,指著凱瑟琳的左手臂,對蒼伊努了努嘴。

「我倒要看看有什麼詭異之處,讓你這麼肯定凱瑟琳的父親是了不起的人物。」蒼伊鼓盪起恢復得差不多的神識,猛地掃入凱瑟琳的左手處,很快,蒼伊的身形一滯,不可思議地看了眼夏爾,後者則十分肯定地點了點頭,蒼伊才深吸了口氣,以一副看寶貝的發亮眼神看著凱瑟琳。

「這丫頭絕對是潛力股,我要趁她現在行情低迷,努力把她抓在手心裡。」蒼伊眼中的光芒閃了又閃,問夏爾道,「能查出來他父親是誰嗎?能製造傳承寶珠(注一)的惡魔,絕不是籍籍無名之輩。」

「你這小子滿腔功利心,還真是利益至上的傢伙,還有臉想激發審判之火!人家凱瑟琳好歹是你的救命恩人,現在就想著怎麼收為己用了。」夏爾忍不住憤憤吐槽道。

「話別說的這麼難聽嘛。」蒼伊訕訕地笑了笑,這的確是自己不厚道,但一切先考慮利益,也是自己的思維習慣,已經成定式了,哪是一時半會能改的。

「不說這些有的沒的了,你準備怎麼安置凱瑟琳,她的精神力消耗過大,也沒有你這種詭異的恢復手段,想要蘇醒怕是要用上幾天功夫了。」夏爾看著蒼伊懷裡,安然睡著的凱瑟琳,看著她細長的睫毛,柔軟的嘴唇,這器靈冰冷冷的心裡竟是一顫。

「又不是什麼絕色的女子,有必要看了又看嗎?」蒼伊打趣道,「我看你是受了傳承寶珠的影響,我聽說傳承寶珠上一般都有附帶魅力術之類的小法術,為了給傳承者更好的生存空間。」

「不是魅力術,是『靈魂牽引』,看來她老爹是極疼愛自家女兒,用這招防著別的強大靈魂奪舍自己女兒的肉身。」夏爾回過神來,沉吟了一下才說道,「靈魂體一旦侵入這丫頭體內,就會被牽引進入傳承寶珠內,裡面還不知道有多少手段呢。而且,我看這傳承寶珠已經開始碎裂了,凱瑟琳應該已經吸收了一些傳承信息,就是不知道她知曉了多少。」

「這麼說來,我倒有個一舉多得的好主意,反正亂世將至,也容不得凱瑟琳從容成長,雖說有些拔苗助長了,但有你我護持著,應該沒什麼大礙。」蒼伊想了想,說道,「我們乾脆幫他激發傳承寶珠,徹底吸收裡面的傳承力量,可以幫助凱瑟琳蘇醒。」

「有你我用精神力護持,引導,這丫頭應該能成功吸收他老爹留下的力量,但效果肯定不如慢慢吸收來的好,而且她現在靈魂衰弱,我怕經受不住嚎信息的洗禮,萬一變成了傻瓜白痴,你可就是恩將仇報的大罪人了。」夏爾有些的,說道。

「無妨,我有辦法護住她靈魂周全,而且,雖然這樣吸收的效果不如循序漸進,但也能吸納個七七八八,現在這世道要亂了,哪還有能讓凱瑟琳浪費幾年時間吸收傳承寶珠。」蒼伊下了決心,要幫少女省下幾年光陰,如今世道已亂,力量握在手裡才讓人心安,百鳥在林不如一鳥在手。

契約萌妻掌心寵 蒼伊找了個乾淨的橡樹,把凱瑟琳放在地面上,出手將四周徘徊的鑽石螳螂清理得乾乾淨淨,甚至還見到了一隻身上長了紅斑,足有三人高的大螳螂,堪比四星魔獸,揮舞刀臂偷襲蒼伊,卻被蒼伊反手瞬發一記四星級異次元放逐術,將其頭顱放逐到異次元,身首分離,死於非命。

將四周清理乾淨后,蒼伊和夏爾同時出手,浩瀚的精神力激發了凱瑟琳左手腕骨里鑲嵌的一個骨白色寶珠♀傳承寶珠本就有了裂口,絲絲信息潛移默化般滲入凱瑟琳的腦海,但此時卻遭了大刺激,被兩股領主境的精神力量衝擊,其內蘊含了一股不弱的精神力量,在量上甚至比蒼伊都要高,但境界卻遠遠比不得蒼伊和夏爾,如一隻待宰的肥豬,雖然體大,但卻擋不住被兩隻靈活的小蛇活活噬殺,蒼伊運起轉靈術,抹去精神力量上的一切意識烙印,將大半精神力量吞噬入靈魂。

這是真正的吞噬,蒼伊的境界足夠,將大半精神力化為己用,成了自己的東西,瞬間就將精神力的量提升了一半,得了莫大的好處。

傳承寶珠里的精神力被夏爾和蒼伊瓜分殆盡,這寶珠也就難以維持形體,散成了骨粉,融入凱瑟琳的血肉里。

根根骨刺從凱瑟琳的身體里竄出,瞬間將少女包裹了起來,化成了一個骨質的大蛹,蒼伊則盤腿坐在不遠處,面色紅潤,精神力量滲入凱瑟琳體內,幫助其歸納吸收傳承信息。

=============================分隔線=============================

傳承寶珠

擁有傳承信息,蘊含傳承力量的特殊道具,因為製造的過程太過痛苦,製造一顆都需要付出極大的代價,實力也會受到大損傷,通城強者臨終時才製造出來,留給自己疼愛的後代的寶貝。( ?橡樹下,凱瑟琳在骨蛹里完成蛻變,蒼伊和夏爾慢慢收回精神力量,生怕自己的氣息影響了最後的傳承,起身遠離了骨蛹,到一旁護法。–bxwx.org

「吸收了傳承寶珠后,凱瑟琳應該能突破群星境,再加上這個東西,就擁有一定的自保之力了。」蒼伊撫了撫自己手指上銀白色的空間戒指,從中拿出了一個巴掌大小的黑色小翅膀,無數複雜繁瑣的黑色符文在翅膀上閃爍,一層淡淡的黑色光暈環繞翅膀,給人種神聖莊嚴之感。

「很強的煉金道具!是專家級嗎?不,感覺好像更強,沒想到你還有這種好東西!」夏爾眼前一亮,從蒼伊手裡接過這小翅膀,仔細端詳了一番。

「你仔細看看,這可是我好不容易從艾西多拉手裡得來的大家級作品。」蒼伊炫耀式地笑了笑,「這是『夜遊神之翼』,艾西多拉告訴我,一個四星級黑暗法師,靠它可以抗衡一位六星強者,而且能輔助修鍊,翱翔天地,實在是黑暗系難得的寶貝。」

「這可是真的好東西,絕對能在拍賣會上賣出十萬金幣的高價,你真捨得給這丫頭?」夏爾難以置信地看了眼蒼伊,那懷疑的眼神讓蒼伊十分不爽。

「有什麼捨不得的,反正我也用不上,本來想日後送給愛娃或者赫拉用的,但她們現在實力太低。我想了想,還是給凱瑟琳用能發揮它的最大價值。」蒼伊說道,「艾西多拉可是有不少好東西的,我還選了一個『相位之靴』,一直捨不得穿呢。」

「既然你捨得用大家級道具報恩,我也沒話說,不過,這丫頭是個心氣高的,怕是不會接受這麼珍貴的東西。」夏爾略略皺眉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