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那個老古董有什麼事?」國君不屑的問道。

「找那個老古董有什麼事?」國君不屑的問道。

「我想進入太華古陣,但現在錯過了報名的時間,所以只能請他給我一次進入的機會。」

「這事倒難辦,雖然傳送密室為我皇氏所有,但傳送密法必須要有神木學院校長主陣配合我和另外三位學校長老,才能啟動。除了主陣之人之外,另外四人倒是可以找知道密法的人替代,但唯獨不能缺了神木學院校長主陣。原因是歷任神木學院校長都是選定合適人選后,由上屆校長傳承下來的。就算某一任校長出現意外,校長傳承也會自動回到神木學院,之後由學校八大長老定出新的校長人選,進行傳承。現在這個老古董向來不通人情,所以這事不太好辦。」

方建軍低頭不語。

國君又接著說:「這樣吧,我帶你去見一見那個老古董,幫你說辭一番,但能不能行,就看你自已了。」

「多謝國君!」

「好了,現在就跟我去找那個老古董吧!」國君說罷揮了揮手,內務官員立刻做了隨行準備,國君坐著馬車,方建軍和六皇子兩人各騎一馬跟在後面往神木學院出發,沿途六皇子又問詢了些關於方建軍的情況,很快的就來到神木學院。

國君親臨,一路也沒人敢攔,一路不停歇的來到了神木學院校長居所前。

國君下了馬車,也不見校長迎出來,就自已帶著方建軍進到神木學院校長居室里,一邊進房一邊大喊:「木峰你個老東西,見我來了,也不出來迎接。」

進到房內就見一人背對著門,白髮白須,聽到兩人進來方才轉身。正面一見,此人長的雖不魁梧,但兩目烔烔有神,一看就是內家高手,年約七旬。

「怎麼,你來幹嘛!太華大賽還沒結束,暫時還沒人要送去你皇宮的傳送密室。」

「這次我還真有事,倒真是為了太華大賽的事找你。」

「什麼事,別拐彎抹角,直接說了,別擔誤我時間!」

「我這裡有個人,就是上次與白虎邦之戰解了風龍城之危的那個逐虎將軍,來來,我給你介紹下。」國君說著就把方建軍讓到前面。

校長瞄了一眼說道:「這是你國家的事,與我何干!」

「這不是當初我們都以為他犧牲了嗎!只是最近才回了來。現在他想參加太華大賽爭取進入太華古陣的機會,只是過了報名的時間,你看他這也是為了國家和百姓征戰沙場才錯過了時間,所以想請你看能不能通容一下,讓他參加一下比賽,要是他自己實力不行過不了,也就算了。」

「免談!」

「你!……」

「怎麼!你以為你是國君就可以不尊守規矩了。」

「老古董!」

「我就古董了,怎麼著。」校長絲毫不讓。

方建軍見國君也說不下校長,就自已開口道:「敢問一下校長,神木學院舉辦太華大賽的目的是什麼?」

「當然是挑選最優秀的人才進入太華古陣了!」

「那神木學院這樣的規矩會不會讓一些有實力的優秀人才因錯過報名而失去機會呢?」

「小子,敢教育我。以為你在戰場上殺兩個敵將就牛氣的不得了了?你是不是認為自已很牛,很有實力啊!」校長兩眼死死的鎖定著方建軍,一種實質化的氣息壓制著方建軍。

「是!」方建軍細毫不讓。

「好,有種,別說我不給你機會,我現在就給你這個機會,不知你敢不敢要這個機會!」

「有何不敢?」

「你和我比試三場,若是你勝了一場,就算你贏。」校長怒目道。

「好!」方建軍毫不猶豫的介面道。 就在寧浮生說完那番異想天開的話語後,東方寒不由打擊了起來,但誰曾想,東方寒的話音未落,就感覺自己的頭頂之上突然陰沉了下來。雖然現在是夜晚,但那道明顯的陰暗也嚇了他一跳。再看時,只見半空之上,一隻龐然大物帶着一股股刺耳的風鳴之音就落了下來。

東方寒見此身子一顫,拉着寧浮生就逃到了遠處。此刻的寧浮生還沉浸在自己的幻想中,突然被人拉起當然不高興了,但他還沒有來得及說什麼,也目瞪口呆了。

“轟…。”隨着一個巨大的聲響在他們不遠處發出,一股股塵土也鋪天蓋地的卷向了他們。兩人連忙躲避,直到塵土落定後,他們兩人才面面相覷的看着對方,這一刻他們竟有些不知所措了。

東方寒看了一下遠處的龐然大物,嚥了口口水,一臉不可思議的對寧浮生說道:“你說那玩意是不是巨龍?”

寧浮生也是震驚無比,他從來沒有想過,自己隨意的胡言亂語竟然可以成真,呆立片刻,他才戰戰兢兢的說道:“或許是吧…不然我們過去看看?”

遠處的那個龐然大物明顯受傷了,而且傷的還不輕,只見它那四對龐大的翅膀不住的扇動着,卻根本無法讓更爲龐大的身軀拔地而起。再看時,只見那龐然大物與巨龍真的很相似。猶豫片刻,寧浮生咬牙說道:“走,過去看看。”

這個時候,寧浮生兩人的心情都是忐忑的,畢竟他們不知道過去之後會發生什麼事情。如果那當真是巨龍,那就算他們兩人再怎麼目空一切,也不敢與之抗衡,畢竟巨龍是凌駕於人類之上的神聖的存在。

不過,就算他們再怎麼忐忑,他們都慢慢的走了過去,直到去到那龐然大物的身邊的時候,寧浮生才倒吸了一口涼氣,失聲叫道:“這真是巨龍!”

東方寒也是無法剋制自己激動的心情了,呆呆的看着那隻接近萬丈的巨龍。半晌後他才喃喃的說道:“寧浮生,你這嘴是什麼做成的?怎麼說什麼來什麼?”

“呵呵,你們兩個小孩也知道我的存在嗎?”這個時候,那隻重傷的巨龍突然說話了。

寧浮生聞言一呆,身子竟是顫抖了一下。東方寒開口說道:“不是知道,只是猜測。”

那巨龍龍嘴一咧,露出了一個極具人性化的笑容,說道:“兩個奇怪的小傢伙,你們在這裏幹什麼?”

“等龍血…。”下意識的,寧浮生就將這話說了出來,話剛出口,他就意識到自己可能惹了大禍了,想要補救卻又不知道應該如何說起。

那巨龍聞言也是一呆,定定的看了一眼寧浮生,古怪的說道:“我感覺你好像不是一個人,在你的體內好似還有更強大的存在,但他到底是什麼呢?”

“前輩,您怎麼知道的?我也感覺我的體內有別的東西,請前輩教我如何將其驅逐!”寧浮生誠懇的說道。

而在他體內的暗黑皇聽到這話卻是破口大罵,罵了片刻後他才說道:“這小子就是一個天生的白眼狼,老子都將自己的馭玄之法傳授給他了,他竟然還想將我驅逐,嘿,真是不像話!”說這話的時候,暗黑皇卻忘記了自己來到寧浮生體內的初衷了。

那巨龍搖晃了一下巨大的頭顱,說道;“抱歉,現在的我很虛弱,不能洞察那個強大的存在,而且不多時我就會死掉了。”

寧浮生聽到這話,隨即看到了它肚皮下潺潺流出的鮮血,見此他不由一陣心痛,雖說這不是巨龍精血,但只要經過他的提煉,這麼多的鮮血必然會得到幾滴巨龍精血的。

“可惜了…。”寧浮生心中想道。想到這裏的時候,他不禁又鄙視了自己一番,畢竟這巨龍還是比較和善的,如此,自己竟然還覬覦它的精血,這讓他自己也不能忍受自己的貪婪。

“我是黑暗魔龍,名叫薩拉克。”那巨龍突然說了這麼一句話。

東方寒一怔,寧浮生順口問道:“薩拉克前輩,您說這話是什麼意思呢?”

黑暗魔龍薩拉克沉聲一笑,接着想要奮力的站起身子,但它的身子太龐大了,而且它受的傷也太嚴重了,幾經掙扎,它還是沒有站起來。自嘲一笑,薩拉克說道:“沒想到我死的時候竟是這麼的不體面,唉。”隨着它的一聲嘆息,寧浮生感覺這巨龍的心中有着很多的不如意。


“前輩,你還有什麼心事未了嗎?”寧浮生問道。

薩拉克點頭說道:“有啊,不過憑着你們現在的能力根本無法替我完成。”說完這話,它的眼神閃動着追憶的光彩,喃喃的說道:“我與十翼龍王爭鬥多年,最終還是敗在了它的手上,想來這就是命運吧。”

東方寒聞言沉聲說道:“前輩,或許你還能好起來。”也不知道爲何,當東方寒見到那原本不可一世的巨龍變的哀哀自憐的時候,他的心中充滿了同情。

薩拉克苦笑說道:“不可能的,我不會活上多少時間了。”說到這裏,它的眼睛不住的在寧浮生與東方寒之間掃動了起來。片刻後,它驚訝的叫道:“原本我想將自己的龍源精魄傳給一個資質比較好的人,不想你們兩人的資質竟是不分伯仲,這樣一來,我竟然無法選擇了。”

“龍源精魄?”寧浮生與東方寒同時問道。

薩拉克又晃動了一下自己巨大的腦袋,好像它要清醒一下似的。龍嘴一張,一口白煙散發而出,薩拉克說道:“對啊,是龍源精魄,這龍源精魄可以讓一個人的第二本命屬性覺醒,從此之後不受天宗屏障的限制,修煉起來更是如同平步青雲。”

“第二本命屬性?”寧浮生與東方寒又驚聲的同時問道。因爲他們兩人都知道,一個人只能有一種本命屬性,絕對不可能甦醒第二本命屬性。這一個事實自古長存。

薩克雷極力的張開了自己疲憊的眼睛,說道:“怎麼?你們都不知道嗎?當一個人的第二屬性甦醒之後,這個人絕對會凌駕於整片天地之上。”

這一刻寧浮生與東方寒同時沉默了起來,而那黑暗魔龍薩克拉接着說道:“反正我是要死了,至於這龍源精魄歸誰,你們自己選擇吧。”說完這話,薩克拉疲憊的垂下了龍頭。


“一派胡言,傳說中是有第二本命屬性,但那第二本命屬性的覺醒根本不是由龍源精魄決定的!”在寧浮生體內的暗黑皇連連反駁,但他的反駁也只有他自己聽得到。說到這裏,暗黑皇微微一愣,接着陰沉的笑了一聲,自語道:“這黑暗魔龍當真不是好東西。”

“當然,你們也可以將我的龍源精魄一分爲二,但那樣的話,你們以後的成就…唉,不說了,你們自己決定吧。”薩克拉好像已經很疲憊了。

“平分!”這一刻寧浮生與東方寒同時說道。話音剛落,寧浮生與東方寒相視一笑,因爲他們明白對方的心意,在剛纔的時候,他們都想將龍源精魄讓給對方,但他們又都知道對方的脾氣,是以誰都沒有開口說話。不曾想,就在他們絞盡腦汁想要說服對方的時候,薩克拉卻是給出了最爲理想的意見。

黑暗魔龍薩克拉聽到這話,眼中微微閃出了一絲不可思議的光芒,接着苦惱的吼叫了一聲,之後,它擡起了龍頭,對他們二人說道:“好,既然你們想要平分,那我滿足你們,而且我也會將自己一身的巨龍精血全部送給你們。”說到這裏,薩克拉頓了一頓,接着說道:“但你們能夠滿足我一個要求嗎?”

“前輩請說!”寧浮生說道。

薩克拉微微一笑,說道:“我的家在魔龍淵,日後你們經過那裏的時候,可否將我的屍體葬在那裏呢?雖說我知道巨龍肉乃大補之物,不過我卻不想讓人類吃掉。”

“可以!”東方寒定定點頭。

薩克拉眼中露出了一股玩味,接着說道:“只是那魔龍淵兇險莫測,比之眼前的這個無葬沼澤還要可怕,一個不好就會身首異處,如此,你們還願意將我送回去嗎?”

“您也知道無葬沼澤?”寧浮生奇怪的問道。

薩克拉說道:“巨龍的壽命很長的,一些你們以爲不可思議的事情,在巨龍的眼中根本是稀鬆平常,這無葬沼澤還未存在的時候,我就已經很強大了。”

“胡說八道,這話如果是你的祖父來說的話還可以,你算個什麼東西?”暗黑皇暗自罵道。

“你們兩人誰願將我的屍體送回魔龍淵?”這個時候薩克拉又自問道。

寧浮生說道:“我去,我有煉金術士之袋,雖說你的體型龐大,但比之一座山脈還是有所不及,所以,我可以帶你走!”

“那裏可是很危險的,去到那裏九死一生。”薩克拉說道。


東方寒扯了一下寧浮生,說道:“到時候我跟你一起去吧!”

寧浮生咧嘴一笑,說道:“不用,我想自己可以應付這些事情。”

東方寒還要說什麼的時候,卻見那薩克拉已經張開了巨大的嘴巴,而它的嘴巴中也冒出了萬丈彩霞,在彩霞之內,只見一顆光潤無比的珠子在緩緩的轉動着。當這顆珠子隨着彩霞飄飛到半空之上的時候,薩克拉又自說道:“誰擁有了這顆龍源精魄,誰就能夠傲視大陸,現在我給你們最後一個選擇的機會,你們是想平分,還是選一個人出來繼承它!”

寧浮生與東方寒聽到這話不由沉默,他們可以感受到這顆珠子中隱含的沛然能量,它是那麼的龐然無邊,他們都不懷疑,只要吸收了這顆珠子,那麼他們所謂的天宗屏障必會破開。

“選擇吧,你們還有一分鐘的時間來思考!”薩克拉說道。

“給他!”這個時候,寧浮生與東方寒同時指向了對方,兩人見此苦笑不已,旋即一起說道:“平分!”

薩克拉見此倒是很意外,但最後它還是將這顆珠子一分爲二,分別送入了寧浮生與東方寒的體內。隨後,薩克拉的眼睛微微的閉上了,沉聲說道:“我的巨龍精血的都在龍髓之內,你們可以自行索取。但,日後你們一定要將我的屍體送回魔龍淵!”

“前輩放心,我一定會完成你的囑託!”寧浮生堅定的說道。

薩克拉微笑了一下,巨大的龍頭也慢慢的垂了下去。

“前輩!”東方寒驚聲喝道,但薩克拉卻一點回應都沒有。寧浮生見此也是一臉的悲哀,說道:“沒想到薩克拉竟然賜給了我們如此大的一場機緣,它的心胸當真寬廣!”

“白癡,難道你沒有發現,這狗屁的巨龍在死的那一瞬間,已經將你們的樣貌刻畫在了它的神識中了嗎?”暗黑皇氣急敗壞的叫道。 「這樣不行,和你這個老古董比,你這是在欺侮一個晚輩!就算那些太華大賽中出線的最優秀的人才也沒有一個能在你手下走過三招的啊!」國君連忙阻止。

「還是算了,這老古董的實力,不是一般人所能敵的,就算是金甲衛士他都能硬撼上幾十招,還是換個方式來吧。」國君小聲的和方建軍說道。

「沒事,我就搏上一把!」方建軍回應國君道。

「說吧!怎麼比!」方建軍無懼的說道。

「好,有種!也別說我欺侮你,我們第一場比斗熊,就是在兩百米外各放出一隻變異的狗熊,看誰最先殺死,先殺死者勝。第二場比賽身法,在神木學院里有一處峭壁,看誰先上至最頂,取得事先放在那裡的信物,再返回到原點,先回者為勝。第三場,為了免得你說我是取巧勝你,我們對打一場。三場只要你有一場能勝,我就准你免試進入太華古陣。怎麼樣!」

「好!來吧!」方建軍信心滿滿的說道。

校長讓人去準備比賽的事,國君報怨了幾句方建軍,也就沒說什麼了,過了一會,來人報已準備完畢,一行人來到比試的地方。

只見兩百米外各有一個鐵籠,裡面各關一隻根其兇殘的狗熊。

「這種變異的狗熊,要比一般的狗熊更兇殘,而且有著一般狗熊沒有的敏捷,你自已小說點,要是沒那本事,現在認輸還來得及。」較長提醒道。

「來吧!可以開始了嗎?」方建軍非常自信的說道。

「為了避免兩隻狗熊攻擊同一人,我先來,殺死一隻。等會你殺另外一隻,以狗熊斷氣為準,誰的時間最短算誰勝。」

「明白!」

校長示意了一下,已經有人打開一個鐵籠子,只見一隻體形在三米高左右的狗熊快速的向校長疾奔過來。只見校長縱身上前,狗熊揮起斗大的熊掌扇了過來,這一掌呼呼生風,要是拍到,估計以校長的身形就該成肉泥了。只見校長一矮身,躲了過去,緊接著一拳帶著拳風擊在狗熊的小腹上,狗熊仿若不覺,兩掌前撲了下來,整個身子壓向校長。校長矮身從狗熊跨下鑽了過去,快速轉身躍起,在狗熊起身的時候一拳擊在狗熊後腦上。狗熊好像被擊暈了一樣,晃了晃,立刻又穩住身子,轉身伸口就咬。校長藉機閃開,順勢一拳擊只狗熊左眼,狗熊左眼立時鮮血噴出。狗熊立刻大怒,瘋了一般的兩掌連揮,校長連連迴避,趁機擊打狗熊要害,轉眼間鬥了六十多回合,校長才一拳把狗熊擊殺,氣喘噓噓的回到方建軍身邊。

校長休息片刻,氣定之後說道:「怎麼樣?現在還可以棄權,不然等會狗熊放出來了,我也未必有十足的把握能救得下你。」

「沒事,放吧!」方建軍毫不在意的說道!

國君和六皇子在一邊都暗自為方建軍擔心。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