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也不知道!」小胖子擺了擺胖手。

「我也不知道!」小胖子擺了擺胖手。

「上面說雇傭五個一星獵人或者一個二星獵人,但是卻是個一星加的任務,估計不會有二星獵人過來應徵!

如此的話,既然判定是五個一星獵人就能完成的任務,那估計不會太難!可以一試!」簡單的分析了一下,顧雲覺得可以一試。

關鍵是任務的報酬還不錯,每個人兩萬里拉,任務時間也不過五天,在顧雲可以承受的範圍內。

當然五天這個承受範圍也是以前的標準,眼看著沒有下一年的學費,如今這個標準顧雲已經延長了!

「我也這麼覺得!我們倆的戰力,二打三應該沒問題!只要其餘三個人中有兩個人給力,這次任務就能完成!三個人都給力,那任務安全絕對沒問題!」小胖子有些興奮,說話的聲音都不自覺的增大了些。

聽到自己交給小胖子的『給力』這個詞從他嘴裡說出,顧雲微笑著點了點頭,認可他的判斷:「那就去問問這個任務,上面上不是團隊也可以單獨報名,那我先去窗口打聽一下,你也回家打聽一下那個任務地點的危險情況!」

說到這,顧雲想起了對於那個珊瑚是什麼也不知道,又補充了一句:「順便打聽一下那個珊瑚是什麼東西!」

「那我們分頭行動!」小胖子點了點頭,乾淨利索的轉身就往外走。

見小胖子如此性急,顧雲無奈的搖了搖頭,轉身朝任務窗口走去,打聽這個任務的具體情況……

下午三點多的時候,正在劍館內練習基礎劍技的顧雲,到小胖子宋鴻朗風風火火的從外面跑了進來。

一直到跑到顧雲身前,小胖子才停下,一臉高興的道:「我爺爺同意我參加了!那處叫做銀沙灘的地方,只有一些一星的黑金鐵甲蟹在裡面生活,而且還不是成群的,對咱們來說沒什麼危險!」

「你歇會兒!不著急啊!」顧雲看著氣喘吁吁的小胖子,心道都是獵人了,怎麼還跑得氣喘吁吁?估計是沒用念力,只用體力!

「嗯!」小胖子覺得顧雲說的有道理,一屁股坐在地板上,用手擦了擦額頭的汗滴。

看到小胖子歇得差不多,顧雲道:「我也打聽了一下任務,目前只有兩個獵人報名!也都是一星!護送的對象是一個研究型的二星獵人,明天開始任務!」

「那我們趕緊報名!別被人搶去了!」聽到只剩下三個名額,小胖子又蹭的站起,就要朝外走去。

「不急這一時!對了,泉希珊瑚你問到是什麼了嗎?」顧雲倒是比較淡定的打算多收集些消息再說。

「打聽到了,一種靜心的寶物!煉製丹藥、煉製武器、開精孔啥的,旁邊放顆這個,都有增益效果!」小胖子轉回身,答道。

「靜心的啊!那就是說效果比較偏,也不會有人黑吃黑!」顧雲略微一想,就覺得這次任務可以做,「我也覺得這次任務可以報名!我們趕緊去獵人公會吧!」

小胖子忙不迭的一陣點頭,朝顧雲擺了擺手,二人就朝著獵人公會的方向趕去。

在獵人公會前台小妹子那裡登記完,二人領取任務契約,然後被告知,明天上午九點,屏昌港西門口集合出發。

第一次自己選任務、自己做任務,小胖子小心翼翼的將契約收到口袋內,也無心再回劍館練劍,和顧雲打了聲招呼,就回家向自己的父母炫耀去了。

小胖子的父母都是普通人,一般來說,在他爺爺面前說話分量還不如小胖子,所以之前請示是否可以參加任務,小胖子都是直接找他爺爺,父母並不知情。

不過小胖子儘管成為了職業獵人,但是孝順之心依舊,什麼事情都會跟父母說,這也是顧雲跟小胖子相處融洽的原因之一。

畢竟華夏古代選賢選能都得要孝順,可見孝順還是很重要的!顧雲自己總結:孝順的人不見得是好人,但是不孝的人,一定不是好人! 感慨完小胖子的孝順,顧雲練了會劍,也比平日早的離開了劍館。

在商業區的藥店內,顧雲買了些傷葯,想了想,又去了賣食品的商店,買了些肉乾,最後又買了兩件衣服和一雙高幫軟皮鞋備用。

之所以做如此多的準備,是因為根據之前野外探險的經驗,這些都是能用上的,即便沒有儲物袋,自己帶著有些累贅,那也比到時沒有這些東西挨餓受凍強!

晚上回到酒館,顧雲又和葉老闆說了聲今後五天要做任務,讓他自己過來看場子。

一夜無話,第二天一早,顧雲就背著自己永久具現的那把念力劍,手握著那把凱瑟琳送的念力劍,後背再背著一個裝著肉乾、衣服等東西的雙肩包,徑直前往屏昌港的西城門。

因為路上叫了一個計程車,所以顧雲不到半個小時,就抵達了西門。

一下車,顧雲就看到三個人在集合地點,其中一個面向陰柔,膚色蒼白的青年,看其站的位置,應該就是這次任務的主顧——魏明。

除了魏明,還有兩個女的也在預定的集合地點,其中一個女的微胖,個子不高,長相一般,卻有股鄰家小胖妹的感覺。

另外一個女的同樣個子不高,消瘦,最顯眼的是帶著的那個兩個耳墜,雖然不算漂亮,但是很有味道,身上一股暗香,不知道是香水味,還是體香。

集合地點除了這三人,小胖子宋鴻朗和另外一個人都不在。

抬手和魏明打了個招呼,不過對方只是簡單的點了點頭,一副不願多說的樣子,顧雲也就沒有上趕著主動聊天。

又和兩個女的點了點頭,二女微胖的女的倒是友善的回了一笑,那個有味道的女的則是點頭回應,也是沒有半絲要交談的意思。

心中無奈一笑,顧雲走到了一邊,將念力劍抱在胸口,斜靠在一棵歪脖死樹上,等著其他兩個出任務的人到來。

十多分鐘后,宋鴻朗就從一輛轎車上跳了下來,也和一男二女點頭示意了一下,得到冷淡回應后,表情有些怏怏的來到顧雲旁邊。

顧雲微笑著搖了搖頭,兩年相處早就心有默契的宋鴻朗,立即知道這是顧雲讓自己不要介意。

咧嘴一笑,小胖子開口問道:「你啥時候來的?」

「比你早點!」

「我爸媽叮囑我的時間長了點,要不然我比你到得早!」小胖子雖然長大到過了變聲期,不過依然是年輕人,爭強好勝的心總是比成年人強。

「還差一個人呢?這都快到約定時間了,怎麼還不來?」見顧雲只是微笑,小胖子話鋒一轉。

「還差點時間!應該會壓軸出場吧!」湊足人按時出發,還是湊不足人拖后出發,對顧雲來說都是無所謂。

「抱歉!抱歉!來遲了!」

一個好聽的聲音忽然從右側傳來,顧雲心中一凜,急忙扭頭望向右側。

只見一個一臉笑呵呵的、長得有點像喬治?克魯尼的金髮帥哥,正笑嘻嘻的從左側的大道上走了過來。

詭異的是:對方距離集合點都不到五米,集合點的五人卻好像一個都沒有注意到!

顧雲看了眼小胖子,見他也是一臉震驚的望著『喬治?克魯尼』,果然他也是沒發現對方的出現。

自打把『對身周保持警惕!任何時候!』這條加到經驗教訓單上后,自己可是一直恪守著這條要求。

但是『喬治?克魯尼』如果不發聲,即便在往前走一些距離,自己怕是也無法發現對方!

『對方顯然是故意顯示自己的能力!來者不善啊!』顧雲心中對『喬治?克魯尼』下了這個判斷。

倒是魏明,表情依然陰柔,沒有什麼變化。

等到『喬治?克魯尼』走到近前,作為主顧,魏明開口道:「人都到齊了,我們出發!」

魏明的聲音和他的外表差不多,也是偏陰柔,聽起來讓人十分的不舒服,下意識的就不想和其打交道。

「有車嗎?」『喬治?克魯尼』懶洋洋的問道。

「沒有!那裡沒有路,只能步行過去!」魏明瞥了一眼,答完就轉身朝城外走去。

顧雲和小胖子對視了一眼,彼此都是無奈的一笑,轉身跟在了魏明的後面。

兩個女的謹慎的對視了一眼,又都不著痕迹的看了眼還沒有動的『喬治?克魯尼』,也趕緊跟上。

倒是『喬治?克魯尼』,對於他人的戒備絲毫不放在心上,繼續頂著那能迷倒很多女人的微笑,施施然的跟在眾人後邊。

出了城后沿著大路走了半個多小時,在一個偏離主路的小岔路前,魏明停了下來。

轉身目光掃過眾人,魏明開口道:「接下來我們就要離開大路、走小路了!小路上的危險就不用我多說了吧?

所以在進入小路之前,我們先相互介紹一下吧!

我叫魏明,這個你們都知道,就不用代號了!我是特質系二星獵人!擅長施毒!」

魏明說完,目光看向離他最近的小胖子。

小胖子先是聽到他說施毒一哆嗦,隨即強撐著一笑,自我介紹道:「我呢,就不說自己的名字了,我給自己起了個外號,叫糖果人,因為我愛吃糖果!強化系一星獵人!擅長劍技!」

「你們叫我佟六次吧!具現系一星獵人,擅長劍技!」顧雲靈機一動,想起了《金婚》的主角佟六次,免得簡博榮每次都叫自己兩炮小王子!

顧雲說完外號,小胖子一臉疑惑的看向顧雲,不明白為什麼起了這麼個外號。

顧雲說完,那個微胖的女的開口介紹道:「你們叫我棉花糖吧,放出系一星獵人,擅長遠程攻擊!」

棉花糖看了眼旁邊有味道的那個女的,那個女的朝其努了努嘴,棉花糖無奈的一笑,又道:「這是我的姐妹,你們叫他貝兒即可,具現系一星獵人,擅長遠程攻擊!」

最後一個是『喬治?克魯尼』,眾人的目光都看向他,『喬治?克魯尼』先是露出迷人的微笑,然後才說道:「我叫董文成,變化系一星獵人,擅長暗殺!」 董文成說完,除了陰柔的魏明,包括顧雲在內的其餘幾人都是面色一變。

顧雲和小胖子宋鴻朗對視了一眼,互遞了一個小心的目光。

「大家認識完了,就繼續上路!我在前面,你們五個跟在後面!如果有黑金鐵甲蟹出現,一星的我不會出手,由你們解決!二星的我會親自出手!」說罷,魏明就朝著小路走去。

「路上有其他黑暗獸怎麼辦?」董文成笑呵呵的問道。

「如果你說的是炎睛蛇,那就不用擔心!我配置的驅蛇葯完全可以驅散一星的此蛇。」魏明頭也不回的說道。

「那二星的呢?」董文成笑容不減的一邊和其他幾人跟在後邊,一邊繼續問道。

「不會有二星的!有的話,也由我出手!」魏明依然沒有回頭,但是語氣的不耐,卻是誰都可以聽出來。

董文成攤了攤手,朝著回望的顧雲和小胖子露出了一個微笑。

……

接下來的時間裡,六人就在魏明的引路下,七枴八扭的順著小路,大約朝著南邊走去。

直到走了半日,眾人才在一個小山、或者說是丘陵的頂部停下歇息。

作為行動的主顧,魏明在發布任務時就註明了,此行的食宿都歸他管。

在山頂平台眾人簡單的設置了幾個預警的機關后,魏明就從自己的儲物袋中,取出了一些乾糧、肉乾和水,分給眾人。

乾糧類似油餅,就著肉乾和水,對於一直提著神經趕了一上午路的顧雲來說,滋味很是不錯。

組隊的其他幾人都沒有說話的意思,因此儘管吃的東西味道不錯,但是氣氛一如之前趕路般壓抑、

倒是只有董文成,一臉笑呵呵看看這個、看看那個,要不就是看看周圍的風景,好像出來度假一般。

吃完歇息了半個多小時,眾人繼續趕路!

直到傍晚天快要黑了,魏明才找到一個天然的洞穴,取出幾把念力鐵鍬讓眾人將洞**里擴大到眾人可以都住進去,然後魏明具現了一個大石頭堵住洞口。

弄好晚上休息的地方,魏明也沒安排人值守,就讓眾人休息,明天繼續趕路!

時間還不到七點,顧雲也是睡不著,枕著自己的包,扭頭望著洞口的石頭。

才剛看的分明,這塊石頭雖然外表看起來是石頭,但其放置時的輕飄飄感覺,證明其密度絕對比石頭小。

而且魏明還不用人守夜,那證明這塊石頭除了堵門之外,肯定還有其他用處,最起碼預警的能力應該有。

當然至於如何預警,顧雲就不得而知了,而且為了避免引起魏明不快,顧雲連上前摸一摸都不能去做,畢竟獵人自身的任何情報,都是應該保密的。

迷迷糊糊的在研究石頭中睡了過去,第二天早上六點多,魏明準時的將眾人叫起。

野外的環境的就是如此,眾人也沒地方洗臉,簡單的吃了點早餐,分批解決了一下個人問題,眾人繼續上路。

不過當走了兩個多小時后,魏明停了下來,從自己的儲物袋中取出六把鋒利的大砍刀,遞給了六人。

「這是幹嘛?」還是董文成比較活躍的提出了質疑。

魏明瞥了眼董文成,用他陰柔的聲音解釋道:「其他獵人常去的那塊銀沙灘,沒有高品質的泉希珊瑚了!我們需要去更遠處的銀沙灘!」

「更遠處的銀沙灘?」顧雲扭頭重複這句問小胖子。

小胖子搖了搖頭,表示自己不知。

倒是董文成,看到了除了那個貝兒沒什麼疑惑在臉上,其餘三人都一臉疑問后,主動解釋道:「銀沙灘不是具體指哪塊地方,而是泛指屏昌港西部的這塊、沙子呈銀色的所有沙灘。

之前大家所說的銀沙灘,主要是指沿著這條小路走到頭的那塊沙灘!」

說著,董文成指了指眾人之前走來的這條小路接下去的方向,

「那裡雖然沒有大路直達,但是卻有這種小路卻可以抵達,因為獵人開發過,所以危險也沒多少,比較適合咱們一星獵人做任務!

但是如果去未知的銀沙灘,那危險可就增加不少!魏明閣下,你不覺得該給我們一個解釋嗎?」

董文成話音一落,眾人就一齊看向魏明。

還別說,董文成雖然笑呵呵的一副人畜無害的樣子,但是幾句話,就挑起了同行五人的同仇敵愾。

這要是放到特殊的年代,絕對是一個宣傳革命的好手!

「銀沙灘就算有危險,也不會大到哪裡去!不是說了嗎:二星的黑暗獸歸我,你們只負責一星黑暗獸!

而且如果只有一點危險的話,我又何必雇你們呢!」魏明直接開門見山說道。

顧雲和小歐胖子對視了一眼,彼此都點了點頭,魏明說得對,如果沒有絲毫危險的出來旅遊,人家幹嗎付那麼多報酬啊!

在場的幾人都是獵人,魏明這麼一說完,也就沒人再說什麼,包括董文成。

「你們五個輪流在頭前開路,我在旁邊護衛!」魏明又安排了一下,就一指宋鴻朗。

小胖子苦笑了一下,想起以前顧雲經常對自己說的一句話,自嘲道:「胖子沒人權啊!」

苦笑歸苦笑,小胖子還是舉起大砍刀,走到了魏明前頭,對準了一個斜長著的灌木,一刀劈了下去。

小胖子開路,魏明護衛,其餘四人跟在身後繼續上路。

當然大家按照自己的位置,前後左右的警戒著,董文成落在最後,警戒著眾人的後方。

誰也沒有注意到的是:董文成的眼中陰鬱之色一閃,隨即變成了狠厲,很快狠厲也就消失不見,變回其一直以來的渾不在意,右手也不時的揮兩下手中的砍刀,就像是打發無聊時間一樣。

就這樣一路披荊斬棘的又走了半日,直到夜色降臨,魏明故技重施的再次讓眾人在一個山洞內休息。

和昨天相比,今天大家輪流砍了半天的灌木、荊棘等,外加走的是沒有踩實的小路,還得自己尋找硬實的落腳處,所以眾人都是比較累。

唯一的好消息可能是,出來兩天了,眾人倒是一個黑暗獸沒遇到! 要說是魏明的驅蛇葯好用,一個炎腈蛇沒遇到倒是說得過去,但是連這片地方常見的黑金鐵甲蟹也是一個沒有遇到,那就有些奇怪了!

不過這點小奇怪幾人倒也沒有放到心上,如果有異常,屏昌港那邊也會提前處理,畢竟這裡可是離著屏昌港通往外面的主路不遠,任何威脅主路上商隊的存在(低星黑暗獸不算),都會被屏昌港清理。

一夜無話,第二天一早,眾人繼續上路。

就這樣一直走到中午,也許是快到了海邊,顧雲能夠聞到一陣陣潮濕的、海邊特有的味道。

要知道之前從屏昌港出來,雖然大路的方向向西,但卻離海邊越來越遠,並不是一條濱海的大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