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得好……死得好……哈哈!」

「死得好……死得好……哈哈!」

凄涼而又荒寂的大笑聲,當即自傲爽等人身邊的女子口中傳出,笑完之後,她便步履蹣跚地向幾人的屍體走了過去,在走過去的過程中,隨手自旁邊拿起了一把長劍。

長劍,在地面上劃過之時傳來『噹啷啷』的聲音,不時還會因為摩擦而出現一些花火,由此便可以顯而易見的看出,這女子並不是什麼修鍊之人。

丹田內沒有任何的靈力不說,**力量更是孱弱到了一種,幾乎普通人推她一下都能將她推倒的地步,甚至她單單是拿起長劍,不用舉起來,都要花費極大的力量。

「我英」經營科的不行嗎 ,她的嘴角處,不知猶在說著什麼……

「死……死得好……哈哈……都……都死……」 第八百四十八章煉製成仆屍!

此時的她狀若瘋癲,滿頭黑髮肆意地散落在肩膀兩側,隨著身軀的微微顫抖,髮絲也會不時擺動一番,配合著那沾染著一些血跡的衣衫,使得她看起來好似那來自於森羅地獄中的厲鬼,前來人間索命。

「殺……都得死……誰也別想活……都得死……」

極為怨毒的聲音,不時變會從其口中傳出,其實傲爽、成嫣然和幽鬼都知道,若今日不讓她把心中的結解開,恐怕她就算能夠活下來,都會變成一個徹徹底底的瘋子,這時候的她,的確是需要好好發泄一番。

隨後,就在傲爽三人的注視之下,那把被她持在手中的長劍,便已經被其舉了起來。

「嘶!」

看到這般場景,幽鬼當即倒吸一口冷氣,他可是異常清晰的記得,就在剛才,她可是連拖著長劍都有些費力,身體搖搖晃晃的,不知何時便會摔倒,可在此時此刻,她竟是硬生生的將長劍舉了起來。

心中究竟有多麼巨大的恨意,才能讓她的身體內的潛能被激發到這般程度?


「呀!」

震人心神的歷嘯之聲,當即自她的口中傳出,雙臂徑自顫抖著,就在下一刻,就當她的雙眼內迸發出了一道凶光之時,在空中呈現出一種歪歪斜斜形態的長劍,猛然便是向下插去,直插入了一名胡人域武者的頭顱內!

「唰!」

隨著一道血箭猛然地激射而出,只見幽鬼的身體也是猛然震顫了一下,不管是為了給自己的妻子報仇,還是因為胡人域和中原域武者間的特殊性,他從成年之後便沒少擊殺胡人域的武者,但不知怎的,當他看到這般情形時,還是感覺心臟處狠狠揪了一下。

互懟影帝 這就是仇恨的力量么!怪不得,因為碎仙的緣故,我甚至都觸發了殺魔禁!」

幽鬼能夠體會到此時這名女人的心境,兩人的遭遇雖然在本質上有著極大的差異,但如果要細說起來的話,當他看到碎仙那蒼白的容顏,況且只能躺在病床上時,他的心情又怎不是一個萬念俱灰能形容?

所以當事情發展到現在,幽鬼反而很理解這個女人,在碎仙重病卧床的這兩年內,他真的是不止一次地想到一死了之,可就是因為不忍心將碎仙一個人留在世間,他才沒有狠下心來,將心中的想法付諸於實際行動。

「殺!呀!」

聲嘶力竭地吼叫之聲,還在不斷自女人的口中傳出,而且她使用長劍戳幾名胡人域武者屍體的頻率,似乎還變得更快了一些,這時候沒有任何人去打攪她,幾人都知道她現在的情況,確實需要好好發泄一下。

沒一會兒,幾具屍體便已經被她生生戳成了馬蜂窩,可她似乎根本沒有任何停下來的意思,眼神內的深色似乎變得更加兇狠了一些,但幾人還是發現,她的嘴角處,已經開始逸散出一絲絲血跡。

要知道她本就不是修鍊之人,再加上尋常之時也沒有太多的鍛煉,身體異常的孱弱,只是因為心中的憤怒和怨恨,才能讓她能夠將這把長劍舉起來,但多達數百次,甚至上千次的揮擊,早就傷了元氣。

山洞前的地面上,隨著時間的推移,和她揮舞長劍的次數增加,血跡已經變得越來越多,此時雖已經是寅時,天空已經變得有些發亮,但或許是在整個場景的襯托下,使得天色還是有些陰沉沉的,讓人有些壓抑。

「解氣了?」

往前走出一步,傲爽轉過頭去,看著成嫣然,輕聲說道。

他知道,今晚上成嫣然真的是很生氣,尤其是當她看到那女人蜷縮在帳篷的角落內,就連傲爽給她蓋上一件衣衫,都會讓她眼中劃過驚恐和閃躲之意,甚至身體都會劇烈的顫抖的情景時,那種憤怒更會越發的濃郁起來。

但畢竟現在這些胡人域的武者已經得到了報應,不僅都是死在了這裡,甚至都難以留下個全屍,所以此時傲爽想看到的就是,成嫣然在發泄了一番之後,也能將心中的怒氣壓制下去,不至於一會發生什麼不好的事情。

「沒有吧……」

緩緩搖了搖頭,此時在成嫣然的雙眼內,不時便會泛起一陣陣兇悍的靈芒來,過了一會兒,他才:「雖然這些人都死了,但這種事情對於任何一個女人來說,恐怕都不是將他們擊殺就可以的……」

成嫣然說的沒錯,這種事情,如果換做一般心理承受弱的人,恐怕早就自殺了,就算最終能夠活下來,也會變成一個呆傻之人,而且任何一個女人,想要跨過這一步,都需要天大的勇氣。

「那你準備……怎麼辦……」

之所以會有此一問,是因為傲爽感覺,成嫣然已經想好了接下來該怎麼做,否則也不至於如此大動干戈,甚至不惜親自出手,但至於她到底有著什麼樣的想法,又會怎麼去實施,他就不得而知了。

「給她從新弄一具肉身,這樣一來她不僅能夠從原本的普通人一躍成為一名武者,還能夠對你有些幫助,傲郎,其實在你身邊所發生的一切我都知道,只不過有時我正處於修鍊的狀態中,而且也沒達到那種極為危險的程度。」

聽到這裡,傲爽的心中倒是有了一絲暖意,原本他就是怕成嫣然在踏破輪迴之後,忘記兩人之間的事情,或許是會隨著時間的推移而淡化這種情愫,可聽到了前者的這番話后,他才知道,自己的擔心顯然都是多餘的。

不過從新弄一具肉身,是不是就是說,要將她煉製成一具仆屍?

似乎是猜出了傲爽的心中所想,成嫣然微微點頭:「沒錯,我就是想要將她煉製成一具仆屍,或許只有這樣,才能讓她放下心中的芥蒂,不過如果她不願意的話,我也不能強求。」

放下心中的芥蒂,也就是說哪怕是她被煉製成仆屍,最後也能保留一些心智,知道了這點之後,傲爽的眼中也是泛起了驚駭的神色來,難道成嫣然也會那種,能夠煉製出擁有靈智的仆屍的手段?

「想要擁有靈智,就必須擁有靈魂,再加上一個和她原本的身體相契合的仆屍,想達到這幾個要求到都不難,畢竟在我的空間內,儲存著幾千具仆屍,現今就看她自己,願不願意了。」

「……」

聽著成嫣然的話,傲爽不由一陣瞠目結舌,感覺自己的心臟處也是隨之劇烈地動了幾下,幾千具仆屍?這個消息實在是太震撼了,要知道即便在遠古之時,如此多的仆屍都是一筆巨大的財富,更不要說現在的靈玉大陸上了。

況且,能夠被成嫣然所收藏起來的仆屍,幾乎不用想,必然不是什麼簡單的仆屍,說不定其中有一些便像是葯仆那般擁有著靈智,擁有靈智的仆屍,這可比尋常的仆屍要強悍得多。

而且不知成嫣然是刻意偽裝地還是如何,她在說出這句話時,神色異常的淡然,就好似在說著什麼微不足道的小事,這點反而讓傲爽更加的無語。

己這次進入遠古殺場內,如果運氣好的話,能夠賺到幾百億的靈石,可幾百億和那幾千具仆屍相比起來,似乎根本沒有任何的可比性,用一億下品靈石去換取一具仆屍,恐怕所有人都會搶著去換。

「啪!」、

就在這時,一道重物落地的聲音傳來,緊隨其後的,是長劍落地的『咣當』之聲,原來是那名女子似乎是發泄夠了,此時無力地癱軟在了地面上,大口喘著粗氣,臉龐之上滿是因為疲累而留下的汗水。

「發泄……結束了吧?唉……」

幽鬼嘆了口氣,或許這女子經過這一番發泄,心中的怨恨能夠減少絕大部分,但自己和碎仙之間,可是整整兩年的時間,守得雲開見月明,或許只有經歷過了黎明前的黑暗,才知道晨光究竟有多麼美好吧……

見得她終於是從剛才那種瘋狂的狀態中退了出來,成嫣然對著傲爽點了點頭,隨後身形一個閃爍來到了她的身邊:「也發泄夠了,現在是不是該告訴我,以後的路,你到底要如何選擇了?」

雖然,先前這女子便是說過,只要成嫣然能夠幫助她將眼前的胡人盡數擊殺,她下半身便跟隨在她左右,眼前事情已經了解,按理說也到了她履行諾言的時候,但成嫣然還是要確定一下,因為她極為的同情這女子,不想強求於她。

「呼……呼……」

猶自大口喘著粗氣,女子索性直接躺在了地面上,也不管旁邊那被她親手戳成了爛泥一般的屍體,用一種極為虛弱的聲音說道:「我……我名字是……藍……藍葵……我先前已經說了,幫我報了這個仇……以後不管如何,我都聽你的……」

藍葵。

成嫣然雙眼眯了眯:「那我就把我的想法跟你說一說,我想要將你煉製成仆屍,一種擁有著靈智的仆屍,也就是說,以後的你,還是你,只不過會換一具身體而已,其中,會承受某種痛楚……」 第八百四十九章天下都可去得!

隨後,藍葵便是被成嫣然帶走了,兩人一同進入了成嫣然自己的空間內,不用想,自然是著手煉製仆屍的事了,或許她是對的,換一具身體,能夠讓藍葵更好地從陰影中走出來。

對此,傲爽只能長嘆一口氣,即便他身為殺手。

在絕大部分的時間,傲爽都能做到絕對的冰冷無情,況且藍葵的死活和他也沒有任何的關係,但或許只要是一個有血性的男人,在看到她蜷縮在帳篷角落中的那般場景時,也會……

而此時的幽鬼,心中其實是震驚之意頗多,不管是對於成嫣然實力的震驚,還是她之所說,將藍葵煉製成一具『擁有靈智』的仆屍一事,都讓他心中的波瀾一波接著一波。

整整五十人的胡人強者小隊,除了傲爽先前擊殺了幾人之外,其餘全部都死於成嫣然的手中,而且幾乎沒有任何人,甚至包括那個修鍊著殺戮訣的隊長在內,都沒能在她的手下走過一招。

之所以幽鬼能夠知道這個小隊中的隊長修鍊著殺戮訣,自然就是因為傲爽在擊殺前幾個人時,曾經特意逼問了他們一番,畢竟知己知彼,百戰不殆,當然,也使用了一些手段。

這些胡人域的武者,先前的確是守口如瓶。

畢竟當時只有傲爽一個人,在他們看來是絕不可能吃下整個五十人的隊伍的,而如果他們鬆口的事情被隊長知道,最後傲爽被抓或是逃跑后,必然拿他們試問。

但曾經身為殺手的傲爽,又怎能克服不了這點困難?

當他使用力量封住了幾人的丹田,想使用盤龍匕將他們手指上的指甲蓋都一個一個的,生生地撬下來,並拿匕尖刺上面的嫩肉時,他們終於是妥協了。

因為他們看到了,一個平時極為剛強的大漢,被疼得活活暈死過去的場景,當時他們就想,難道這中原域的人又發明了一些什麼嚴刑拷打的手段?而且如此之具有實效性?

不過他們沒有發現,其實就連幽鬼,在看到傲爽使用出這種手段時,也感覺身上起了一層的雞皮疙瘩,他也沒有見識過這種犀利的手段,說起來也是第一次看到。

這幾名胡人域的武者,都是有了一個想法,那就是將這種手段暗自記在了心中,可還沒等他們心中竊喜著,將消息告訴給傲爽后,自己能活下來時,他們就已經死了。

傲爽先前的確是跟他們說過,『如果你們把我想要知道的消息告訴我,我就放過你們』這句話,但最後動手的不是傲爽,而是幽鬼,在得到了前者的命令后,他分分鐘便將幾人擊殺了。

對於幽鬼來說,自然是沒什麼好猶豫的,雖然在看到傲爽命令幽鬼出手后,幾名胡人域的武者也是知道自己被耍了,破口大罵傲爽不講信譽,但也改變不了他們死亡的結局。

「戰爭中,哪有什麼信譽可言?」

傲爽看著幾人死在了幽鬼的手下后,緩緩搖了搖頭。

兩族之間本就是勢不兩立的形勢,就像這次出征討胡便是如此,難道還要特意跟胡人域的人說一聲:「我們中原域要舉兵攻打你們了,你們做好準備!」這豈不是會讓人看為傻x?

最後,兩人將這邊的殘局收拾了一番后,便也離開了。

經過這件事後,傲爽對於這次的斬首行動,倒是又有了一些不同的想法。

先前他的想法是,盡量隱藏自己和幽鬼兩人的行蹤,甚至最好將一些強悍的武者擊殺后,都不讓任何人察覺才好,也就是說在悄無聲息中殺人,待他們發現之時,已經為時已晚。

不過現在,他倒是感覺,自己的行蹤和出現讓人知道,或許也不是一件壞事,因為這樣一來,便可以吸引整個胡人域武者的實線,將他們的目光拉到這邊,疏於對中原域的防範。

而如果真想要達到這個目的,擊殺一個五十人的小隊是根本不夠的。

雖然胡人域武者的數量不是太多,但再怎麼說也有著二十萬左右,所以說想要將整個胡人域的視線都拉過來,僅僅是這個五十人的小隊,根本不可能。

所以,在接下來,傲爽還真是要好好忙活一陣了。

感受著眼前的局勢,和自己想法上的變化,傲爽還真是不由感嘆一聲,計劃果真是永遠趕不上變化,不過不管怎麼變化,還是要記住一點,那就是目的始終不曾發生改變。

……

趕了一天的路,兩人在一個參天古樹上草草吃了一些先前準備好的食物后,便又開始了征程,傲爽也是把自己的想法跟幽鬼說了一次,這次,後者直接便是點頭。

其實在剛開始時,幽鬼確實有些質疑,畢竟就算傲爽單人實力再強橫,但面對著太多的武者,恐怕也會感覺到勢單力薄,可在親眼見識到了傲爽那悄無聲息中便能夠將天靈師階武者擊殺,甚至不給他們留任何機會,包括成嫣然的出現后,幽鬼便是知道,跟著這個少年……

天下都可去得!

不過這次,兩人來到的胡人域據點,和上次倒有著極大的不同。

首先,這裡的胡人數量是上一個據點的二十倍之多,也就是說這裡有著整整一千名胡人,不過大多數都是普通人,只有三百多名武者,而且以靈師階武者居多。

當然了,介於胡人域這惡劣的生存條件,哪怕是普通人,都要比中原域的人類強悍得多,最起碼在**力量上,一個胡人域的女子都能將粗壯的樹木生生扛起來。

站在這個完全是由石頭砌起的古城前,傲爽也是感受到了一股荒廖的氣息。

胡人域的武者真的很貧瘠,兩千人的小鎮,居然只是這種摸樣,由此也能想象出,在胡人域內,真正的城市,恐怕也只是和中原域內尋常的小鎮是一種規模。

「少爺,這次怎麼弄?」

站在傲爽的身邊,雖然幽鬼已經不是第一次來到胡人域內,可每每看到眼前這貧瘠無比的場景時,心中也會泛起一絲悵然來,可想起昨晚發生的一切,他心中還是怒意居多。

「跟著我,挑武者殺,若是有人妄圖阻攔,不管是誰,殺!」

這便是傲爽的想法,說起來很簡單,將這個城鎮內的武者全部擊殺,不考慮對那些普通人下手,但如果這些普通人想要阻攔兩人的話,那麼就別怪他們無情了。

這……必然要掀起一番腥風血雨!


想到接下來可能發生的事情,幽鬼只感覺自己的心臟都是快速地跳動了一番,傲爽這個想法確實很瘋狂,兩個人殺入有著兩千人的城鎮內,而且不管是誰,只要想要阻攔,都要承接兩人的怒火。

「噌!」

單手從虛空中一抓,那閃爍著血紅色靈光,蘊含著濃鬱血腥氣息的裂天血戟,便出現在了傲爽的手中,既然要把事情鬧大,那就沒什麼好說的了,殺戮,便是最好的手段。


可這時,望著傲爽一副即要出手的姿態,幽鬼的神色間也是劃過了猶豫的神色。

感受到來自於前者神色間的猶豫,傲爽似是想到了什麼,雙目微眯道:「我倒是忘了,將靜心訣傳授於你,不然這次,你先回到萬鱷之源內,反正以後,機會還多的是。」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