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天,宇宙無敵的人物,多少年才有一個,快快下拜!」

「我的天,宇宙無敵的人物,多少年才有一個,快快下拜!」

場中,那些各個地方的有名人士,紛紛跪了下去。

「卧槽,這丫的好大的排面啊。」

場中混進了幾個混子,一邊扯著雞腿一邊看著塔樓上的姜亢。

「這裝逼的功夫我也是服了,不愧是能睡女帝的男人!」狄仁傑豎起了一個大拇指。

「這三個人是哪裡來的,竟敢出言侮辱女帝和項至尊,丟出去!」

他們的聲音傳出,立馬就引起了公憤。 「卧槽!別亂來!」

群情激奮,差點就給三個人扛了起來,嚇得裴擒虎直接躥上了桌子,指著周圍怒喝了起來。

「侮辱至尊,當死!」

有脾氣爆炸的,還想博一個姜亢的好感,提著刀暗嘈嘈的就劈了過來,直切裴擒虎。

「肅靜!」

弈星不知何時立在星空之中,作出一副威嚴的樣子,沖著下方喝了一聲,將場面瞬間壓制了下來。

「至尊當面,不要胡來。」

「就是,交由至尊自己處置吧。」

人們這才作罷,放過了三個不要臉皮的嫖客。

「你個馬啊,這小子成了信仰?」狄仁傑一臉不忿之色,遙想當年相逢的時候,他也不過跟自己差不多的好吧?

空中出現了一道道的人影,悉數落在了後宮方向,姜亢那些老婆們基本上都過來了。

姜亢很尷尬,立在空中不知道說什麼,只是一雙眼睛注視著下方。

他不知道,就他這一眼睛就夠了,下面這麼多人沒有一個敢吱聲的。

「諸位,承蒙看得起,不遠萬里而來。」

姜亢終於開口了,既然要借東西,總不能等著別人自己送上來吧?

一聽至尊開口,下方眾人頓時低垂下頭顱,做出一副用心傾聽的樣子。

「諸位能與我項羽同心,證明各位心中都存有正道。而今黑暗不滅,禍亂始終存在,凡宇宙之生靈,皆擔負有對抗黑暗之重任!

今我需要參悟萬法,得出天地感悟,今日在這裡厚著臉皮像各位一借功法,全憑自願,皆不強求。」

此言一出,下面頓時嘩然而起。

至尊竟然找大家這些平凡人借功法?

這不是震驚,而是可以稱之為驚悚了。

「當然,凡是借我功法之人,我皆會讓人記下,日後若是平定黑暗,定然有你們功勞一份。」

姜亢說道。

「我等甘願奉功法而上,不求功勞!」眾人大呼起來。

沒想到事情如此輕鬆的解決,姜亢終於知道自己現在這個名頭是有多麼的好用了,沖著眾人微微點頭,並未道謝。

這也是女帝教他的,一定不能道謝,不然這身份就落下去了,只有這樣,其他人才覺得正常,附和他至尊的身份,對他越發恭敬。

隨後,有一人站了出來,大聲道:「項至尊,您若是離開了王者大陸,那日逃走的黑暗至尊的子嗣會不會作亂大陸?」

這是人們擔憂的一個問題,畢竟大陸之上很多高手都去往了長生仙路之上,現在大陸上的實力並不強大,要是那些黑暗勢力這時候跳出來侵蝕大陸,確實是一種禍害。

「各位放心。」姜亢聞言也頗為認真了起來,對女帝道:「安排下去,讓人在各大禁區門口貼下皇榜金榜,勒令各大黑暗子嗣不得禍亂大陸和其他星球,長生路上任由他們而行,若違背此令,我自掌刀兵殺之!」

聞言,眾人震怖。

在黑暗至尊的家門口張貼榜單,這也太過狂妄了吧?

女帝一怔,隨即點頭道:「是。」

人們皆心懷感恩,紛紛獻上了各自的功法,就此退去。

姜亢喜滋滋的收起了無數的功法,將這場宏大的會議落幕。

「我曾聽聞先輩至尊講法傳經,天降金蓮,地現神光,怎麼到了這裡完全變了?」大喬眉頭微皺,頗有些好笑的看著姜亢。

姜亢那個尷尬啊,咳嗽了一聲道:「我這邊心中惦記著天下安危,哪裡有心思講經說法?」

眾人都憋著笑,聰明的選擇了沒說話。

幾個老婆趕了過來,姜亢當然不能放過,而其他幾人則是滿腔熱情的跑了過來,原本以為可以見證到萬載難逢的盛會,結果看到了一個最為離奇和滑稽的場面——至尊管人借東西。

這傢伙真的是不要面子啊。

「你是要在這茫茫典籍之中找到破解自身問題的方法么?」諸葛亮問道。

「不錯。」姜亢點頭,頗為感嘆的看了一眼諸葛亮,說道:「還是你懂我啊。」

「我誰都懂。」諸葛亮極其臭屁的說了一聲,氣的姜亢差點沒一腳踹死這個傢伙。

你咋這麼能吹呢?

諸葛亮背負著雙手,圍繞著這堆功法轉了幾圈,隨後搖了搖頭。

「怎麼,有什麼發現嗎?」姜亢問道。

「沒。」諸葛亮面不改色的說了一句,隨後看著姜亢,道:「如果功法行不通,你可以從能量下手。」

「說具體點。」

「能量的形態有很多,我去過地球,那種能量的表現過於落後,但也是其中一種;除此之外,宇宙之中的靈氣和人體的玄氣,已經精神領域的信仰之力都是值得嘗試的。」

聽著諸葛亮的話,達摩也出了個主意:「對於信仰之力,我們三教最為有發言之權,信仰之力來自於人們的精神信仰,可以加持自身,力量強大,或許能藉此打破你自身的桎梏也說不準。」

李緣風提出了更為準確的主意:『你在宇宙各地立下自己的神廟,一定要多。」

姜亢一聽頗為不好意思的撓了撓頭,道:「我還活蹦亂跳的,這樣做會不會不太好?」

「隨你了。」

姜亢還是沒有選擇這個方法,他打算先在這茫茫古籍之中找到答案。

因此,他這些日子的生活除了和自己的一大群絕色老婆鏖戰,就在書海之中遨遊。

還有一次,一邊研究著功法,一邊就按住了小喬,這人生,他還過的有點愁。

而姜亢的話被刻成了金色的榜文,貼在了至尊禁地之外。

一件事卻引起了人們的轟動,在北海方向張貼金榜之時,北海之地殺出一個從未出世過的至尊子嗣,看來是剛剛破封降世的,直接毀掉了金榜,鎮殺金榜使者,讓天下人感到一陣憤怒。

「區區一個未成至尊的人,當真以為能夠鎮壓宇宙嗎!我等父輩皆是至尊而來,我等遲早也將踏上那一步,他算什麼!」

「我名水封,你讓他來,能奈我和!有種的話,打進方寸山來!」

所有的眼睛,都匯聚到了長安城中。

張貼金榜是姜亢安排下的,如今讓人打臉,他當如何處置?

在萬眾期待之下,一道身影從長安飛起,眨眼就到了北海之上。

「項至尊去了!」

「又是一場驚天大戰嗎!」

「北海會不會被滅?」

「我看有點難啊,北海好像還藏著不少至尊。」

人們議論起來,或是擔憂,或是亢奮。

一隻大腳轟的一聲落在了北海海面之上,將海水震的飛起。

「交出水封,免於一戰!」 氣震八荒,海水滔天而起,直衝向天際之上,頓開空中的雲朵,整個王者大陸背部都因為這一腳而顫抖起來。

人們再次看到至尊威勢,紛紛心驚不已。

「交出水封,免於一戰!」

這是姜亢的第二聲大喝,提醒的意味和張狂的態度,無比的明顯。

衝上天空的水柱突然倒落了下來,澎湃驚人,直衝回北海之上,炸的北海平靜的水面波瀾萬丈驚天,幾乎將海水給盪了一個乾乾淨淨。

湧起的海水四處擴散,讓藏在北海之上的幾座神山差點淹沒。

一個巨大的擎海石柱在海水中出現,將一切定住,再次恢復風平浪靜。

姜亢的喝聲依舊在宇宙一件回蕩,然而再次安靜下來的空曠天地卻讓人一陣出神。

難道對方無懼於姜亢的威勢么?

若是這樣的話,等於一個巴掌生生的打在了姜亢的臉上,讓他剛剛在血海至尊身上建立的威勢,便會再次栽倒下來。

而姜亢勢必不會忍氣吞聲,一場大戰,便在所難免!

姜亢見對方沉默不出,壓住火氣,一步往北海之上走去。

「止步!」

就在此刻,北海之中傳出幾聲冷喝之音,北海中心捲起滔天巨浪,紛紛壓了過來,聲勢驚人。

看這場面,北海的黑暗至尊是要忍不住出手了嗎?

眾人的心忍不住提了起來,這一次若是動手的話,決不應該是一位黑暗至尊出現,到時候姜亢能否應付呢?

「讓開!」

姜亢大喝一聲,身若流光一道,埋頭走入了巨浪之中,腳步一踏,頓時萬丈巨浪紛紛落下,法則之力頓時潰散開來!

此刻,在北海內部的各大黑暗至尊皆是心中一凜。

觀看姜亢和血海至尊動手,對於他力量的推測,遠遠不及自己和他交手體會來的深刻。

這一腳落下,他們對之於姜亢,又有了一番新的認知,隨後便是在沉默之中的思考。

要對付這樣的姜亢,他們即便不止一人,但要成功擊殺對方,自己這邊想不付出代價可能嗎?

若是付出代價的話,試問都是至尊之身,誰又捨得輕易死去?

在他們猶豫之間,姜亢走近了那擎海神柱,抬頭仰望,最後猛地一掌打了出去!

「住手!」

完了,這一掌打出來,頓時天驚石破,陣陣轟鳴聲中,巨大的石柱頓時蹦斷開來。

整個北海失去了穩定性,海水高高而起,直接衝到了幾座神山之上,拍死了不少黑暗種族!

「欺人太甚!」

一個女子的嬌喝聲從中傳出。

轟隆隆!

山石崩塌的景象不斷產生,整個北海都似乎要徹底消失一般。

隨後,當中湧現出幾股能量,將混亂的局面穩定住了。

「最後一句,交出水封,不然我拆了你的北海!」

姜亢大喝,寸步不讓,身子立在高高的水浪之上,看著前方的三座神山,眼神極冷。

眾人心神震動,卻也屏息凝神,等待著對方的結果。

「看來是非戰不可了!」

姜亢態度極度堅決,抬起大腳,沖著一座神山就要踩下去。

「慢!」

就在此刻,一道聲音傳了出來。

隨即,一道身影被丟了出來,伴隨著一聲輕嘆:「非是我等懼你,而是不想冒險一戰罷了!」

空中那人,正是叫囂姜亢的水封。

此刻卻是滿臉驚悚加驚慌之色,他萬萬想不到,自己竟然會被當做妥協的事物給丟了出去,丟向空中這以殺戮黑暗勢力為榮的餓虎!

其他人也是紛紛心驚不已,沒成想姜亢竟然真的成了,至尊低頭妥協了!

此刻,一陣歡呼之聲暴起。

姜亢抬手沖著水封就抓了過去。

水封大叫,急忙使出一身的神通,想要掙脫姜亢的束縛。

「找死!」

姜亢冷聲一笑,大手一合。

他的力道何其之大,直接讓周圍的空間塌陷了下去,出現了一隻漆黑的空間破洞,這破洞是一隻大手的形狀,抓向了水封。

砰砰!

爆炸聲響起,水封的兩條手臂頓時炸成了稀泥,在空中慘叫不止。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