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殺」上百個王朝冰冷的說道,然後便看見了所有人一擁而上全部拚命的進入到了這座破敗的遺迹之中。

「殺」上百個王朝冰冷的說道,然後便看見了所有人一擁而上全部拚命的進入到了這座破敗的遺迹之中。

秦昊等人已拚命的沖了進去,眾人進入到了裡面才發現了這座遺迹的金碧輝煌完全不弱於劍王朝的王宮,秦昊等人剛進入到了裡面便看見了無數的黃級武技和玄級武技隨意的擺放在走廊之上,而且還能夠聞到很濃厚的丹香和靈藥的香味。

「幾人搶奪武技,然後幾人前去搶奪丹藥和靈藥,我先去靈藥處看看」秦昊對著林江等人大聲的說道,秦昊已經得到了修復靈魂靈藥的圖案和名稱,天幻靈藥,屬於三品靈藥不是特別的珍貴,只是比較稀少而已,這個乃是戰王遺迹很有可能會有。

秦昊沖入到了葯田裡面便看見了有人比他更快,這群人的修為都是達到了武將三段巔峰境界,每個人都在大肆的搜刮靈藥,然後靈藥便憑空消失了,秦昊知曉靈藥被眾人收進了空間戒指之中,空間戒指在劍王朝非常的珍貴,唯有最強大的幾人擁有,其他人都沒有,而劍宮已只有九師姐以上的人才擁有,都是他們自己獲得的。

「殺」秦昊看見了最深處有數朵鮮艷的花,秦昊等人聞到了感覺靈魂都舒服了幾分,秦昊頓時便知曉了那花便是天幻靈藥,而且和秦昊打聽消失王朝之人說的一模一樣。

「天幻靈藥,我玄王朝要了」沖在最前面的少年冰冷的大聲說道,這個劍眉,俊秀少年話落下有一半的人停止了下來沒有敢再次爭搶了,顯然知曉玄王朝的強大。

「哼,我石王朝已要定了」另外一道冰冷的聲音不屑的對著玄王朝的少年冰冷的說道,然後已加入到了爭奪之中。

很快又是兩個王朝已不示弱顯然這四個爭搶的王朝都是同樣的強大,完全不弱於另外三方。

「給我滾」就在四大王朝互相對持的時候,秦昊怒吼道,全部直接用肉體撞飛了擋住他的人,快速的沖入到了天幻靈藥的地方,一瞬間便將三朵天幻靈藥全部抓住瞭然后拿出了準備好的搶奪的空間袋子瞬間裝進了裡面。

「給我圍住他」玄王朝和英王朝以及雷王朝三大王朝的領頭人冰冷的說道。

「諾」三大王朝的人大聲的回應了一聲瞬間包圍了搶奪了天幻靈藥的秦昊。

「哈哈哈,靈藥既然已經有人搶到了,那我石王超便沒有了興趣,走了」石王超的領頭人乃是一個魁拔的少年,少年臉色非常的張揚,狂傲,但是又給人一種非常好相處的感覺。

「多謝」魁拔的少年瞬間離開了,四方石王超出現了空隙,秦昊對著石王超零頭之人感激的說了一聲,便看見了秦昊運轉雷神訣瞬間提升速度雷霆擊飛了擋住了阻攔他的人快速的離開了葯院準備離開這座遺迹。

「給我追」玄王朝的玄冥,英王朝的匹克以及雷王朝的雷動三人冰冷的大聲說道,瞬間三大王朝的人全部追了出去,顯然對於秦昊手中的天幻靈藥勢在必得。 石王朝的人看見了另外三人王朝之人追了出去頓時詢問石王超的領頭人,石王超最有利王位競爭人石勝歸說道。

「王子,我們是否已前去追擊?」

「去,怎麼可能不去,天幻靈藥只要不被他們三大王朝獲得,什麼人獲得我可沒有興趣,當然我們這次去是搗亂,不讓三大王朝獲得天幻靈藥,那樣我們依然還是在同一個地步,這樣我可是有決心率先踏入下一個位面」石勝歸霸氣的說道,說完便帶著石王超的十幾人已快速的趕了過去。

秦昊感受著三大王朝宛如瘋狗一般完全不放他,秦昊知曉這樣下去沒有辦法逃掉。

「趙謙,可在?」秦昊看著下面正在不斷爭鬥廝殺的王朝之人運轉玄氣大聲說道。

「秦兄,我在這裡」秦昊的話剛落下,秦昊變看見了趙謙正在和一個武將二段修為的人搶奪武技。

「給我滅」秦昊怒吼道,便看見了秦昊直接一拳轟殺了和趙謙廝殺之人。

「你將靈藥送給小王子,我攔住這群瘋狗,到時候我會給你搶奪一本玄級武技」秦昊對著趙謙許下了重諾說道。

「好的」趙謙聽見了秦昊的話相信了秦昊的人品,不為其他。

趙謙二話不說不在爭搶武技快速的離開了洞府,其他人看見了趙謙離開沒有前去阻攔,畢竟看見了秦昊直接一拳轟爆了一個武將二段修為之人感覺秦昊不好惹,而且趙謙獲得的武技已只是黃級高階武技沒有必要拚命。

「給我去追殺那個人」三大王朝的領頭人看見了秦昊將東西給了趙謙帶著離開了遺迹頓時冰冷的說道。

「一劍西去不復還」秦昊看見了頓時將魂顯化,妖劍在手瞬間一劍斬向了那些追殺趙謙之人,僅一劍追殺趙謙之人全部被斬殺。

黑街總裁的小情人 「看來你很有自信,武將二段修為能夠達到武將三段巔峰的戰鬥力,你足以自豪了,但是你不該得罪我」玄冥感受到了秦昊的修為以及這一劍的傷害依然冰冷的說道。

「給我先殺了他,然後再去搶靈藥」玄冥對著玄王朝的人冰冷的說道。

英王朝的匹克和雷王朝的雷動已冰冷的吩咐了下去,三大王朝的人瞬間包圍了秦昊先斬殺秦昊,當然還有一部分人跟隨了出去準備前去斬殺趙謙。

「殺」秦昊看見了這一幕怒吼道,瞬間和三大王朝之人廝殺了起來。

「給我滾回去吧」三大王朝追出去的人瞬間被擊飛了回來,玄冥三人以及正在戰鬥的秦昊看見了這一幕,玄冥三人臉色陰沉,秦昊臉色出現了笑容。

「雖然我不想得到天幻靈藥了,但是我已不想你們三個人得到」石勝歸看著玄冥三人不屑的冰冷說道。

「兄台多謝,我秦昊欠你一個人情,到時候有需要隨時吩咐」秦昊知曉石勝歸併不是誠信幫助他,只是為了破壞,但是石勝歸終究幫助了他,秦昊感激的說道。

「舉手之勞而已」石勝歸聽見了秦昊的話,看見秦昊在三十多人的圍攻之下依然遊刃有餘眼中出現了認可的神色笑著無所謂的說道。

秦昊聽見了石勝歸的話沒有多說什麼,而是廝殺了起來。

「石勝歸,你是準備和我們三大王朝廝殺了嗎?」玄冥三人看著石勝歸冰冷的說道,殺機很濃。

「呵,你們相信不相信我現在便和你們三大王朝發動王朝之戰,只是不知道你們敢不敢接受?當然我發動的開始全面王朝之戰,三個位面同時開戰」石勝歸聽見了三人的話非常不屑的冰冷說道。

玄冥三人聽見了石勝歸的話聽見了石勝歸不屑的言語沒有回應,他們在各自的王朝並沒有石勝歸在石王超那樣強大,已經成為了最有競爭王位之人,已可以說是王位繼承人了,畢竟另外一個最有競爭力的人乃是石勝歸的大哥石昊那完全是一個武痴根本無心爭奪王位,所以石勝歸基本上已經是王位繼承人了,在石王超已經是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地位了。

「殺」玄冥,匹克,雷動三人冰冷的掃了一下石勝歸然後看了一眼石勝歸身後的人瞬間殺入到了戰局之中和秦昊廝殺了起來,他們不能夠找石王超和石勝歸發泄,但是卻可以找秦昊發泄。

玄冥三人加入到了戰局裡面,秦昊感受到了壓力,玄冥三人可都是達到了武將三段巔峰之人,完全不是他們的手下能夠比肩的。

「滾」石勝歸看見了三人居然開始了三打一冰冷的笑了笑然後已加入到了戰局裡面,石勝歸直接一拳擊退了一人,三拳便擊飛了玄冥三人。

「給我殺」玄冥三人看見石勝歸已加入到了戰局,充滿了殺機的雙眼冰冷的說道,瞬間五人戰鬥到了一起,石王超的人已和玄冥,匹克還有雷王朝的人廝殺在了一起,一瞬間四大王朝之人以及秦昊爆發了戰鬥,下面搶奪武技的人已快速的散開了,完全不敢在四大王朝交戰的地方停留,避免無妄之災。

「劍王朝所屬,給我殺」林江等人搶奪完畢了之後終於趕了過來,看見了秦昊正在和其他人廝殺,林江大聲的說道,瞬間林江等人加入到了戰局裡面,林江已是達到了武將三段修為,林江攔住了匹克的進攻。

石勝歸擋住了玄冥,而秦昊則是和雷動廝殺在了一起,雷動修行的乃是雷霆之法,而且領悟出了雷霆意境,秦昊看見了這一幕冰冷的笑了起來,收回了妖劍然後使用雷霆和雷動廝殺了起來。

「蠢貨,居然敢和我雷王朝之人使用雷法戰鬥」雷動看見了秦昊居然使用了雷法和他戰鬥不屑的冰冷說道,玄冥和匹克看見了已嗤笑的看了一眼秦昊。

石勝歸沒有多說什麼只是皺了一下眉頭,畢竟石勝歸和秦昊終究不熟只是為了阻攔三大王朝才幫助秦昊的,至於林江則是相信著秦昊。

「殺殺殺……」雷動雷霆包裹,狂暴的殺向秦昊。

「破破破…….」秦昊冰冷的說道,同樣殺向了雷動,兩道雷霆,雷動的雷霆陰冷,秦昊的雷霆霸氣,狂暴瞬間碰撞到了一起。

「爆爆爆…….」兩人不斷的碰撞,並沒有眾人想象的那般秦昊完全不是雷動的對手,而是雷動完全被秦昊壓著她,雷動的雷霆乃是陰雷這種雷霆爆發性不強,但是卻更能夠破壞體內。

而秦昊的雷霆乃是陽雷爆發性特彆強,所以雷動的雷霆表明並沒有秦昊的強大,而是在不斷的敗退。

「哈哈,小子你可以去死了」秦昊和雷動廝殺了半個時辰,雷動注入到秦昊體內的陰雷已經差不多了,頓時雷動冰冷的大聲說道。

「陰雷噬身」雷動直接使用了雷王朝的玄級初階武技,便看見了雷動身上的陰雷全部綻放了出來。

「哼,雷帝拳」秦昊可是早就知道了雷動將他的陰雷注入到了他的體內破壞他的身體,但是秦昊的陽雷可是兩種意境結合可不是一般的陽雷,秦昊體內的陽雷早就找到了雷動的陰雷並且吞噬了雷動的陰雷。

「怎麼可能?」雷動看見了秦昊的身體居然完全沒有任何的反應,而秦昊的一拳已經殺向了他。

「雷動快躲啊」玄冥和匹克看見了這一幕頓時大吼道。

雷動因為沒有溝通到秦昊體內的陰雷完全不敢相信失魂落魄了起來,突然被玄冥和匹克的聲音驚動瞭然后看見了這一拳宛如雷海強大的拳頭,這一拳宛如要破碎天地的拳頭,這一拳轟向了雷動。

「不」雷動大聲恐懼的喊道。

「爆」一聲巨響,雷動直接被秦昊一拳轟爆,徹底殺死,連一點兒東西都沒有留下,雷霆之力直接將轟爆的雷動徹底煉化,雷動消失在這片天地之間,一拳轟爆。

「咕咕咕……」玄冥和匹克看見了這一幕,這一刻不在輕視秦昊,而是將秦昊看成了更強大的對手,臉色恐懼的看著秦昊,害怕秦昊已給他們來一拳,直接一拳轟爆,畢竟他們已不可能擋住秦昊那一道威懾天地,天地都變色的一拳

「走」玄冥和匹克沒有說任何狠話快速的逃了。

「兄弟厲害,我們已先走了」石勝歸已驚訝住了,石勝歸可是知道這三個對手的實力,完全沒有想到只是武將二段的修為直接一拳將雷動轟爆了,石勝歸臉色已出現了忌憚的神色說道,說完便帶著石王超的人離開了。

「秦兄厲害啊」林江來到了秦昊的身邊看著下面的人停止了搶奪大笑說道,林江沒有想到秦昊如此強大,武將三段修為之人直接一拳轟爆,當然下面之人看見了秦昊如此強大,所有爭奪之人全部停止了下來,害怕招惹了秦昊這個煞星已殺了他們,武將三段之人一拳便能夠轟殺,他們可還沒有達到根本不需要那一拳吧。

「我們先修行一番,我玄氣和意境消耗了大半沒有辦法在使用那一拳了,那一拳我已是第一次使用不知道怎麼強大,等我恢復之後我們在深入遺迹看一番,小王子哪裡不用擔心,我找到了治療靈魂的葯,讓趙謙帶回去了」秦昊對著林江說道,秦昊看見了林江臉色難看了幾分補充說道。

「好」林江發現趙謙沒有到來便有一個猜測得到了秦昊的認可便同意了下來,僅僅第一層他們所有人都得到了很大的收穫,當然已想去更裡面的兩層看看。

一個時辰之後秦昊恢復了過來然後快速的趕去了第二層,此刻第二層之間的廝殺更加的激烈,因為這裡的丹藥,靈藥,武技更加的強大,而且還出現了魂器。 茶葉鋪所在的街道,並非最旺的商業街。街道上雖有車輛行人來往,可是一點兒也不擁擠。

一眼望過去,也沒看到有甚麼車輛追趕過來。

羅陽好奇道:「桂花姐,怎麼了?」

唐桂花雖是開車來的,卻堪比百米衝刺一般,竟喘著氣,一時上氣不接下氣,說不出話來。

眾人更不解,還道她在取車時遇到壞人打劫之類的,才會驚魂未定。

羅陽扶著唐桂花的香肩,見她眼眸里還流漾著驚慌,安慰道:「桂花姐,別急。喘過氣再慢慢說。」

一連深呼吸了幾口氣,唐桂花才稍為平靜下來。

「牛仔,我見到那個壞蛋了!」唐桂花仰頭凝視著羅陽,急促說道。

忽然來這麼一句,羅陽聽不明白她所指的壞蛋是誰。

及至追問,才知她在去取車的路上,經過一家酒吧門口時,見到林國發進了那家酒吧。於是她以最快的速度駕著車回到茶葉鋪。

「咱們去找他!」羅陽說道。

他知唐桂花極恨林國發,若她自己有能力,只怕早就揍林國發了。

於是,眾人拿了茶葉,紅酒上車。

在方琳打電話給安玉瑩時,羅陽和洪佳欣還沒來茶葉鋪。當時,若方琳到了縣城,便可搭乘唐桂花的車子回去。

現今羅陽和洪佳欣來了,車廂後座要坐4人,擠著坐,也能坐下。

羅陽的意思是,先去找林國發,若找到了便跟他算帳,算完帳便帶一眾美人去買新衣服。但車子座位不夠。

「那我打的去吧。」方琳說道。

「不用的。 魔門老祖會穿越 我跟安姐坐一個位置,那就夠了。方姐,上來吧。」羅陽便坐在後座中間的位置。

洪佳欣坐在羅陽左邊。

「怎麼坐呢?」安玉瑩好奇道。

「就這樣。我放腳上來,你坐在我前面。安姐,快來。」羅陽將雙腳縮起,放在座位上。

於是,安玉瑩便鑽進車廂,與羅陽共坐一個位置。

「能坐下嗎?」方琳低頭看了看裡面,問道。

「能。方姐,上來吧。」羅陽招呼道。

隨即,方琳便也坐上來了。

「安姐,你坐近些。」羅陽摟住安玉瑩的小蠻腰。

她照做了,隨後雙手扶著前面座位的椅背。

當大夥都坐好了,關上了車門,唐桂花便駕駛著車子向酒吧的方向馳去。

安玉瑩略為坐不穩,她要牢牢抓住椅背,羅陽便摟緊她的腰,讓她的脊背能倚在他結實的胸膛上。

起先,安玉瑩並未有將背脊倚靠在羅陽的胸膛上,在他的摟抱下,她才漸漸躺了下去。

羅陽除了用雙手摟緊她之外,還用雙腿夾著她,保證她能坐穩。

車子行駛還算平穩,略微顛簸。

擁著安玉瑩的嬌軀在懷裡,微微晃動,頗為美妙。她的腦袋貼著他的臉面,青絲的氣息撲鼻而來,混合著她幽幽的體香,沁人心肺。

過得一會,羅陽只覺體溫升高了,體內生出一朵火苗。

此時,安玉瑩忸怩起來。她似乎想起身,但羅陽箍住了她,未能坐起來,還是躺在他的懷裡。

左邊是洪佳欣,右邊是方琳,即使跟安玉瑩說悄悄話,二女也能聽到。

羅陽便輕輕拍了拍安玉瑩的大腿,示意她別動來動去的。她一動,她溫軟的脊背便會磨他的胸膛。

安玉瑩也想回頭跟羅陽說什麼,只是有洪佳欣和方琳在旁邊,才沒有做。

在十字路口紅燈時,車子剛停下來,安玉瑩便悄悄地將右手掌繞至身後,擋在了尾椎骨的位置。

羅陽輕啄了一下她的玉脖子,左手還是勾著她的腰,右手便去拿開她的右手。

不過,她不願意將手拿出來,無意中觸犯了他偉岸的部位,才害羞地連忙抽回了手。

「安姐……」他咬著她的耳朵,興奮道。

她又不便轉頭說話,只能輕晃著嬌軀,藉此來表達她的手並非故意接觸他偉岸之處。

紅燈變綠燈后,車子又開始行駛。

在慣性的作用下,安玉瑩的嬌軀會向後仰,自然壓緊了羅陽的胸膛。

二人的身子更加緊密地挨在一起了。

安玉瑩又想坐直腰身,但羅陽摟住了她的身子,她起不來,只得又將右手繞至身後,擋在他偉岸之處的前面。

車廂里光線昏暗,洪佳欣和方琳各自看車窗外的景色。於是羅陽便輕啄安玉瑩的臉蛋,她似乎要轉頭來說話,他又輕啄她的紅唇。

在經過斑馬線時,車速減慢了。安玉瑩左手便橫放在胸脯,擋在他的雙手前面。

過了兩分鐘,車子駛至酒吧的附近,停了下來,車廂里開了燈。

洪佳欣瞥見安玉瑩左手放在胸前,右手繞至身後,便知覺了七八分,忍不住噗哧一聲笑了。

就在那一瞬間,安玉瑩雙手擺放到大腿了,羅陽兩手也往下移,只摟住也的纖腰了。

是以,方琳轉頭所見到的是正常的畫面,不知洪佳欣在笑什麼。

在宏運大隊,安玉瑩和羅陽的關係算是公開的秘密,現今二人坐在一起,羅陽摟住安玉瑩的柳腰,雖親密,卻沒有絲毫的問題。

安玉瑩俏臉本來已紅暈飄飄,被洪佳欣笑了一下,更加的紅了。

當羅陽望向洪佳欣的時候,洪佳欣嘴角扯出意味深長的笑意,淡淡地白了他一眼。

「班長,想到什麼好笑的呢?」羅陽明知故問。

「不是想到,是看到大街上有一個男的在……」她笑著說。

「班長,下車吧。」羅陽笑道。

洪佳欣揶揄地笑了笑,便開了車門,下去了。

「來,安姐,小心。」羅陽雙手依然握住她的腰,送她下車。

停車的位置距離酒吧還有幾十米,需要走路過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