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曉雲,你看媽是不是變年輕了?」方淑儀臉上有著抑制不住的高興。感覺這一切都像是在做夢一般。

「曉雲,你看媽是不是變年輕了?」方淑儀臉上有著抑制不住的高興。感覺這一切都像是在做夢一般。

秦曉雲笑著點了點頭,「不僅變年輕了,而且還很漂亮,爸爸也是非常的帥。」媽媽年輕的樣子與她有著七八分的相似,她們現在走出去,別人絕對會以為她們是姐妹。

「你大嫂真是太有本事了,連這種葯都能製做出來,若不是親自嘗試,打死我也不會相信世上竟然會有這麼神奇的葯。」方淑儀笑道。

「嗯。」秦浩然贊同的點了點頭。

「大家都在呢。」蘇瑾月和戰亦寒走了過來。 豪門獨佔:如果愛你是場意外 他們是來看看,大家在這裡住的習不習慣。

「大哥,大嫂。」

「亦寒,瑾月。」看到兩人,眾人臉上都露出了開心地笑容。

「瑾月,你那個葯真是太好了,你看娘年輕了有二十歲吧?」王美珍開心地問道。

「絕對有,娘可真好看。」蘇瑾月笑著贊道。王美珍的五官比戰亦萍還要精緻一些,絕對是美人無疑。

王美珍聞言更是開心,「這還不是你的功勞。」

看著面前雙雙對對,蘇瑾月看向徐天生所住的院子,只見他正在翻看著醫書。如果林姨和師父能在一起該有多好,師父就不會一個人了。

「大家都在呢!」戰亦萍踩著歡快的步伐走了過來,看到眾人的容貌,眼中滿是驚艷之色,走到王美珍的身旁,伸手挽住她的手臂,「娘,你現在跟我出去,別人絕對以為你是我姐姐。」

王美珍笑著輕敲了一下戰亦萍的額頭,「你呀,就會哄我開心。」

「我說的是真的,不信你問大嫂,二嫂。」戰亦萍頑皮的吐了吐舌頭做了個鬼臉。

王美珍無奈的搖頭一笑,看著戰亦萍的眼中滿是寵溺之色。

「山下現在正在招收弟子,我們去看一下吧。」戰亦萍道。這陣子門派一直在招收弟子,她都沒有去看過,正好大家都在。

「招收弟子?」秦曉雲好奇道。

「對啊,我們門派馬上就要舉行開派大典了,得多招收些弟子。」戰亦萍點頭道。

「我還沒見過招收弟子呢,我們去看看吧。」秦曉雲期待道。

蘇瑾月點了一下頭,「我去問一下我師父要不要一起去。」

走進徐天生的院子,蘇瑾月來到門前敲了敲門,「師父!」

徐天生放下書,上前打開了門,「你來的正好,師父這邊有些不明白,你能給我解釋一下嗎?」他這一晚上都在看醫書,他要快一些掌握這些靈草的知識,才能學習煉丹。 蘇瑾月看了醫書一眼,「這沐神草是一種很特別的靈草,它很難入丹,只可以煉製神凝丹。」

說話間,她拿出一棵沐神草和一顆神凝丹遞給徐天生,「這就是沐神草,這是神凝丹。」

徐天生接過仔細觀察了一下,又聞了聞,「這神凝丹有什麼作用?」

「它可以快速的修復修士的神識,修士最主要的就是神識,特別是在戰鬥的時候,誰的神識先恢復,誰就有獲勝的可能。」蘇瑾月解釋道。

徐天生明了的點了點頭,走到椅子旁坐下,繼續翻看起醫書。

「師父,大家要去山下看招收弟子,你要一起去嗎?」蘇瑾月問道。

徐天生搖了搖頭,「你們去吧。」他現在最主要的就是要把這些醫書看完。

蘇瑾月點了點頭,「那我先走了,你不要太累。」等下一次回去,她要去看看林姨,如果林姨願意,她就將她接到天月大陸來。如果她還能和師父再續前緣,那自然再好不過。

廣場上一眼望去到處都是人,長老們正認真的審核著前來報名的弟子的身份。

「我就是沖著那個蘇門主來的,她不僅是個八級煉丹宗師,還是個陣法宗師,進入這個門派將來的前途絕對不會差。」

「我也是,上次在天青海遺迹的時候,蘇門主和她的道侶修復了傳送陣,可是救了不少人呢。」

「當時我就在現場,要不是有蘇門主和她的道侶,我們一個也出不來。」

「這次門派交流賽蘇門主也是大顯神威,她可是天月大陸上唯一一個擁有神獸鳳凰的人。」

「這個我知道,當時那些勢力知道蘇門主有神獸鳳凰后,就想從蘇門主身上將鳳凰奪走,只是沒想到最後落得個偷雞不成蝕把米。」

「歐陽麒,你真的認識蘇門主?」聽到眾人的議論,李陽看向歐陽麒。歐陽麒的實力是不弱,不過要說他認識蘇瑾月那樣的大人物他是不相信的。

歐陽麒笑了笑,「我認識蘇門主,不過蘇門主不認識我。」他們原本最起碼十天才能到星珈山,在路上遇到了一艘飛船,對方聽說他們是來星珈山報名的,便讓他們上了飛船。當然對方也不是白白讓他們坐飛船的,對方的要求就是讓他們盡量的接近蘇瑾月,將她的一舉一動都告訴對方。而且這次,對方也派了兩人混在了他們中間。

蘇瑾月和戰亦寒幫過他,他當然不會幫其他人來對方他們,所以他就將計就計。

「我就說嘛,你怎麼可能認識蘇門主。」李陽嘲諷的撇了撇嘴。現在在天月大陸上有幾個人不認識蘇瑾月,不過能讓蘇瑾月認識的又有幾個?

那兩名混入歐陽麒小隊的修士皺了皺眉。他們之所以讓歐陽麒他們上飛船,就是因為歐陽麒認識蘇瑾月,沒想到歐陽麒是吹牛的。 鬥破後宮,廢后兇猛 看來只能靠他們自己了。

蘇瑾月看到正在排隊的歐陽麒,微微一愣。沒想到她還能再見到他。

「在看什麼?」戰亦寒順著蘇瑾月的目光看去,看到人群中的歐陽麒,揚唇一笑,「沒想到他也來報名了。」當初遇到歐陽麒時,他的實力就已經到達了元嬰初期,一段時間不見,他現在已經是元嬰中後期了,這在強者如雲的日耀國,也已經不算弱了。

「嗯。」蘇瑾月微笑著點了點頭。

歐陽麒注意到有人正在看著自己,轉頭望去看到是蘇瑾月和戰亦寒,他愣了一下,隨即收回了視線。他必須想辦法告訴蘇瑾月和戰亦寒,有人想要混入他們的門派。

想到這裡,他看向前面的兩名修士。他們的修為和他差不多,他要是傳音肯定會被他們發現,自己該怎麼告訴蘇瑾月他們呢?

前面的隊伍漸漸的減少,很快就輪到了歐陽麒他們。

六長老仔細的一一核查幾人的身份后,將身份玉牌還給了歐陽麒他們。

歐陽麒在六長老將身份玉牌還給他的瞬間,將一張紙快速的塞入六長老的手中。他首先要做的就是讓六長老知道有人想要混入他們的門派,企圖不軌。

六長老詫異的看了歐陽麒一眼,並沒有將紙條還給歐陽麒,而是釋放出神識掃了一下手中的紙條后,收起了紙條。其實他們在招收弟子的時候,就已經預料到會有人藉機混入他們的門派。 歐陽麒正與李陽聊天,耳邊傳來了蘇瑾月的傳音,站起身道:「我出去走走。」

「你還是不要出去了,之前那名帶我們來的修士說過,這裡不能亂跑的。」李陽道。

「是啊。」尹建平贊同的點頭。

「沒事的,我就在附近看看很快就回來。」歐陽麒起身向著門外走去。

林恆眯了眯眼,站起身跟上了歐陽麒。

歐陽麒察覺到身後的氣息,嘴角劃過一絲冷笑。

林恆緊跟著歐陽麒,看到他進入一片樹林,快步跟了進去,卻發現歐陽麒已經失去的蹤影,「人呢?」他打量了四周一遍,沒有看到歐陽麒,繼續向著樹林深處走去。

一刻鐘后,林恆停下了腳步,他發現自己好像一直在原地打轉,看了四周一眼,釋放出神識向著周圍掃去,很快他就發現自己的神識遇到了阻礙,心中頓時一沉,他竟然被陣法給困住了。

歐陽麒感覺到身後沒有了林恆的氣息,有些詫異的挑了挑眉。雖然和林恆沒有相處多久,不過從林恆的性格可以看出,他不是一個半途而廢的人。既然他已經跟著自己出來了,就不會這麼快回去。

「歐陽麒。」蘇瑾月和戰亦寒從樹林中走了出來。

「蘇瑾月,戰亦寒。」歐陽麒驚喜的走上前。知道日耀國是天月大陸靈氣最濃郁的國家后,他就坐傳送陣來到了這裡。

一來到日耀國,他就聽說了很多有關於蘇瑾月的事,開始他還以為是同名同姓的人,直到看到那次門派交流賽的影像水晶球,他才確定真的是他認識的蘇瑾月,沒想到她在天月大陸上如此有名,而且還建立自己的門派。

「你怎麼來日耀國了?」蘇瑾月微笑道。湖城的那個傳送陣是通往雪丘國的,雪丘國到日耀國可有著一段不小的距離。

「我聽說日耀國的靈氣是四國中最為濃郁的,來了以後就聽說了你在這裡,還建立了門派。對了,我今天給那位長老的紙條你收到了沒有?」歐陽麒道。能見到蘇瑾月和戰亦寒他覺得很高興。

蘇瑾月點了點頭,「剛剛跟蹤你的那個人,應該就是巡天派派來的姦細吧?」

歐陽麒點了一下頭,「他人呢?」以林恆的修為應該不會跟丟才是,如果他猜的沒錯的話,林恆應該是被困住了。

「在陣法里。」蘇瑾月拿出一塊玉牌遞給歐陽麒,「這塊是內門弟子的玉牌,明天你就去三長老那裡報道。」

歐陽麒接過玉牌,有些擔心的問道:「那林恆他們呢?」

「他們翻不起什麼風浪的。」蘇瑾月自信的一笑。這次混入報名的弟子里的姦細可不止林恆和盧磊,他們自以為掩藏的很好,卻不知道他們的資料早就被他們掌握了。若是連幾個姦細都搞不定,鳳天宗還怎麼在天月大陸上立足。

「那我就放心了。」歐陽麒放心道。

韓娛重生之月光 見歐陽麒和林恆遲遲不回來,盧磊有些擔心,站起身向著外面走去,剛走到門口,就看到了歐陽麒。

盧磊看了一下歐陽麒的身後,「歐陽麒,林恆呢?」

歐陽麒一臉疑惑,「我怎麼會知道林恆在哪裡。」

「他和你一起出去的,你怎麼可能沒看到他,你是不是對他做了什麼?」盧磊冷下臉質問道。

「莫名其妙。」歐陽麒繞開盧磊向著自己的房間走去。

盧磊皺了皺眉,抬步向著外面走去。

「歐陽麒,你回來了。」看到歐陽麒進屋,尹建平退出了修鍊狀態。這裡的靈氣實在太濃郁了,要是以後能一直留在這裡就好了。

「嗯。」歐陽麒微微頷首,走到自己的床邊坐了下來。

尹建平看了一下外面,輕聲說道:「剛剛林恆跟著你一起出去了,你知道嗎?」

「我沒看到他,或許他出去有事吧。」歐陽麒道。

尹建平想了想,問道:「歐陽麒,你到底認不認識那個蘇門主?」要是認識他或許可以借著歐陽麒的關係,成為鳳天宗的內門弟子。他和歐陽麒的關係那麼好,他應該會幫忙吧。

歐陽麒微笑著拿出一塊玉牌遞到尹建平的面前,「你看看這個是什麼?」

尹建平接過玉牌,看了一下,不敢置信的張大了眼睛,「這是鳳天宗內門弟子的玉牌?」

「嗯,我剛剛出去遇到了蘇門主,是她給我的。」歐陽麒說道。反正他明天就要去內門報道了,也沒有什麼好隱瞞的。

「那你有沒有向她說起我?」尹建平一臉期待的看著歐陽麒。

歐陽麒拿出另一塊玉牌遞給尹建平,「這是你的。」蘇瑾月知道和他同來的還有尹建平他們,就給了他幾塊內門弟子的玉牌,讓他自己決定要不要給尹建平他們。

「謝謝你!你真是我的好兄弟。」尹建平開心地接過玉牌,在手中仔細的打量著。他一直希望自己有一天能夠進入門派,成為大宗門的內門弟子,現在他的夢想終於實現了,他怎麼可能不欣喜若狂。

「都說是兄弟了,有什麼好客氣的。」歐陽麒笑著搖頭。在與他同來的這些人中,他和尹建平的關係算是最好的。雖然尹建平的資質平平,但是他一直都很認真。 盧磊在小樹林找了一圈,終於發現了困住林恆的陣法。他在陣法方面也有著一些小成就,仔細觀察了一下陣法后,拿出幾面陣旗撒了出去。

隨著一陣咔嚓咔嚓的聲音,陣法出現了一道缺口。

盧磊走入陣法,看到林恆果然被困在了陣法中,「你怎麼會被陣法困住的?是歐陽麒動的手腳嗎?」

林恆搖了搖頭,「我也不知道,我們先出去再說。」他覺得這個陣法很詭異。

「好。」盧磊點了下頭,轉身向著自己剛剛開出的那個缺口走去,卻發現缺口已經消失不見了。

臉色頓時一變,連忙釋放出神識,仔細的掃視著陣法。

「怎麼了?」林恆問道。

「我們被困住了,這個陣法我破不開。」盧磊臉色難看的說道。他只是一個四級陣法大師,而這個陣法一看就是六級以上的高級陣法。

林恆憤怒地咬了咬牙,對著四周大聲喊道:「歐陽麒,有種給我出來,別偷偷摸摸的,別讓老子看不起你。」這件事肯定是歐陽麒做的。

「你別喊了,不是歐陽麒做的,他的陣法水平沒有那麼高。」盧磊頹然的說道。

「除了他,還會是誰?」林恆看向盧磊。

「我懷疑今晚歐陽麒出來是為了見蘇瑾月,蘇瑾月是八級陣法宗師,這個陣法應該是她布置的。」盧磊猜測道。跟歐陽麒一起的那些人都說歐陽麒認識蘇瑾月,看來是真的。

「你很聰明。」一道清冷的聲音突兀的響起。

接著,一男一女就出現在了盧磊和林恆的面前。

「蘇…蘇瑾月!」盧磊和林恆不敢置信的張大了眼睛,震驚的看著面前的蘇瑾月和戰亦寒。

林恆回過神,眼珠轉了轉,對著蘇瑾月和戰亦寒拱了拱手,「蘇門主,我們是來鳳天宗報名的弟子,不小心誤入了陣法,還請蘇門主放我們出去。」

「是嗎?」蘇瑾月戲謔的看著林恆。他以為她是三歲小孩這麼好騙嗎?

「蘇門主,我們真的是來報名的弟子。」 如何攻略冷澈邪少 林恆被蘇瑾月看的有些心慌轉過了頭。

戰亦寒抬手一攝,兩枚玉牌從林恆和盧磊的儲物戒中飛了出來,落到了他的手中,看了一下,「巡天派弟子玉牌,這個該如何解釋?」

林恆和盧磊面如死灰。他們以為蘇瑾月已經很厲害了,沒想到蘇瑾月身旁的男子更厲害,連他們有著陣法禁制的儲物戒都可以輕而易舉的打開。

「是歐陽麒告訴你們的?」盧磊問道。對方既然已經知道了他們的身份,他們肯定是跑不了了。

「在你們進入鳳天宗的時候,你們的資料就已經被送到了我的手裡。」蘇瑾月揚唇道。那些資料都是丹城會主派人送過來的。現在鳳天宗和丹城已經結成了聯盟,丹城怎麼可能會看著別的門派的姦細混入鳳天宗。

林恆苦澀的一笑,「既然如此,要殺要剮隨便你們吧。」他們門主這次是失策了,原以為可以讓他們神不知鬼不覺的混入鳳天宗,沒想到對方早就對他們的資料了如指掌了。

「回去讓你們門主,一個星期之內給我們鳳天宗一個交代,不然就別怪我鳳天宗對巡天派不客氣。」戰亦寒目光冷冽的看著兩人。殺他們兩個一點價值都沒有的小嘍啰,還不如拿些實際的東西。

「是!」林恆和盧磊哪敢反駁,連連點頭應道。戰亦寒的氣勢太強了,讓他們有種喘不過氣的感覺。

「滾!」戰亦寒冷喝道。

林恆和盧磊一秒都不敢耽擱,連滾帶爬的向著山下跑去。

蘇瑾月收回視線,與戰亦寒相視一笑。

戰亦寒伸手握住蘇瑾月的手,與她漫步在樹林之間,「這次又會是一次不小的收穫。」除了巡天宗還有著其他門派的姦細,這兩天他們都要處理一下。

「這樣的機會要是多幾次就好了,我們的門派就不用愁修鍊資源了。」蘇瑾月笑道。

「吃了這次虧,怕是那些勢力以後聽到我們鳳天宗的名字都要退避三舍了。」戰亦峰揚唇淺笑,看著蘇瑾月的眼中溢滿了寵溺之色。

「這倒也是。」蘇瑾月將頭靠在戰亦寒的肩上,看向天上的月亮,「今晚的月亮好像格外明亮。」

戰亦寒抬頭望去,「要不我們去上面賞月。」最近他們一直在忙,兩人獨處的時間也少了很多。

「嗯。」蘇瑾月微笑著點頭。

戰亦寒祭出飛劍,一把抱起蘇瑾月,御劍向著天空飛去。日耀國雖然有著禁空令,但是現在這裡方圓千里都是鳳天宗的地界,自然是他們想怎麼飛就怎麼飛。

將飛劍停在半空,戰亦寒和蘇瑾月在飛劍上坐了下來,彼此偎依在一起欣賞著面前皎潔的月亮。

「我還是第一次這麼近距離的賞月。」蘇瑾月微笑道。

「那我以後經常陪你看。」戰亦寒伸手攬住蘇瑾月的腰,讓她更加的靠近自己的懷中。

「好。」蘇瑾月臉上揚起幸福的笑容。只要和亦寒在一起,不管什麼風景都是美麗的。 時間如白駒過隙,很快就到了開派大典舉行的日子。

賓客們紛紛上門恭喜,看到鳳天宗的雄偉和奢華心中震撼不已。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