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到底發生了什麼?你跟戰雨。」林雪初開口。

「所以,到底發生了什麼?你跟戰雨。」林雪初開口。

小坑道:「我知道我做的是錯的,但是我就是忍不住。」

「戰雨是什麼反應?」林雪初問。

小坑:「戰雨找我了。」

「找你了?」

「我沒想到他是那樣的反應。」小坑開口。

林雪初:「所以現在你們到底是什麼情況?」

小坑搖了搖頭:「你知道嗎宿主大大,他說我太自私了。」

林雪初想起之前的那些事,沒有說話。

小坑:「我知道我很自私,用那種方法去試探他,可是我……」

「可是你從來都沒有想過,他會怨你吧。」林雪初開口。

小坑點頭:「我以為足夠喜歡就不會怨我。」

「所以,你一個人去想一些事情,總會陷入你自己的認知里的,你不是戰雨,不管你多喜歡他,多了解他,你也不是他啊。」林雪初開口。

不過,現在的林雪初看著這樣的小坑覺得格外的心疼。

印象里,林雪初就從來都沒有見過這個樣子的小坑。

但是這也足夠可以說明一件事,那就是他終於可以在自己面前展現出自己從來都沒有見過的一面。

林雪初慢慢的抱住了小坑。

「就像你說的,不管什麼時候,我都會一直在你身邊。」林雪初道。

現在的小坑確實很像自己的弟弟。

林雪初覺得自己對於一些事情的判斷主觀因素太多。

之前認為「十惡不赦」的小坑,現在瞬間成了一頭小綿羊。

小坑之前對戰雨做的那些事已經被林雪初壓在了內心深處。

「沒關係的,只要話說清楚就好了。」林雪初道。

小坑搖頭:「說不清楚的宿主大大,我從來都沒有見到過戰雨那個樣子。」

那天的場景彷彿就在眼前出現,小坑看著戰雨在他面前,在終於歸位看見自己的那一刻,眼淚就流了下來。

那個時候小坑還在安

慰著戰雨:「沒事的嗎,都過去了。」

「你跳下去了。」戰雨道。

小坑:「我不是依然在這裡嗎。」

「你為什麼跳下去?你明明知道我會擔心,會害怕,你為什麼還要這麼做?」戰雨恢復了平靜后問。

小坑道:「我只是覺得有意思。」

「你不疼嗎?在掉下去的那一刻。」

小坑:「我覺得還好……」

「可是我的心會疼!」戰雨高聲道:「你從頭到尾都沒有考慮過我的感受!你從來都不問我的想法,總是一意孤行。」

「我沒有安全感!就算你告訴過我會一直陪在我身邊,我也還是沒有什麼安全感!」小坑提高了聲音。

戰雨:「我覺得我們可以擁有我們自己的意識其實挺幸運的,可是你現在在用這些好不容易得來的意識做什麼?試探?實驗?考驗我?找你自己的安全感?」

小坑別過了臉,末了道:「我只是想看看你對我的情感。」

「你是小孩子嗎?可不可以不這麼幼稚?為什麼要去試探呢?」

「我以為你回來以後會給我足夠的安全感。」小坑道。

戰雨嘆了口氣:「可能從一開始我就不懂愛吧,但是我覺得愛從來都不是在試探里進行的。」

「你受不了我這樣嗎?我以為你會理解我的。」小坑道。

戰雨看著小坑,目光堅定道:「是,我受不了這樣。」

「我只是……」

「我知道你一直以來期待的,也一直在包容你,可是你想過要去了解我嗎?」戰雨問,「我們可以擁有情感本來就是一件很不容易的事情,可你為什麼還要把他給複雜化了呢?單純一點不好嗎?」戰雨問。

小坑搖頭:「我不知道。」

「你跟你的宿主之間的感情挺好的,那是因為你知道你們之間的相處方式,但是我們之間的呢?」

從始至終,戰雨都是站在原地看著小坑,目光一直很堅定。

小坑觸及到的,是他從來都沒有了解過的戰雨。

「你一直以為我會怎麼怎麼做,我確實會那樣,在看見你從那個地方直接跳下去的時候我的第一個反應就是跟著你跳下去,可是這不代表我就會包容你的這種做法。」

說到最後,戰雨一直在重複著那句話:「你認為的價值不是我的價值,可不可以試著了解一下我?」

「然後呢?」林雪初問。

小坑搖頭:「說完這句話以後,戰雨就直接走了。」

林雪初:「你沒有追他嗎?」

「我當時極度震驚。」

震驚平時一直包容自己,從來都不會說重話的戰雨會那麼對自己。

所以小坑受到了不小的衝擊。

此時的林雪初跟小坑直接坐在了地上。

雖然林雪初不能真實的

感受到旁邊薔薇花的溫度,但是跟小坑一起坐在這裡談心的感覺還是很好的。

然後,林雪初跟小坑齊齊的嘆了口氣。

「這就是成長。」最後,林雪初用這句話總結了小坑的這件事。

小坑點頭:「在愛里學會成長。」

「不過,戰雨都已經說的很清楚了。」林雪初道:「你應該試著了解他。不要憑藉你的主觀想法去判斷他在面對一件事情的時候會做什麼。」

小坑慢慢點頭。

林雪初:「不過我怎麼覺得……」

怎麼覺得小坑在感情里完全就是很任性的一方。

像極了在男朋友面前無理取鬧的,小女生。

自己的感情初衷不能收到一點點的玷污。

不然的話一定會鬧得雞飛狗跳。

林雪初:「我以前根本沒發現你會這樣。」

「我也不知道。」

在戰雨決絕的離開后,小坑首先想到的也都是戰雨的錯。

但是等第二天的時候,無窮盡的愧疚就吞噬了小坑。

「宿主大大,這就是人的情緒,這就是你們的情緒了嗎?」小坑問。

林雪初:「你現在是被人性化了。」

「做人真的好難啊!」小坑道。

「你可以選擇不做。」林雪初道。

小坑搖了搖頭:「但是不做人的話,就不會有感情了,那樣的話我又變成了一個機器。」

林雪初笑了一聲后看著前面。

知道了做人的壞處,但做人的好處就是不放棄的理由。

「你果然長大了。」林雪初說。

突然,蘭聲出現在了花園裡。

隨後林雪初便看見了一隻蝴蝶。

然後蘭聲上前去跟蝴蝶玩耍。

「你覺得她是一個什麼樣的人,就只看這一幕。」 婚心蕩漾,億萬首席請簽字 林雪初開口。

接著,小坑跟著林雪初看過去,然後道:「很溫和的人。」

小坑話音剛落,眼前的場景就發生了變化。

「我還沒看慕錦航……」林雪初道。

小坑道:「沒關係的,這個是可以調的,等等再帶你回去就好啦!」

「牛……」

(本章完) 說這句話的時候林雪初的目光卻在前面。

自己被牧楚直接放在了河邊。

是蘭聲一腳把自己踢進水裡的。

「這就是你眼中那個溫和的人。」小坑道。

林雪初搖了搖頭,看著前面,

蘭聲那一腳力度是很大的。

所以,這就是自己心中那個溫柔的人。

「還是先回去解決現在的事情吧。」林雪初說。

跟小坑訴衷腸以後就忘記了慕錦航的事情。

畢竟現在慕錦航跟真正的安歲和呆在一起。

「你說他們兩個現在是什麼情況?」林雪初問。

小坑搖了搖頭,「那現在先回去看看吧。」

林雪初點頭。

「閉上眼睛。」小坑道。

跟剛剛一樣強烈的光出現以後,林雪初感覺自己又飄起來了。

在空中的時候,林雪初之前的那種自由自在的感覺又回來了。

「所以說,慕錦航其實那個時候不在宮裡,他們帶走的那個其實是一個侍衛?」

林雪初想起之前看見的關於慕錦航的過去后開始。

愛妻請入局 小坑:「是不是發現了時空穿梭很厲害?」

林雪初點頭。

成功到達了山洞。

原主跟慕錦航已經不在那個裡面了。

「你轉過去。」

聽見這句話后慕錦航直接轉身,然後道,「我在樹后等你。」

「多謝。」

說完,慕錦航便直接走向對面的樹。

「等一下!」一隻腳從河裡踏進去的人開口。

慕錦航停了下來,不過沒有回頭。

「你怎麼了?」

很擔憂。

「你還是在岸邊等一下吧。」

「什麼?」

「拜託了。」

重生之側妃奪宮 之後慕錦航聽見那個人走進水裡的聲音,不過他並沒有動。

直到那個人又說了一次。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