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公子,小女子先告辭了。」

「木公子,小女子先告辭了。」

見得人都散去了,楊婕也不便久待,向著古木微微施禮,然後想起了什麼,在臨走時說道:「哦,對了,請木公子代為轉告古家主,小女子會在三天後以磐石城萬寶分會總管的身份,前去登門拜訪,探望他老人家。」

「知道了。」古木向著美女揮揮手,道。然後心中卻在想,這女人如此精明,自然不可能做如此虧本的買賣,她開這盤口到底有什麼目的?

如果是有武者在場,亦或是古山在場,聽得古木這不疼不癢的回答,肯定當場就要發飆啊!

楊婕竟然以萬寶分會總管的身份登門拜訪,這絕對是一件轟動磐石城的消息!

因為所有人都知道,楊婕自從接手磐石城萬寶分會的生意后,除了生意上的相互走動外,根本不會輕易去其他家族,更別說事拜訪了!

而能讓楊婕親自拜訪的家族,那肯定是被其看重,這無論從任何方面來說,都是一件值得慶幸的事情,畢竟萬寶分會可是控制著磐石城諸多的產業,近乎壟斷了磐石城的所有生意。

而古家發展百年,也只是搶佔了只有兩三成的市場,還是比較冷門的,諸如販賣傢具這些薄利的產業。至於沈家也是最近幾年開始頻頻跟曹州萬寶商會溝通賄賂,才從人家萬寶分會弄來一些生意,不然豈會隱隱有超過古家的可能!

這也是所有家族後輩,都非常仰慕楊婕,甚至客客氣氣巴結她的原因所在,倒是如古木所說,她是名副其實的富婆啊!

「人家有什麼目的,關自己屁事?反正贏了她的錢,還佔了她的便宜,呃,是佔了她萬寶閣的便宜,還想這麼多幹什麼。」古木不再糾結這個問題,最後咧著嘴離開了,不過在剛剛跳下台的時候,卻想起了李震那拉風無比的混血赤炎馬。

於是東張西望,卻並沒有發現那赤炎馬的蹤影,納悶道:「難道這馬自己離開了?」古木頗為失望,如果見到那匹赤炎馬,他或許還真敢順手牽走,圈養在自己院子里。

而這磐石城恐怕也只有古木這種膽大包天的人才會有如此想法!

古山和李震的比武告一段落,而這中間的曲折卻被磐石城的武者廣泛談論。

兩人的初次比武、楊婕開盤口、古木的橫空出世攪局,到三天後的再次約戰,而且還是在一個頗為大吉的日子,最終在兩人先後使用了增強實力的葯或丹后,而徹底以古山武士境界的壓倒性實力,才結束了這堪比十大公子的比武。

或許那九月十八日,對於李震來說並不是所謂的大吉,也許是這武道一途,終生難以磨滅的大凶!

天才萌寶,媽咪要逃婚 所有人都不知道,古山到底了吃了什麼樣的丹藥,可以在瞬間踏入武士境界,也沒有人知道為什麼可以一招秒殺李震。

正當眾人苦思冥想不得其解之時。

也就是三天後的今天。

那萬寶商會負責保護楊總管的護衛隊,卻是在萬寶分會浩浩蕩蕩的向著古家而去。

「好大的陣勢!難道楊姑娘要去古家嗎?」目睹那威風凜凜的鐵甲護衛,所有人都不由自主的按照他們所走的路線,想到了大路盡頭的古家大院!

而與此同時,古家的大院張燈結綵,傭人僕人忙碌不停,看上去好不熱鬧。

古家家主古蒼穹,一身華麗錦衣在身,端坐於會客廳的主座位,童顏鶴髮上綻放著花兒般的笑容。

「古山這小子果然沒有讓我失望。」古蒼穹坐在會客廳,笑呵呵的跟著七長老古蒼傑說道:「不過,他自從打敗了李家的那位公子后,就一直關在屋子裡,難道是要衝擊武士境界?」

「我想有這個可能。」七長老也是神清氣爽,撫須道:「家主,我古家看來要雙喜臨門了!」

古蒼穹那笑容綻放的更為濃烈,在他外出歸來后,先是聽聞古山將吃了藥劑的李震打敗,又從古山這小子口中得知,今天那萬寶商會的楊姑娘前來登門拜訪。

古蒼穹是掌管古家幾十年的老狐狸,那楊婕在比武之後前來拜訪,很明顯是有結好之意,這對於現在古家後繼無力的時刻,絕對有著重大的意義。而那古山若是成功晉級武士,其在十大公子的排名上更是可以提高不上,還真如古蒼風所說,古家真的是雙喜臨門啊!

不過他們還有諸多疑惑,到底古山是吃了什麼葯,在受傷的情況下突然晉陞武士境界,然後以一招將李震打敗。而這古木為何會在武鬥台當頭棒喝的讓古山拋棄原則,難道這件事和古木有著關聯不成?

古蒼穹曾經詢問過古木,卻被這小子敷衍了過去,然後以我也閉關的理由,將自己關在了屋子裡。

正當兩人交流的時候,下人拿著一張紅燦燦的帖子而來,道:「家主,萬寶商會的楊總管上帖拜訪!」

古蒼穹臉色一正,接過那拜訪帖,道:「有請!」

而就在古家大院的門外,停著一輛華麗的錦車,一個個身穿黑色戰甲的護衛列在兩側。

而周圍更是早已圍了無數的武者和普通居民,萬寶商會如此大的動靜,自然引起了他們的注意,紛紛私下議論起來。

楊婕一身雍容的貂皮華服從車下走出來,輕碎著腳步在古家僕人的引領下,向著古家走去。

「果然是楊姑娘!」眼尖的武者看清楊婕走入古家,頓時驚道。

「聽說古家和萬寶商會並無生意上的來往,如今楊總管如此高調的拜訪古家,難道是有意結好古家?」

「這還用問嗎?武鬥台一戰之後,古家的古山可能就要晉級武士,而古家三代後輩中又橫空出世一個古木,單單這兩人就已經讓萬寶商會重視了,要知道在以前,古家的後輩一直在磐石城沒什麼太大的作為。」

「看來沈家和其他家族要頭疼了。」有些武者話有所指的說道,那些八卦的武者紛紛點頭贊同。

古家式微在以前是不爭的事實,可就在最近一個月,出現了個風頭一時無兩的古木,而後那古山又大有衝上武士境界的可能,這兩人代表著古家的後輩,同時那古家似乎隱隱有了重振雄風的可能!

「萬寶商會的楊婕,見過古家主。」楊婕進入會客廳,見得那半步武王的古蒼穹,急忙微微欠身道,而說話的口語也從小女子,改為了自己的本名,看來對於磐石城第一家主也是非常的敬重。

「楊姑娘,請坐。」古蒼穹沒有起身,而是一臉笑容的揮手道。作為古家的掌門人,無論是在實力上,還是在輩分上都要高於這後輩楊婕,就算她是萬寶分會的總管,也沒有資格讓一家之主起身相迎。

楊婕微微一笑,大方落座,然後又向旁邊的古蒼風,道:「楊婕見過七長老。」

「楊姑娘客氣了。」古蒼風撫須含笑,贊道:「這萬寶商會偌大的生意被楊姑娘打理的僅僅有條,當真是巾幗不讓鬚眉啊!」

楊婕含羞笑了笑。

兩個代表古家的老者,對楊婕表現出來的淡然紛紛點頭暗贊。心想,這經營萬寶分會的奇女子果然不簡單,那一舉一動雖然看上去有些拘謹,但從她那大方得體的舉止,竟是沒有絲毫緊張!

要知道,古蒼穹是武師巔峰強者,距離武王只差半步,而古蒼風也是武師中期的強者。

兩人在場,無形中散發著強者氣息,普通的武者在面對他們,恐怕都會或多或少的產生敬畏之感,一種對強者的敬畏……

再說古木將自己關在屋子裡,周圍散發著一道道化虛為實的木之真元。

真愛不散場 在經過古山和李震的對戰後,他也獲益匪淺。

尤其是之前的煉丹,讓他武徒中期巔峰的實力,隱隱了有一絲突破的可能。

「小境界的提升講究水到渠成,如今我的實力已經達到了武徒中期的,距離後期只差臨門一腳。」古木運轉五行真元決,分心的想道。同時雙手在虛空不斷演練,回想著古山和李震比武時打出的各種手印。

「這是在結印?」古木還是第一次見到尚武大陸的武者,可以如此施展丹田中的靈力,難道這就是所謂的聚靈為攻?古木想不通,不過清楚的記得,龍靈在施展天雷滅的時候,根本沒有打出複雜的手印。

「自己雖然是武徒中期的武者,但對於這個世界的武道體系懂得實在太少了。」古木這才感覺自己從晉陞武徒,根本就沒有系統的接觸過尚武大陸的武道,這一路走來,也只是學習了簡單了幾種拳法武功。 喬安偏不,直到口腔內嘗到了血腥味,她才厭惡的呸呸兩口,「噁心……噁心。」

不知道她有沒有病,要是被她的血傳染了,那可就糟糕了。

喬安把嘴裡的血腥味,吐得乾乾淨淨的。

沒想到,呸呸的那兩下,正好吐到了厲清歡身上。

厲清歡勃然大怒,揚手便往她臉上甩去,這一次,喬安沒有讓她得逞,而是逃了。

躲進浴室里,喬安低頭,拉開睡衣領口,看了一眼。

幸好,慕靖西給的微~型~竊聽器還在,喬安鬆了一口氣,門外,厲清歡在敲門。

「喬安,你給我出來。」

喬安眸光一閃,打開了門,厲清歡剛進來,便被水呲了一身。

拿著蓮蓬頭,水量開到最大,喬安對準了厲清歡,生氣的道,「討厭你!」

厲清歡狼狽不已,她上前幾步,一把奪過喬安手上的蓮蓬頭,將她按在地板上,「你個賤人,我有沒有警告過你,不要惹我?」

「啊……痛。」喬安嬌氣的叫了起來,「靖西,救我……有壞蛋。」

靖西兩個字,讓厲清歡眸色陡然猩紅了起來,「閉嘴!靖西是你能叫的么?」

「啊……」

喬安還在痛苦的叫著,厲清歡揚手,一耳光甩在她臉上,「你以為靖西會救你么?瘋瘋癲癲的傻子,你就是個炮灰知道么?」

「不是……不是傻子,喬喬不是!」

喬安掙扎了起來,一手在厲清歡臉上撓了一下。

她就跟只野貓似的,爪子鋒利得很,這麼一撓,厲清歡臉上便出現了一道血痕。

臉上火辣辣的疼著,厲清歡怒從心起,「你就是傻子!」

「不是,喬喬不是!」

「你不僅是個傻子,你還是個炮灰。知道為什麼么?」厲清歡扣住她的脖子,看著她艱難的喘息著,「你還是我的手下敗將,知道為什麼么?」

「放……」喬安咳了起來,「開。」

「我即便是現在掐死你,也沒人知道是我的做的。你以為,慕靖西會為你做什麼么?少做夢了!」

「嗚嗚……」她痛苦的嗚咽了起來。

看著她臉色漲紅逐漸青紫,厲清歡大發慈悲的鬆開了手,喬安身子往旁邊滾去,大口大口的呼吸。

「靖西,靖西……喬喬好難受。」

厲清歡站起身,一腳踹在她背上,「閉嘴,靖西是你能叫的么?」

「痛!」

厲清歡俯身,將她拽了起來,「你一個骯髒的女人,配不上靖西,知道么?」

「不臟,不臟。」

「呵,笑死人了。你跟葉寒塵那一晚上發生了什麼,你都忘了吧?也對,你一個傻子,能記住什麼。告訴你,那一晚上,你跟葉寒塵發生了關係,你身體髒得不行。「

厲清歡惡毒的在她耳邊說,「那個女孩子,死在你面前,可怕吧?」

「啊……」喬安捂住耳朵,尖叫了起來。

她越是痛苦,厲清歡就越是高興。

她越是難受,厲清歡就越是興奮。

「怎麼樣,害怕么?」厲清歡狠狠掐住她的脖子,「不要試圖跟我搶,否則,我會讓你比現在痛苦一百倍。」 古家會客廳。

古家家主和七長老與萬寶商會的楊總管侃侃而談。

楊婕對答如流,漸漸連那份拘謹也沒有了,儼然一副久經社會的老油條。

這讓古蒼穹和古蒼風暗暗驚訝,心中在想,原來這傳聞中的楊總管,果然不是一般人。

「不知楊姑娘此番前來古家……」幾人閑聊了一會兒,古蒼穹這才開始旁敲側擊楊婕此番拜訪古家的目的,他可不認為這女娃是單純的來看望自己這糟老頭的。

楊婕聞言,微微一笑,也不墨跡,直入話題道:「古家主是這樣的,前段時間您古家和沈家爭奪的黃金店鋪,我打算重新整理一番,開一間丹藥坊。」

「哦?」古蒼穹一愣神,道:「難道楊姑娘不打算盤出去了?」

「是的。」楊婕微微點頭。

「那真是可惜了。」古蒼穹佯裝無奈道,不過心中有些羞怒。

這黃金店鋪曾經是她萬寶商會提出要盤出去的,自家和沈家因為爭搶還發生了一些不愉快,最後由萬寶商會出面聲明,暫不出售,才讓兩家緊張的局勢緩和下來,可如今聽聞她這樣說來,讓得古蒼穹和古蒼風頓時有一種被涮的感覺。

楊婕也想到了這一點,很歉意的道:「古家主莫要見怪。」

「不怪,不怪,買賣不成仁義在嘛。」古蒼穹大笑起來,他雖然有些不忿,但畢竟那店鋪是人家萬寶商會名下的,人家不想賣了,你也不能強買強賣吧,而且古家雖然在磐石城勢大,那也不敢和萬寶商會叫板吶。

這種事也不至於跑來跟自己解釋吧?古蒼穹很納悶,不過接下來,楊婕就說出了她真正的來意。

太初魔主 「古家主,我此次前來的目的,是希望可以和古家合作,由你們每月提供丹藥,我萬寶商會負責出售,利潤方面五五分賬。」楊婕徐徐道。

「此話當真?」古蒼穹驚道,他認為自己聽錯了!而古蒼風也是一愣,難以置信的看著那坐在下首的楊婕。

直到楊婕在他們注視下微微點頭,兩人這才知道,這女娃不是開玩笑!

尚武大陸三大商會之一的萬寶商會,主打產業是丹藥、武器、防具,所以在市面上流傳的以上三種物資,大多都出自於萬寶商會,可謂品牌效應深入人心。

而萬寶商會在磐石城經營的丹藥生意,一向都是在曹州的首府曹城引進而來。誰會想到今天,這楊總管竟然打破幾十年的規矩,直接由古家供給?

要知道,這丹藥可謂武者行走江湖的必備之物,單單磐石城每年的銷售量都是非常的恐怖,他古家雖然也出售丹藥,但畢竟沒人家萬寶商會牌子響亮,所賺的利潤也是極為稀少,如果和萬寶商會合作,那無疑是一件大喜事,更別說五五分賬了。

「古家主,不知您老意下如何?」

「承蒙萬寶商會的看重,老朽自然是沒有意見,不過,楊姑娘,這由我古家提供的丹藥,不知是幾品,份額又是多少?」

古蒼穹短暫的驚訝后,很快恢復了平靜,雖然心中欣喜,但還是有必要把這合作事宜問個明白。如果人家要求每月提供一大堆高級的丹藥,這古家就古蒼傑一人煉丹,那到時候豈不是無法供應?

「丹藥的品階不限,份額也不限,您古家每月不管提供多少,我萬寶商都會全收。」楊婕微微一笑,解釋道。同時取出一張紙來,道:「我這裡有一份合約,您請過目。」

古蒼穹接過來,仔細的閱覽一番,那合約上寫的清清楚楚,古家所提供的丹藥,無論數量和品階有多少收多少。換句直白的話來說,就算古家一個月提供一瓶回元丹,那也不影響兩者的合作,這簡直對古家百利而無一害啊!

古蒼風看完,當下爽朗的笑道:「楊姑娘真是雷厲風行,連這合約都備好了,既然如此,老朽也不矯情,這筆生意,我古家接了!」

楊婕微微一笑,然後道:「那就請古家主簽字吧。」

古蒼穹長袖一揮,手中憑空出現一隻毛筆,但見他龍飛鳳舞的將自己名字寫在上面。

而就在兩人剛剛在合約上落款,忽感,空氣中撲面而來強烈的土之元素,瞬間瀰漫整個會客廳。

楊婕將一份合約交予古蒼穹,旋即嫣然笑道:「恭喜古家再添一名武士級強者!」

古蒼穹和古蒼傑發現了這濃厚的土系元素,聞得楊婕所言,更是眉飛眼笑。不用說,這突然出現的土之靈力,必然是古山所釋放,而且從靈力的程度來看,此子是要即將突破武士境界!

古家大院被厚重的土之靈力所籠罩,那些不明所以的古家嫡系和僕人只能面面相覷。而古剛和其他長老則是一臉欣喜,顯然都知道古山突破在即!

於是紛紛放下手中的事情,向著古山閉關的房間涌去。

古家家主和七長老可坐不住了,古山晉級武士絕對是一件讓他們欣喜的大事,所以在和楊婕交談的時候,就難免有些心不在焉。

楊婕自然看的出來,於是很識趣的道:「古山公子晉級武士,不知可否讓楊婕前去一看,從中感悟一些武道經驗?」

「如此甚好。」古蒼穹非常樂意,於是站起來,道:「楊姑娘,請隨老夫來。」

三人走出會客廳,一路來到古山閉關的房間,但見那一股股土系靈力瀰漫在房間周圍,而那附近更是站著古剛和諸多前來看熱鬧的嫡系。

「化虛為實?」古蒼穹剛剛來到古山的房前,見得那漂浮在虛空中形似實體的靈力,當即驚道。

「古家主,看來您古家又出了一個可以靈力化虛為實的武者,不愧是磐石城的第一家族!」

「哈哈。」古蒼穹就算再老練,聞得楊婕如此說來,也是難掩心中的喜悅,那紅潤的面容上更是浮現出一抹飄飄然。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