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區別?」夏傾月問道。

「有區別?」夏傾月問道。

「當然有了,生女的要操心很多事,就怕遇到不好的男人,生男的就輕鬆多了,你說對不對?」葉塵。

夏傾月聽了覺得也是。

林溪補充道:「要是男娃糟蹋了別的女孩子怎麼辦?」

「糟蹋的是別人家的女娃,要你操心?」葉塵。

「!!!」林溪腦補了一下,如果是男孩,到處撩妹,讓幾十個女孩子懷孕,到時候幾十個女孩子的父母一起找上門,那該多頭疼?

柳青璇也腦補著,腦海里想象,如果自己女兒被哪個男的糟蹋了,她真會活剮了那個男人。

又腦補葉凡到處沾花惹草,結果一堆破事都要她在後面收拾,想想就頭疼。

好像,生男生女都不好。

早知道就不生了…

「那怎麼辦?都生男的?」夏傾月。

「擦汗…都要吧,頂多多操心下。」葉塵道。

幾女點頭。

前方。

葉凡還在挑戰。

這時。

有一道絕美的倩影佇立在遠處半空,她頭戴金色王冠,身披帝王鳳袍,站在那裡,神色清冷,望著葉凡跟另一人。

她在老遠的地方,就感受到這個位置發生了許多場戰鬥,平常雖然也有戰鬥,但每天最多幾場。

哪有像今天這般,連續挑戰了許多次!

她看到葉凡輕易將對方擊敗,緊接著又挑戰另一人。

而周圍諸帝看到這個絕色女子時,不由微微躬身,恭敬道:「見過星月女帝。」

「不需多禮。」星月女帝平靜開口。

諸帝這才起身,一個個狂熱的望著星月女帝。

星月女帝也是真帝,但卻是三十六宮的真帝,這樣的實力很強很強。

不僅僅如此。

星月女帝的背景十分深厚。

至界有三大道帝,其中一個道帝便是星月女帝的父親。

可以說,星月女帝在至界的地位十分高。

「這裡發生了什麼,誰能跟我說說?」星月女帝掃視諸人。

有人立即開口道:「這小孩子身形的真帝叫葉凡,是今天剛入住至道帝宮的新人,他剛到這裡沒多久,就在挑戰這些排名靠前的真帝,每次都是一招敗人。」

星月女帝打量著葉凡,凡是真帝,幾乎都有幾千歲,最好的也有幾百歲,可,這樣的年齡,她還沒見過有誰會刻意將自己的身形維持在小孩子一般的時候。

葉凡自然也早就注意到了星月女帝,不過並未說什麼。

他繼續挑戰排名靠前者,不浪費一點時間,每次都輕鬆擊退他人。

星月女帝來了興緻,得知葉凡剛入駐帝宮,每次挑戰都只用一招,她倒是想看看葉凡最終能停留在什麼地步。

隨著時間漸漸過去。

葉凡佇立在半空,他已經殺進了前百,凡是與葉凡交過手的真帝,一個個心裡絕望著,這麼強?

現在都已經殺到前百了!

葉凡望著前百的諸帝,淡聲道:「現在,我挑戰第八十五名的真帝!」

八十五名的真帝出現,與葉凡交手,結果,被一招秒殺。

諸帝凝望著葉凡,都到了這種程度,還能夠維持一招秒?這到底需要什麼樣的實力?

又是一番番挑戰。

結局自然是一樣的。

綜神話男神追妻日常 此時。

葉凡已經殺到了前十,現在,他要挑戰第一!

只有問鼎了第一,才能拿到資格去挑戰七十二院的真帝。

「第一的那位,出來吧。」

葉凡平靜道。

有一道中年模樣男子的身形走了出來,諸帝看到這中年男子,一個個心裡不由自主的想著。

這中年男子是現在的第一!

據說已經有實力挑戰七十二院的真帝,但為了穩妥起見,他依舊在不停提升實力。

第一的萬海洋走至半空,他平靜望著葉凡:「你的實力很強。」

這款游戲絕對有問題 「少廢話,直接出手吧。」葉凡道。

萬海洋雙眸凌厲,葉凡竟然這麼不給面子,轟!

萬海洋立即出手,他以海證道,當帝威綻放時,虛空竟有大海形成,如驚濤駭浪一般,拍向葉凡。

葉凡跟之前一樣,只是隨意拍出一掌,不管你是什麼樣的攻擊,在這一掌下,直接被摧毀,萬海洋見狀,再次使出新的法則,大海滔天,海水震蕩,如海嘯一般!

但,在一掌下,依舊被輕易震的潰散,恐怖力量轟然落在萬海洋的身上。

萬海洋身形一顫,口吐鮮血!

葉凡伸了個懶腰:「太弱了,估計七十二院的真帝也不過如此。」

諸人聞言,臉色一變。

好狂的口氣。

剛掃平茅草屋的真帝,就敢大言不慚說七十二院的真帝很一般?

不遠處。

星月女帝也是愣了一下。

葉凡的口氣好囂張啊…

誤惹豪門:總裁放開我 她親眼見了葉凡將茅草屋第一的萬海洋擊敗,這樣的實力足以能打進七十二院了。

葉凡目光望向遠處的七十二棟院子,那才是他想佔據的地方。

不求三十六宮,至少要先一大家子住在院子里吧?

轟!

葉凡踏出一步,小身板已經佇立在七十二院的上空,俯視七十二院,淡聲道:「七十二院的真帝都出來,我茅草屋第一,挑戰你們七十二院。」 七十二院的真帝紛紛冒出頭來,尤其是排名第七十二名的血帝,他走出院子,凝望向上空的葉凡。

原本他以為會是萬海洋,帝宮的規則,只有茅草屋第一名才能挑戰七十二院的真帝。

不是第一名沒有資格挑戰。

沒想到竟然不是萬海洋,而是一個看起來只有七八歲的小毛孩。

血帝自然不會認為葉凡就是小毛孩,有些大帝有怪癖,會讓自己變成小孩子模樣,去沾小姑娘的便宜。

血帝認為葉凡就是這樣有怪癖的人。

「你要挑戰誰!」血帝開口道。

葉凡目光望向血帝,直接道:「挑戰第七十二名。」

「呵呵,那就是我了。」血帝的身形憑空出現在虛空,與葉凡平視。

這時。

茅草屋那邊的七百真帝也到了這裡觀望,七十二院的真帝也是觀望著。

他們對這陌生的葉凡都很好奇。

「出手吧。」葉凡。

轟!

血帝沒有廢話,別人要挑戰他,直接以最強的力量回應即可。

他雖然在七十二院排名末流,但能夠駐紮在七十二院,沒有弱者!

滔天的血霧法則暴涌,當血霧擴散向虛空時,虛空密布著邪惡力量,好似能將人身上的血瞬間抽干。

葉凡神色平靜,隨意點出一指,沒有什麼虛華的招式,就這麼一指,所有的血霧瞬間如蒸汽一般破滅!

砰!

血帝的身形猛然從天墜落,墜落時,有鮮血吐出,形成一道優美弧度!

直至墜落在地。

諸人愣了。

七十二院末流的血帝竟然這麼不堪一擊,諸人心神一凝,剛剛血帝的力量確實很強,並不是血帝弱,而是對手太強!

一時間,諸人凝望著葉凡,剛入駐至道帝宮,就直接從排名末流殺到了七十二院,而且很明顯,葉凡可以繼續挑戰!

現在的葉凡,赫然是七十二院的第七十二名,離這個名次接近的人,一個個心神一凝。

他們雖然能擊敗血帝,但也需要費很多時間,根本不可能像葉凡一樣,一招就擊敗血帝。

若是葉凡挑戰他們,他們必輸!

葉凡伸了個懶腰,並沒打算繼續挑戰,而是問道:「我入駐第七十二號院子,是不是能將我爹娘接過來一起住?」

諸人聽后,愣了一下。

入駐七十二院,就是為了接爹娘一塊入駐?

Justin,姐姐真漂亮 不遠處,星月女帝對身旁的真帝問道:「他的父母是誰。」

「在那。」那人指向遠處,正是葉塵四人。

星月女帝目光望去,這就是葉凡的父母?男的英俊,女的個個都是絕色。

最重要的是。

一家人皆是帝。

葉凡作為晚輩,實力已經這麼強,那這長輩的實力又有多強?

如若很強,為何讓兒子去打?

星月女帝望著葉凡,淡聲道:「只能由自己入駐,你父母想要入駐七十二院,只有挑戰。」

葉凡循著聲音望向星月女帝,不能入駐???

那他白費這麼多的功夫了?

葉凡望向遠處的柳青璇,無奈道:「還要娘自己慢慢挑戰了。」

柳青璇微微笑著,實際上,她早就猜測不可能讓其他人一起入駐。

若是能讓其餘人入駐,那還要挑戰規則幹什麼?

「無妨。」

柳青璇輕搖頭,望向自己該挑戰的真帝,淡聲道:「我挑戰你。」

排名六百九十的真帝衝天而起,砰的一聲,那真帝還未出手,直接從天墜落在地。

那真帝鬱悶無比,排名直接後退!

葉塵對夏傾月、林溪說道:「我們也慢慢挑戰吧。」

兩女輕點頭。

隨後的一幕,驚呆了眾人。

每一次挑戰,都是輕易一招,就跟過家家一樣輕鬆。

星月女帝佇立在半空,美眸好奇的打量著葉塵幾人,每次都是一招,這實力…

真的是下等世界的元界真帝能擁有的實力么?

星座女帝望著這一幕,越加的好奇,她通過玉簡,讓人去查葉塵幾人的底細。

看看到底是不是來自元界的真帝。

過了半個時辰功夫。

柳青璇已經是茅草屋帝榜第一,葉塵第二,夏傾月第三,林溪第四。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