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蝕之眼,能夠發現那小子的破綻,再配合上摩天的快刀,而這小子的實力也是下降了一些,看來應該結束了,可惜了那把凶劍,竟然落到了摩天的手中啊!」幾人臉上露出感嘆。

「月蝕之眼,能夠發現那小子的破綻,再配合上摩天的快刀,而這小子的實力也是下降了一些,看來應該結束了,可惜了那把凶劍,竟然落到了摩天的手中啊!」幾人臉上露出感嘆。

「加油,摩天師兄,殺了洛塵,替王恆師兄報仇啊!」那些腦殘女弟子臉色頓時露出喜色,沖著摩天大喊起來。

「滾!」摩天聽到那些女弟子的話,募然轉身,雙眼泛起了陣陣的銀光,沖著那些腦殘女弟子開口。

聽到摩天的話,那些女弟子頓時不再吭聲,生怕摩天衝下來找她們麻煩,實在是摩天的暴虐,在輪轉殿中,可是有著凶名的。

「你沒機會了,沒有那把凶劍,你什麼都不是!」摩天冷笑一聲,隨後飛身而起,再次一刀斬出。

刀光閃動,洛天根本沒有找到長刀的運轉軌跡,身上便是再次多了一道傷口。

「厲害啊!」洛天飛身而起,拉開了距離,目光謹慎的看向摩天,沒想到摩天竟然這麼強。

「認輸吧!你這肉身雖然強悍,但是也禁不住!」冰冷的聲音回蕩起來,摩天再次衝到了洛天的身前,長刀力劈。

「想的美,我還沒有展現什麼實力呢,讓你兩刀,你還想上天了!」洛天沒有去管那朝著他斬來的刀芒,裂天槍直接被洛天操控起來,三道槍影重合,朝著摩天狠狠的掃了下去。

「嗯?」摩天臉色微微一變,眼中頓時露出一絲狠辣,依然朝著洛天的胸口斬了過去。

血光閃動,洛天的胸口頓時噴出了一股熱血,一道翻白的傷口,出現在了洛天的胸前,鮮血不斷的流出,肉皮翻卷了出來。

「咔嚓……」另外一面,裂天槍也是狠狠的掃在了摩天的胸前,摩天口中噴出大口的鮮血。

摩天身軀倒飛了近百丈才停下了身軀,胸口塌陷,臉色蒼白起來。

「真狠啊!竟然以傷換傷,不過這也是最好的方法了,否則以摩天的快刀,他根本躲不掉!」

「沒錯,而且他的肉身,能跟丘龍拼個旗鼓相當,這一擊他沒有吃虧!」真仙巔峰的長老們臉上帶著讚歎,看向站在那裡的洛天。

「咳咳……」摩天大口咳血,身軀再次緩緩額站了起來,目光同樣看向洛天。

「虧你還能想的出這樣的辦法來!」摩天輕笑一聲,胸口傳出咔咔的脆響,再次站直了身軀。

「你也不賴,能夠傷到我的肉身!」洛天胸前的傷口傳出陣陣的黑氣,臉上也是流出了一滴冷汗。

「看來得用點真本事了!」摩天伸手將手中的長刀換了個手,目光看向洛天。

「摩天師兄剛才一直在用左手!」輪轉殿的弟子們臉上露出震撼,看著站在那裡的摩天。

「認真了,摩天認真了,也只有對戰王剛他們的時候,摩天才用右手握刀!」

「右手握刀,摩天的刀速快出一倍多,也就是說,洛塵的攻擊還沒到摩天的身上,摩天的刀就已經可以斬到洛天的身上了!」王剛等人眼中露出凝重,摩天很狂,但是卻是有著狂的資本。

「再來!」洛天雙眼微微一凝,主動朝著摩天沖了過去,封王戰法和幽冥鬼步同時發動,想要趁著先發制人。

「沒有用,你擋不住!」摩天冷笑一聲,刀鋒一轉,一刀劈出。

下一瞬間,洛天也是出現在了摩天的身前,不過還不等洛天攻擊,刀芒便是出現在了洛天的身前,根本不給洛天反應的機會。

「噗……」血光再閃,又是道深深的傷口出現在了洛天的胸膛之上,與之前的傷口交錯在一起,猙獰無比。

「速度再快都沒用,月蝕之眼,能夠找到攻擊的弱點,也能跟的上我的速度!」洪濤長長的嘆息了一聲,八小天王中,他最忌憚的就是摩天了。

「呼……」洛天口中喘著粗氣,看著站在那裡一動不動的摩天,臉上露出一絲笑意。

「沒機會的,認輸吧!」摩天輕輕的搖了搖頭,目光看向洛天後背之上的龍淵劍。

「看來,我也要認真一下了啊!」洛天臉上露出一絲笑意,輕輕的摘下了龍淵。

「你要反悔不成!」看到洛天摘下了龍淵,摩天的臉色微微一變,開口呵斥起來。

「不是,說不用這把劍,我自然不會動用這把劍!」洛天輕笑一聲,將長劍立在了地面之上。

「嗡……」煞氣頓時從龍淵傳遞而出,不過拜戰台上卻是傳出陣陣的戰意,開始壓制起那四散的煞氣來。

「不錯,一刻鐘的時間應該夠了!」洛天看著立在那裡的龍淵,眼中露出一絲喜色,沒想到這拜戰台,能夠壓制住一些龍淵散出的煞氣。

冰冷的氣息席捲在拜戰台上,雖然被壓制了大部分,但是卻也還是讓摩天顫抖了一下。

「然後呢?沒有那把凶劍,你在我們這些人的眼中,真的什麼都不是!」摩天輕輕的搖了搖頭,臉上露出不屑。

「我要再次進攻了!」洛天輕笑一聲,飛身而起,再次朝著摩天沖了過去。

「轟……」極境真仙對於真仙境的壓制徹底爆發而出,而洛天整個人彷彿變了一個人一般,隨著三成修為的恢復,洛天也是徹底恢復到了最強的狀態。

強悍的肉身之上泛著陣陣的神則,傷口飛速的癒合起來,化成了一隻人形蠻龍,朝著摩天的方向沖了過去。

「這……」摩天的臉色頓時狂變起來,目光之中帶著不可思議,剎那間,洛天便是出現在了摩天的身前,一拳轟出,轟擊在了摩天的胸膛之上。

「咔嚓……」脆裂的聲音響起,摩天的身軀再次倒飛,直接轟擊在了結界之上,眼中帶著震撼,看向站在那裡,氣勢衝天的洛天。

「怎麼可能!」所有人都是嘩然起來,不敢相信的揉了揉眼睛,看著站在那裡臉上帶著笑意的洛天。

「我說了,我若是真的放下那把劍,你們真的沒的打!」洛天輕笑一聲,邁步朝著摩天走了過去。

「他的實力,怎麼這麼強,增長了那麼多!」

「他之前一直在隱藏實力,該死!」八小天王的臉色變化起來,沒想到洛天竟然還有這麼一手。

摩天站起身來,身軀搖搖晃晃,雙眼有些發暈,擦了擦嘴角的鮮血,目光看向洛天。

剛才那一瞬間,洛天無論是速度,還是力量,都是提高了很多,讓他一時間反應不過來。

「這就是你真正的實力么?」摩天輕笑一聲,眼中散發出陣陣的神光。

「真是難得啊,好久沒有人能將我逼到這一步了!」摩天低聲呢喃,雙眼開始晃動起來,兩道銀芒從摩天的雙眼之中爆發而出。

而那兩個重疊的瞳孔,開始朝著一起融合,最後竟然直接化成了銀色,目光看向洛天,給洛天一種心驚之感。

「出現了,月蝕之眼!」

「很少有人能夠逼摩天動用月蝕之眼了!」看到了摩天銀色的雙眼,王剛等人臉上帶著期待。

「這眼睛,有什麼差別么?」洛天飛身而起,身形閃動,朝著摩天沖了過去,化成一道黑線。 第兩千一百三十九章喝退

洛天的速度極快,轟鳴中,出現現在了摩天的身前,三道拳影募然重合,朝著摩天狠狠的砸了過去。

摩天不急不忙,看著洛天衝到了自己的身前,眼中泛起陣陣的銀芒,同樣也是一拳轟出。

「嗡……」而讓洛天驚駭的是,摩天的身前升起了兩道殘影重合,竟然有著一亂披風的意思,雖然不如洛天的強大,但也是強盛無比。

「轟隆隆……」轟鳴之聲震天,摩天的身影倒飛出去,口中溢血,不過停下身軀之後,便是腳下踏地,主動朝著洛天沖了過去,右手刀斬下,速度極快。

洛天眼中露出一絲驚駭,裂天槍嗡鳴而出,迎上了那斬落的刀芒,另外一拳再次同摩天碰撞在了一起。

這一次兩人旗鼓相當,洛天雖然能夠跟上摩天斬下刀芒的速度,但是終究是被動防禦,而且摩天打出的拳影比起剛才更加強大。

轟轟轟……

兩人你來我往,不斷的交錯在一起,每一次碰撞,都是引起蒼穹的震蕩。

「摩天被壓制了!」輪轉殿的弟子們臉上露出驚駭之色,目光看向不斷交戰的兩人。

「短暫的壓制而已,摩天這是在觀察著洛塵的手段!等到反擊的時候,必然會是狂風暴雨,而摩天的反擊的時候,正是洛塵所有手段用盡的時候!」王剛臉上帶著感嘆。

其他幾人也是紛紛點頭,摩天讓他們最忌憚的地方,那就是摩天的月蝕之眼和那一手快刀,兩者配合根本就是無解。

月蝕之眼能夠看破對方出手的弱點,快刀讓人防不勝防,而他們幾人卻知道,摩天最可怕的地方是能夠通過月蝕之眼,短時間的學會對方的武技。

「轟隆隆……」洛天左手神王九天圖,又手截天印,轟鳴而下,再次飛身朝著摩天沖了過去。

銀紋閃動,摩天臉上露出一絲笑意,伸手一點,一指按出,粗壯的手指按在了兩種武技之上,再次同洛天對抗在了一起,能夠快速的找到洛天的弱點,這就能讓摩天立於不敗之地。

洛天心中漸漸的有了一些不安,感覺到摩天的雙眼有些不太對勁,心中不由的有些謹慎。

時間緩緩流逝,轉眼間半刻鐘的時間已經過去,洛天卻是發現自己竟然有些壓制不住摩天來。

「你剛才變成巨人的那個方法怎麼不用出來啊?」摩天臉上露出笑意,同洛天碰撞了一下,身形倒轉。

「我明白了!」看著摩天身形倒轉,洛天感覺到了熟悉的氣息,摩天使用的步法,正是幽冥鬼步。

「他竟然能夠學會我的武技!」洛天心中驚駭,目光看向摩天,想到了曾經在九域一個敵人,同樣也是有著這樣的本事,時間過的太久了,導致現在洛天都忘了對方是誰。

「只能用一遍,否則會被他學去!」洛天眼中露出思索之色,隨後眼中露出明悟之色。

「那麼就如你所願!」洛天眼中露出陣陣的神光,心中暗嘆幸好自己清醒的早,若是全部都被摩天學去,那麼自己對上摩天就沒有什麼威脅了。

「法相天地!」洛天雙手不斷的舞動,一道道手印在洛天的手中飛動。

「法相!天地!」摩天也是十指翻飛,身上竟然也是傳出陣陣的滔天的氣息。

「轟隆隆……」在人們驚駭的目光之下,兩人的身軀竟然同時拔地而起,化成了千丈高的巨人。

「這已經是他看過我法相天地的第二遍!因此才能學會!」 絕世劍魂 洛天心中自語,大腳邁出,一步踏出,朝著摩天狠狠的鎮壓而下,正是蠻七踏。

「又有新招式了么?」摩天臉上露出一絲笑意,一拳一拳轟出,不斷的轟擊在那鎮壓而下的大腳之上。

轟鳴之聲震天,摩天的身軀再次不斷的倒退起來,龐大的身軀撞擊在了結界之上。

「煉獄鬼爪!」洛天雙手舞動,伸手朝著虛空狠狠一按,一隻黑色的大鬼爪從蒼穹之中伸出,朝著摩天狠狠的抓了下去。

「鬼夜掌!」摩天伸手一拍,黑色的大手,遮天蔽日,朝著那黑色的鬼爪拍去。

「嘭……」黑色的大手直接被鬼爪撕裂,抓在了摩天那龐大的身軀之上,在摩天的身上炸裂。

「有種再來一遍!」摩天被震的大口吐血,洛天的攻勢太猛了,摩天此時身上已經受到了重創。

「最後一招,你若是能夠擋住,我就……還有下一招!」洛天臉上露出笑意。

「吼……」嘶吼驚天,澎湃的黑氣從洛天的手中竄出,濃郁的黑氣瞬間如同一片烏雲,填滿了天空。

「轟隆隆……」下一刻一隻粗壯大的大腳從黑色烏雲之中邁出,沉重的壓力讓所有人動容。

一隻黑色的巨象,從烏雲之中踏出,朝著摩天鎮壓而下,巨象之上,帶著對於鬼修和鬼物特有的壓力。

「我竟然無法推演出手印!」摩天臉色狂變,如同的銀月一般的雙眼,竟然無法推演出洛天的手印。

「吼……」巨象之後,是黑色的長龍,一條兩條,四龍四象,鎮壓蒼穹,讓諸天顫抖。

「龍象鎮獄!」洛天伸手朝著虛空狠狠的一按,四龍四象,轟鳴中朝著摩天鎮壓而去。

「月食!」摩天低吼一聲,銀色的雙眼募然變成了黑色,整個天地彷彿陷入到了無邊的黑暗。

轟轟轟……

八聲轟鳴,在人們的耳中回蕩,引起人們強烈的震撼,布滿戰意的結界,劇烈的震動起來,恐怖的能量上彷彿要撐破結界一般,黑氣翻滾,遮擋住了人們的視線。

「結果怎麼樣了?」包括幾個小天王,還有眾多長老弟子,全部都是臉上帶著驚駭。

伏星璇站在天空之上,嘴角微微一翹,眼中露出一絲笑意。

風暴平息,黑氣漸漸的消散在人們的視線當中,一道身影站在那裡,洛天臉上帶著笑意口中喘著粗氣站在那裡。

「我輸了!」摩天開口,臉色蒼白,目光看向洛天,眼睛恢復了正常,兩道血淚出現在了摩天的臉上。

剛才摩天抵擋住了兩龍兩象,之後便是被剩下的兩龍兩象鎮壓,雖然月蝕之眼強悍,但是終究不會逆天,有些武技,他是短時間內,無法找到弱點,無法學會,而龍象鎮獄,乃是龍雀傳給洛天。

「摩天也敗了!」一名名輪轉殿弟子目光看向站在那裡的洛天,整個拜戰台下,鴉雀無聲。

「那還有誰?蘇丹,王剛還莫城都不參加,八小天王,已經敗了四個,只剩下一個段伯陽師兄了!」眾多弟子們的目光落在了站在那裡的段伯陽的身上。

洛天口中喘著粗氣,飛身來到了劇烈晃動的龍淵劍旁,伸手抓住了龍淵,目光看向摩天:「我就說,我不拿劍,你們真的沒的打!」

洛天掃視了一圈,眼中露出一絲虛弱之色,目光最後落在了段伯陽的身上,眼中閃過一絲殺機。

這一眼,讓段伯陽心神巨震,臉色徹底難看起來。

「他要殺我!」段伯陽心中自語,看到洛天眼中毫不掩飾的殺機,眼中露出思索之色。

段伯陽的確是有些怕了,洛天接連戰勝四人,實在是讓段伯陽有些畏懼,雖然他用的是毒,而且全部爆發,能夠擊殺真仙後期。

但是段伯陽也不敢確定,洛天還有沒有底牌,剛才那龍象鎮獄,讓他感覺到了心驚,而且他能感覺到,兩人一但大戰,那就是不死不休,他還沒有把握。

「你現在身受重創,又接連大戰,我不想趁人之威,我也就不參加了!」段伯陽輕聲開口,輕輕的搖了搖頭。

「段伯陽師兄不戰了!」聽到段伯陽的話,輪轉殿的弟子們臉上頓時露出不可思議之色,雖然段伯陽說的很委婉,但是卻感覺到段伯陽話語中的有些不太對勁。

我的嬌媚總裁老婆 「哈哈,段伯陽竟然認慫了!」

「娘娘腔果然是個娘們,慫逼!」丘龍等人頓時不屑起來,目光看向段伯陽,眼中露出不屑之色。

「認慫了!」聽到丘龍幾人的話,輪轉殿的弟子們也是頓時嘩然起來,目光看向段伯陽,眼中露出不可思議之色,沒想到一向心高氣傲的段伯陽,竟然認慫了。

「我沒事,雖然受了些傷,但是斬你還是能夠辦到的!」洛天輕笑一聲,目光看向段伯陽。

「算了,我不是趁人之威之人!」段伯陽心中暗罵,不過洛天越是這樣,他就越是忌憚。

「那不行啊,我可是壓了好多鬼晶,你這一不打,該怎麼算?還是上來,讓我斬了你吧!」洛天回應,依然強勢。

「你!」段伯陽臉色陰沉,目光死死的盯著洛天,身上的氣息開始緩緩的升騰起來。

兩人的目光對視,段伯陽最後還是選擇了避而不戰,竟然飛身而起,朝著第九十八層的入口飛去。

「跑了……」輪轉殿的弟子們,臉上露出震撼之色,看著段伯陽飛走,頓時轟亂起來。

「好了,今天就到這裡吧!」洛天輕輕的搖了搖頭,只要段伯陽在輪轉殿中,他有的是機會解決掉段伯陽。 第兩千一百四十章落幕

人群轟亂,一名名輪轉殿的弟子,臉上帶著震撼,看向那從拜戰台上走下來的洛天。

「今天起,洛塵之名,必然在輪轉殿中如日中天!」所有人心中都是升起了這樣感觸。

「一人連戰四小天王,一穿四,雖然沒有洛塵自己所說的一串八,但是卻有三人選擇不戰,天鬼王之子段伯陽,被洛天嚇退認慫,這樣的戰績,誰能做到!」

「整個輪轉殿,除了聖女伏星璇,根本沒有人能夠做到,而伏星璇之所以能夠鎮壓幾人,完全是因為伏星璇的修為是真仙後期,又掌握了拜戰台!」人們低聲議論起來。

敬畏,那是對強者的敬畏,這一刻,洛天在人們心中的地位,堪比八小天王,甚至超越了八小天王。

「我的賭本啊!」不過隨著一聲聲哀嚎之聲響起,頓時讓人們的臉色難看起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