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肆!」陸中華神色一沉再次呵斥道。

「放肆!」陸中華神色一沉再次呵斥道。

「爺爺、、、」陸筱婷癟了癟小嘴,很是委屈喊道,陸中華一直都很寵愛她,從來都不凶她,然而今天一會時間,為了一個陌生人竟然呵斥了她兩次。

看到眼睛發紅,淚水打轉的陸筱婷,陸中華心中不忍,聲音緩和道:「你差點得罪了我們陸家的貴人。」

這話讓陸筱婷很吃驚,霍清潭英俊的臉上也露出驚訝,兩人都想知道易修身份,不過陸中華並沒有想說的意思,抬步向別墅內走去。

陸中華愈不想說,陸筱婷越好奇,忙跟著走了進去。

進入家中的陸中華,直接拿起了電話,語氣嚴厲打給兒子陸明澤,讓他不惜一切代價買下泉村71號房子,並且三天之內裝修好。

「老爺子,泉村雖然只是個村子,但據我了解,那裡的房子可不好買,農村人都很看重祖宅,尤其是泉村距離奇峰山那麼近,屬於旅遊村,價格最少也要五百萬以上。」霍清潭笑了笑說道。

「呵呵!別說五百萬,就是五千萬,也要把事情辦好。」陸中華笑道,他不怕葫蘆巷老人找他辦事,而是怕葫蘆巷老人已經用不到他。

聽到陸中華如此說,霍清潭目光一凝,對易修身份愈加好奇,陸筱婷也是如此,忍不住問道:「爺爺,那人到底是誰,有那麼厲害,值得我們如此付出?」

「這年輕人我也不認識,應該是大師的後人或者徒弟?」陸中華神色露出疑惑道。

「啊!爺爺你也不認識,不會被騙了吧?」陸筱婷驚聲道。

「那不會,房子又拿不走。」霍清潭說道。

陸中華讚賞看了霍清潭一眼道:「說的不錯。」

「爺爺,你說的大師,到底是何方神聖?」陸筱婷一臉希冀道:「可以帶我去認識一下嗎?」

「若有機會,希望老爺子,也帶我去拜訪一下大師。」霍清潭也忙跟著說道。

「大師脾氣古怪,不喜歡被打擾。」陸中華搖了搖頭道。

「哦!」陸筱婷俏臉露出失望道:「真的好想去見識下大師,也不知道他是一個什麼樣的人。」

「一個可以成神的人!」陸中華想了想,神色恭敬說道。 從奇峰山上,掛懸而下有一個不大不小的瀑布,流經到山腳形成一條五米來寬的溪流,溪流經過泉村,從泉村71號房門前流過。

五月是旅遊高峰期,這一日天空飄著細雨,但雨水仍阻擋不住遊玩的人,有兩女一男三個年輕人從山上下來,順著溪流隨意走著。

「雪瑩,不要鬱悶了,出來玩開心點嘛。」王婷看著滿面愁容的閨蜜說道。

「嗯!」廖雪瑩露出一個勉強的笑容,她有心事,事關終身。

「或許柳暗花明也說不定,何必憂心。」一旁長相陰柔青年說道,青年叫董萬舟。

兩個女孩與董萬舟本不是一起來奇峰山的,半路上偶遇,都是相識,便一起了。

廖雪瑩的美,若蓮花般清麗脫俗,沒有世俗名利氣息,所以才會讓玩了各式美女的董萬舟念念不忘。

廖家做藥材生意,本來資產數億,算是有錢人家,然而前段時間因為有一種藥材出現意外,導致傷亡事故,而現在網路媒體太發達,信息傳播太快,廖家藥材公司名聲一下子就臭了,很多客戶都解除了與廖家合作關係,現在廖家面臨著倒閉危險。

廖家宏科藥材公司是廖雪瑩父親一手創建,努力了大半輩子好不容易有了些資產,而今一朝面臨破產,其父廖石中簡直要愁白了頭。

宏科藥材公司想要復活,必須找到交易量很大的客戶,然而縱觀徽州市,最大的醫藥公司便是易家。

易家的公司不單是徽州市龍頭企業,在全國都是頂尖醫藥公司,只要能和易家搭上線,廖家的宏科藥材公司不但能復活,而且有希望更上一層樓。

關鍵問題是易家憑什麼增大跟廖家的合作份額?要知道其它藥材公司也都打破頭想要跟易家大力合作。

憑藉公關是不行的,所以廖石中要有殺手鐧才行,而廖雪瑩便是廖家與易家合作的關鍵。

女兒生的美也是資本,廖石中親自約見了青鋒藥物集團董事長易通海,想要聯姻。

易通海大兒子恰好二十多歲,而他也聽說過廖石中女兒很漂亮,曾見過一次,記憶深刻,所以對於廖石中的提議很滿意,認為可行。

得到肯定答案的廖石中興奮異常,回去便將好消息告訴了女兒,然而對他是好消息,對於自小主見極強的廖雪瑩來說,猶如晴天霹靂,她甚至有些難以置信,無法相信爸爸竟然為了事業,犧牲她的幸福。

作為青鋒藥物集團的大公子,還是有些名氣的,廖雪瑩稍一打聽,心中愈加難過,易連江如同大多數富二代一樣,是個不折不扣的紈絝,整天開豪車泡女人,廖雪瑩最討厭這種不學無術的富二代。

廖石中的堅持讓廖雪瑩很痛苦,她是一個孝順的女孩,不想看到爸爸心血覆滅,但也不願意嫁給一個不喜歡的人。

王婷便是看到廖雪瑩的苦惱,帶她出來玩一玩,放鬆一下心情。

不知不覺間幾人順著溪流走進泉村,一戶人家嶄新仿古牌匾引起了幾人注意,只見牌匾上寫著「神奇小屋」四個鎏金大字,門兩旁還有一副對聯。

上聯:買你所買,好奇進來一觀。

下聯:賣我所賣,相信帶走奇迹。

「呃!這裡看起來有些意思哈,看著挺唬人,還能帶走奇迹?」王婷笑著道,把這裡當成旅遊區騙人的商鋪。

雖明知道騙人,但在旅遊區玩,有些商鋪便是旅遊對象,值得一觀。

「進去看看?」王婷提出建議,她倒想看看裡面到底有什麼東西,又是神奇又是奇迹的。

看門面是好奇,進去是失望,偌大的店鋪,擺放物品的貨架不少,卻沒什麼東西,甚至連老闆都沒看見,冷清無比,而且一看便知道是剛裝修的店鋪,實在沒什麼好看的。

「幾位需要什麼,神兵利器,神葯丹丸,我這裡應有盡有。」忽然一道聲音從高大櫃檯后響起,王婷幾人這才注意到,櫃檯后藤椅上躺著一個人。

當看清那人面孔時,王婷驚叫道:「易連江?」

董萬舟看著藤椅上的人,更是面色大變,一臉的不敢置信。

「怎麼了?」廖雪瑩輕聲問道:「你認識?」

王婷忙把廖雪瑩拉到一邊,輕聲道:「他就是易連江。」

「是他?」廖雪瑩露出意外,俏臉疑惑道:「他怎麼會在這?」

「我也不知道,他怎麼在這裡開個店鋪?」王婷也是一臉奇怪。

「呵呵!紈絝公子,什麼事做不出來,或許他覺得開個『神奇小屋』,裝神弄鬼很好玩吧!」廖雪瑩露出一絲慘笑,沒見過易連江,只是聽說不學無術,她覺得當真是聞名不如見面。

「我去探探情況。」王婷也滿心的疑惑,覺得易連江太能作了。

藤椅上年輕人自然是易修,他聽到了王婷驚呼,也感受到了董萬舟呼吸急促的心理變化,不過並沒有理會。

「易連江,你怎麼會在這?」王婷來到易連江面前問道。

「小姑娘認錯人了,我不叫易連江。」易修晃著藤椅說道:「我叫易修,容易的易,修鍊的修!」

「不可能,高中三年,大學也已經三年同學了,難道我還能把你認錯?」王婷有些生氣道:「馬上都大學畢業的人了,還像個小孩一樣,開個『神奇小屋』,你不覺得幼稚嗎?」

「姑娘,你真認錯人了。」易修不耐煩道:「如果不買東西,就請離開。」

望著藤椅上易修不耐煩的表情,王婷神情疑惑,心想:難道真認錯人了?

「你當真不認得我們?」董萬舟死死盯著易修問道,董家的恆發地產,是徽州市最大的房地產公司,同樣是頂級富二代,他們見過多次。

「不認識,不認識。」易修擺手道,閉上了眼睛,不再理會他們。

王婷、董萬舟對視了眼面面相覷,沒理由兩人都認錯了人才對。不過人家說認錯人了,他們總不能死皮賴臉不走。

走出「神奇小屋」后,廖雪瑩猶豫了下道:「或許你們真認錯人了也說不定。」

「不可能,世上怎麼可能有如此像的兩個人,除非他們是孿生兄弟。」王婷說著,隨即露出不可思議神色道:「你說他們不會真的是失散多年的孿生兄弟吧?」

廖雪瑩沒有理會閨蜜的腦洞大開,看了「神奇小屋」一眼,便向前走去,王婷腦洞繼續開著,啵啵說個不停,而董萬舟一言不發跟在兩人身後。

不買東西亂認人的客人走後,易修看了看空曠的貨架,摸了摸下巴道:「東西確實少了點。」

「煉製些靈器賣?不行,換了副身子,好不容易積攢的數十年修為已經沒有了,憑藉著鍊氣一層的實力,練不出什麼東西。」

「還是寫幾篇修鍊功法,嗯,煉製些簡易丹藥也可以。」

易修自言自語了一會後,拿起陸中天剛給他買的手機,打了過去。

「喂!給我弄些草藥,什麼種類?反正高級的藥材,都弄些過來,我要煉丹、、、」 九尾狐娛樂會所,一個豪華包間中,董萬舟臉色陰沉看著面前站著兩個人道:「你們確定他已經死了?」

「董哥,將他們二人打暈后,又扔下了懸崖,根本沒有活的可能。」一個長臉青年說道,青年看似有些瘦,不過身上肌肉凸顯,是個練家子。

「可是我今天在泉村見到了他。」董萬舟眼珠不動盯著長臉青年道。

「那不可能,那懸崖足有兩百米,掉下去,不可能活著。」長臉青年一臉不信說道。

「哼!我親眼所見,還能有假?」董萬舟冷哼一聲道。

長臉青年很想說你可能看錯了,不過也只是想想而已,嘴上卻說:「那我再去看看,如果真是他,那就、、、」長臉青年比劃了個抹脖子手勢。

董萬舟想起那道外貌酷似,氣息有些說不出感覺的青年,想了想道:「不用了,你們倆去給我盯著就行,不要妄動。」

、、、、、、

靈氣似乎達到了一定的濃度,靈力覺醒的人越來越多,國家部門終於壓制不住消息,索性鄭重宣布了全球這一變化。

國家神秘部門為了便於管理,每個靈力覺醒的人被稱為靈異人,必須登記在冊。

靈力覺醒的人現在已經是高人一等的存在,以前的什麼散打、拳擊冠軍,在靈異人面前,不堪一擊。

現在每個人最希望的便是一覺醒來,能夠靈力覺醒,然而真正能夠覺醒的人畢竟還是極少數。

渴望靈力覺醒,所以現在朋友之間會經常問:你覺醒了沒?

如果表現的一臉沮喪,那鐵定有待於繼續做夢。

普通人可能還沒理解靈力覺醒的意義,但上流社會的人物,都明白靈力覺醒的重要,地球在變化,只有隨著變化的人才能成為人上人,靈力覺醒的人不但個人實力可以變得強大,而且可以活的更久。

沒有什麼比活的更久,更誘人,也沒有什麼比不斷變強,更讓人著迷。

毫無疑問,靈力覺醒的人,未來都是人上人!

上林苑,一棟豪華別墅中,一個十五六歲少年驚喜的發現靈力覺醒了,可以清晰感受到空氣中絲絲靈氣。少年叫易千倫,青鋒藥物集團當家人易通海的二兒子,也就是易連江的弟弟,不過是同父異母。

得知易千倫靈力覺醒后,易通海很高興,一瞬間小兒子在心中的重要性就若坐火箭一樣上來了,而大兒子易連江,多日都沒見過人影了。

易連江消失多天沒有任何消息,手機關機也不給家裡打個電話,讓易通海很憤怒,不過心中再如何不會高興,但畢竟是他兒子,多日沒消息,易通海隱隱感覺不對勁,已經報警並派人去尋找。

徽州市易通海不說手眼通天,能量之大也沒多少人可比,兩天時間便找到了易連江,當易通海聽說不務正業,只知道玩樂的易連江,竟然在泉村開個店鋪,當即都氣爆了,連聲喊著:畜生、畜生,有種就不要回家。

相較於易連江的紈絝,易千倫一直都很穩重,如今又靈力覺醒,易通海已經把重心放在了二兒子身上。

然則易連江畢竟是易通海長子,老易既然打算將家業交給二兒子,自然也不能什麼都不管大兒子,於是給他娶個漂亮媳婦,便成為易通海對他的補償。

本該破產的宏科葯業,又奇迹般復活了,據說廖家接到了青鋒藥物集團大批量訂單。

神奇小屋,進來了兩個旅遊路過的漂亮女孩,藍色衣裙的叫司徒靜,粉色襯衫女孩叫池菲,兩人是在校大學生,正好星期天,一起出來遊玩。

「切,旅遊區賣東西的店鋪,果然都是騙人的,你看這破店,還號稱神奇小屋,滿打滿算都沒有幾樣東西,也不知神奇在哪裡。」叫池菲的女孩不滿道。

「咦,這裡竟然還賣丹藥?」叫司徒靜的女孩神色露出一絲驚訝。

「肯定是假藥,這年頭哪裡還有什麼丹藥?」池菲小聲對司徒靜說道,生怕店鋪老闆聽到不高興。

「哇!一瓶丹藥一萬塊?」池菲看到丹藥的價格立即驚叫起來,道:「現在假藥的價格也那麼離譜了嗎?」

「我的葯相信就有奇迹。」忽然一道聲音從櫃檯後傳出,那是老闆的聲音。

聽到老闆發話,池菲小臉發紅,露出尷尬之色。

「蘊靈丹?」司徒靜認真看著瓷瓶上的名字,念出聲道。

「老闆這丹藥有什麼作用啊?」池菲為掩飾尷尬,大聲開口問道。

「補氣養身,助人修鍊。」懶洋洋聲音從櫃檯后響起。

「補氣養身還可以理解,呵呵,助人修鍊是什麼東東?」池菲呵呵一笑,一臉的不相信。

「助人修鍊?」司徒靜喃喃道,露出沉思,池菲不理解,她來自武術世家,對於修鍊了解要深些。

一萬塊一顆丹藥確實貴了,不過若是真的可以助人修鍊,那絕對物有所值,司徒靜想著,目中露出亮光。

「老闆,這蘊靈丹我要一瓶。」司徒靜喊道,從貨架上拿起來一個瓷瓶。

「小靜,你瘋了?」池菲一臉不理解,叫道:「就算你有錢,也不能去買這種假藥吧?」

「喂!一而再說我的葯假,是不是太不把我當回事啊?」櫃檯後傳出老闆不太爽的語氣。

「呃、、、」池菲再次尷尬了,當著人家老闆的面說人家葯假確實有點過了,更何況人家又沒有強賣。

「不好意思老闆,我朋友心直口快了些。」司徒靜露出歉意,隨即拿著瓷瓶來到櫃檯前道:「可以微信支付嗎?或者支付寶也行。」

「什麼微信?什麼又是支付寶?」易修從藤椅上坐起,有些疑惑道。

「、、、、、、」司徒靜無言了,不知道怎麼回答,覺得對方是在開玩笑。

「你外星球來的嗎?」池菲一臉不可思議道:「竟然不知道微信和支付寶。」

「是啊,你怎麼知道?」易修平靜回答道。

對於易修的回話,池菲嗤之以鼻,心中嘀咕著老闆腦袋有問題。

「刷卡也行!」司徒靜拿出一個銀行卡說道。

「怎麼刷?」蕭帆再次問出了讓兩個女孩詫異的問題。

「天吶!你不會真來自外星球吧?」池菲瞪大眼睛,感覺沒法理解,心想不是外星球來的,就是從蠻荒回來的。

「沒有微信,下載一個好了。」司徒靜無奈道:「手機總該有吧?」

「手機有。」易修拿出一個手機仍在櫃檯上。

「咦!手機那麼好,怎麼不會用微信呢?」池菲有些意外看著櫃檯上高端手機說道。

「幫我弄一個那什麼微信。」易修看著兩個女孩說道。

「你不會自己下載啊!」池菲無語道。

「不會!」

「好吧!」池菲是個活潑好動的女孩子,拿起易修手機划動了下,剛想讓對方解除鎖屏,發現沒有設置。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