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到要看看,你有多少精血可以燃燒!」看到洛天逃出了自己所在樹林的範圍,屍王眉頭微微一皺。

「我到要看看,你有多少精血可以燃燒!」看到洛天逃出了自己所在樹林的範圍,屍王眉頭微微一皺。

他在這裡呆了無數年,去過冰原,但是卻是從來沒有往裡面深入過,因為他也知道,越往深處走越是危險,屍王生性謹慎,他的手下也無法離開樹林太遠,因此無法探查其他的地方。

「這光,很討厭!」屍王看著那陣陣的神光,照耀在他的身上,讓他感覺很不舒服。

不過,此時屍王也是多少有些底氣,畢竟洛天在前面開路,若是有危險,也是洛天先遇到。

兩道流光劃破蒼穹,一前一後,洛天雙眼發花,實在是有些堅持不下去了。

逗著玩玩玩成神 「三滴心頭血,我若是燃燒了,那就真的沒命了!」洛天雖然雙眼發花,但是心中卻是有些清醒。

「再看看,那裡說不定會是我的轉機!」

「若是再不行,只能拚命一戰了!」洛天心中暗自決定,這一次燃燒了一滴心頭血,保持著急速,沖向散發著神光的地方。

時間緩緩流逝,兩天的時間過去,洛天終於看向到了神光是什麼散發而出,是一座龐大的雕像。

「有人!」洛天之後便是感覺到了雕像下有建築,甚至建築里,還有人行走。

「背水一戰吧!」洛天心中長嘆,雖然好奇這神鬼澤中為什麼會有人,但是洛天並不想將屍王引到那裡去,若是那些人能幹掉屍王還好,若是干不掉,那麼不是把災禍帶到那裡。

想罷,洛天抽刀,募然倒轉身軀,一滴心頭血燃燒,氣血翻騰,身形閃動,朝著屍王的方向沖了過去。

「小子,你這是找死!」看到洛天倒轉身形,屍王心中大喜,一路追趕,屍王身上有些不舒服。

屍王驚喜間,燃燒了精血的洛天雙手持刀,募然斬下,血色的刀芒開天劈地一般,帶著滔天的聲威,斬向屍王。

「就憑你?」屍王冷笑,伸手一抓,利爪直接暴漲,抓向了那血色的刀芒。

崩……

洛天全力的一擊,直接被屍王抓碎,洛天的身影也是殺到了屍王的跟前,一拳朝著屍王轟了過去。

「自尋死路!」屍王臉上帶著冷笑,大手竟然直接抓向了洛天的拳頭,沉悶的響聲在兩人的碰撞之下響起。

洛天臉色蒼白,感覺自己的拳頭好像被鉗子夾住了一般,動彈不得。

咔吧一聲,屍王伸手一轉,洛天的胳膊頓時變的扭曲起來,鑽心的疼痛作用在洛天的身上。

「給我開!」另外一面,洛天另外一隻手鬆開了血刀,攥起了拳頭散發出滔天的波動,兩種武技同時施展,朝著屍王打了過去。

轟……

這一次,屍王的身軀被洛天震退了,屍王的手也是鬆開了洛天,目光中帶著驚訝。

「該死,我要是仙王中期,絕對不會是現在這樣!」洛天手臂一抖,手臂上的傷自行的癒合著,剛才短短的對抗,洛天也是知道他和屍王的差距,縱然他燃燒精血,但是依然與屍王差了太多。

「小子,受死吧!」屍王大喝,身形消失在了原地,瞬間出現在了洛天的身前,利爪直接抓向了洛天的心臟。

轟……

洛天看到屍王再次攻來,根本沒把自己放在眼裡,雙手飛動,身軀瘋狂的暴漲起來,轉眼間便是化成了千丈高。

「噗……」洛天的法身剛剛成型,青色的利爪就洞穿了洛天的大腿,鮮血橫飛,讓屍王詫異了一下。

洛天邁步,蠻七踏開始展開,朝著屍王狠狠的踏了過去,黑色的大腳遮擋住了神光,讓屍王眉頭眼中露出一絲笑意,舉拳迎上了洛天的蠻七踏。

轟轟轟……

七聲轟鳴,洛天七步踏出,但是卻全部被屍王擋住,屍王安然無恙,洛天卻是法身碎裂,身軀倒飛了出去。

「完了!」洛天心中暗嘆,倒飛中,斷劍誅仙被洛天取了出來,狂暴的氣息瞬間席捲,洛天所剩不多的修為之力開始瘋狂的朝著誅仙匯聚而去。

「一劍凌仙!」倒飛中,洛天低吼,斷劍開始爆發出滔天的神芒,劍氣沖霄。

「嗡……」而隨著誅仙劍的爆發,洛天和屍王兩人對戰的遠處,那個巨大的雕像竟然也爆發出神光,朝著洛天手中的誅仙劍匯聚而來。

「這是!」屍王的臉色瞬間難看起來,看向遠處那巨大的雕像,仔細一看之下,屍王身軀打了個哆嗦,想都沒想,直接到轉身軀,朝著森林的方向飛去。

神劍橫掃,劍芒飛起,瞬間出現在了屍王的身後,斬在了屍王的身軀之上。

一道深深的口子出現在了屍王的後背上,差點將屍王斬斷,但是屍王卻是彷彿沒有感覺到一般,消失在了原地。「怎麼個情況?」洛天不知道屍王為什麼突然間回去,也是疑惑自己的一劍凌仙威力竟然這麼大。 天色漸漸的黑了,王支書家,開始熱鬧起來。

王支書叫了幾個大嬸過來,幫忙做飯,各家的小孩子,都跑到支書家的來玩耍,嬉笑喧鬧不已。

飯菜的香味,不多時就開始在大院裡面飄起,淡黃色的燈泡亮了,昏暗的燈光使得冰冷的大院內頓時溫暖起來,這還是王支書家的兒子,把家裡的電線,扯到外面的院子裡面,燈泡也就是25瓦的。

幾張超大的圓木桌子旁坐滿了人,光是駱林這一群人就不少,加上王村長的一些朋友,親戚也過來湊熱鬧,張主任他們倒是跟這些老鄉們打成了一片,低聲談笑著,詢問著他們的生活和家庭。

薛玉芬只是跟駱林,低聲談笑著,駱林不時的微笑點頭。

整個大雜院子內的氣氛很和諧啊!一大盆盆熱氣騰騰飄散著香氣的菜端了上來,雞鴨腊味全都有,看來錢的威力還是無容置疑的。

「…咳咳…來來!今天我們王家村來了貴客!…相逢就是有緣,我這裡就借花獻佛!給遠方來的朋友們,敬上一杯酒表示感謝!…來!干!…」

好個王支書!不愧是當官的料子啊,這話說得實在是漂亮,別看他們這窮,還偏僻,這人啊!有水平和地方沒啥關係。

「王支書這話說的是!…來!為了王家村有個美好的未來!干!…」

駱林也站起來,帶著讚賞的神色看著王支書這個滿臉皺紋的糟老頭子,端起手中海碗中的米酒,爽朗的笑著大聲說。

這下子馬青松等特種隊員,張主任,唐部長等人都笑著站了起來,包括薛玉芬,張汪琴和周敏也端起了小碗裝的米酒,站起來。

這米酒啊,開始和很好喝,也沒什麼酒味,可是這個後勁極足,絕對喝多了會醉,還會醉得很厲害!(我就喝醉過,知道厲害!)。

喝酒那就是個喝的是氣氛,今晚上,王支書家裡這個大院的氣氛就很不錯,大家都是極其疼快的喝著酒,好像就跟水一樣。

薛玉芬也喝了兩小碗米酒,白皙的俏面變得粉紅一片,顯得極其的嬌艷,特別是在這種昏暗的燈光下,那更是顯得極其媚惑,加上她的頭髮也張長了,齊耳短髮成了披肩秀髮,讓這些老少爺們,都一個個眼睛想看又不敢看,還想偷偷看。

張汪琴的性格是豪爽的,她竟然跟馬青松馬隊長拼上酒了,其實張汪琴在女性中,算是長的比較高大的,屬於那種「大洋馬」類型,長相也是屬於比較大方端莊的那種,貴在氣質很正派,嗯!就是「李鐵梅」哪種類型,很受那個年代如同馬隊長之流的人物追捧,不然馬青松,也不會主動跟她拼酒吧?

「長生兄弟!…我看你們這茶很不錯啊!…我能不能買點?…」

駱林今天喝了不少,主要是王支書看出了,別看這個小年輕人年紀不大,但是絕對是這群人中的領頭的,從他們的眼神和態度就能看出來,所以王支書那就發動群眾的力量了,光是王支書的親戚朋友就有幾十多個,這一輪下來,還好是駱林,要是別人早就趴下啦!

駱林這時剛跟一個王支書的親戚喝完一大碗,看到王支書的兒子牛牛,汗!這名字真夠雷人啊!

「啊!駱同志!…啥事?…」

喝得滿臉黑紅的牛牛,其實他叫王石頭,主要是鄉下人怕自己的孩子養不活,那就起這種很硬朗的名字,以求的小孩子的健康。

王石頭有點醉眼朦朧的看了眼駱林,低聲問了句,滿口的酒氣。

「…我說,你們這…這麼窮,你就不想改變點啥?…」

駱林看了眼臉上神色馬上變得微楞的王石頭,噓了口酒氣,扶了下有點喝多酒亂晃的薛玉芬,笑著說。

「….啥辦法?…難道說…茶?…」

雖然喝多了但王石頭可不是個傻蛋,心中可清醒得很眯了下眼睛,帶著異樣的神色看著駱林,沉聲疑問。

「呵呵…看來石頭你還沒喝醉啊!…是的!你這茶真的不錯!我看要是推廣出去的話,你這村子可就出名了!大家的生活自然就會好了!我在香港有門路,在這要是能辦廠的話,我出錢,你出人!…你不用擔心!…政府那邊我來搞定!你看怎麼樣?」

駱林說話簡直是讓人無法理解,是的應該說雖然那個年代的人無法理解,還啥辦廠?我出錢你出人?

擦!你這是要搞資本主義那一套啊?駱林的聲音可不小,在邊上的人可全聽到了,雖然大院內喝酒喧鬧的人不少,就連薛玉芬都用酒醉的迷離美眸奇怪的眼神看著駱林,平時說說「反動」言論就算了,這下好了,這都要投資辦廠了,著膽子也未免太大了吧?

你這是屬於頂風作案啊?現在的運動可還沒結束呢!你怎麼就敢這樣干呢?

嘶…難道他真是為了老百姓能過上好日子?這一桌的人基本都是工作組的人,都聽到了,雖然大家喝了不少酒。

「咳咳…駱上校!你這想法是不錯啊!…還真能解決王家村的窮困!不過嘛….我看實施起來就很困難了….」

唐部長帶著酒意,看了駱林一眼,笑著說。

「你這樣干,我看免不了會出問題的….唉!…我看這事難!…」

張主任喝了不少,臉上的眼鏡取了下來,用手絹擦了下鏡片,搖著頭緩緩說。

這下桌上的其他人都開始表達自己的建議,總而言之就是,駱林這種異想天開的想法是行不通的!肯定搞不成!

「呵呵!…你還別說,我還真要搞成它!…當官的不為民做主,還當個屁官啊?難道當官就只會打官腔?喊口號?哦!還有開會!除了這些還能幹啥?…你們還別不承認,你們看看這些地方上的官員,是幹啥吃的?…王家村就不是XX市的一部分了?他們要是不自力更生,那就得餓死,你們看看這些孩子,怎麼都不上學?恩?…算了跟你們說也沒多大用處!…來!喝酒!…」

聽到這些反對的聲音,駱林不免心中不爽,不過他們也沒說錯,現在可不是像後世哪班的自由,想說啥都沒事,現在可不行,要不是駱林有這個內衛身份在這,估計這些人早就開罵了,不過見識了他的兇殘手段之後,自然就有了畏懼感。

大家都舉起杯,再一次幹了,這下一口悶后,頓時就倒下幾個,張主任第一個不行了,被王支書的親戚扶著進屋了休息了。

「駱同志!…你們都是京城的吧?我看你們的口音…而且剛才說話的那個老同志,應該是領導吧?….」

王石頭笑著端起了小酒罈子,又給駱林滿上一碗,隨口問了句。

「是呀! 名門賊夫人:萌妻要逃婚 他們可都是大領導啊!呵呵…你怕啥?他們又不是老虎!…我剛才跟你說點事情你考慮下,我可不是喝了酒亂說的!…那是要兌現的!…行了!你有個思想準備吧!…喝酒!…」

駱林端起酒碗跟王石頭又喝上了。 萬古界聖 薛玉芬其實很想睡覺,她今天喝了不少酒,又走了那麼久的山路早就很疲勞了,看著駱林一直在那喝著酒,又不好說,我不要你喝了!陪我睡覺吧。汗!

估計這話一說,肯定會把大院的活人,全都雷暈過去!

天氣也開始冷了起來,大院喝酒的基本只有兩桌的人,還在那聊著天喝著,估計大夥都差不多了,駱林今天都不知道喝了多少,至少有5斤?

時間到了晚上大約10點多鐘的時候,薛玉芬終於忍不住了。

「駱林!…不要喝了吧?明天還得趕路呢?…」

一臉幽怨的深情,小手扯了下駱林的衣服,細聲說。

「好的!今天你也真是累了!好了石頭!幫我找間房!…休息了!…下次有機會再喝!…」

駱林知道再喝薛玉芬估計就要掀桌子了,唐部長,劉幹事和周敏他們早就進屋休息了,大院現在就只剩王石頭,駱林,薛玉芬還有跟馬青松一直斗酒的張汪琴,還有幾個估計是王支書的親戚直流,跟王支書在哪吹牛呢。

王石頭很奇怪的,看了眼薛玉芬對駱林的態度,很明顯,薛玉芬要比駱林年紀大上不少,再顯得年輕,那也是能看得出來的,難道是姐弟?不像!

嘶…不是吧?戀人?擦!王石頭糾結了,當然,他可不能在臉上表現出來這種驚訝。

一聽駱林這話,馬上就站了起了起來,帶著駱林跟一臉瞌睡樣的薛玉芬進了屋。

其實王支書家裡還是很大的,自己砌的房子,正屋三間,偏屋四間,按面積來算那得有個五,六百多平凡的居住面積,很不錯了,放倒後世那得給人羨慕死。

這個年頭,房子,那就是最不值錢的東西,反正地皮大把的說。

王石頭很聰明的試探了下駱林,估計給他和薛玉芬安排了一個偏房,其實還有空房,但是王石頭不吱聲,他很好奇。

果然,薛玉芬進了屋看見床就倒了上去,衣服也沒脫,就趴在床上的被子上面,似乎就馬上睡著了。

「…石頭!…謝了!你等會招呼下我的那個弟兄!我看他今天喝了不少!等會你給他安排下睡覺的地方!…」

駱林似乎沒有注意到王石頭對他和薛玉芬這種「關係」的異樣感覺,朝他笑了下說,這話的意思,也就是你可以走了,我要休息了。

「好的!駱同志!那你就先休息吧!…天也不早了….」

王石頭笑著說,邊抬手掀起門帘,推門走了出去。

「嗯…人家困了!都沒洗…屁屁的…好討厭啊!…」

駱林把門關上,走到桌前撥了下煤油燈,房內的光線更加暗了起來,要睡覺了還不得黑點?薛玉芬估計知道那個王石頭走了,馬上在床上對駱林撒著嬌,好傢夥!現在的薛玉芬可真是變化太大了吧?

「算了!一天不洗也沒啥,何況你那裡又不臭!還有點香香的味道……睡吧!…你今天也喝了不少啊…乖了…」

駱林笑了下,脫了外衣,坐到床上,幫薛玉芬脫起衣服來,邊笑著說 洛天頭腦昏沉,已經接近油盡燈枯了,整個人暴瘦如柴,昏昏沉沉的從天空之上掉落。

嘭……

乾瘦的身軀掉在了地面之上,洛天直接昏厥了過去,實在是傷的太重了,若不是屍王離開,洛天此時已經死了。

五滴精血,三滴心頭血,如今只剩下了兩滴心頭血,洛天此時已經衰弱到了極致,整個人雙眼發沉,閉上了雙眼。

而就在洛天剛剛昏迷,兩道乾瘦的身影出現在了洛天的身前,一個身軀幹瘦,彷彿風燭殘年的老人一般。

老者的身旁是一個健碩的青年,穿著粗布坎肩,露出健壯的肌肉,五官還帶著青澀,給人一種敦厚的感覺。

老者手拄著竹杖,顫顫巍巍的來到了洛天的跟前,仔細的打量了一翻洛天。

「我們村,好久沒有外來人了!」

「二牛,將他帶回村吧!」老者開口,沖著身旁的青年開口。

「好嘞!」青年答應一聲,來到了洛天跟前,像提著小雞子是的,將洛天提了起來,跟隨在老者的身後,朝著那散發著神光的雕像的方向走去。

一老一少,腳步緩慢,行走了一個時辰,終於走到了那散發著神光的雕像之下。

雕像下,一個小村落出現在一老一少的視線中,村中的建築很是簡陋,只有幾戶人家。

老者帶著洛天出現,瞬間便是被村中的人們發現了,一共六個人,出現在老者的跟前。

「村長,你怎麼讓一個外人進來了?」一名老者開口,眉頭微微一皺,看向二牛後背上的洛天。

「別說那沒用的,郎中你給看看,能救活不!」村長沖著一個白髮老者開口。

老者眉頭微微一皺,來到洛天的跟前,手搭在了洛天的手腕上,時間不大便是鬆開了。

「能救!」

「就是消耗過大而已,氣血不足,去後山踩點葯,服上兩副就能好了!」郎中沖著村長開口。

「嗯,二牛,你跟郎中去後山採藥!」村長開口,邁步朝著一座小院中走去。

二牛也是跟著村長走了進去,將洛天放在了一個土炕上便是走了出去,背上了竹筐,拿了一把柴刀,跟著那被稱為郎中的老者走出了村莊。

……

洛天只感覺自己渾身沒勁,甚至連睜眼的力氣都沒有,但是洛天在進入到村子的時候,就清醒過來了,能夠感覺到周圍的情況,包括村長和那些村民的談話,洛天也都聽的清清楚楚。

過了三個時辰,二牛和大夫終於回來,二牛後背的竹筐裝滿了一株株散發著強大生機的靈藥。

「這些……」洛天心中驚訝,他能夠感覺得到這些靈藥都絕對有年頭了,放在哪裡都是稀少的存在。

老郎中取出了一個葯臼,將那些靈藥放在了葯臼中不斷搗了起來。

隨著葯杵的不斷落下,陣陣的波動頓時從葯臼中傳遞而出,讓整個屋子都變的生機勃勃。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