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叔,怎麼是你啊。」李沖笑道。

「李叔,怎麼是你啊。」李沖笑道。

李大春苦笑道:「我也正納悶呢,有人報警說發現了偷車賊,我正好在附近執勤,也就順便過來看看,可沒想到是你。」

小王小李和其餘警察都愣了。

「師傅,您認識他?」小王道。

李大春笑道:「當然,當初寫字樓事件,就是這位擺平的。」

眾位警察眼中都浮現出敬佩之色,雖然對寫字樓發生的事情不是很清楚,但多少知道一些,能夠連傳說中魂組都無法解決的事情擺平,那這位一定是位高人了。

「叮……宿主裝逼成功,獲得60點裝逼值。」

由於碰見了熟人,李沖的心情也不再糟糕,反而和李大春閑聊了起來。

而就在這時,兩名身穿黃色道袍的人,躲在附近的一顆大樹旁,悄悄的注視著李沖的方向。

「馬長老,那人就是擁有掌門令牌的李沖么?」一名年輕道士問道。 起先還道十三姨在故意找面子,才梗著脖子說的那番話。

後來才知道確實是誤會了她的話。

羅陽咧嘴笑道:「十三姨,我智商還可以的。」

結果十三姨笑了。

「小子,姑奶奶不想跟你說話,費勁!」十三姨冷笑道。

「十三姨,大家是人,我智商可能還比你高一點點,你怎麼這樣說?」羅陽笑道。

見羅陽一副死豬不怕滾水燙的樣子,十三姨恨得牙痒痒的。

「小子,姑奶奶就把話說的更簡單些。得到兩把血煞子,那可以得到另外更大的力量!」十三姨冷道。

聞言,羅陽只覺老有一臉,訕訕的笑了笑。

更大的力量?

腦筋轉了一遍,算是初步明白了。

只是從哪兒得到力量,則還是個未知數。

羅陽想弄清楚,佯裝不經意的問道:「十三姨,那力量是怎樣的?」

結果十三姨冷道:「你已問了你不該問的問題!小子,別太過好奇,到時姑奶奶都幫不了你!」

這個問題,羅陽可以向莫邪了解。

剩下的便是怎樣讓十三姨吞服主僕丸。

羅陽笑道:「十三姨,你火氣那麼大,會不會是肝火太旺盛?」

十三姨冷道:「小子,別走題!你到底要怎樣完成任務,跟我說說。」

其實羅陽並沒有想過要殺堡主。

殺堡主這件事,做起來太沒有把握了。

但此時十三姨問到,羅陽只好胡謅道:「十三姨,現在還不能說。到時你就知道了。」

看樣子,十三姨和堡主兩個之中要掛掉一個,事情才會得到暫時的平靜。

只是幫哪一方殺另一方,都是一件棘手的事。

十三姨來自十生宮,堡主是骷髏堡老大。

不管得罪哪一個,都是吃不了要兜著走。

「小子,把你的計劃說一說,姑奶奶幫你參考參考。」十三姨說道。

「十三姨,現在只是有一個大概的輪廓,還沒有很詳細的步驟。等我再想一想,我會告訴你的。」羅陽說道。

現今羅陽被卡在中間,左右不是人。

幫十三姨吧,那就相當於跟堡主或者說跟骷髏堡開戰。

幫堡主,那就相當於跟十生宮開戰。

哪一個大勢力都不是羅陽惹得起的。

「小子,你不會在敷衍姑奶奶吧?姑奶奶不是跟你開玩笑的。你要是不幫我們做事,你就死定了。沒人能幫你取出異形種。」十三姨正經道。

羅陽想笑,但還是忍住了。

區區異形種,在別人看來或許很恐怖。

但在羅陽的眼裡,卻是不值一提。

不過若說出來了,可能會把十三姨嚇壞。

揚了揚嘴角,羅陽說道:「十三姨,不要老是對我說那些話,我把死亡看作是回家一樣了,你還來威脅我,有意思?」

不知就裡的十三姨還道羅陽果真視死如歸,對眼前這個少年更好奇了。

早就聽說這個少年不簡單,現今看來確實名不虛傳。

只不過羅陽就像一個謎,十三姨無法一下子把他看透。

「小子,我只是好心提醒你。要種異形種,那是你要求的,怪不得誰。你覺得死是那麼簡單的事?你想想,你不是孤立一個人生活在這個世上,你有朋友,有親人,你的情況會牽動你身邊的人的神經……」

見十三姨滔滔不絕的說著,羅陽更想笑了。

雖沒有笑出來,但已是皮笑肉不笑。

十三姨覺得面前這個少年把死亡看得太兒戲了,又好氣又好笑。

「小子,有什麼好笑的?你覺得死亡好玩?或許你還沒有值得牽挂的人,你才把生命看得太輕。」十三姨正色道。

有那麼一瞬間,羅陽都想把真相告訴十三姨。

但要是說了,那後果會很嚴重。

十生宮一直把異形種看成是鎮山寶物,若得知羅陽可以輕而易舉的破解,估摸會很震驚。

接下來自然就是要殺羅陽了,畢竟讓羅陽活著,那異形種就沒了用武之地。

「十三姨,謝謝你的好意。我心領了。」羅陽點頭道。

可他那輕鬆的神情表明他不在乎十三姨說什麼。

「小子,姑奶奶說了那麼多,就是希望你正經起來。只要你幫我們做了事,你會得到好處的。」十三姨苦口婆心道。

聽了這話,羅陽在心裡冷笑。

所謂的好處,不外乎就是給點錢或什麼的,那都不是羅陽想要的。

只要去對付了堡主,那招來的惡果則令人難以承擔。

此時還在尋找機會讓十三姨吃主僕丸,不宜跟她硬杠下去。

羅陽只得好聲說道:「十三姨,我向你保證。我很認真對待這次的任務。」

十三姨說道:「那你說說你的計劃。」

不說點什麼,都無法讓十三姨閉嘴。

想了想,羅陽說道:「我的計劃是這樣的。還是需要你的協助,不然很難把骷髏堡老大引到你們指定的地點。」

雖沒有詳細想過,但羅陽覺得還是給十三姨下個圈套比較好。

日後若十三姨不念情面要翻臉,那還有籌碼對付她。

十三姨果然好奇道:「要姑奶奶協助,什麼意思?」

羅陽說道:「據我所知,骷髏堡的老大很想見到你,這是什麼原因?」

結果十三姨沒有應聲。

見羅陽定定的望過來,十三姨冷道:「小子,不該問的不要問!」

這裡面貓膩很大,羅陽更感興趣了。

「十三姨,你不說,我一點都不了解。我很難說服骷髏堡老大的。」羅陽說道。

「那就是說你能見到骷髏堡老大了?」十三姨問。

若讓十三姨得知羅陽見過堡主很多次,恐怕會當場發飆。

羅陽笑道:「聽莎莎說,骷髏堡老大想要見我,但前提是要帶你去。」

聽了這話,十三姨又沉默了。

十三姨跟堡主有什麼恩怨,羅陽不清楚。

但聽莎莎說過,或許堡主變成那個醜樣子真的跟十三姨有直接的關係。

見十三姨不願意開口說,羅陽只好捅破那層紙。

「十三姨,我聽人說是你讓骷髏堡老大變成妖怪的模樣的,是不是?」羅陽問道。

結果十三姨頓時瞪眼揚眉,殺氣騰騰的瞅住羅陽,那全身肌肉緊繃的樣子,顯是隨時會撲過來。

「小子!你聽誰說的?!」十三姨怒問。

「十三姨,不用激動。就算是事實又怎樣?」羅陽說道。

十三姨卻更怒了。 這兩名道士,正是茅山的刑堂長老馬天明,以及刑堂弟子石峰。

當初蔣國志、馬天明、費呂三人,一同合計如何對付李沖時,同樣收到了來自教皇的信息。

震驚的同時,蔣國志立即改變了想法,他很清楚,既然他們能得到消息,相信其他一些超然勢力也會得到,為此,他命令馬天明一定要在別人下手之前,將道家至寶搶到手。

道家至寶,關乎道家興盛,怎可能落在一無名小卒之手,倘若金龍佩到了蔣國志手裡,相信就算沒有掌門令,也沒有人再敢對他有異議。

甚至,他現在執掌的茅山派,將會一躍成為華夏最強大的超然勢力。

「嗯,應該就是這小子了,想不到這傢伙還真有錢,開那麼好的車。」馬天明一臉嫉妒道。

石峰看了一眼李沖方向,對著馬天明道:「馬長老,有警察跟他在一起,我們也不好動手啊。」

馬天明沒好氣道:「廢話,當然不能現在動手,一會他們分開,去別的地方,我們再尋找機會。」

「好的。」

隨即,二人又偷偷的監視起李沖的動向。

而就在這時,理查德.皮特等人也來到了附近。

「該死華夏警察,為什麼會和這傢伙在一起?」理查德.皮特拿著望遠鏡罵道。

瑞恩道:「皮特大叔,我查到是誰跟蹤他了。」

理查德.皮特表情突然很興奮,連叫他大叔都沒有介意,道:「快說是誰?」

瑞恩道:「我通過衛星鎖定,將範圍控制在目標百米周圍,有兩個人很可疑,他們應該是華夏的道士。」

「哈哈哈……神秘的華夏道士,我早就對他們很有興趣了,哈哈哈,再對付那小子之前,就先收割他們吧。」理查德.皮特興奮的大叫道。

「不行,你不能這麼做。」被裹在黑袍里的森,突然說道。

理查德.皮特顯然很意外,放下望遠鏡道:「我的兄弟,你忘了我們此行的目的了嗎?」

森,冷笑道:「理查德,或許我們真的太久沒接到華夏的任務了,我告訴你,如今的華夏,是被稱為雇傭兵的墳墓,你知道我以前的身份吧,不怕告訴你,除了我以前效勞的組織外,在華夏還有很多更強大的存在,我們來這兒,是要奪取寶物的,但千萬不能殺死任何一名華夏人,哪怕是普通人也不行,瑞說的這兩個道士,說不定就是某個超然勢力的弟子,我們更不能得罪,否則我們將無法活著離開華夏。」

理查德.皮特愣住了,隨後恢復嬉皮笑臉的神色,道:「哈哈,我的兄弟,你不要緊張,我也就是說說。」

森搖了搖頭,他知道,理查德雖然這麼說,但以對方的性格,說不定已經打定了主意。

「你雖然作為我們隊長,但如果你的衝動導致我們的生命受到嚴重的威脅,我不介意現在退出。」森冷冷的說道。

理查德這回沒有回應,一雙眼睛閃過一絲冰冷,不過由於他坐在前面,後面的人並未發現。

「放心放心,我們只搶寶物,不殺人,不殺人。」理查德.皮特笑著說道。

……

那些花痴女原本還想看李沖二人被警察抓走,但後來被警察證實,車真的是他的,頓時覺得羞愧起來。

「帥哥,很抱歉冤枉了你。」花痴女1號走到李沖面前,表情充滿歉意。

其他花痴女也都紛紛點頭,承認了錯誤。

李沖笑了笑,沒有在意這事兒,畢竟從另一個角度來看,這些大學生也是好意。

李大春見狀,哈哈一笑,道:「行了,你們也是出於好心,雖然鬧了個烏龍,但身為高材生的你們,也要保持這種正義感,這不僅是美德,也是華夏每個公民所應盡的責任和義務。」

「是,警察叔叔,我們知道了。」幾名女大學生笑著跑開了。

李大春搖了搖頭,對李沖道:「啥時候有時間到我那坐坐,咱們喝兩杯。」

李沖點點頭,笑道:「行啊,那就等我公司開業的吧,到時候請李叔過來喝酒。」

先前兩人聊過李沖公司的事情,李大春笑道:「好,那就一言為定,到時候我一定包個大紅包給你,順便提前祝你生意興隆了。」

李沖感謝的笑了笑。

客套了幾句后,李大春帶著幾名警察走了。

而就在這時,李沖的電話響了,是一個陌生號碼。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