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我選擇第二個。」費恩想也沒想回答道。

「我……我選擇第二個。」費恩想也沒想回答道。

系統:npc費恩對你的好感值下降5點,目前冷淡。

對於這條刷新出來的信息,林岳選擇了無視,把輕語者從費恩的腦門上挪開后,又道:「那麼我們出發吧。」

接下來,費恩這位大少爺總算老實下來,只是偶爾看著林岳的背影,總會露出幾分怨恨的目光。

順利回到獅子城,林岳跟著冬天鳥兒真冷他們把費恩送到迪莉婭哪裡。

系統:你完成了主線任務「營救」,獲得經驗值3500點,獅子城區域聲望20點,世界聲望5點。

「居然有世界聲望?」

看到任務完成的提示,冬天鳥兒真冷他們都很震驚,看來他們把人成功救回來后,任務的獎勵的確跟那些沒有把人救回來的玩家不一樣。

此時,見到兒子平安無事歸來,迪莉婭喜極而泣,對林岳等人更是滿臉的感覺,包括林岳在內,所有人還收到迪莉婭好感值上升的提示。

「各位冒險者,謝謝你們救了我的兒子費恩,這是我給你們的報酬,請收下。」

迪莉婭的話音剛落,大家再次收到任務的信息。

系統:你觸發了主線任務「彙報」,任務難度e,你順利完成了迪莉婭女士的委託,請帶著迪莉婭女士的信件回去找國王騎士艾倫,他會教你下一步怎麼做。

接過迪莉婭遞過來的酬勞,各人除了收穫一袋裝著十幾個銀幣的錢袋外,還有一封用蠟封好的信件。

「靠,這個任務好多錢。」詩鬼李賀打開那個錢袋,拿出裡面十幾個銀光閃閃的銀幣頓時兩眼放光。

冬天鳥兒真冷一臉鄙夷道:「這麼一點錢,反應有必要這麼誇張嗎?」

這傢伙之前跟林岳混過,對於十幾個銀幣的確看不上眼,就連蘑菇香香的反應一樣很平靜。

從迪莉婭的裁縫店出來后,大家又前往騎士工會再次找到國王騎士艾倫,分別把那封信件交出去。

接著,各人分別進入劇情。

「小饞貓的土豪哥,沒想到你這麼快就完成了第一份的委託,迪莉婭女士在信中對你的評價很高。」

系統:你完成了主線任務「彙報」,獲得經驗值800點。

收到提示后,林岳接著問道:「既然我已經完成委託了,那麼我接下來怎麼辦?」

艾倫道:「先不要著急,我還有別的東西交給你。」

系統:你獲得了冒險者之證。

系統:你獲得了艾倫的推薦信。

林岳愣了一下,隨即打開了背包,裡面果然多了一張跟身份證差不多大小的卡片和一封推薦信。把卡片拿出來一看,卻是一個特殊道具。

冒險者之證:特殊道具,證明冒險者身份的證件。(請好好保管……)

看到這個,林岳很快明白怎麼回事。

雖然「境界ol」的玩家在遊戲中被npc統一稱呼為冒險者,但事實上,只有完成特定的任務,這個冒險者的身份才會被認可。

「拿著這個冒險者之證還有這份推薦信去冒險者工會吧,在哪裡你可以註冊成為真正的冒險者,並且獲得冒險者工會的評級。」

系統:你接受了主線任務「成為真正的冒險者」,任務難度e,帶著艾倫給的冒險者之證和推薦信前往冒險者工會。

接到任務后,林岳從劇情中退出來,與此同時,冬天鳥兒真冷他們接到了相同的任務。

拿著那張冒險者之證和推薦信,冬天鳥兒真冷說道:「我記得如果救迪莉婭兒子失敗,一般玩家只能得到冒險者之證,沒有推薦信,看來成功把人救回來后,我們的主線任務發生了些許不同的變化。」

「說的不錯,難道後面的任務還有特殊獎勵?」詩仙李白有點興奮道。

「去看看不就知道。」林岳微微一笑道。

獅子城的冒險者工會位於騎士工會的同一條街道,要找出來十分容易。十分鐘后,大家走進冒險者工會裡面,並且把冒險者之證和推薦信給了相關的npc。

「呵呵,真是英雄出少年,你就是艾倫大人在信中提及的冒險者?」

接待林岳的,是一名頭髮和鬍子花白的老者,名字叫做卡特羅,他先對林岳的冒險者之證進行註冊認證,然後把它還給林岳。

系統:你完成了主線任務「成為真正的冒險者」,獲得經驗值1500點。

系統:你成為青銅級冒險者。

重新接過認證好的冒險者之證,林岳意外的發現證件的右上角除了多出自己的名字和照片外,還多了一個星星狀的青銅徽章。

「青銅級?」

林岳覺得有些意外,冒險者等級有低至高,總共分為10層,分別是黑鐵,青銅,精鋼,白銀,黃金,水晶,翡翠,瑪瑙,琥珀,金剛。

冒險者等級越高,在遊戲中獲得的權力越多,諸如打怪有經驗加成,能夠提高同陣營npc的好感值等等。

除此以外,遊戲中後期獲得相應等級的冒險者在完成各種任務和委託的時候,還有機會獲得各種頭銜。

據說,世界級的頭銜可以讓玩家在遊戲中獲得類似國王的權力,當然,要做到這種程度可是非常困難。

想提高冒險者的等級唯一的途徑就是不停完成任務並獲取世界聲望,而遊戲早期的世界聲望除了完成主線任務外,就只有副本。

好像看出林岳的疑問,那個叫做卡特羅的老頭笑著解釋道:「你的世界聲望達到了青銅級的評價,我們工會自然給你頒布青銅級的冒險者之證。」

林岳聞言,隨即打開系統菜單,果然在聲望一欄上面,林岳看到了自己的世界聲望是50點,恰好達到了青銅級別。 「沒想到已經積攢了那麼多的世界聲望……」林岳有點詫異的自言自語道。

世界聲望獲取的難度極高,別看林岳才進入遊戲不到兩天時間就擁有50點,其實換了別的玩家,除了主線任務給的幾點聲望外,絕對沒有人像林岳這般多的世界聲望。

林岳的世界聲望一方面來源於昨天的副本首通,另一方面是因為完成了隱藏職業森林賢者的轉職。

這兩個都是難度極高的成就,給的世界聲望自然比較多。

「黑鐵級的聲望是5點,青銅級是50點,精鋼級是300點,白銀級是……」林岳算了一下,自己現在的世界聲望的確達到了青銅級別,打開冒險者的專屬界面,現在林岳還多了一個青銅級冒險者的專屬特權。

青銅榮耀:在野外和副本打怪的時候,經驗值和金錢獲取增加10%。

「我記得黑鐵級增加的是5%,最高的金剛級則高達50%。」

林岳精神為之一振,冒險者等級越高,特權就越高,這對於升級經驗比普通職業要高的森林賢者來說,的確是一個不錯的好消息。

「看來有機會要提高一下自己的冒險者等級,如果達到金剛級,練級的速度豈不是普通玩家的1.5倍?」

儘管要達到金剛級看上去很遙遠,不過對於現在的林岳來說無疑是找到了一個目標。

從卡特羅哪裡完成了冒險者註冊和評級以後,林岳從劇情中退了出來,再看旁邊的冬天鳥兒真冷他們,似乎還真劇情裡面。

「境界ol」是這樣設定的,玩家在進行任務的時候,跟npc交流是獨立的,所以像卡特羅這樣的npc,可以同時接待多個玩家。

林岳等了一下,幾分鐘后,他們都各自完成了自己的任務,並且獲得了黑鐵級的冒險者稱號。

林岳並沒有把自己成為青銅級冒險者的事情跟他們說,而是帶著他們重新回到了騎士工會。

不過這一次,冬天鳥兒真冷他們再也沒有接到後續的任務,因為艾倫對他們說,要接下面的任務必須先把等級刷到15級,並且擁有青銅級稱號才可以。

因為不符合條件,冬天鳥兒真冷他們只好提出先去練級,至於聲望的方面,只能去副本裡面刷,等以後達到任務條件再回來。

「土豪哥,不如你跟我們一起去練級吧,我們正好不用解散隊伍。」冬天鳥兒真冷對林岳說道。

「這個我支持,大家合作得還不錯,一起練級好。」對林岳這位「土豪」同樣很崇拜的詩鬼李賀附和道。

聽說,我曾嫁給你 三人組剩下的兩位,同樣用很期待的目光看著林岳,至於蘑菇香香,她敲了一個「兩眼汪汪」的表情。

不過林岳還是搖了搖頭說:「不了,我還有別的事情要辦,暫時不打算練級。」

雖然有些失望,不過大家都不敢勉強林岳,最後三人組向林岳提出好友申請后,他們五人才離開了騎士工會。

剩下一個人的時候,林岳卻轉身打開了任務欄。

系統:你接受了「黑暗之源」,任務難度d,國王騎士艾倫讓你前往白夢森林(x:419,y:102)調查獅子城外生物魔化的源頭。

原來,已經擁有青銅冒險者稱號,並達到15級的林岳恰好達到了主線任務接取的條件,這個任務正是剛才觸發的。

「白夢森林是15級~20級的練級區域,以我現在的實力,正好適合去哪裡練級和做任務。」

林岳記住了任務坐標,然後走出了騎士工會,並且獨自一人前往任務中提及的白夢森林。

「對了,我不是有一個捕獵的技能嗎?去白夢森林之前不如先抓一隻寵物。」

再次來到彩虹原野的時候,林岳突然想起了自己的一個職業技能。

捕獵(主):lv1,對野外的怪物進行馴化,抓捕比玩家等級低5級的目標,抓捕時目標的生命值越低,成功幾率越高,該技能消耗mp30點,冷卻20分鐘。(熟練度0/50)

「只能抓比玩家等級低5級的怪,那麼只能是你了……」林岳算了一下,自己現在15級,要抓寵物只能抓等級不超過10級的野外怪。

獅子城野外的怪本來大多數都在10級以上,林岳想了半天,只想到靠近彩虹原野北面一個湖泊附近的一種怪。

鐵頭豪豬:等級10,hp:270,mp:60

「就是你豬八戒,皮粗肉厚,拿來當肉盾也不錯。」遠遠看到獵物,林岳靜悄悄的摸過去,然後裝備上輕語者。

正當林岳準備扣動扳機的時候,不知道哪裡飛來一個火球,「轟」一聲打在那隻正在吃草的鐵頭豪豬身上。

「……」林岳還愣在哪裡,旁邊一個草叢中突然又跳出兩名戰士打扮的玩家,他們舉起明晃晃的刀朝那隻被火球炸得渾身冒煙的鐵頭豪豬砍去。

不一會兒,可憐的鐵頭豪豬被幾名衝上來的玩家分屍了。

婚外有婚,情外有情 「差點忘記了現在野外的人比怪多。」林岳扶了扶額,侃侃的把輕語者起來。

作為獅子城兩大的練級區,彩虹原野跟虎脊峽谷一樣到處都是玩家,就連這種偏僻的地方也不例外。

不過林岳沒有馬上放棄,因為他實在很想抓一隻怪做寵物,除了出於增強自己實力的理由外,關鍵是要拉風。

沒錯,以現階段來說,玩家中除了白精靈的德魯伊外,沒有別的玩家可以馴養寵物,如果現在林岳拉著一隻寵物在獅子城裡走,那個場面自然引人矚目。

沿著湖邊,林岳開始搜索那些落單的鐵頭豪豬,雖然這裡人比怪多,不過總應該有一兩隻怪不被發現吧?

皇天不負有心人,在湖邊走了差不多三,四圈的時間,林岳總算在兩塊岩石之間找到了一隻剛剛刷新出來的鐵頭豪豬,它此時的屁股正對著林岳。

為了提高抓捕的幾率,林岳必須先磨掉它大部分的生命值,於是舉起輕語者扣動扳機,一根弩箭射出。

「噗」

箭正好插在那隻鐵頭豪豬的屁股上,一個「-120」的數字飄起,它的生命值立刻減少了一半。

不過與此同時,中箭的鐵頭豪豬痛得「嗷嗷」大叫,它紅著眼睛盯著攻擊自己的林岳,然後邁起四條粗壯的短腿……跑了。

「會跑的怪?」

林岳這下有些懵了,按道理怪被攻擊后應該會主動迎擊玩家才對,怎麼還有會跑的怪?林岳稍微一愣神的時間,結果那隻屁股插著箭的鐵頭豪豬已經跑了老遠。

「誒,前面的八戒別走!」

林岳扶了扶額,雖然不知道怎回事,不過還是先追上去看看吧。 我怎麼老是碰上這種莫名其妙的事情?

心裡雖然還在腹誹,不過林岳卻一直死死追在後面,更讓人無語的是,這隻受傷的鐵頭豪豬跑得挺快的,以林岳現在的移動速度好幾次舉起輕語者要攻擊,但都被它甩開,結果追著追著,一人一豬已經跑出了那個湖泊的區域。

系統:你進入白夢森林。

林岳停下來,這才注意到自己不知不覺間已經來到一塊新的地圖,周圍全是一些白色的樹木。

再說那隻鐵頭豪豬,一路狂奔,最後居然一頭撞到一棵樹的樹榦上,巨大的衝擊力讓那棵足足有兩人合抱的大樹猛地搖晃了幾下,白色的樹葉哇啦啦的落了一地。

-102

看見鐵頭豪豬頭上飄起的傷害,林岳一陣無語,不過轉念想想,這不是送上門的好機會嗎?

林岳連忙小跑過去,準備施展捕獵技能,然而就在這個時候,鐵頭豪豬倒下的那棵樹后突然跑出一個人,並且手持大刀往殘血的鐵頭豪豬身上砍下去。

「刀下留豬!」

林岳大聲阻止,可惜有點遲了,那把大刀仍然去勢不減砍中了那隻鐵頭豪豬,它發出一聲凄厲的慘叫后……掛了。

林岳見狀頓時火冒三丈,自己追了這隻豬半天,好不容易等它停下來,怎麼又跑出一個「搶怪」的。

好不容易壓下給對方一箭的衝動,林岳走上前質問道:「喂,兄台,你沒看見這隻怪是我的獵物嗎?」

那人甩了甩手中的大刀,轉身看著林岳,表情木然道:「不知道。」

我擦,這人好囂張!

林岳嘴角抽搐了一下,正想考慮要不要開pk把這人幹了,可是林岳眼睛的餘光卻在這個時候瞥見對方頭上的名字。

——路易斯

「npc嗎?」林岳這才認真打量眼前的傢伙,紅髮,臉帶十字刀疤,身材很魁梧,目測有兩米高,穿著一身簡易的皮甲,披著一件有些破爛的紅色披風,外露的肌肉鼓鼓的,一看就知道是力量型的傢伙。

感覺林岳看著自己,這叫做路易斯的npc便問道:「有事嗎?」

「有,你搶了我的獵物。」林岳指著地上的鐵頭豪豬,把剛才的話重複一遍道。

管他什麼npc,搶了哥的怪不能忍。

面對林岳的質問,路易斯表情淡然道:「不,這是我的獵物。」

「你的獵物?」

「沒錯,它是我等了許久的獵物。」

路易斯說得一本正經,表情看上去完全不像說謊,林岳都忍不住在心裡嘀咕,這傢伙吹牛的本領比我還牛?那隻鐵頭豪豬明明是哥一路追過來,怎麼成了他等了許久的獵物?

正當林岳打算跟眼前這個npc理論的時候,不知怎的,遠處又傳來一陣地面震動的響聲,感覺好像有什麼東西正朝這邊衝過來。

路易斯臉色微變,對林岳道:「又有獵物來了,小夥子快跟我躲起來。「

不等林岳反應,路易斯這邊已經一手抓過來,林岳下意識想躲,但發現對方的速度很快,只覺眼前景物一花,一隻手頓時被鉗住了,等反應過來的時候,人已經被他強行拉到樹的後邊。

還沒等林岳開口問怎麼回事,那邊的震動聲越來越大,抬頭看去只見不遠處塵土飛揚,一隻足足有小車大小的鐵頭豪豬朝這邊衝過來。

「有玩家在追它?」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