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老闆是她姑爺!」

「我老闆是她姑爺!」

「這麼巧?演偶像劇呢? 劍道通神 劇情狗血不?」

「足夠寫本小講啦!」

「那她說啥了?」

誤入狼懷:老公放肆疼 「總之,不想我再出現!」

「她也配做母親,真都不如個動物!」

老四氣的暴跳如雷,倘若那女人出如今她跟前,那她必定慘了,老四定會把她碎屍萬段。

「倘若她有點良心,當年也不會扔下我們便走,投奔自個兒的奢華生活去啦!」

「那你便不要理她了,就當沒這麼個人好啦!」

「以前,我一直以為自己可以做到,視若無睹,可今天我發覺,我還是傷心啦!」

「你便是傻,要不怎麼受傷的老是你呢!」

「這樣罷!改日我要我老公,給你引薦個好的男友,等結婚了,心或許就安定下出啦。」

「那便不必了罷!」

「你跟我客氣什麼,我老公朋友許多的!」 她就似一個見義勇為的勇士,上天派來的使者,聽見我受委曲,就受不了了,這也非常符合她的性子,在我跟前她掩飾不了,骨頭裡的那份純真。

「如今你計劃怎麼辦?」

「走一步說一步罷!我們華總夫人才,是最難搞的角色!」

「別怕她,有我呢!」

「恩!我問心無愧,為何要怕她!」

她陪我在草地下坐了片刻,那小草雖然平凡,但它的生命力卻是頑強,它要我感受了生命,感受了期望,激勵我奮發向上。雖然這一道上重重艱辛險阻,大自然的選擇,才使它具有頑強的意志,我們做人也應當不怕阻力,在任何困難跟前堅強不屈,微笑面對生活。

「好些了么?」

「恩!好多啦!回去罷!」

「你確定?」

「我確定!謝謝你,瑩瑩!」

「少廢話,走罷!回去我還得陪我老公呢!」

「見色忘義的傢伙!」

「等你有老公,你就曉得了,你也沒個男人,跟我談什麼見色忘義!」

「切!」

高冷男神別咬我 她講的義正言辭,彷彿已婚婦女的中心只可以是老公,朋友、家人都是附屬品似得,我便不相信,倘若沒男人,我自個兒也會活的非常好,起碼比如今要好許多,我的生活被華禹風搞的一團遭。

「送你回集團還是家中?」

「集團罷!我方才從集團跑出來,啥都沒交待呢!」

「好罷!」

回至集團,大家都在忙,我一人回至座位,不知該幹嘛,內線倏然響了,「你回來了?」是華禹風的聲響。

「恩!」

「來我辦公間!」

「好!」

在諸人的目送中,我進了華禹風的辦公間,這是由於方才的情景,大家都看在眼中,大約我跟他當中的關係,非常難掩蓋了。

「你期望我給她錢么?」

「跟我有啥關係?」

「倘若沒人幫她,這回她的麻煩鐵定會非常大!」

「那也與我無關,我恨不能她橫屍街頭!」

「你確定么?」

「我沒媽!當年害死孩子,也有她一分兒,我不找她算賬,便不錯了,我為何要幫她?」

「只須你不心軟,我就安心啦!」

這我恨之入骨的人,我巴不得她遭人五馬分屍,不管是為爸還是為我死去的孩子,我都恨死她了。

「周末,集團全體職工去郊外遊玩。行程是兩日。請大家提早預備好洗漱用品跟換洗衣物,周五下班后,我們集體出發。」

賈衛時在公共區域,宣布了這消息。集團這類放鬆式的旅遊,基本都是為提高大家的工作積極性。並且可以修復各部門當中的關係,通過一些遊戲抑或拓展訓練來激勵職工。

這類狀況自然是沒人可以請假,大家必須全員參與。

「聽聞集團包下了郊外一個農場。可以自己採摘跟遊玩。應當會不錯罷!」

「我沒參與過這類活動!」

大學沒畢業我便出國了,在美國基本也非常少參與集體活動,因此這類形式的旅遊。我第一回參與。

我們乘坐兩輛公共汽車,來到目的地,大門上。四個五顏六色燈光環繞著,四個字:愛心農場。

不得不承認,這兒的夜景,確實是美的可以令人迷失自己,抬眸仰望星空,彷彿觸手可及,群星閃動。

下車后自然就是集體聚餐時間,是一個自助式餐廳,大家紛紛尋找著自己喜愛的美食,這時一個熟悉的聲響,出如今我背後。

「青晨!你得多吃點噢,瞧你瘦的,我望著都心疼呀!」

「周思綿,你怎麼來了?」

「我是華總夫人,又是集團副總經理,你覺得我不該來么?」

「Whocare,我們可以裝作不認識么?跟你講話我覺得反胃!」

「我哪敢裝作不認識你呀!你如此大的一人物,迷的我老公七葷八素的,我只可以視你為眼中釘肉中刺!」

「那多謝你誇獎啦!」

我端起一杯波爾多酒,徑直衝她走去,旋即倒在她頸下。

「誒呀!華太太,對不起噢!我沒看見你呀!」

「吳青晨!你有病罷!」

我特意提高了嗓音,要她霎時變成全場的焦點人物,之因此倒在她頸下,是由於她今天衣裳的材質,遇見酒會變得異常透明,而她的胸部若隱若現,壓根沒穿內衣,她那顆粒般的花蕾,剎那間凸顯出來,惹得諸人面面相覷。

「華太太,我也不是存心的,你還是趕緊回去換衣裳罷!」

「呀~~~吳青晨!你給我等著!」

等她發覺自己已經走光時,兇狠地望向我,雙掌捂在頸下,疾步離開了餐廳,這一抹春光,惹得集團男同事,都熱血沸騰起來。

「姐,你真厲害,這下她可糗大了,臉都丟盡啦!」

「這回知道姐不是好惹的了罷!」

「恩!還是你厲害!」

王敏即刻伸出大拇指,給我點了個贊。

「走,用餐去,管她呢,我都餓啦!」

「好罷!我們得喝點酒!」

從集團同仁的態度來看,這周思綿在集團也不受歡迎,她那刁蠻的性子,大家肯定也是遭受欺壓的底層,只是沒人敢反擊罷了,也可能是給華禹風面子。

恐怖堡 「來外邊,找我!」

沒待我用完餐,華禹風發了條微信過來。

室外的燈有幾個壞了,還有個電線杆連接處迸射起了火花。

「哇!演鬼片么?」

我心間一緊,取出手機預備照亮,華禹風的信息再一回過來,嚇了我一條,小心臟險些蹦出來。

寫著:草地下!

好歹也是個大型農場,搞得這麼窮酸,路燈居然如此少,嚇死姑奶奶了。

「禹風,你在么?在哪兒?」

我只可以悄聲兒詢問,之後開始在四周尋找著他的身型。他的車燈熄著,停在農場外的一片樹陰下,我瞧不清他。

「這兒!」

聲響陰沉且性gan,帶有男中音的雌性,把我吸引過去。

他靜靜地站立在那中,載著滿身的光暈,眼角輕彎,嘴巴微微張開,露出一個迷人的笑容,看起來他今日心情不錯。

他一隻手自然的環上了我的腰,另一隻手撫在我的髮絲上,頭輕輕湊來,他把頭埋在我的頭髮中,問我:「用的什麼洗髮水,這麼香,真好聞。」

「七步斷腸洗髮水,聞到香味兒的人,只須走出七步,便會七竅流血而死,自此永不復生。」我一本正經地胡說八道著。 「不是七竅流血,而是春心蕩漾而亡才對,我已經把持不住啦!」華禹風又開始撩撥我,嘴唇在我額頭跟眼眸上輕輕啄吻。

「周思綿來啦!」我憂傷地嘆氣道。

「這類時候,不要提她好不好,非常掃興的!」

「我不期望她看見,再惹什麼風波!」

「你在哪個房間?」

「211,怎麼了?」

「沒啥!」他神情邪惡,明顯不是沒啥,一定另有陰謀,莫非他想夜間去我房間,這要是讓周思綿知道,還得鬧翻天!

「看星星罷,不要提那類人了,破壞心情!」

「我怎沒感覺你是來看星星的呢?」

因為他的手一直沒離開過我,不住地在我身上徘徊,從上到下,從外到中,最後我們都退到了車中,空間里霎時充滿了曖昧的味道。

華禹風的手機鈴音,劃破了夜空的寂靜。電話中嬌嗔的聲響。更加令人匪夷所思,聽起來關係應當不錯,寥寥幾句便收了線。

「你還有多少女人?」

「你想知道么?」

「我就是好奇罷啦!」

「想知道么?先滿足我再說!」

他徑直把我的上衣退下來,目光從上到下。一直沒離開我,貪婪至極。

「你放開手呀!集團那多人都出啦。被發覺怎麼辦?」

「誰要你說我……?我如今就要要你瞧瞧,我究竟行不行!」

說男人這些,果真是要付出代價。並且還是慘疼的代價。跟這類男人對抗。論體力我壓根便不是他的對手,更何況我刺激了他,今天他必定是不可以放過我了。

他那一抹邪邪的笑。不過面龐看起來非常俊朗,伴隨著車中曖昧的氣氛,更加迷人。

我可不想給他太多鼓勵。我怕他會更加肆無忌憚,在車中便開始抑制不住自己,已是我這一生,做的最癲狂的事了。

可是我身體卻誠實的要命,捨不得他離開。正當我們都快要到達巔峰之時,一個聲響險些戳穿我的鼓膜。

「禹風,你在車中么?」

「靠!是誰?」

他失措的把我攬入懷中,極力想保護我,我側頭一看,原來車外的人是周思綿,我嚇的瑟瑟發抖,到底如今他們才是夫妻,而我是足金足兩的第三者,不!如今更確切的說是泡友才對!

「別出聲,外邊看不見我們!」

「為啥?」

「有車膜!」

「那我為什麼可以看見她呢?」

「別出聲,哪兒有那多為啥?」

他徑直用嘴堵上了我的唇,不住地挑撥著我,倏然,華禹風的手機鈴音響起,因此我們的躲藏,宣告失敗了。

「華禹風,你在裡邊,對不對?你給我出來。」

「怎麼辦?」

周思綿在窗外不住地拍打、廝喊,華禹風沒理會他,徑直發動引擎,驅車迅疾離開,回頭看見周思綿像個發了瘋的獅子似得。

華禹風沒去任何地方,而是在農場繞了一圈,回至餐廳門邊,不遠處只見周思綿,仍舊氣勢洶湧的等在門邊。

「我下去之後,等沒人了你再下去!」

「噢!」

到了門邊,華禹風果真留我一人在車中徑直下去了,見了周思綿之後,一手摟上她的肩,可是周思綿卻不甘心,不時地回頭望向車中,雖然我曉得她看不見我,而是我還是心虛的躲起,之後,他們倆人雙雙離開了我的目光,無論是動作還是神情都顯得異常親密,我真不曉得華禹風在我跟前表現出來的寵溺,是否同樣是在作秀,他不去做演員真是可惜了。

「姐,你去哪兒里了?我們都吃完了,預備玩遊戲呢!」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