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血衣標記!」

「是血衣標記!」

「這個人果然是殺手。可九星苑拍賣會怎麼會混進殺手來?」

眾人見此,頓時慌張議論開了。

能進入九星苑拍賣會的人,身份非富即貴。哪怕是隨從的弟子,也皆是門派內的佼佼者。

因此這裡出現殺手。讓眾人極為震驚,又感到不安。

「拍賣會規矩是不準在這裡動手。可要是咱們碰見了血衣的殺手,這可怎麼辦?難道坐著等死嗎?」

「對啊!這件事必須稟告師叔他們。太危險了!」

「拍賣會還沒開始,就有殺手出沒。這下叫我們還怎麼放心安全,拍賣東西?」

眼見輿論的趨勢越發混亂,走向不妙的方向。明越皺眉,開口武力將聲音推廣傳遍四周:「諸位靜一靜。」

等人群安靜下來,明越才接著說:「這件事,我明越以我的名譽發誓。一定會調查清楚!還諸位一個安全放心的拍賣環境。」

「同樣。為了諸位放心。但凡發現血衣殺手,諸位可自行動手格殺。只要你們能確定,他的確是血衣殺手。而不是濫殺無辜,藉機尋仇。」

明越的話,給了眾人安全的保障,也同時警告了一番。

血衣的標記,是特殊的顏料紋上去的。絕對無法被假冒,也杜絕有些人藉此尋仇,胡亂殺人的可能。

而月千歡,也成功從裡面摘了出來。

連明越都護著月千歡,護衛首領再大的膽子也不敢抓月千歡。只是不僅他,所有人心底都在嘀咕,這個戴著面具的神秘男人,到底是誰?

連雲夜這個煞星,雅名傳天下的明越公子,都護著她!

事情處理好,人群也漸漸散去。明越轉身看向月千歡和雲夜,「這裡人多眼雜,咱們去酒樓里再說一說。」

雲夜沒回答,而是垂眸看向月千歡。顯然等月千歡的意見。見此,易百川更加震驚了。

明越笑了笑,「千師弟你覺得呢?」

「等一等。墨九卿還沒回來。」

「墨公子?」明越皺眉。

「嗯。他去追另一個血衣殺手了。」 憑墨九卿的修為,追血衣殺手那是輕而易舉。之所以耽擱了這麼久。因為這個殺手,不是一般人。

血衣三個首領之一,血手。

「我是血手!」

「那又如何?說出你們的計劃。」

聽見墨九卿風輕雲淡的語氣,血手眼睛瞪的大大的,不敢置信。

他們血衣之名,讓朱雀無數人聞風喪膽。戰戰兢兢的恐懼害怕。他血手凶名,更是位列殺神之一。可眼前這個男人,卻一點反應都沒有。

血手沉默的時間不過一秒,卻已經讓墨九卿感到不耐煩了。

他還等著早點回去,找歡歡!

眸光一厲,無形大手抓住血手一握。「啊!」慘叫聲凄厲尖銳。

血手被墨九卿抓在半空中。無形大手,力量恐怖。抓著血手一握,咔擦骨頭碎裂移位。頓時間,血手身體扭曲錯位,幾乎看不出完整人樣。

墨九卿:「我的耐心是有限的。說,你們爭對千公子的計劃是什麼?」

「我……我……是不……會說的……」

「是嗎?」

墨九卿停止了折磨血手肉體的行為。

畢竟凡胎肉骨,再折磨一下下,就得死了。月千歡的吩咐,還沒問出來呢。

薄唇邪氣微勾,墨九卿凝眸傲慢冷戾看著血手。分出一縷神識,如刀似劍,銳利刺入血手大腦中。

立馬凄厲的慘叫發出。光聽慘叫聲,就讓人毛骨悚然,感到恐懼可怕至極。難以想象,血手承受的折磨有多麼可怕!

摧殘折磨之下,血手崩潰了。

他哀嚎著,斷斷續續交代了一切。

能當血衣的首領,血手當然非同一般。可是墨九卿的折磨太可怕了,沒有人能扛得住。比如血手,現在恨不得去死!

「我……我都說……殺了……殺了我吧……」

「沒有隱瞞?」

「沒……沒有……」

墨九卿傲慢冷戾瞥了眼血手。神識拷問下,沒有人能隱瞞得了秘密。

知道了計劃,血手對他已經沒了存在的必要。拂袖一揮,輕描淡寫卻瞬間將血手抓著撞進了不遠處的牆面之中。

「砰!」

蜘蛛網般的裂縫蜿蜒開,牆面上一個人形凹坑。

血手渾身骨頭都碎裂掉了。扎進內臟里,血管斷裂。凄慘的無法用言語形容。

偏偏他還死不了。只能瞪大眼,在時間一點一點流逝下。被折磨致死!

如果血手還能活著。他一定會嚇得屁滾尿流回去勸自己的兄弟,不要再殺月千歡!放棄這個目標,絕對不能再堅持下去。

不僅是他,整個血衣實力。都會因為刺殺月千歡,毀於一旦。

然而沒有人知道血手臨死前的警告。只余很久后,有人發現了他的屍體。消息傳開,招惹來血衣瘋狂的報復。

但飛蛾撲火,毀滅的是自己。

墨九卿收到了月千歡的傳音。等趕到時,推開門看見明越,墨九卿瞬間沉了眸。

扭頭看向月千歡,帶著醋意翻滾的無聲控訴。我就離開了一會會,這個狐狸精就來了???

月千歡機智轉移話題。「怎麼樣,那個殺手抓到了嗎?」 「抓到了。」

「人呢?」明越下意識詢問。

墨九卿冷冷瞥了他一眼,嘴角微勾冷笑。他傲慢冷戾開口:「殺了。」

走到月千歡身邊坐下。墨九卿正好橫斷月千歡和明越之間的距離。明越要看向月千歡,最先看到的是墨九卿冰冷的面具。

易百川瞅著屋裡的氣氛,覺得這些小年輕都怪怪的。

沒有人說話,更感覺壓抑冷的懾人。易百川握拳在嘴邊乾咳一聲,「想必這位就是墨公子吧?不知墨公子有審問出殺手什麼嗎?」

墨九卿聞聲,冷冷看向易百川。

對上墨九卿的目光,不同於雲夜冷的不近人情的冰寒。墨九卿的目光傲慢冷戾,高高在上的尊貴,似乎沒有任何人能入他眼眸中。

月千歡:「這位是易家七爺,也是雲夜的七叔。」

「嗯。」墨九卿淡淡點頭。

沒有再看易百川,墨九卿眸光落在月千歡身上。頃刻間柔情似水,溫柔深情的透著股甜膩虐狗的味道。

墨九卿說:「血衣的殺手來了不少。都藏在拍賣會四處。」

「他們的目標之一,是懸賞榜的歡歡你。目標之二,是墨家血傀。」

「果然如此。」月千歡對此並不意外。

反倒是明越和易百川微微變色。對視一眼,皺眉神色肅穆。「墨家血傀。」

易百川搖了搖頭,「雖然有說墨家血傀消失在下南之地。可血衣的殺手怎麼會在拍賣會裡尋找血傀的下落?」

他並不意外血衣的殺手要殺月千歡。因為此刻,易百川已經知道了月千歡的身份。

被墨家懸賞千萬,親手斬殺墨流心的千公子!

月千歡「不管怎麼樣。血衣殺手已經在拍賣會中。也說不定,他們還有別的掩藏起來的目的。」

「這個放心,我已經下令,命九星苑嚴加巡查。一旦發現血衣殺手,格殺勿論!」

明越抬頭,然而沒看到月千歡。先對上了墨九卿傲慢睥睨的目光,眼底冷光晦澀,明越挪開了目光。

他又道:「明日拍賣會正式開始。幾乎所有人都會持名帖進入第七層拍賣樓。屆時,還留在外面的人,會方便審查的多。」

「嗯。明天就開始了。」

易百川點點頭,下意識扭頭看向雲夜。「你小子有什麼要拍賣的東西嗎?身上靈石夠不夠?不夠小叔這裡有。」

「夠了。」

「夠了就行。到時候要是缺,儘管找我。」

易百川對雲夜幾近寵溺。畢竟易家嫡系裡,就雲夜這麼一個最親的寶貝長孫。所有的人都是溺愛他的。

月千歡瞧著,嘴角弧度微微上挑。眼底閃過笑意,月千歡想到了月明堂。

月明堂也是這麼寵她。不知道月明堂現在在滄淵,怎麼樣了?

「歡歡,我在你身邊。」察覺到月千歡的情緒波動。墨九卿桌下握住月千歡的手。

「嗯。」

「歡歡想要什麼,儘管買買買。我買單。」

月千歡斜睨墨九卿,挑眉。「那我就不客氣了~~」

「你我之間不用客氣,隨心所欲就好。只要歡歡你喜歡。」

「……」明越覺得,自己在這裡很多餘。 閑談並沒有耽誤多少時間。易百川率先離去,雲夜是不同他一起的。

留下他們四人。月千歡開口:「血衣的殺手問過我,血傀在哪兒。」

瞳孔驟然緊縮,雲夜盯著月千歡。「他們怎麼會問你?」

當初之事。他們三個還有夜央歌就在現場。他們不說,沒有人會知道的!而且,為什麼會問到月千歡頭上?

明越神色也肅穆起來。他知道,先前因為有易百川在場,所以有的消息月千歡沒有說。

明越問:「到底怎麼回事?」

「血衣的殺手以明越師兄的名義約我見面。到的時候,我看見了假明越。」

「什麼?」明越很是震驚。

「雖然偽裝的不錯。但他一開口問我是否知道血傀下落,便徹底暴露了身份。」

聞言,明越和雲夜異口同聲開口:「那你沒事吧?」

幽眸微閃,月千歡唇邊笑意桀驁輕狂。「我當然沒事。有事的是血衣殺手。不過墨家派出血衣殺手來查,你們也要注意些。」

「血傀呢?千師弟,他們會不會查到你頭上?」

「只要我們不說,他們永遠也找不到血傀。」

雲夜點頭,表情嚴肅。「你放心,我絕不會告訴任何人。」

「我也是。相信夜師弟也會守口如瓶。只是此事兇險,千師弟你切記要小心!」

「她有我。我會保護她,就不用你們操心。」墨九卿什麼都不用做,他只需要一句話宣誓主權,便能霸道直接的堵住兩人的嘴。

雲夜和明越都清楚知道。月千歡和墨九卿是相愛的兩個人。哪怕他們現在都以為月千歡是男子。

沉默目送月千歡和墨九卿離開。雲夜抿了抿唇角,「我有些明白你了。」

「明白?不,雲夜你不明白。」

明越苦笑著搖了搖頭。他嘆口氣,悵然若失。「雲夜,我突然發現我喜歡上了他。哪怕他是男兒身。」

聞言,雲夜愣了愣。

他冰冷麵癱的臉上很難看出表情波動。但此刻一雙眼眸中,浮現一絲驚詫,不可置信。

不知道是否因為雪發的原因,雲夜嘴唇的顏色也是淡薄如冰霜。唇角微微抿起,雲夜呢喃:「你喜歡他?」

「很諷刺對嗎?千師弟不僅是男兒身,而且還有相愛的人了。可我就是忍不住去想他。」

「你的身份會給他帶來麻煩。」

雲夜只有這一句勸告。明越是九星苑未來的主人,也就是整個下南之地的主人。

他背負著下南之地的傳承。是絕對不能喜歡一個男人的!而且他還有婚約,這就更不可能了。

不知道該如何勸明越。雲夜眸光閃了閃,冷冷開口:「如果他知道,你會成為他的敵人。」

這個他不僅是月千歡,還有墨九卿。

男人與男人之間的感覺是敏銳的。他能覺察出,哪怕他把月千歡當兄弟好友,墨九卿也警惕排斥他。就更別說明越的喜歡了。

「我知道。」

明越嘴角掛著苦澀的笑容。「所以我選擇讓自己忙碌起來。能夠忘掉這種錯誤的感情。」

可是,他忘不掉啊。 誠然,沒有人會不喜歡月千歡。哪怕他與自己是「同性」。

明越身為聞名天下的雅公子,身邊所見過優秀的人無數。可沒有一個如她耀眼,沒有一個如她美貌傾城,沒有一個如她天資灼灼,妖孽變態!

她是容易讓人妒忌的。可一旦深入接觸,成為她的朋友。月千歡身上的魅力,讓每一個人都甘願沉淪其中。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