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人,很簡單,還記得我剛才說得話么,今日,你會敗,而且,還會死。」毒公子負手而立,含笑看著蕭寒,道:「蕭帥,現在,你可知道該怎麼做了?」

「放人,很簡單,還記得我剛才說得話么,今日,你會敗,而且,還會死。」毒公子負手而立,含笑看著蕭寒,道:「蕭帥,現在,你可知道該怎麼做了?」

毒公子的意思自然不言而喻,他要蕭寒,死!

聽得毒公子的話,城樓之上的小醫仙等人目光中也是浮現一抹怒意,毒公子此舉,著實歹毒,毒公子之名,並非浪得虛名。

「蕭寒…」這時,那虛空中被托著的魔音,也是恢復了幾分清醒,她美眸看向了下方城樓,當看到那道熟悉的青衫身影后,她那蒼白的俏臉上也是不覺浮現了一抹凄美的笑容。

「終於…能見你一面了……」

魔音那蒼白的俏臉上綻放著迷人的笑容,不過那眼角,卻是有著兩行清淚流出。

當日,她接到消息,毒門橫掃西域,所以她趕了回去,然而,當她回到家族之時,她的家族已經慘遭屠戮,那血淋淋的場景,讓她喪失了理智,直接去毒門報仇,所以,她被抓了,至於後來…後來那便是她一生中最難以抹去的心理陰影。

那一天,她想一死了之。

然而,當下決定一死的時候,她的心中,突然浮現了一道青衫身影,她有未了心愿,她還想再見他一面。

所以,她,忍辱活到了現在。

而現在,她的心愿,已了。

望著那道如今顯得意氣風發的年輕身影,魔音的美眸中含著淚,同樣,也含著笑,此刻,她想起了第一次與他見面的場景,那一天,他從天而降,看光了她的身子,按照族規,她要做他的女人。

後來,他在魔門中漸漸崛起,有了名聲,再到後來,他在斷劍城殺尊斬聖,成為劍聖傳人,名揚天下。

而這一切,她都看在眼裡,都在默默地看著,也在心裡默默替他感到高興,不過兩年時間,昔日名不見經傳的他,如今已取得了非凡了成就,他的未來,有著無限的可能。

而她,很想親眼看一看,看著他成為絕世強者,等著他娶她,等著做他的女人。

然而,這一切,似乎不可能了。

想到過去種種,再想到未來,她眼角的淚不覺更多了,是痛苦的淚,是眷戀的淚,是不舍的淚……

眼淚再多,也流不出此刻她的心情。

「再見了,蕭寒,下輩子,若是遇見,我想真正成為你的女人。」

說完,她帶著一抹凄美的笑容,震碎了心脈,她走了,她見到了他最後一面,心愿已了,她帶著笑,走了,永遠地走了。

鮮血,染紅虛空,她的嬌軀落下了,黑裙舞動,長發飄揚,那一幕,是那般的凄美,是那般的令人為之心疼。

「少門主,她震碎心脈,死了。」一名士兵看向毒公子,說道。

「賤貨!」毒公子面色一冷,他的計劃被破壞了,魔音受那般屈辱都還活著,他以為後者是貪生怕死之人,故而拿來威脅蕭寒,沒想到她活到現在,居然只是為了看蕭寒一眼。

「蕭寒,今日,算你走運,劍魔關決戰之日,我會讓你死!」毒公子淡淡掃了蕭寒一眼,隨即他對著大軍中的一位半聖強者揮了揮手,而後那位半聖大手一揮,裹攜著眾人直接離去了。

邊城之外,半城煙沙,隨之散去,邊塞,又恢復了那般的荒涼肅殺,死寂一片,靜地令人心顫。

此刻,城樓之上,同樣是一片死寂,小醫仙、風老等人目光偷偷看著前方的一道青衫身影,皆陷入了沉默,不敢出聲打擾。

城樓前方,那道青衫身影似乎石化了一般,在那血色夕陽之中,一動不動,他那目光緊緊盯著倒在城樓下血泊的那道倩影,望著久了,他雙眼赤紅,眼眶欲裂。

許久,蕭寒的身體方才動了,他走到了那道血泊中的倩影旁,蹲下身子,而後,將那道嬌軀輕輕抱在懷中。

此刻,他的耳邊,似是有著昔日女子誘人的聲音回蕩著。

「你看光了我的身子。」

「我族有規定,若被男子看光身子,就做他的女人,而你,是第一個看光了我身子的男子,以後,你就是我的丈夫!」

「以後,你就是我的丈夫……」

蕭寒低著頭,看著女子,女子俏臉上帶著一抹笑容,凄美動人,他伸出手輕輕撫摸著女子的俏臉。

不知為何,他的手,在顫抖著,他的心,同樣也在顫抖著。

如血的殘陽傾灑下來,將女子俏臉上那凄美的笑容映襯著愈發凄婉了。

此刻,有風起,是邊關的風,是凄冷的風,與此同時,在女子那凄美的俏臉上,不知是誰的淚,滴答落下。

冷風夾雜著淚聲,似乎也悄然在這寂寥邊關奏響了一曲令人肝腸寸斷的悲歌,樂莫樂兮新相識,悲莫悲兮生離別……

許久,青衫身影方才抱起了血泊中女子的屍體,他抬起頭,赤紅的雙目猶如魔神之眸,望著遠方地平線上的一抹血色殘陽,一道充斥著無盡殺意與憤怒的咆哮聲,在這凄冷的邊塞響徹:

「毒門,毒公子,來日我定屠盡毒門,我要你血債血償!」 他們與自己最大的不同,就是自己乃是一個人,而對方則有百人。

嚴格來說,他們不可能完全做到整齊劃一,上百人出力使勁都有一個先後差異。

但是他們在使勁的時候,都不約而同的吼叫一聲,就是這一聲吼叫將他們的力量統一了。

「所謂的細節,便是在這裡了!」羅征的雲霧一消而散,既然阿福都提醒自己了,那麼這肯定是通過考驗的關鍵!

力量,統一……

自己要想辦法打亂對方的力量!

羅征看了一眼對方那些大漢,臉上浮現出詭異的一笑,隨即將自身的力量慢慢的減少。

當羅征的力量減了三成后,這根粗大的繩索便拽著他慢慢的接近懸崖邊緣。

就在自己的身體被拽了兩三步的距離后,羅征陡然一使勁!

全身的力量在瞬間爆發!

這繩索頓時又被羅征拽了回來!

「嘿,哈!」

面對羅征又忽然使勁,對面的大漢們一聲吼叫,所有的大漢再一同使勁,在繩索上的力量又與羅征相抗衡起來。

「果然如此!」羅征微微一笑,在那些大漢使勁后,羅征的力量卻又鬆懈下去。

剛剛鬆懈之後,羅征卻又再次使勁!

他只是一個人罷了,用不用力全看羅征自己怎麼想。

可是對面上百人的力量,想要統一在一起卻要經過那一聲「吼叫」來協同!

在羅征反覆的用勁,鬆勁,用勁,鬆勁之後。

那上百人的口號終於亂了!

「嘿,哈……」

「哈……」

「嘿……」

每個人都按照自己的節奏喊口號,力量根本無法統一在一起。

就在他們徹底亂了之後,羅征再將全身的力量爆發起來!

即便對面上百的力量與羅征一摸一樣,可是他們之中有些使勁,有些不使勁,此刻百人加起來的力量已遠遠不如羅征。

於是在羅征力量爆發之下,那些大漢便是被羅征拉扯的東倒西歪,朝著懸崖邊緣紛紛滑落。

落下去一人,力量就少了百分之一,在羅征這次爆發之下,便被羅征一口氣扯下去三十多人,剩下七十多人的力量只相當於羅征七成力量而已,根本不足畏懼。

越到後面,人越少,羅征就越輕鬆,最終那一百人全被都掉落進了懸崖山澗之中,羅征算是贏下了這場拔河比試。

當羅征將所有的繩索都拉過來之後,就感覺到周圍的環境一陣斗轉星移,他頓時又回到了那座大殿之中。

阿福的臉上露出了笑容,這具仙人的傀儡,除了沒有生命的氣息,無論從哪方面看來,與真人都一模一樣。

「不錯,僅僅只是提醒你一點,就能夠破局,我對你的信心增加了一點兒!」阿福說道。

「才一點兒?」羅征眉毛一揚。

阿福點點頭,「力量的測驗,相對容易許多,想要得到仙人的認同,力量並不是根本,最重要的是靈魂與精神層面的考量!」

「靈魂與精神……」羅征盯著阿福說道,在靈魂方面的東西,羅征的確知之甚少,但這不能怪羅征,因為整個東域對這一塊都了解的不多。

相比其他人,羅征甚至走在了最前列,不僅修鍊了一本關於靈魂方面的功法《驚神刺》,更是達到了「忘我之境」,自從將《驚神刺》修鍊到小成之後,羅征利用這一招可是對付了許多強者!

從這一點看來,即便是那些強者的靈魂,也是積弱無比。

阿福朝著旁邊指了指,所指之處的地面上,同樣也出現了一個符文,「第二層考驗,就是精神方面的考驗,你現在通過了第一層力量考驗,就要參加第二層精神考驗!提醒你一句,精神層面的考驗,十分兇險,若是一個不小心,你的靈魂都有可能被抹殺,變成一個行屍走肉的白痴!」

羅征點了點頭,臉上沒有絲毫猶豫之色,既然已經通過了第一層考驗,那麼這第二層就一定要闖一闖!不過在此之前,羅征便要確認一下這考驗一共有幾層?

阿福聽到羅征的問題后,伸出三根手指說道;「一共是有三層考驗,不過……嚴格來說,其實只有兩層,因為通過了前兩層,你就有資格繼承仙府,但是第三層的考驗卻非常重要,因為在第三層中的表現,將決定你獲得的獎勵!」

「獎勵?會是什麼獎勵?」羅征微微一愣。

阿福卻是神秘的一笑,說道:「這個我就不能多說了,若是你通過第二層考驗后,我自然會告訴你。」

隨後羅征再無任何疑問,朝前邁出一步,一腳踩在了第二枚符文之中。

當羅征剛剛踩上去,頓時又感覺到一陣天昏地暗,羅征再次被轉入一個幻境之中。

與上次那電閃雷鳴的環境不同,這個幻境中的環境十分幽靜,遠處霧靄重重,天色有些昏暗。

羅征深處在一座深山中,在他的面前,是一重重的階梯。

「這靈魂的考驗,就是攀爬上這台階,你只需要攀登到這台階的最頂端,就算是通過了考核,」阿福的聲音響了起來。

攀登台階,聽起來似乎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但羅征也清楚,這台階絕對遠遠不像看起來那樣簡單。

既然第一層力量考驗都有如此難度,那麼第二層精神考驗的難度只會更難。

站在最下面的台階上,羅征抬頭朝著上面望去,這台階層層疊疊不知道有幾千上萬階,遠處的台階更是隱入灰白的霧靄之中,看不清楚。

羅征邁開步子,踩在了第一層台階上,此刻羅征並沒有感覺到任何不適,就如同平常那般攀爬台階一樣,毫無區別。

既然這其中沒有任何玄機,羅征也就不再多想,邁著輕快的步子,拾階而上。

以羅征現在的體能,攀爬台階就跟平地走路差不多,毫不費勁,即便是他壓制了自己的速度,一步一步爬,速度也是極快。

「兩百階……」

「三百階……」

「八百階……」

「九百階……」

「九百九十九階……」

站在第九百九十九階台階上,羅征朝著下面望過去,後方的道路也隱藏在了霧靄中,此刻羅征的周圍就只剩下霧靄以及腳下的台階,一股深深的孤獨感油然而生。

「這第一千階台階,都沒有任何異常,若是猜的沒錯的話,下一步應該就是真正的考驗!」

想到這裡,羅征邁著步子,踩在了第一千階台階上。

就在羅征剛剛踩上去,忽然感覺到自己的腳下傳來一道尖銳的刺痛感!

「好痛!」

羅征暗呼一聲,低頭看過去,卻發現自己的腳下什麼都沒有。

怎麼可能!剛剛那股劇烈的痛苦可是實實在在的,為何什麼都沒有?

而且以羅征現在的身體強度,一般的東西根本無法刺破他的皮膚,想到這裡,羅征也警惕起來。

隨後他又邁入了一個台階。

「啊!」

羅征皺了眉頭,疼的忍不住叫出聲來。

這一次羅征瞧的仔細,在他的腳剛剛踩上台階的瞬間,又有一根灰濛濛的細刺從台階上鑽了出去刺入了羅征的腳中。

那痛苦便是這灰濛濛的尖刺帶來的。

「靈魂尖刺!」羅征勃然色變。

雖然這台階上的靈魂尖刺與羅征的靈魂尖刺有所不同,但本質卻是一樣的,這些尖刺完全無視肉體的防禦,直接刺傷靈魂。

這也是羅征的靈魂,經過黑火的煅燒,已經變得堅固無比的緣故,若是換一個人,被這台階上的靈魂尖刺刺一下,基本都會疼的暈過去。

就算如此,羅征的臉也變成了苦瓜臉。

抬頭望向那延伸到天際的階梯,若是每走一步台階就被刺一下,這該有多難受……

「既然如此,只能這樣了……」

羅征忽然一躍而起,用力跳躍之下,他這一步竟然跨越了二十三個台階。

這也算是取巧了,雖然在雙腳落在台階上后,他還是不可避免的被那尖刺狠狠地刺了一下,但總比每一步台階都刺的好。

於是羅征就一直這般跳躍前進,每一次都越過幾十個台階,在被靈魂尖刺狠狠的刺痛自己的靈魂。

在羅征跳了十幾次后,他的靈魂已經被靈魂尖刺刺了十多下,就算羅征的靈魂遠異於常人,此刻也是痛的讓羅征捂住了腦袋,頭暈目眩。

不得已之下,羅征只能坐下來休息了一陣。

望著剩下的台階,羅征也是深深吸了一口氣,直到自己的精神慢慢恢復之後,他才繼續往上攀爬。

很快,羅征一口氣往上衝出了數百台階后,就來到了兩千階台階處。

就在羅征踏入兩千階台階之後,周圍的環境又是陡然一變。

此刻,在台階上的已經不是靈魂尖刺,而是一朵朵深紅色的火焰。

這些火焰並非真正的火焰,至少羅征沒有感受到真正的熱度,可是當羅征踏入其中,頓時感覺到自己的靈魂遭受那些火焰的炙烤。

倘若這些火焰是真正的火焰,那還算好了,經過蓮花真火,地心火以及天妖聖火的鍛煉,已經證明羅征本身對火焰有一定的抵抗力,他甚至能夠將火焰吸收。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