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英,看你的了!」周啟瞥了一眼臉色陰晴不定的死靈法師先生。分出一縷神念悄然傳音,一臉的沉著淡定。

「月英,看你的了!」周啟瞥了一眼臉色陰晴不定的死靈法師先生。分出一縷神念悄然傳音,一臉的沉著淡定。

「嗯!」黃月英娟秀的下頜輕點。素手高舉法杖!渾如天籟的吟唱聲過後,隨一縷潔白的聖光穿透墓穴穹頂,神術輝光耀世再現!

神聖的光輝照耀下,李奧瑞克的分身冒起了大股的黑煙。身上蒙蒙的青光宛若被漂染去了色彩,失去了之前的鮮活變得無比暗淡!

隨著他凝實的身軀逐漸虛化,凄厲的慘嚎聲也漸去漸遠,最終消失不聞。

與此同時,墓室中央的石棺突然發出一連串咔聲的脆響!沿著一道道龜裂,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眨眼之間

崩散成滿地的碎石!

棺槨的底座上,一頂主體為三叉戟形狀的暗金色王冠隨著消散的塵灰,逐漸露出它的真容。

終於!

周啟長長吁了口氣,腳尖輕點地面縱身來到近前,伸出手,小心翼翼地將王冠捧起。倒要看看黑德里克口中這頂牛逼哄哄的東西究竟是個什麼貨色。

一秒!兩秒!半分鐘過去了!

周啟的視線彷彿被黏在了上面,整個人也如同他臉上的表情,石化了一般僵在了當場!

「頭兒?東西怎麼樣?快發出來看看。」張定軍一臉的捉急和期待。自家隊長可是有名的紅手,什麼好東西沒見過,能把他給驚成這樣,這頂王冠的屬性怕是牛逼上天了!

周啟聞聲方如大夢初醒,心念一動,將王冠的屬性在團隊頻道里選擇了共享。

「我去!這特么有沒有搞錯啊!」

張定軍一聲高呼,一瞅身旁面現驚容的付雲生和黃月英,臉上的神情半是懵逼,半是驚訝。說不出的精彩! 看到三人的反應,周啟不由一臉的滿意。俗話說的好,獨樂樂不如眾樂樂。這下該知道哥為什麼會盯著王冠久久不能釋懷了吧!

「頭兒?要不再找找看?我去!這特么也忒扯了!」

「我覺得大軍說得在理兒,要不你小子再瞅瞅?」

「依我看無此必要。李奧瑞克不惜化用分身前來守護。此物未必如想象中不堪。」

周啟偏頭看了黃月英一眼。還是自家的美女軍師看得明白。按照尋常的情況來看,手中的這頂王冠何止是不堪能夠形容的,簡直就是垃圾中的戰鬥機,還是極品的那種!

「李奧瑞克的王冠。等級:灰色雜物。該物品未滿足觸發條件,無法鑒定屬性。」

看看這都寫的什麼?

若不是之後標註的那一行道具說明還留下了一絲念想。只憑灰色雜物四個字,這玩意兒就是扔商店用來賣錢都嫌寒磣!

「如果這就是你們要尋找的王冠,我想知道,你們在這裡還要待多久?」一直默不作聲的斯卡蕾特遠遠瞥了周啟一眼,語氣帶著明顯的不耐煩,沉聲問道。

喵的,這傢伙什麼表情?周啟循聲望去不由嘴角一抽。丫一分鐘不裝逼會死嗎?即便按奈不住真要裝,拜託把那副幸災樂禍的樣子先藏起來好吧?

「我們即將返回新崔斯特瑞姆。不知閣下接下來有什麼打算?」

「哼,去哪裡是我的事情。你沒必要知道。」

「真是遺憾,原本還想請你在屠牛旅館喝上一杯呢,看來是沒有這個機會了。那麼後會有期。」說著,周啟向斯卡蕾特點了點頭便異常乾脆地轉過身抬腳就走,竟似一分鐘也不願意多待的樣子。

「月英啊,我記得先賢曾言,一個種族離世而獨居的時候,便是其走向滅亡的起點。不知你有沒聽過?」

「周郎此言不差,孤雁離群,終難逃葬身冰雪之厄。自古珍禽多自傲,奇獸好清高。然數量必日漸稀少,種群亦列屬瀕危。怎若倉鼠,結群而居,繁衍不息。即便末世也未必見得其消亡……」

清越的男聲和甜美的女聲一問一答,無比的和諧。隨腳步聲漸行漸遠。每一個字都清晰地在寂靜的寢陵中回蕩。

黑暗中,斯卡蕾特不由自主地陷入了沉思。在世人看來,自己的種族往往和神秘,可怕之類的字眼等同,甚至被與地獄惡魔相提並論。走過路過之處,人們如避蛇蠍。與其他法師受歡迎的程度相比,簡直是天堂和地獄的差別!

更加糟糕的是,族中人口日漸凋零。以至於現在不得不外出尋找孤兒來傳授魔法,好讓死靈法術的知識和技藝得以延續。

出現這樣的現狀,難道真的同族人隱世孤立的傳統習性有關?

「一個種族離世獨居的時候,便是其走向滅亡的起點。這話,有點意思!」回想那狡猾的傢伙剛才的話語,斯卡蕾特的眼底不由微微一亮。去屠牛旅館喝上一杯?嗯,或許會是個不錯的主意。

等等!剛才那個女聖職說的什麼?

珍禽,奇獸?自傲,清高?

該死的!

斯卡蕾特嘴角一陣抽搐,恨聲咒罵了一句。隨血光一閃,瘦削的身影瞬間自墓室中消失不見。這一次施放鮮血穿行的速度遠遠超越了以往的任何時刻。

與此同時!坐落於新崔斯特瑞姆西南方的列王墓地!

一聲宛若自地心深處發出的低沉咆哮穿透了地表,直衝天際!巨大的聲響百里可聞!聲浪激蕩下,原本就被陰霾所遮蔽的蒼穹霎時烏雲驟起,翻卷不休!

遠空,一團團漆黑的霧氣彷彿章魚口吐的墨汁迅速聯結成一線,潮湧般,席捲而來!

黑霧橫掃之處,微弱的天光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變得暗淡。如同黑夜提前降臨,天地間眨眼便陷入了一片深沉的黑暗!

當周啟四人走出寢陵的瞬間,不由集體一怔。怪事年年有,今天特別多。明明才下午的光景,天怎麼就黑了?

相比他的詫異。

東門要塞城頭。注意到天空中非比尋常的異象,大法師哈根達斯和主祭哈蘭達雙雙面現惶恐,眼底更是驚疑不定!

然而,隨著整座城鎮在霧氣過後被捲入黑暗,他們眼中的驚訝和懷疑以及殘留的一絲僥倖彷彿也被黑霧一起吞噬掉似的,最終煙消雲散!

還有數個小時才到黃昏,天色已然深沉如子夜。能造就眼前這樣的情況,恐怕只有那存在於傳說中的,同時也是唯一的解釋!

永夜詛咒!

只有曾經的坎杜拉斯之主,如今的骷髏王——李奧瑞克親手施放的永夜詛咒,才能使得這片過去屬於他的領地於頃刻間完全淪入黑暗!

雖然常年陰沉的天空,荒野中四處可見的地獄生物和亡靈,讓生活在這裡的人們早已習慣了缺少光明的日子。

這一切聽起來很糟,然而卻並不是最壞的情況!只要待在城鎮里,至少能安全地活著。

永夜詛咒不同!

源自一代瘋王的皇室血脈,以及他內心最深沉的憤怒施放出的惡毒咒語,不但會令所有活著的人時刻身處在對於黑暗的恐懼之中!更為可怕的是!這無盡的黑夜同時也會讓被其庇護下的黑暗生物得到大幅強化!

再堅固的城牆也無法阻擋成千上萬比以往要強大許多的亡靈!

儘管戰前就已經猜測到這末日般的詛咒有可能會發生,不過卻沒想到它真的發生了,而且發生的還如此之快!

究竟是什麼提前喚醒了那個怪物?又是什麼讓他變得如此憤怒!

不幸的是,哈根達斯和哈蘭達已經沒有時間去細細思索這一問題了。

牆外!

因失去攻城利器而的暫時陷入停滯的亡靈大軍,就在黑暗降臨的同時再度發起了進攻!

防護屏障紅光頻閃!如同敲響了末日的喪鐘!

開始時彷彿湖面被投入石子,只是輕微的搖晃。隨著城牆下方的亡靈士兵從各個角落發起全面衝擊,搖晃很快就衍生成了一陣陣劇烈的動蕩!

它們用刀劍砍,哪怕脆弱的骸骨被防禦屏障發出的電光擊打得粉碎!

它們用骨頭撞!即便殘破的身軀被身後涌擠而來的同類踐踏得稀爛!

無數的亡靈不知疲倦,不懼死亡!沒有片刻停歇!用鋼鐵和白骨機械而冰冷地編製著一曲黑色的死亡重金屬!

永夜突降!事關新崔斯特瑞姆生死存亡的一戰,至此方才真正拉開了序幕!

「拉姆福德,派去增援魔法塔的人手出發了沒有?」

「哈蘭達老夥計你終於把那套冠冕堂皇的稱謂給收起來了!」

「該死的!讓那些稱謂見鬼去吧!」

「放心吧,我抽調了整整一個中隊!」拉姆福德自信滿滿地白了哈蘭達一眼,目光一轉,望向城外的亡靈,眼底絲絲戰意升騰!

默默傾聽兩人的對話,哈根達斯眼中隱有激動的淚花閃動。腦海中不禁浮現出了許多年前和他們一同結伴冒險時的畫面!

時光如梭,雖然冒險生涯早已經結束,曾經的夥伴也已是這座城鎮的當權者。然而當真正的危機到來之時,一切又彷彿回到了從前。

戰!為了現在!也為了那難以磨滅的過去!哪怕黑夜將會遮蔽未來!

「拉姆福德,讓你的人準備!我們把這些亡靈崽子送回墓地!」

「如你所願,坎杜拉斯最偉大的法師哈根達斯閣下!」

「滾!」

「哈哈哈……」

城頭上響起了三個老朋友爽朗的笑聲,引得周圍士兵紛紛側目!

是隊長和大法師閣下!還有主祭大人!

注視著談笑自若的三道人影!被天空突如其來的黑暗和亡靈軍團如海嘯般的嘶吼弄得神經緊張的士兵們,心中頓時為之一安!

「傳令!魔鬼之血!」拉姆福德收斂了笑容,長劍高舉頭頂大聲發出了命令!

「魔鬼之血……!」士兵們依次傳遞著命令。當口中喊出這四個字的時候,似乎心中所有的恐懼和不安都為之消散!

要塞下方的兵營中,數十架投石機齊齊拉緊了繩索拴系在固定用的木樁上。周圍立刻有軍士和民夫推滾著一隻只半人多高,啤酒桶大小的木桶過來,小心翼翼地將之安放在了投石機降下的「勺柄」上面!

桶里裝的就是從北面的哭泣山谷運來的魔鬼之血,這種顏色漆黑,味道刺鼻的粘稠液體,傳說是地獄中的大魔鬼死亡之後體內流出的血液!正是出於這個原因,它們一旦被點燃就難以熄滅!

就讓這東西送那些該死的亡靈見鬼去吧!

「放!」隨拉姆福德手中長劍猛然向下一揮!守候在投石機旁的士兵紛紛手起劍落,斬斷了拴住勺柄的繩索!

圓木杆咯咯吱吱的作響聲中,一個個圓滾滾的接二連三木桶被彈射了出去!

哈根達斯單手托起法球,點亮了魔法的輝光!散布在城牆上的其餘法師有樣學樣,在他的引領下齊聲開始吟唱咒語。

一道道土系魔法特有的明黃色光芒閃過之後,東門要塞之外,堅如磐石的地面剎那間化作了一片泥沼!鬆軟的泥濘立刻將大量的亡靈陷了進去!

「弓箭手!點火!」

「點火……!」

「讓它們滾回地獄!」

「吼!」

震天的吶喊聲中,城頭亂箭齊發!數千箭矢穿過魔法屏障,拖拽著火光暴雨般落下!

恰在此時,一隻只木桶墜地之後轟然炸裂,紛飛的木屑中,顏色漆黑的魔鬼之血流滿了一地!

下一秒!

一片片地面被點燃!眨眼便以極快的速度聯結成一片火海!

遠遠望去!

那躍動的火焰就如同一團希望之光!欲將這漆黑的長夜驅散! 骸骨燃燒斷裂的聲音如同煅燒毛竹,嗶嗶啵啵,在城牆之下響成了一片!

地面上,不斷翻滾的泥沼彷彿活化了一般,將膽敢踏足其中亡靈戰士陷入其中前進不得!

而魔鬼之血燃燒之後產生的高溫烈焰則將範圍內的一切無情的吞噬!化為灰燼!

二者效果相互疊加,頓時在魔法防護屏障之外形成了一圈真空的死亡地帶!

立竿見影的效果讓亡靈軍團如潮水般的攻勢瞬間為之一滯!

缺乏後續的進攻,動蕩不休的防護屏障立刻得以平緩!

「天堂在上!它們退了!那些亡靈雜.種退了!」

隨著一聲不知名的吶喊!要塞城頭歡聲雷動!

無分城衛隊的士兵,還是平時在人們眼中同痞子和流氓劃上等號的傭兵和冒險者們爭相慶賀!紛紛為這一輪攻擊能擊退敵人而擊掌歡呼!

千萬不要輕視這小小的一個勝利。火光中亡靈們消亡前發出的慘嚎,是驅除恐懼最好的良藥!

「呼」

哈根達斯輕吁了口氣,臉上緊繃的神色略微得以緩和。

然而在他的眼底,一抹凝重之色卻不減反增,目光中的焦慮和擔憂與之前相比顯得越發的深沉。

斬月 亡靈軍團真這麼好對付?誰要是這麼以為那就大錯而特錯!

這些腐朽的腦子裡充滿了憎恨和殺戮的傢伙,不過是暫時被火焰克制住罷了。被燒死的那些骸骨戰士不過是充當前陣的炮灰。

包括麥格坦在內的諸多強敵尚未現身。亡靈軍團的強力兵種也還沒有正式投入到進攻中來。

比如說,那些該死的幽魂法師!

一念到此,哈根達斯的眼中不由升起了一絲疑惑。除了先前透過巫師之眼看到過他們的身影,自周啟摧毀「地獄之吼」以後,那些幽魂法師就彷彿人間蒸發掉一般不知下落。

而在失去了地獄之吼這樣的強力攻城器械。 隱婚纏情:段先生輕點寵 幽魂法師們強大的攻擊法術理所應當便成了亡靈軍團對付防禦障壁最有效的手段。

無論從哪個方面考慮,他們此時都應該參與到進攻中來才對。不得不說,這是一件相當令人奇怪的事情。

「老夥計,你還在擔心什麼?我已經無法派出更多的人手去防禦魔法塔了。」

「這我知道,拉姆福德。我並不是在擔心這個。難道你沒注意到,我們的頭頂太過安靜了嗎?」

「頭頂?你是說那些該死的幽魂法師?見鬼,這的確不正常!按說那些比蒼蠅還討厭的傢伙早該來了!」

「看來你還沒有被酒精和女人昏聵掉神智。也許我該為此深感慶幸,我的朋友。」

「這其中一定隱含著李奧瑞克和麥格坦的某種陰謀!我想或許該讓我們的主祭閣下做點什麼了。」拉姆福德聞言輕咳了一聲,轉頭望向哈蘭達。一臉你不答應我就死給你看的表情。

「這……」哈蘭達眼中閃過一絲猶豫。

「哈蘭達,你應該知道,永夜詛咒之下的幽魂法師們將會有多麼可怕!」

「好吧,我保證,如果事情真到了那一步,我會立刻啟用那件東西!」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