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宗主有事就先去處理吧,這來來回回難得跑動,這一個月我就在逍遙宗住下吧!」唐滄瀾當即不客氣地說道。

「李宗主有事就先去處理吧,這來來回回難得跑動,這一個月我就在逍遙宗住下吧!」唐滄瀾當即不客氣地說道。

「那我也沒必要走了。」傅紫月同樣點了點頭。

「那我帶兩位去客苑休息!」王至峰也立刻站起身來,雖然如今逍遙宗的腰桿挺直了許多,但面對著這兩個站在青雲大陸金字塔最頂尖的存在,他還是做不到像李逸晨和萬魔老祖那般的不當一回事。

「李宗主,那個天星石上既然沒有寶藏的秘密,那能不能借給我研究幾天?」站起身來走了兩步,回憶著之前李逸晨的手法,唐滄瀾還是忍不住心中的技癢。

畢竟到了他如今的境界,在術道之上還能勾起他慾望的東西實在有限,如今就在眼前,他又怎麼捨得錯失這樣的機會呢。

「當然沒問題,反正接下來都是由你來主持競拍,那就放在你那裡好了!」李逸晨將天星石拿給唐滄瀾之後便直接走了出去。

李逸晨知道無論是父親還是爺爺做事都極有分寸,今天這樣的日子若非有重大的事情他們絕對不可能來打擾自己。

不過當李逸晨走出靜室的那一刻,突然後悔起來。

事的確是大事,只不過卻是李逸晨最不願意麵對的大事,如今在外等候的不僅有李嘯天,在他的一左一右還站著杜雪兒和于思琪。

「逸晨,你的事情忙完了嗎?」看著李逸晨出來,李嘯天也是有些為難地問道。

他自然知道今天李逸晨肯定特別忙,原本不應該來打擾他,可是又架不住找上門的于思琪。

而且於思琪的話也很有道理,如今逍遙宗也算步入正軌,在中州也算是立住腳跟,那麼男大當婚,女大當嫁,現在談及她們的婚事,那也是理所應當,而且李家遭逢巨變,如今人丁單薄,無論是李嘯天還是李震都希望李逸晨能早日成婚,為李家延續香火。

對,被李嘯天這麼一問,李逸晨立刻心一動,不過他有事這兩個字還沒說出口,就被笑呵呵出來的唐會長搶了先去。

「忙完了,沒事了!」唐滄瀾笑看著李嘯天道:「李兄啊,你可是生了個了不得的兒子啊!」

「唐會長見笑了!」要說當年,哪怕是百戰國皇城術師公會的會長趙念都足以令李嘯天仰視,如今雖然已經見過一些大風大浪,但是面對著術師公會的總會長,此時還是有些手足無措。

「李兄謙虛了,我還有事,就不打擾你們父子團聚了!」剛剛得到天星石的唐滄瀾此時自然急著去好好研究一番,剛才也只是因為李逸晨借石之情才給李嘯天說上兩句,否則以他的身份,又怎麼可能輕易主動與人打招呼呢。

只是唐滄瀾卻不知道他隨意的這兩句話恨得李逸晨有一種想要從他手裡把天星石搶回來的衝動。

「既然沒事就過去看看你爺爺吧,我們也有些話想給你談談。」待唐滄瀾等人離去之後,李嘯天開口道。

最完美之愛情公寓 「好的!」事已至此,李逸晨也無法再去推脫。

大概是知道這樣的方法有些欠妥,于思琪和杜雪兒兩人此時也不太敢直視李逸晨,只得默默的跟在兩人身後向前走去。

李震和李逸晨的住處自然也是安置在逍遙峰上,步行片刻便到了他們獨立的小院中。

此時李震正站在小院中單獨修建的一個祠堂之上,祠堂則擺放著一塊塊代表著李家列祖列宗的牌位。

哪怕是李家遭逢巨變,李震也沒有將這些東西遺失,如今在數年的流離波折之後終於安穩了下來,那自然也要擺放開來。

李逸晨他們過來之時,李震正將手中的檀香緩緩地插在香爐之上。

「你們來了?」李震轉過身來看到李逸晨,微微一笑道。

「是的爺爺!」雖然自己的靈魂與李震和李嘯天根本沒有半點關係,但是李逸晨的內心還是十分認同著這份親情。

自從自己當年回到李家,無論是李家興旺還是破落,甚至淪落到逃亡之時,李震和李嘯天所表現出來的親情都令李逸晨十分的感動。

「先給列祖列宗們上柱香吧!」李震點了點頭。

「好的!」看著兩邊擺放的那十來塊極新的牌位,看著上邊的名字,李逸晨甚至都還能想起他們,這些人都是當初因為自己而被無情殿所斬殺的李家人。

雖然自己後來也滅了無情殿為李家報了仇,但死去的人卻再也無法活過來,心情有些複雜的上了一柱香之後,李逸晨也緩緩地退了出來。

「李家先祖在三千多年前曾經出現過一位靈武境七重的強者,也是這位祖先開創了我們李家的家業,傳到我們這輩,雖然已經有些不成氣候,但在大豐城倒也算是還能勉強立足,家族也還算興旺,沒想到如今卻只剩下咱三人了。」看著擺放的牌位,李震嘆息道。

「那個……爹,當初在龍澤帝國當皇帝的時候,就沒想過納幾個嬪妃給我們李家延續一點香火?」見李震打起感情牌來,李逸晨哪裡不知道他接下來要說什麼,趕緊將話題岔到一邊。

「胡鬧!你爹都這把歲數的人了,還延續個屁的香火!」李嘯天沒想到李逸晨居然會說出這樣的話來,當即說道:「倒是你,現在逍遙宗也算穩定下來,是否考慮一下自己的終生大事了,畢竟你現在也不小了。」

「我……再等等吧!你們也看到了,逍遙宗雖然勉強在中州站住腳,但那五大勢力還是虎視眈眈,此時可不能掉以輕心啊!」見最終還是躲不過這個話題,李逸晨只得繼續拖延起來。

「成個親能耽誤你多少時間?難道你忙得連成親的時間都沒有嗎?」關係到李家香火的傳承,李嘯天此時也變得不是那麼講理起來,「當初李家逢劫,你前往龍澤帝國復仇之時,留言不讓逍遙宗的任何人參與到此事,我和你爺爺擔心你的安慰,已經認了杜雪兒和于思琪這兩個丫頭做你的媳婦,這樣他們才能以你媳婦的身份前往龍澤帝國去助你一臂之力。」

說到這裡,李嘯天頓了一下又接著說道:「當時可是不少人在場,如今所有人都知道她們兩人是你的媳婦,無論是為了這兩個丫頭的名節,還是為了李家的香火,這成親之事你也得儘快完成,既能給人家一個交待,也能讓你老爹我早點抱上孫子!」 龍象鎮壓天穹,貫穿妖魔之氣。

江道明御使五龍五象,摧毀四周店鋪,鎮殺衝來的妖魔。

殘肢斷臂,血肉四濺,一如之前的四方山。



街道盡頭,妖魔嘶吼,一隻只妖魔從鐵籠中衝出。

血腥之氣,充斥整條街道。

江道明步伐極快,龍象加持,瞬息來到街道盡頭。

看着一間間宅院,裏面妖魔之氣沖天。

縱身一躍,來到宅院屋頂,後院內,滿是妖魔。

這些妖魔全被關在籠子裏,現在籠子已經打開,少部分妖魔衝出宅院,大部分妖魔從後門離開。

“想轉移?”

江道明目光冷漠,龍吟象哞再起,俯衝而下。

五龍五象,龐然之威,浩瀚翻涌。



妖魔怒嘯的,笛聲再起,妖魔之氣匯聚,化作一條魔龍,衝向江道明。



身上刺青大放光芒,金光萬道,猶如一輪烈陽。

龍象齊出,盤旋周身,百邪不侵!

轟隆

魔龍轟然炸裂,化作漫天妖魔之氣,消散在天地間。

俯衝的龍象,龍爪撕裂妖魔軀體,象腿踐踏,妖魔死無全屍。

遠方屋頂,黑衣護法再現,吹奏漆黑竹笛,牽引着妖魔攻殺和逃離。

龍象輕功施展,江道明身形如電,緊隨着,是龍象擒拿。

黑衣人心頭一慌,想要逃離,卻是來不及了。

磅礴吸力,帶着他飛向江道明。

“劉衡何在?”江道明冷聲問道,黑髮飄揚,衣袍獵獵,如同一尊狂魔。

“你休想……”



黑衣人話音未落,爆體而亡。

鮮血染紅了衣衫,刺鼻的血腥,時刻刺激着殺心。

江道明目光看向那些妖魔,失去了御妖師,這些妖魔徹底混亂。

有的妖魔忘記了逃走,還在啃食殘肢斷臂。

有的妖魔,感受着龍象氣息,嚇的倉皇逃竄。

江道明縱身一躍,掌中匯聚磅礴龍象真氣,鎮壓而下。

轟隆隆

頃刻間,房屋倒塌,煙塵瀰漫,恐怖的氣浪充斥整個宅院,吞沒妖魔。

濃煙滾滾,煙塵散去,整個宅院,再無妖魔。

江道明的命元,也在快速增加。

他沒有停留,再去下一間宅院。

這裏宅院不少,飼養的妖魔不知多少。

江水城,早已淪爲妖魔之城。

總裁的小小點心 將妖魔關起來,怕是擔心,江水城的百姓,不夠吃吧?

幫百姓治理江水河,讓百姓能夠捕魚,也不過是爲了讓飼料們能夠活下去,繁衍下去。

這樣,妖魔們就有無窮無盡的飼料。

江長山這個殿主,毫無作爲,還擔心惹惱了劉衡,按大夏律法,便該處死!

一隻只妖魔隕落,淒厲的哀嚎,響徹江水上空。

江道明不知殺了多少,數座宅院,被他夷爲平地。

命元:37.5!

375日苦修,一年出頭!

立於屋頂之上,俯視其餘宅院,鐵籠已經空了,妖魔已經離開。

“殿主。”

一聲呼喚傳來,妙音三人來了,站在地面,仰望着他。

“阿彌陀佛。”妙音輕鬆佛號,看着殺機驚人的江道明。

一路走來,妖魔集市已平,這裏數座宅院被夷爲平地,地上滿是血肉殘屍,可見江道明殺戮有多重。

江道明回過神來,看着染血衣衫,縱身一躍,來到三人面前。

“清心小築之行,如何了?”

“那和尚,已經被妙音大師擒拿,綁在清心小築。”樑俊恭敬道。

妙音雙手合十:“佛門不幸,幸好其餘有懺悔之心,貧尼會帶回教導,讓他早日回頭。”

“殿主,我們來的路上,妖魔肆虐,以人爲食,江水不少百姓,遭了妖魔毒手。”

楊青沉重地道。

“江水殿主無能,城中妖魔不知多少。”江道明沉吟道:“我們儘量斬殺妖魔,看那些百姓,是否願意遷往江城。”

“江水殿主,如此不管不顧,當上報朝廷,更換殿主。”樑俊沉聲道。

“先不急,救援百姓要緊。”

江道明目光閃爍,他不想上報朝廷。

妙音沒有說話。

錯婚之豪門第一甜妻 江道明這個殿主,可不是朝廷封的,是殺了殿主得來的。

雖然是蕭嶽無能,犯下大錯,劉元化勾結御妖師。

但是,不知道朝廷態度,江道明連除魔師都不是,就算是不追求過錯,獎賞他功勞,也很難給他殿主之位。

四人不敢耽擱,離開妖魔集市,前去救援百姓。

“江城殿主在此,江水百姓,可願去江城?

在江城,沒有妖魔威脅,你們不再是被圈養的飼料!”

樑俊運轉真氣,走一路呼喊一路。

兩旁房屋內,房門緊閉,無人迴應。

“我們只等片刻,無人迴應,你們的死活,我們不管!”樑俊冷聲道。

“妖魔猖獗,江水殿主毫無作爲,你們與其等死,何不隨我們前往江城?

有江城殿主在,誰也無法爲難你們,妖魔更是不敢放肆。”

樑俊繼續道。

吱呀

一旁的客棧,大門突然裂開一道縫隙,一名小二打扮的青年,探出個頭來,小心翼翼地問道:“你說的可是真的?江城殿主會保護我們?”

“本殿主一言九鼎!”江道明聲音鏗鏘,擲地有聲:“江長山做不到的,我來做,江長山管不了的,我來管!”

“我跟你走。”店小二走了出來,看了看四周,身子都在抖,生怕妖魔衝出來。

“可還有人一起走?”江道明再次出聲,聲音響徹四方。

店小二猶猶豫豫,朝着客棧喊道:“掌櫃的,與其在這裏等死,何不一起離開?”

“各位兄弟姐妹,父老鄉親,你們真的想死在這,成爲妖魔口糧?

江水殿主,何曾管過我們的死活?等他來驅趕妖魔,救下我們?”

店小二激動的面目漲紅:“我知道你們怕什麼,怕這次只是試探,怕這四人也是江水殿主的人。”

“但你們想過沒有,妖魔要殺我們,江長山早已不管我們死活,還需要什麼試探?我們,只是妖魔口糧!”

哐當

周圍房屋大門,相繼打開,一位位百姓,擔驚受怕地走了出來。

江道明面上浮現一絲笑容:“走吧,隨我一同離開,樑俊,楊青,你們殿後,勞煩妙音師太,陪同他們。”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