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次橫推南方修行界,諸位居功甚偉!」

「此次橫推南方修行界,諸位居功甚偉!」

「剩下這些宗門勢力,暫時由爾等執掌,分派出任務,為這些凡人造福。」

「太白天的凡人,辛苦了這麼久,也該享受享受一些修行之人的福分了。」

「這件事情,就由仲謀先生,寧龍臣、白驚仙和陳老等人共同處理。」

石柱抓著名單,看向眾人說道。

「是!」

少仲謀等人拱手領命。

「對了,這次動靜鬧得如此之大。不知其他三方,都有什麼反應?」石柱問道。

「目前看來,那些修行勢力都比較沉默。」

「倒是那些東、西、北那些地區的凡人,有些蠢蠢欲動,似有爆發的跡象。」

「依屬下看來,此刻那些宗門、運朝都在想著如何安撫手底下那些普通人吧。」

寧龍臣站出來,向石柱彙報道。

「嗯,此事對我接下來布局有很大影響,務必儘快調查清楚。」石柱說道。

「是。」寧龍臣退到一旁。

「南方修行界剛剛一統,善後之事千頭萬緒。這段時間,諸位就辛苦一些。」石柱說道。

「是。」

「屬下等告退!」



事情都吩咐完了,石柱這才有空處理自己的一點私事。

當初白龍聖使前來鬧事的時候,因為要帶走寧龍臣,所以石柱並沒有處理好這件事。

如今好不容易騰出點時間來,石柱自然是要儘快解決它。

玉玦空間內部。

這些年來,白龍聖使一直都想要逃出這個地方,可是始終不得其法。

後來白龍聖使想通了,想要尋求外援。

可是身上所有的傳訊寶物都用光了,依然沒有發出半點消息。

因此,白龍聖使漸漸有些發狂,在這黑漆漆地虛空中不斷亂走動。

可是每次想要逃出去的時候,都會有一股無形的力量將之禁錮在此。

「這裡是什麼地方,為何這麼多年過去了,始終都無法與外界聯繫?」

「昂」

石柱剛過來的時候,就看到一條白龍在那兒亂飛,口中不斷發出龍吟之聲。

一股極大地怨氣,從白龍身上釋放出來。

現在的白龍,脾氣可以說是極為暴躁。

石柱剛一出現,白龍就徹底爆發了,不斷撞向他,想要將這個囚禁自己這麼多年的人給撞死。

只可惜,石柱面前出現了一層堅硬地壁壘,無論白龍如何用力都無法衝破這層障礙。

看著站在那兒,一副氣定神閑模樣的石柱,白龍忍住心中的滔天怒火,那副猙獰的臉色漸漸恢復平靜。

「怎麼,過了這麼久才想起本使?」

白龍化作一個男子模樣,站在石柱面前冷冷地問道。

「龍神殿,久聞大名了,只不過一直無緣得見。」

「今日能夠與白龍聖使好好談一談,實在是三生有幸。」

石柱一揮手,二人面前就出現了一副桌具。

然後,石柱邀請對方坐下。

「你來找我,無非是為了當初紫翼龍王之事!」

「區區一條雜龍,還不至於龍神殿如此耗費精力地前來找我報仇吧?」

石柱有些不解的看著白龍聖使。

「紫翼龍王雖然只是一個小角色,可說到底也是從我龍神殿跑出來的。」

「本使此來,自然是為了龍神殿的尊嚴而來。」

白龍聖使傲氣道。

「原來如此!」

「這樣吧,我倒是認識一些資質不錯的龍族。為了修復與龍神殿的關係,我願意奉送一些給使者帶回去交差如何?」石柱提議道。

看他這意思,是有點想要化干戈為玉帛。

只不過若是早有此想法,何必等到現在?

白龍聖使雖然是龍族,不懂的人族那一套,卻也知道這其中可能有詐。

「龍神殿不輕易招收外來品種,那樣容易降低其他龍族血脈和品質。」

「若你真有誠意,不如現在就將我放了!」

「我回去將此事說明,也許龍神殿諸位大人願意與你交個朋友也說不定。」

白龍聖使也不蠢,一門心思想要從這囚籠之中逃出去。

至於出去之後如何說,那就全憑他自己的想法了。

「這樣啊!」

「原本我還想著,從你口中套出一點關於龍神殿的價值信息。」

「只可惜,你這條妖龍的腦子實在是有些不夠用,聽不明白我的意思。」

超級仙尊在都市 「既然如此,留你在世上也沒有什麼用處了。」

「我的《九龍真氣》已經快要圓滿,就差你這條白龍了!」

石柱搖搖頭,人已經站了起來,看向對面白龍聖使地眼神也很快冷了下來。

「怎麼,終於忍不住要對我出手了嗎?」

「我可不是紫翼龍王那廢物,想要我死,也不是那麼容易的。」

「就算是死,我也要在你身上留下一個永遠無法摘除的記號!」

「昂」

白龍聖使一言不合就直接化龍,朝著石柱撲來。

如此短的距離之內,白龍聖使絕對相信自己有能力傷到對方。

只可惜,他並不知道這處空間的神奇之處。

從他進入玉玦空間那一刻開始,就已經成為了石柱手上的一塊肉。

只要石柱想吃,隨時都可以動手。

「昂~~~」

大半個時辰過後,一聲悲吟響徹虛空。

白龍已經被石柱煉化成一團白色的龍氣,成功吸入體內。

九種不同龍氣在石柱體內串列,《九龍真氣》圓滿。

一時間,九條真龍虛影出現在石柱背後,看上去玄妙無比。

隨著石柱灌輸的力量不斷增多,真龍虛影開始融合、凝實,最終變成一條真龍。

功法雖然已經圓滿,但石柱並未就此收功,反而繼續參悟之中。

《九龍真氣》雖然只是一種神功,但在石柱手中早已發生了極大地變化。

其威力,比之神通也不遑多讓。

此刻真龍一出,石柱越發感覺到了這種功法地不同尋常之處。

就這樣,九彩真龍盤旋在石柱身上,石柱坐在虛空中陷入了長久地參悟。

直到許多天之後,石柱這才從參悟之中醒過來。

此時九彩真龍已經被石柱煉化到自身血脈之中,他的一滴精血便是真龍血脈。

真龍即為天命之子,真龍的一生都有著不凡的際遇,甚至能夠創造出種種奇迹。

石柱雖非真龍,卻從真龍之中參悟出一種大神通。

這種大神通需要配合他的精血才能夠發揮威力。

只需要一滴精血,就可以幫助其他人覺醒血脈之力,增強實力。

石柱將這種大神通命名為返璞歸真,意思就是能夠回歸到最初的狀態,也就是血脈最強大的時候。

只不過這種大神通是第一次出世,還沒有被使用過,威力有多大誰也不知道。 太白天,東西交界處,有一處大山,山上居住著很多的毒蟲鼠蟻等等。

大山內部,有著很多毒氣、瘴氣覆蓋,常年不見天日。

因此,裡面的環境黑漆漆一片,地面更是非常潮濕。

大凡踩上一腳,很容易就會深陷進泥土裡面。

往日里沒有什麼人路經的大山,今日卻來了一批人。

為首者身穿一身白衣,臉上笑眯眯的。

一群修行中人,將他如同眾星拱月一般捧在中間。

「白大人,這裡就是千瘴林了。」

其中一個修行之人指著面前的大山,對白衣男子介紹道。

原來這白衣人,就是石柱派出來的白驚仙。

此次過來,主要是聽說這千瘴林裡面有很多的藥材、靈果和肥沃土地等資源。

這些資源,對於附近凡人區來說,那就是難得寶物啊!

本著為凡人服務的宗旨,白驚仙這才親自帶隊,準備讓身後這群修行中人將林中那些毒蟲啊、老鼠啊、瘴氣、毒氣等等清理乾淨。

從而將這片廢地變成寶地,造福四方凡人區。

「接下來該怎麼做,你們都明白了吧?」白驚仙點點頭,看向身旁眾人。

「明白、明白!」

「白大人您的意思,我們都一清二楚。」

「不就是將這片千瘴林清理一下,變廢為寶嗎?」

「這種小事,您交給我們這些下人來做就行了。」

「這樣,您就站在上面監工,若有什麼不合理的地方,直接指點出來。」

「我們一定按照您的意思,將這地方改造地妥妥噹噹,保證讓這附近的凡人滿意。」

其中一個修行之人非常警醒,急忙開口說道。

糟糕,被這廝給搶先了!

一旁許多同行都是面色微沉,有些掛不住。

「嗯,我這麼做,也是幫助你們修積功德。」

「只有這種不求回報,凡是隨心的心態,才能夠真正讓那些凡人滿意。」

我不想做佛系女配 「只要他們滿意了,大家才能獲得功德,才能有好日子過。」

「你們嘛,就從這座山頭干起!」

「這萬事開口難,好好加油干啊!」

白驚仙勉勵了一番眾人,然後駕雲而上,站在了大山上面。

「大人您放心,這次我是真的明白了!」

「大人慧眼,在下敬佩之至!」

「大人這番心意,讓在下感激涕零,今後定當以命相報!」

「…」

往日里一群高高在上的修行之人,此刻都化作普通人心態,一個個感激白驚仙這番勸勉之言,然後進入了千瘴山內。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