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斥候之間的戰鬥距離這裡很近,不要引起他們的注意。」壓低聲音告誡一句,他貓著腰向洞口摸去。

「斥候之間的戰鬥距離這裡很近,不要引起他們的注意。」壓低聲音告誡一句,他貓著腰向洞口摸去。

顏華想要起身,卻發現全身的酸痛感一下子衝進了腦袋。

昨夜還不算明顯,這放鬆了一晚上后,疲勞全都爆發了出來。

察覺顏華沒有跟過來,捷利菲爾德發現他的不對勁了。

不過現在沒有時間想這些,他看到有人正向這邊靠過來。

墨綠色的兜帽斗篷,手持一把墨綠色的長弓,如果不是有人正在追逐他,怕是很難在樹影重重的樹林里發現這樣裝束的人。

後面追上來的三個,卻是手持棕色制式獵弓的聖法蘭迪亞斥候。

眼見他們直奔這邊跑來,捷利菲爾德不能讓他們找到顏華。

不清楚是敵是友的時候,暴露失去行動能力的戰友,是戰場上最愚蠢的行為。

不但要分心保護他,還會被敵人當做弱點來針對。

一個健步搶上前去,捷利菲爾德大劍橫舉,護在胸前,戒備的看著面前的幾人喝道:「站住!刀劍無眼!」

前面手持墨綠長弓的男子一個折返,向另一邊退了一段距離。

這下,三伙人各自形成了三角形牽制,都不敢輕舉妄動。

雖然語言不通,卻不代表他們看不出捷利菲爾德的意思,保持原地戒備的同時,他們各自都向天上射出了一根火箭。

總裁溺愛:名門俏老婆 援兵?!微微皺眉,捷利菲爾德大劍橫掃,一道火焰波紋激射而出。

等到他們的援兵來了,一切就晚了,他必須速戰速決。

單獨的那人一瞬間就看出這道波紋絕對不能硬抗,立即向後急退,試圖遁入林內。

而追逐他的三人自然不能讓他輕易逃走,後面兩人立即拉弓搭箭,前面那人則掏出了一個類似與手鏈一樣的東西。

隨著他的激發,藍色的波紋在他們的身前組成了流動的護盾,這是水盾術!

如果按照屬性相剋來說,他們的處理並無不可,單憑武器激發的劍氣並不能擊穿這層看似柔軟,實際上異常有韌性的護盾。

而劍氣上附帶的火焰,更是被水盾克的死死的。

可惜,他們太小看捷利菲爾德手中的神兵了,雖然只有單一火焰屬性,其激發出來的,卻是可以融化神界戰士鎧甲的神火啊!

一絲阻礙都沒有,當先的那人直接被點成了火人。

而身後的斥候只來的及射出一箭,也逃脫不了厄運。

三個人中,只有第三人才能做出一點反應,矮身翻滾。

他還沒有穩住身形,就感覺胸前一陣劇痛,整個人被大劍釘在了地面上。

確認三人都死透了,捷利菲爾德才看向逃走那人的方向:「看起來那一箭還是傷到他了,那傢伙是弗爾基恩的人?」

不過就算捷利菲爾德大致能猜的出來,那個時候他也必須速戰速決。

疾步返回洞內,他一把搭起顏華,卻發現了一絲不同。

橫刀奪愛:夜少的野蠻前妻 現在的顏華狀態很奇怪,不只是單純的肌肉拉傷,他現在最大的問題竟然是能量損失。

簡單的說,就是維持人體運轉的熱量正在快速消失!

「該死,偏偏這個時候出現這種問題。」用手按在顏華的劍柄上面,捷利菲爾德激發了水的奇迹。

不能耽擱,他們要立刻離開這裡。

十幾分鐘后,一百多名士兵趕到了這片區域,不過奇怪的是,來人全都是聖法蘭的士兵,其中還有一位頭帶紅盔的士兵隊長。

就在他們檢查三具屍體的時候,一道比樹榦還粗的雷霆從天而降。

熊熊烈火因為雷霆而迸發,將方圓幾百米的範圍內變成了一片火海……

遠處的一顆大樹上,剛才那手持墨綠長弓的人才算鬆了一口氣。

「誘敵計劃成功了……」剛剛說完,只見他晃了幾晃,一頭栽下了樹杈。

這一切,只不過是戰場中的一個角落而已,整片大地之上,充斥著殺戮……

中午的陽光也不能穿透茂密的樹冠,森林裡還是陰涼而昏暗的。

捷利菲爾德警戒著四周,顏華正在為摔下男子包紮傷口。

也多虧這人當機立斷撤退的飛快,不然怕不是肩窩吃一箭就能了事的。

追擊他的三名斥候不但身手不錯,竟然還有魔法道具。

可惜他並沒有第一時間療傷,而是繼續完成自己的任務。

那道巨大的雷霆兩人都看到了,原來他們早就在那個山坳布下了陷阱,怪不得會往這個方向逃跑。

現在他的傷勢比較嚴重,持續的失血讓他非常的虛弱。

「最好的情況是他能醒過來,這傢伙肯定是弗爾基恩的人。」捷利菲爾德走到顏華身後,將手按在他的肩膀上。

「有他帶路我們能省掉不少麻煩。」果然,顏華正在顫抖,捷利菲爾德在他身邊蹲下安慰道:「其實你挺不錯的了,雖然只是非自願的被捲入了戰場,不過這種地方的血與死亡,確實對內心有著巨大的衝擊力。」

戰場這種地方,他已經是無數次出入的常客了。

在戰場之上,直面敵人,反而會激發勇氣使自己不再恐懼。

周圍戰友的存在,可以無形的為戰士增加戰意與勇氣。

相對的,鮮血,死亡,這些東西都會產生恐懼,這些東西就好像是詛咒一般,哪怕你看不到,它也可以用聲音,用氣味,用感覺來折磨你……

面前的這個年輕人,不光是因為之前死裡逃生,越接近戰場,這些詛咒越濃,他的內心就會越難受。

從他的手掌心,微微的發出藍色的光輝。

也許是光輝發生了作用,顏華漸漸止住了顫抖。

他有些面色僵硬的苦笑著回頭看向捷利菲爾德說道:「謝謝,感覺好多了。」

血已經止住了,面前男子身上的死氣正在慢慢退去,沒有這東西的影響,顏華終於從恐懼的干擾中脫離出來。

這裡是距離戰場最近的森林邊緣。

經過昨天一直持續到深夜的戰鬥,雙方已經暫時收束了部隊,進入了休整態勢。

由於並不是圍城戰,所以這場斷斷續續的戰鬥到底要持續到什麼時候,誰也沒譜。

與弗爾基恩人不同,由於聖法蘭迪亞這邊損失的大部分都是奴隸兵,所以他們連打掃戰場的興趣都沒有。

反倒是有祭司出場,進行了一陣所謂的禱告。

擁有遠視的捷利菲爾德自然懂得他們玩的這是什麼把戲。

「收集死者靈魂么?還好死氣也隨著散失不少。」對於這種做法,他見的並不少。

早在諸神黃昏之前,阿薩神族與華納神族雙方都用過這種手段。

不然那無窮無盡的僕從大軍是如何創造出來的?只不過這些傢伙的手段更加直接而已。

「咳咳!」昏迷中的男子蘇醒了。

努力的睜開眼睛,男子艱難的移動了一下手臂,發現受傷的位置已經被包紮過了。

「謝謝!」他明白是眼見的這兩人救了他。

雖然他能夠看出魁梧男子眼中的戒備,卻並不感到意外。

「他懂我們的語言……」顏華小聲說道,這意味著這個人擁有與外人交流的權力。

這種權力是很難得的,尤其是對於下位文明,一般得到這種權力的同時,就意味著啟蒙。

所以星界政府在擴展版圖的同時,特別注意啟蒙對於本土文明的影響,一般在這種人的意識中樞,都有AI安置的「炸彈」。

一旦這些人試圖用得到的東西改變文明進程的時候,就會被觀測者「炸掉」。

「你是弗爾基恩的……士兵?」點點頭,捷利菲爾德試探道,既然懂星界通用語,卻與聖法蘭迪亞作戰,只有兩種可能。

要麼是擁有交流權力的土著,要麼就是外來的「影子傭兵」。

並不是所有傭兵都是遵守星界法律的。

而那一部分不遵守法律的,就是「影子傭兵」。

這些人為了錢,選擇了無視觀測法案,強行介入別的文明的戰爭。

區區幾個傭兵能夠乾的了什麼?這些人可不是區區幾個。

他們的實力強大,行動非常有目的性,甚至還在星界政府力量薄弱的地方建立過幾個傀儡政權。

在星界政府通緝名單中,影子傭兵最強的一支—-黑軍,就在西南部的拉爾卡星域建立了傀儡政權。

推翻當地政權,摧毀土著人的文明,用金錢與武器武裝悍不畏死的狂熱分子……

「我曾經為政府服務,現在我的家鄉發生了戰爭,必須回來。」男子的神情有些萎靡,看起來這場戰爭折磨著他的意志。

從這裡出去的傭兵么?又或者是政府相關的護衛。這種身份並不奇怪,捷利菲爾德不也是從阿什奎爾出來的么?

既然不是敵人,那麼一切就好辦了。

扶著他慢慢站起靠在樹上,捷利菲爾德與顏華小聲商量著。

「看樣子兩邊都收兵了,不過前面的戰場可是……」就算捷利菲爾德不說,顏華也能大致想象出戰場上的景象。

付出超過四千人的代價聖法蘭軍隊也僅僅只讓弗爾基恩人第一道防線後退了不到三百米而已。

不過他們的奴隸兵確實起到了一定的作用,等到對面的士兵疲勞以後,再一舉用精銳進行突破。

這麼說來,聖法蘭人不會給這邊留下多少喘息時間,怕是很快就會組織第二次大規模進攻。

必須趁著這個時機越過戰場!

有了主意,顏華看向男子,是時候說實話實說了。

「我是為弗爾基恩運送貨物來的商人,並非是為了戰鬥而來。」他指向戰場方向,繼續說道:「我們需要你的幫助,進入弗爾基恩的大營。」

從剛才就在打量顏華與捷利菲爾德的男子聽完他的話,反而放鬆了下來。

「我叫西斯,是名遊俠。」伸手摘下兜帽,略顯清秀的容貌出現在兩人面前。 就在顏華幾人想辦法混過戰場的這段時間裡,巴雷特迎來了第一個找上門來的「人」。

優雅的品了一口紅茶,魔神哈路雷德看著巴雷特笑了。

這讓對面的大漢有些頭疼,這個傢伙不說話,才是最難對付的。

「你是為了振翼天使而來的吧?」 我的不二先生 巴雷特躲開了他那帶著笑意的睿智之眼。

哈路雷德之所以可以走到現在的位置,這對充滿睿智的真理之眼功不可沒。

作為賢者這個職業中走到最高點的男人,他的眼睛可不是辨識之眼這類的低端廢柴,那可是連神的內心都可以洞察的超級神器。

「沒興趣。」哈路雷德笑的很開心,隨即眼中的光輝消失了,變得跟街邊的普通人沒有什麼兩樣。

巴雷特卻知道,自己心裡想的什麼,這個傢伙已經讀的差不多了。

玩心眼果然是不可能的啊……

「我是為了你的小女兒來的。」哈路雷德隨手打了個響指,他的愛妻,光之智天使梅迪倫特直接突破了神聖王冠的結界傳送到了他的身後。

有些無力的捂著腦袋,巴雷特對著衝進會客室的衛兵連連擺手:「退下去!這裡沒有你們的事情!」

加持了命令咒文的聲音,讓這些士兵還沒有收斂敵意,就離開了會議室。

他不想讓這個傢伙找到任何口實。

哈路雷德這個傢伙是個典型的規則破壞者,也正是因為這個,天使非常的討厭哈路雷德。

至於為什麼如此被天使討厭的傢伙卻可以得到天使的愛…………也許是崇拜強者?巴雷特自己也說不清。

「菲菲?她只是個普通女孩子而已。」巴雷特當然不想讓自己的女兒跟這個規則破壞者有任何瓜葛。

用手指點了點巴雷特,哈路雷德一臉我就在等你說這句話的表情,揶揄的笑意讓巴雷特一陣尷尬。

開口的是他身後的梅迪倫特。

「菲菲已經二十歲了,你難道忘記了五百年前的約定?我想要一個可愛的女兒。」臉上帶著渴望的神色,她的視線已經穿過了無數空間,籠罩在了正在打掃店鋪的菲菲身上。

那種近乎變態的母性光輝,讓巴雷特頭皮發麻。

約定……

如果我現在告訴他們兩個當時是為了讓他們支持自己而胡侃的,他們會不會現在就拆掉老子的家?

巴雷特心裡轉著這種鬼念頭,多虧哈路雷德已經收起了讀懂人心的能力,不然怕是要立即翻臉。

其實他那個時候只是想用個緩兵之計,哪曾想這兩個傢伙到現在還沒有任何子嗣,難道天使與魔族有種族隔離?

滿腦子轉著亂糟糟的想法,巴雷特尷尬的開口說道:「那啥,菲菲已經成年了,我們不好干涉她的婚姻與生活……」

他的話還沒有說完,就被梅迪倫特打斷了:「我們沒有想要干涉她的生活啊,我只不過想要成為她的母親而已。」

你……

忍者吐血的衝動,巴雷特當然知道她的意思,但是……如果他選擇是,肯定會被萊菲幹掉,但是選擇否……肯定會被面前這兩個傢伙聯手幹掉!

那邊都是死路啊!

正是看出梅迪倫特那近乎病態的表情,他下定了決心。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