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老師!」

「是!老師!」

起筆,沾墨,雙目一閉,調整呼吸……

呼……

當他再次睜眼的時候,手中畫筆筆舞龍蛇,心中不停地回放著那天於泰山之巔所見之景。

山之勢,雲之輕,風之狂,樹之堅……

皆在王一色之手中,展現了出來。

徐錦蓮微微一笑……

國畫的傳承,就在自己的眼前! 送走了王一色,白扶蘇便起身前往青蓮的房間里。

一進門便看到青蓮一人坐在床邊,手上拿著手帕,另一隻手拿著一張信紙。

「小青,你怎麼哭了?」白扶蘇上前安慰道:「出什麼事情了嗎?」

青蓮用手帕擦掉了眼角的淚水,啜泣道:「公子,我姐姐給我傳信了……」

「姐姐!」白扶蘇一愣,青蓮的姐姐不就是大妖白蛇白素貞嗎?

「她不是隱世很久了嗎?為何突然又給你傳信了?」白扶蘇很是不解。

青蓮搖搖頭,她把手中的信遞給了白扶蘇。

接過信一看,只見信上寫著。

「我親愛的妹妹,自從上次一別,你與我已多年未見,如今姐姐這邊遇到一些事情,希望妹妹能幫助我……」

看著大半篇幅的廢話,白扶蘇只知道,開頭的這一小段話才是重點。

「你姐姐遇到什麼事了?」白扶蘇疑惑道。

青蓮也搖搖頭,並不清楚到底發生了什麼。

「那就看你姐姐何時會來了,信上說,最近幾日會尋到京城找你。」白扶蘇伸手放在青蓮肩上,微微笑道:「別想這麼多了,沒事的。」

「嗯吶,謝謝公子。」

「無妨。」

突然,大門被敲響。

咚咚咚——

青蓮剛想起身說道:「客人來了,我去拿酒。」

白扶蘇轉過頭說道:「別急,你在房間里好好休息就可以了,我自己一個人去就行了。」說罷,白扶蘇便離開了房間。

咚咚咚——

「來了來了!」白扶蘇走到門口,打開木門,便看到一年輕貌美的女子站在門口。

「嗯?」白扶蘇一愣,他立馬就聞出了這個女人身上的味道……

青丘狐妖……古族的人?

那女人伸出去,妖媚的笑道:「白公子,久仰大名啊。」

還沒等她的手放在肩膀上,白扶蘇立馬閃了個身位,躲開了。

「客人請進。」白扶蘇伸出手指向院中石桌,「客人稍坐片刻,待小生上酒。」說罷,白扶蘇便轉身朝著後院走去。

那狐族女人微微一笑,然後走進了萬詩閣里,在院子中央的石桌旁坐了下來。

過了一會。白扶蘇端著酒盤出來,來到石桌旁,把手中酒盤放在桌子上,斟滿酒,把杯子放在了那女人面前。

「本店規矩,入門先喝酒,酒後言情意。」

「好的呢白公子。」狐妖直接拿起酒杯,將杯中的酒一飲而盡。

酒入喉腸,老仙酒的藥效立馬就出來了。那狐妖尾巴從裙子中生長出,足足有五條尾巴。

老仙的酒被妖怪喝了,能立馬顯出原型。

只見那女人尾巴長出,耳朵便尖,就連眼睛也都變成了紅色。

「果然是好酒啊!」狐妖晃了晃頭,臉頰微紅。

「小女子白蓮花,是古族之一,狐族的人。」白蓮花伸出手,掌心有一塊奇怪的令牌。白扶蘇一眼就認出那是青丘狐族的身份牌。

「五尾狐,看來你在青丘之中,地位也是不錯的。」白扶蘇點點頭。

「白公子說笑了,我一個狐族婢女,怎麼能和龍族太子相比呢?」白蓮花微微一笑,媚眼看著白扶蘇說道:「只可惜,白公子如今早已被古族除名。」

「往事無需再提。」白扶蘇擺擺手笑道。即使白蓮花說道痛處,白扶蘇也沒有生氣。

對於白扶蘇來說,古族什麼的,都無所謂。

「白姑娘,還請說一說,您的故事。」

……

狐族,顧名思義都是一群狐妖。

狐妖向來樣貌極美,身材五官無可挑剔。

傳說中狐妖有四大姓,青丘、塗山、有蘇、純狐。

而白蓮花就是青丘國的狐妖。

塗蘇蘇,是白蓮花的愛人,是塗山氏狐妖。

兩人再一次狐族聚會中相識,相戀……

只可惜。

她們都是女人。

這是世俗不允許的。

「混賬!」

啪!

一老者一巴掌拍出,掌風直接拍碎了一座山。

白蓮花跪在地上,額頭伏在地上,緊張的渾身顫抖起來。

那老者來回踱步,氣狠狠的說道:「白蓮花,你是白姓侍狐,五尾妖衛!怎能幹出如此蠢事!!!」

白蓮花跪在地上,一句話都不敢說。

她本來就是狐妖護衛,守衛青丘公主。如今護衛任務結束,原本要準備卸任,當一個遊山玩水的小狐狸,結果最後一次任務跟著公主去參加狐族大會,沒曾想,與那塗山狐族塗蘇蘇相遇。

兩情相悅,火花迸發。

兩人一同遊玩,戲水,直到分開。

臨走之時,塗蘇蘇跟白蓮花說:「蓮花,我們相約七天後,塗山相見!」

「好!」

於是,狐族大會結束。

都市護花保鏢 白蓮花帶著青丘公主回到了青丘國。

任務結束后,白蓮花便卸職回家。

收拾完東西,白蓮花立馬找了個借口,離開了青丘國。

七天後,於塗山之下,兩人相見。

「蘇蘇……好久不見!」

「蓮花……我……」塗蘇蘇低下頭,「其實……」

「其實什麼?」白蓮花一愣,她摟著塗蘇蘇心疼的疑惑道:「怎麼了?蘇蘇,你哪裡不舒服嗎?」

「沒有。」

兩人相擁,久久不得分開。

幾天後,塗蘇蘇因為塗山族內一些變故,不得不回去。

白蓮花極其不舍,但是不得不分開。

相同的,白蓮花也收到了族裡的召集信息。

回到族裡。

白蓮花接到任務,讓他重新回到軍隊中,帶兵打仗。

「白老,請問這次的任務……」白蓮花抱拳跪在地上,她皺眉疑惑道:「古族之間的戰爭不是早就不打了嗎?」

「不是古族之間。」白老從凳子上起來,他冷聲說道:「我們是狐族之間的戰爭。」

「狐族!」白蓮花一愣。

「對,沒錯,塗山族與青丘族之間的爭鬥越來越激烈,上次的大會上,塗山族族長跟九尾大神提出,讓塗山為四族之首,這讓我們青丘顏面何存!!!」白老越說越氣。

白蓮花有些緊張,手心都出汗了。

「糟糕,這下子不就是跟塗蘇蘇她們開戰了嗎?」 假婚真愛100天 白蓮花心裡有些擔憂,「看來塗蘇蘇被族裡召回,也是因為這件事情吧。」

「白老,我覺得咱們同為狐族,不應該內耗……」

「混賬!」白老走上前,一臉怒意的說道:「你是不是想偏袒塗山!」

「屬下不敢!」

「那就即刻帶兵準備出戰!」

「是!」

……

兩軍交戰,極其慘烈……

一年多后。

「報!白老命令!白蓮花即刻帶兵去捉拿塗山族公主塗蘇蘇!」

「什麼!」白蓮花一愣,「你剛剛說塗山族公主叫什麼?」

那狐兵回復道:「回白將!公主名為塗蘇蘇!」

啪!!!

宛如晴天霹靂一般,白蓮花整個人直接愣住了……

如今塗山族節節敗退,因為大戰,塗山公主與主軍分離,逃亡到深山之中。

白蓮花領下軍令,冷聲說道:「放心,我獨自一人就去把那塗蘇蘇抓回!」

說罷,她直接離去。

白老這時突然進來,他眯眼看著白蓮花著急慌忙的背影,轉身對著旁邊的士兵說道:「你去跟著白蓮花,看看她到底心裡藏著什麼!」

「是!白老!」

一小時后,白蓮花來到了塗蘇蘇藏匿的大山嶺中。

她就這麼盤坐在一處小溪旁,靜靜地等著。

過了一炷香的時間,一直小狐狸嗅著味道尋了過來。

一見到白蓮花,小狐狸一愣,一行眼淚流了下來。

幻化為人形,塗蘇蘇緩步走上前,坐在白蓮花的身旁。

「好久不見,一戰打了這麼久,我們也沒機會見面。」 男神說他很愛你 塗蘇蘇低著頭,有些愧疚的說道:「對不起,我沒告訴你事情的真相……」

白蓮花搖搖頭,她看著面前的小溪,輕聲說道:「沒有什麼對不起的,命運如此,無話可說。」

「白蓮花……」

「不用多說!」白蓮花突然伸手捂住了塗蘇蘇的嘴,她眯著眼說道:「我此次前來的任務,就是抓住你,可是……」

塗蘇蘇掙脫了白蓮花的手,她嚴肅的說道:「你抓吧……死在你手裡,我心甘情願!」

「不……」白蓮花紅著眼睛說道:「你走吧……」

「我前來,只是為了見你一面。」白蓮花直接起身,她背過身去,說道:「希望這次戰爭結束后,你能好好的活下去……」說罷,白蓮花直接騰飛而去。

只留下塗蘇蘇一個人坐在那溪邊。

「嘁……」

……

白蓮花回到青丘國后,剛入境內,就被軍隊給攔下,壓入了大牢之中。

「你為何要這樣子做?」白老坐在公堂之上,神情嚴肅……

白蓮花跪伏在地上,就跟之前所說的一樣。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