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靠,太陽升起了!」棲魔洞下方,傳來一陣陣的迴音,音色一模一樣。

「我靠,太陽升起了!」棲魔洞下方,傳來一陣陣的迴音,音色一模一樣。

「哈哈,快點吧,我已經等不及了,太陽快點升起吧。」一名老者激動的哈哈大笑。

「哈哈,快點吧,我已經等不及了,太陽快點升起吧。」棲魔洞再次出現迴音。

「我要成就無上強者。」有修士高興的大喊,似乎覺得很有趣。

一道道迴音傳來,充斥天地間。

洪錚卻是皺著眉頭:「不對勁,之前棲魔洞沒有迴音,現在卻出現迴音了。」

鳳蒼宇也是感覺到了異常,嘗試喊道:「誰在裡面?」

「誰在裡面?」迴音再次響起,分明就是鳳蒼宇的聲音。

肖帝等人一連嘗試多次,最後均是覺得自己想多了,只得作罷。

伴隨雞鳴聲,太陽快速升起,撕裂了無邊黑暗,金黃的陽光灑在眾人的身上,讓眾人覺得暖洋洋的。

九天之上,那輪真陽懸挂虛空中,釋放出無邊光熱,驅散黑暗。洪錚仔細看了看,卻沒有發現任何端倪。但是他知曉,這輪真陽,曾經與夸父一戰,被重創。

葉南廷同樣是看著真陽,低下頭,將眼中的那一抹貪婪隱藏。卻不知,他的神色,被洪錚看的清清楚楚。

「真陽有古怪……」洪錚心中自語,留了心眼。

「快點下去。」一尊妖狼首先忍受不了誘惑,猛然從棲魔洞跳了下去,沿著萬丈絕壁,開始緩緩趴下。

眾人沸騰了,一個個不要命了一般,開始進入棲魔洞。

隨後是葉南廷,鳳蒼宇等人。

洪錚沒有下去,一會兒看看棲魔洞,一會兒又看看九天真陽,若有所思。

片刻時間之後,整個棲魔洞周圍,只剩下了洪錚,大茶壺,李輕依以及歐陽提香四人。

「你怎麼不下去?」歐陽提香問道。

「有古怪,這迴音有古怪。」洪錚輕語。

「有古怪,這迴音有古怪。」迴音傳來,與洪錚聲音一模一樣,若不是洪錚性格也是多疑,真的也覺得是自己的幻覺。

「你是誰?」洪錚問道。

「你是誰?」迴音再次傳來。

「迴音有什麼好奇怪的,這本來就是棲魔洞,有古怪也是正常的。」大茶壺撇撇嘴,表示不屑。其實他自己知曉怎麼回事,但是他只有咬牙切齒的自語:「這該死的雞!」

洪錚沉默了一會,隨後開口:「正宗好涼茶正宗好聲音歡迎收看由涼茶領導品牌神仙寶為您冠名的神仙寶寶涼茶東荒好聲音喝啟力添動力大茶壺啟力精神保健品為東荒好聲音加油。本屆東荒好聲音當中四位導師最得意的門生將踏上大茶壺啟力成仙夢想之旅。發簡訊參與互動立即獲得蘇寧易購的一百晶石優惠券感謝大茶壺帶我來這個地方以及對我的大力支持。我們的好聲音學員如果獲得三位或者三位以上導師認可即可獲得一萬晶石成仙夢想基金。」

語速極快,沒有絲毫的停頓,說的那叫一個順暢。大茶壺幾人甚至沒有聽清洪錚說的到底是什麼。

此話一出,先是大茶壺愣住了,張開大嘴,下巴都快掉在了地上。

然後是歐陽提香,接著是李輕依,均是面色古怪。有沒有搞錯,有沒有搞錯?

與此同時,棲魔洞久久沒有傳來迴音,但是片刻之後,一道嘶啞而滄桑的聲音傳出,帶著一股氣急敗壞的味道:「你麻痹!」

「這叫老子怎麼學?」

「氣死老子了!」

而後一道身影帶著七彩神光,從棲魔洞飛出,神光照耀九天十地。眾人目瞪口呆的看著這身影,個個都說不出話來。

神光漸漸散去,出現在眾人眼前的,是一支土雞。肥碩的身子,毛髮土黃土黃的。伸出一根翅膀,指著洪錚,破口大罵:「就是你壞了老子的道?你死定了小子!」

大茶壺腦袋開始當機,滿臉黑線:「這麼輕鬆就將你逼出來了?」

「你妹妹的,老子在棲魔洞多少年了,沒有老子學不了的話。」土雞毛髮站立,一雙眼睛噴出怒火,「你觸犯了偉大的七彩天雞大人!」

洪錚面無表情,極度淡定,只說了一句話:「那你將我方才的話學一遍……」

就這麼一句話,對土雞造成了無限點的傷害。它垂頭喪氣:「沒聽清……」

李輕依毫無形象的哈哈大笑,花枝亂顫。她實在是沒想到,結果竟然是這個樣子。無數年來,不止一個人準備引出這七彩天雞,但好像還沒有人成功過。想不到今天,竟然被洪錚以這種方式給引出來了。

大茶壺則是極度的無語,半晌之後,對洪錚豎起了大拇指,實在是佩服洪錚。

歐陽提香張開了艷紅的嘴唇,想說些什麼,終究沒有說出口,今天這一切,簡直是顛覆了她的認知。 棲魔洞,傳說曾經乃是一處古戰場,更是一座大墓。那裡有無數神魔隕落,身死道消。葬下一尊尊無上強者,那裡時空混亂,規則不全。傳說中,人族強者九幽仙王在葬於棲魔洞,獸王青冥雀在棲魔洞狙擊神族大魔,雙雙戰死……

但更有傳說,棲魔洞蘊含大造化,藏匿有彌補缺陷的神物。 神醫世子妃 人族大魔魏從龍於棲魔洞悟道而去,南方李清風,獨自一人闖入祖地,進入棲魔洞,平安歸來。一則則傳說,讓無數人對這裡充滿了無邊幻想。

洪錚站在棲魔洞邊緣,看著絕壁上正在攀爬的眾人,眼中出現了精光。

「我下去了。」洪錚開口,正準備一步踏出。

「等一下。」七彩天雞怒氣沖沖,寶相莊嚴,一雙眼睛猥瑣到極致,滴溜溜的轉動。

洪錚皺眉:「什麼事?」

「你壞了我的道!」七彩天雞大義凜然。

「你是什麼道?」洪錚問道。

七彩天雞傲然:「我的道,是模仿之道。」

洪錚淡淡回了一句:「那是小道。」

七彩天雞大怒:「放屁!造字九道中的模仿一道,豈會是小道?造字九道,乃是天族倉頡創立,蘊含莫大玄機,你一階凡人,又怎麼會懂得?」

洪錚有些無語,他覺得這隻雞跟大茶壺是一個樣子,不可理喻:「那你要怎麼樣?」

七彩天雞假裝思索了一下:「嗯……我收你為師。」

在場眾人皆是一愣,從來只有收人為徒,拜人為師這個說法。收你為師……真真是頭一次聽說。

「你壞了我的道,那你就要教我,如何破壞別人的道。最重要的,你要教我,如何才能夠說話那麼快!」七彩天雞喝道,肥碩的身軀抖動,斜睨洪錚。

洪錚還在思索,李輕依與大茶壺卻是極為的激動。

「答應,快答應,這是天大的造化!這隻雞不簡單!」李輕依激動的暗中傳音。

大茶壺也是頗為激動:「老闆,快答應,這是很多人想都不能想的造化。這隻雞,能夠控制那輪真陽,對你有莫大的好處。而且,這隻雞,活的無比久遠,知曉無數大秘!」

洪錚雖然情商極低,但是他不傻,一聽,立刻答應:「好!一言為定。」

七彩天雞滿意點頭:「嗯,記住,我收你為師了,我會好好照顧你的。」

洪錚眼珠轉了轉:「雖然成交了,但是,我們只是嘴上答應,可沒有契約,萬一我要反悔呢?」

「你敢!」七彩天雞大怒。

「那如果你要反悔呢?」洪錚循循善誘,「我們應該有個契約,比如雙方都不能反悔,誰要反悔,就要付出代價的那種……」

李輕依與大茶壺是何等的精明,一下子就明白了洪錚的意思。

別看洪錚對男女之事獃頭獃腦,但也是屬於跌個跟頭抓把泥,雞蛋到手小一圈的人。這是李輕依的評價,大茶壺深感同意。

七彩天雞雖說活的久遠,但腦瓜子好像不夠用,歪著雞頭考慮了一下:「也對。」隨後一拍自己腦袋:「對了,有這個。」

而後,他雙翅一斬,頓時,虛空竟然裂開,翅膀伸進了別切開的虛空中,摸出了一塊骨。那塊骨,上面布滿了密密麻麻的符文。有拳頭大小,如玉一般晶瑩剔透。

「這是用來起誓的骨,鮮血滴在上面,我倆誰都不能違約了。一旦違約,就會身死。」七彩天雞說罷,首先一滴血滴在了上面,然後將骨遞給了洪錚。

洪錚看向李輕依,當看到李輕依對自己點頭,也就放心將自己的鮮血滴下。一時間,神光燦燦,無數符文閃爍。他感覺心中多了一種奇怪的聯繫,心緒像是沒入到了遙遠的國度。同時感覺一道心神在腦海響起:「因果道……恩准。」

七彩天雞得意洋洋,心中自語:「都以為我傻,平白無故的認了個師尊……但是你們誰又知道,我看到了他身上的三千道之中的大缺道與補天道呢?」

而後,七彩天雞眼中出現了追憶之色,一瞬間恍惚:「不對,什麼是大缺道,補天道?」

洪錚看到了他身上的恍惚:「你怎麼了?」

七彩天雞搖搖頭:「沒事。」

洪錚見狀,也沒多問,開始進入棲魔洞。他縱身一躍,跳下。頓時,他感覺難以想象的壓力壓在了他的身軀上,宛若背負大岳而行。心中一驚,急忙扣住旁邊的岩石,穩住身軀。開始大量四周的環境。

他被眼前的場景震撼了,洞府,絕壁上盡都是密密麻麻的洞府!宛若蜂巢一般,數都數不清。同時,滄桑,久遠,腐朽的氣息傳來。

他看向離自己最近的洞府,裡面十分寬敞,一座棺槨擺放在那裡。只是棺槨已經四分五裂,一片狼藉。棺槨中已經沒有任何東西,很明顯,裡面早已經被人洗劫一空。

「棲魔洞三千丈以上,沒啥價值,都是一些廢物的墓地。三千丈之下,才是重頭戲。」七彩天雞開口,極度不屑。大茶壺,李輕依走上前來。

洪錚沒有開口,在洞府中,他閉上眼睛,感應到了一股悲傷與絕望的氣息。恍惚中,似乎有一尊不朽靈魂在盯著他。

「這墓主人,應該死於絕望境地,似乎壽元無多……」

「正直壯年時期,患上道症,在六百年前送來,名叫周舒,只剩二十年壽元。」七彩天雞撇撇嘴。

「你記性真好。」大茶壺豎起大拇指。

玄界匹夫 「什麼是道症?」洪錚問道。

「這是一種絕症,上至荒王級別的高手,下到普通凡人,都有幾率患上。一旦患上,無法解救,目前,還未有解決的辦法。」大茶壺開口。

「修為高深的修士,能夠簡單壓制,但壽元也絕不會太多。一些掌控之地的老掌教,就換上了,似乎是一種詛咒。比如劫龍地的老掌教,處於長期閉關,渾渾噩噩,壽元無多。」

「洪王地洪家的古祖,也患上道症,縱然修為高深,也是壽元無多。」大茶壺開口。

「沒有任何辦法或者丹藥能夠解救嗎?」洪錚開口。

「暫無,患上道症,靈魂也就快要破碎,連轉世都不能。」李輕依開口。

「而且這種道症,會有一定傳承,你要注意了,洪家古祖,就是這種。」大茶壺叮囑,「所有洪家血脈,都有可能會有。」

洪錚悚然。 洪錚沿著棲魔洞的絕壁,緩緩向下方攀爬。七彩天雞跟在洪錚的身後,喋喋不休。

「小子,你能教我什麼東西?」

「兄弟,教教我如何說話。」

「師尊,教我一點有用的東西啊。」

他不斷變換稱呼,見洪錚不理睬,一點也沒有沮喪。而後他又看向大茶壺與李輕依,咧嘴一笑:「怎麼稱呼?」

大茶壺眼皮一翻:「少來,又不是不認識。」

「嘿嘿,我說那個美女,看你樣子,還是處子身啊,怎麼,我師尊還沒有睡你?」七彩天雞臉皮極厚,語出驚人。歐陽提香首先紅了臉,恨不得將這隻雞給一把捏死。

李輕依則是極為的豪放:「怎麼,好長時間沒找母雞,寂寞空虛冷了?」

七彩天雞斜睨李輕依:「老子註定是要騎鳳凰的人,那隻母雞能配上我?」

洪錚陰沉著臉:「閉嘴!」

忽然,洪錚抬頭,猛然看向絕壁前方。只見幾道流光攜帶恐怖威壓,呼嘯而過。

「靈體大境的高手!」洪錚瞳孔微微的收縮,看向遠處。只見為首一人,乃是一名身穿青色長袍,背負雙手,面色極為陰冷之人。他渾身浮現不朽符文,不斷閃爍沉浮。身上有三座大陣護住全身,降臨棲魔洞。

「那是誰?」洪錚問道。

大茶壺瞥了一眼:「雲海宗三大掌教之一,爵風掌教,靈體大境四重天的高手!」

而後,再次有一人衝下,乃是一名********。洪錚看上去的剎那,眼中出現了寒芒,不是別人,正是擄走上官墨苔的白玉珩!

緊接著,一名中年修士出現,氣息極為恐怖,似乎能夠壓制所有人。他面目慈善,身穿太極袍,懸浮在半空中,看向每個人。

「卧槽,他……他……他……他怎麼來了?」大茶壺極度震驚,說話都不利索了。

歐陽提香也是瞪大了眼睛,張開小嘴,一臉不可思議:「是他。」

洪錚看向中年修士,瞬間覺得他成為了一輪真陽一般,刺目無比。身軀周圍虛空扭曲,似乎難以承受他釋放出的威壓。

「我偏要看看你真身!」洪錚也狠了起來,睜開了太初荒瞳。一瞬間,他的眸子化為了純金色,毫無感情。整個世界在他的眼中變了,變成了黑白色。隨後,他猛然看向那名修士。

剎那間,洪錚只感自己的雙目無比刺痛,赫然被灼傷。他覺得自己看到的是一輪金光燦燦的人形生靈。

一個呼吸的時間,洪錚的雙目流下了鮮血,太初荒瞳被破,眼中布滿了血絲!

「好強大!」洪錚喘著粗氣,臉上出現驚異之色,「我竟然什麼都看不出來!只看到,那是一團光。」

「咦,有意思,有小傢伙竟然想勘破我的真身。」中年修士猛然看向洪錚,隨後對洪錚露出了一絲和善的笑意。但是下一秒,他笑容凝固。身軀一變,猛然來到洪錚身前:「你的脊背大骨……你成功了?」

洪錚點頭:「僥倖成功。」

洪錚知曉他問的是什麼,就是洪錚按照北斗星辰陣,裂脊背大骨,排列成龍形。萬年以來,似乎只有青帝太無一人成功過。

中年修士震撼的無以復加,他知曉裂脊背大骨代表了什麼。第一,就是風險太大,稍有不慎,就會裂體而亡。而且,必須要肉身足夠強大,並且要會一種無上鍛體玄功。第二,就是極度痛苦,他捫心自問,他自己忍受不了那種痛苦。

「很好,你很好……」中年修士到底是超級高手,鎮定下來,又回到半空中,繼續掃視眾人。

「他到底是誰?」洪錚開口。

大茶壺在中年修士來的時候,腦袋快要聳拉到了褲襠里。見他走後,才開口說道:「帝皇府的府主詹璇璣!」

「帝皇府是一座學府,與九冥府,天機府並稱三大至尊學府。裡面奇人異士無數,高手眾多。無數天寵,都想拜入他們的門下。只要進了三大至尊府,就能一飛衝天。它們不屬於任何一個掌控之地,但是,所有掌控之地的王見到詹璇璣等人,全部都恭恭敬敬。」歐陽提香接著解釋,「而且這還不是最重要的,詹璇璣傳言是東荒四大高手之一。三千年前,東荒與西土一戰,西土出動雪藏神靈,被詹璇璣擊退。」

「什麼修為?」洪錚有些羨慕的看著詹璇璣,自己什麼時候才能夠達到這樣的境界?

「不知,有傳言是通天大境的修為,但也有傳言,是徹地境,修鍊出了自身福地。」大茶壺輕聲解釋。

雲海宗掌教爵風與白玉珩見到此人來了,躬身一拜:「見過詹府主。」

詹璇璣和煦一笑:「無妨,你們繼續。還有不長時間,帝皇府準備招收天賦極佳的高手。我是來看看有沒有什麼好苗子,準備提前帶入。」

爵風一聽,笑呵呵的一指下方已經到達五百丈處的鳳蒼宇:「這是宗內一名不成器的晚輩,詹府主還請看看。」

詹璇璣看了鳳蒼宇一眼,臉上出現了讚許之色:「咦,是一名天寵,不錯,天資驚人,看他能走出多遠吧。要是達到了我理想中的距離,我倒有一種功法適合他。」

呼呼呼,幾道流光再次出現,一名名平日里不出現的老怪物們紛紛現身。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