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氣死我了,有種你別躲到土裡啊!」

「氣死我了,有種你別躲到土裡啊!」

無可奈何的迪達拉舉手投降了。

「呼!呼!你這個傢伙……!可惡,我去蠍那邊行了吧!別再盯著我了,一點靈感都找不到了!」

迪達拉氣喘吁吁地用手撐著膝蓋,看著又從土裡鑽了出來的絕,頭痛地說道。

「這是你同意的,我們可沒有逼你啊!」絕一臉無辜地說道。

迪達拉嘴角抽了抽,翻身躍上白色巨鳥,瞬間離開了這裡。

「嗯!為什麼我剛才沒想到我可以飛到空中躲開那個混蛋呢?」這個傢伙發現自己又逗比了……

……

……

大規模忍術的對轟,除了一直鬼鬼祟祟地躲在地下的絕以外,也吸引到了其他人的注意。

在距離川之國不遠處,一支混合的忍者小隊——包含了木葉和沙忍的忍者,正沿著志野留下的暗號前進。

走在最前面的橘色碎發忍者突然停下了腳步。

若有所查地望向遠方。

帶著的護額顯示他是木葉方的忍者。

緊隨他腳步的分隊長舉起右手,做出停止前進的手勢:「有什麼發現嗎,星野魚?」

「很劇烈的查克拉反應……」星野魚緊緊地皺著眉頭,說道,「就在志野留下的標記正前方!」

他閉上眼睛,仔細地分辨了一會,補充道:「是兩個大型忍術在碰撞,威力非常驚人,能夠在這麼遠的地方都感知得到!」

「有多強?」

「一擊就足以把我們剛才路過的那個村子完全毀滅的程度……」星野魚凝重地說道。

一個帶著沙忍護額的忍者湊了過來,問道:「能看得出對戰雙方是誰嗎?」

「可以!一個應該是我們村子的忍者春野櫻,另一個是完全陌生的查克拉,不過非常強!」魚說道。

「他是我們沙忍的叛忍,曾經的天才傀儡師,赤沙之蠍。」沙忍那邊的感知型忍者冷冷地說道,蠍在他們那一輩可是無人不知!

「聽說蠍離開村子之後變得更強了,有過以一己之力滅掉一個小國的事迹,實力甚至還超過了一般的『影』一級忍者!」

幾人倒吸一口涼氣。

「赤沙之蠍嗎?聽說他比風影還強……!」

「居然是他!這麼強的敵人,我們要怎麼對付啊?」

沙忍們嘩然,低聲竊竊私語著。

如果是一般的敵人,他們這裡五六個特上和中忍,加上兩個上忍隊長,還能應付一二。

但是蠍這種「影」一級的對手,一般的中忍,有多少算多少,都只是炮灰而已;連上忍都必須靠抱團才能對抗這一級別的忍者。

當然,最簡單的對抗影級忍者的方式。

就是己方也有這一級別的同伴。

比如,尾獸的力量。

於是,先是木葉的忍者,接著沙忍們遲疑了一下,也紛紛把目光放在了隊伍最後一人,那個紅髮少年身上。

人柱力我愛羅。

懷疑、警惕、戒備……乃至期望、希冀的目光,都集中到了他身上。

隊伍中唯一能夠跟影級對抗的,便只有守鶴的力量。無論曾經有多麼厭惡、多麼憎恨這個沾滿血腥味的怪物,現如今,他們都必須依賴於他。

「我愛羅……」隊長赧然又有點遲疑地說道,「我們……」

他就是平時極憎恨人柱力的人,一路上對我愛羅擺著臭臉,如今卻求到了我愛羅頭上。

簡直像是俗套的裝逼打臉情節,一路欺辱主角的丑角,如今去不得不低聲下氣地向他求助。

我愛羅以為自己會笑,或者會哭,但是他沒有。他只是平靜地望著隊長的眼睛,開口說道:「我知道了。我會……」

他掃視了在場的人一眼,有人低下了頭,不敢與他對視。

這就是砂忍村的忍者,我愛羅渴望得到認可的人們。 鄉村有座仙山 他曾經做出的惡行,如今都變成了同伴們最深的偏見,想要得到他們的認可和友誼,簡直難於登天。

「我會保護你們的。」

我愛羅堅定地說道。

他知道這條自我救贖之路有多麼艱難,這僅僅是剛開始而已。

在成為大家愛戴的風影的道路中,我愛羅終於踏上了第一步。

(保底12。)

(正在努力碼字,爭取今天繼續加更!)

(祝願【筆下問學】手術順利!) 木葉的忍者們沒這麼多彎彎繞繞,對於我愛羅肯出手自然是千謝萬謝。雖說兩個小隊是一起執行的,但是畢竟內外有別,遇上危險時不互相掩護,反而有一方先行撤退也不算什麼。

像這樣真心把盟友當同伴的行為,著實令人心暖。

「謝謝你,我愛羅!」木葉這邊真心實意地說道。

沙忍的人反倒糾結得多。

一開始還對我愛羅避之不及,現在又要依賴他的力量……

我愛羅很快意識到了他們的心態,他也不說破,也不打算令那些人繼續尷尬下去,淡淡地轉移了話題:「和蠍戰鬥的是……春野櫻嗎?」

他當然還記得她,那位有一個寬大額頭的女孩。

在木葉的時候,他遇到的人中最特殊的那位,是與他同病相憐卻得到了同伴的認可的漩渦鳴人。

剩下的人中,大部分要麼憎恨他,要麼厭惡他,要麼畏懼他。

但也有人的眼神跟那些人都不一樣。

比如小李——那個體術高手只是把他當作挑戰對象而已,我愛羅現在很愧疚把他傷得這麼重;比如佐助——他是把我愛羅看作必須打敗的目標,他的眼神很真切。

還有那個水遁和冰遁很厲害的少女。

春野櫻。

我愛羅還是第一次發現,有手鞠姐以外的女孩,不把他當作怪物看待。

是因為鳴人也是她的隊友吧!她和鳴人的關係極好,所以愛屋及烏,也不會厭惡他這個沙忍的人柱力。

他猶記著那個少女的一顰一笑。

她的那雙淺綠眼眸,清澈乾淨的眼神彷彿一涓溪水,平靜地望過來的時候,彷彿能澆滅他心田的戾火。

櫻確實是個與眾不同的忍者。

只是……

與她的兩次近距離接觸,都不怎麼愉快。一次是在醫院的時候兩人對峙,站在小李面前的她第一次表現了出離的憤怒和冰冷的殺意;第二次是中忍考試時逃離木葉,三個人的命運掌控在她手上,櫻猶豫著,臉色陰晴不定,最後還是放了他們一馬。

「既然鳴人相信你,那麼我也相信你。」她是這樣說的。

如果說我愛羅和鳴人之間是天生的「兄弟」,沒有血緣關係的「親人」,故而天然地能夠被鳴人信任的話;那麼這個少女,就是「家人」以外,第一個信任他的人……

這大半年來,我愛羅的改變堪九郎、手鞠兩人看在眼裡,三人的關係漸漸恢復了正常的家人關係;但是在外,砂忍村的其他同伴對他的印象,還停留在冷酷無情的層面上。

根深蒂固的偏見無處不在。

當發現尋求同伴認可和羈絆的道路是如此舉步維艱,他便意識到,當初春野櫻口中說出的那句「相信你」是多麼難得。

春野櫻……

她現在怎麼樣了呢?

回砂忍村之後,我愛羅一直有留意著那邊的消息;他知道小李徹底康復了,知道鳴人跟別人離村遊歷修行去了,知道那一屆參加考試的很多人現在都成長得飛快。

手鞠姐前幾天從木葉回來的時候,除了提過鹿丸以外,也說過櫻的事情,「好像一下子長開了,變得很漂亮……」那些女生才關心的細節他直接略過去,然後她又說「而且實力很強,站在她面前的時候我能感覺出來,說不定比弟弟你還強……」

比他還強的話,對抗赤沙之蠍,應該堅持一會吧?

「春野櫻他們能支持多久?」趕路中,我愛羅突然問道。

「不知道……」星野魚回答到,「現在還能感覺到她的查克拉很平穩,也許能堅持到我們支援過去,也許馬上就會被幹掉……」

「她不會這麼容易被殺死的,」木葉那邊的隊長突然說道,「她很強!說不定,她能打敗那個所謂的赤沙之蠍呢!」

我愛羅有點驚訝地轉頭望著他。

「對方可是赤沙之蠍啊。」他說道,語氣中帶著淡淡的關切,「雖然我知道小櫻很強……」

木葉隊長回過頭,和他對視了一眼。

「你還不知道吧……櫻之前和曉的其他成員正面對抗過,然後毫髮無損地回來了。」

「不過,不論如何,他們還處於危險當中,」隊長說著,已經超出巡航速度的腳步再度加速,「我們必須加快速度!」

木葉忍者顧不得許多,毫不猶豫地將速度提到極限;沙忍們卻面面相覷,猶豫著,最後都不約而同地把目光放在了我愛羅身上。

「我們跟上吧。」他平靜地說道。

身形瞬間加速沖了出去,自然而然跑到了沙忍們的首位,其餘沙忍便紛紛跟在其後。

堅持住……!

……

……

離戰場不算太遠的另一個方向。

走在前面的和服男子突然一頓。

「感覺到了嗎,兜?」他回頭跟身後的同伴說道。

帶著眼睛的青年停下腳步,閉上眼睛仔細感應了一番:「嗯……前面有人在戰鬥,大蛇丸大人。」

兩人正是從不知哪裡的基地中鑽出來的大蛇丸和兜。

「在這麼遠的地方都能感覺到餘波……戰鬥的雙方是誰呢,大蛇丸大人?」

大蛇丸走上山頭,眺望了一眼遠處。

「距離這麼遠,你感覺不到也很正常,」他邪邪一笑,說道,「正在戰鬥的兩個人,都是我們的老熟人呢!兜,你不妨猜一下他們是誰……」

兜跟著走上去,站在大蛇丸身後。

「其中一個是蠍吧?」他推了推眼鏡,理所當然地得出了一個答案,「他最討厭等人,也討厭別人等他,所以一定會準時出現在那附近的……」

大蛇丸嘴角勾起,示意他說下去;能猜到一方是蠍並不困難,但是另一個是春野櫻,兜就沒那麼容易想出來了。

「不過,另外一個是誰,我就不清楚了。」兜皺了皺眉頭,思索了一會,分析「這個時候,會出現在那個位置的人,最有可能就是砂忍村的忍者,他們應該是發現了蠍和曉的蹤跡……但是我們幹掉四代風影之後,他們應該已經沒有這麼強的忍者了!」

他看了一眼大蛇丸,後者蒼白得近乎沒有血色的臉上表情似笑非笑,表明兜的猜測是錯誤的。

兜略一沉吟。

又說道:「不是沙忍的話,那就只能是木葉的人了。」木葉中稱得上兜和大蛇丸的老熟人的忍者,還蠻多的……不過,能和蠍打成這樣的人,就沒幾個了。卡卡西或許能跟他過幾招,但是以他的查克拉量,絕對打不出這樣的聲勢。

重生后我與死對頭he了 難道是綱手來了?不……這比卡卡西突然查克拉量暴增還不可思議。

那麼,到底是誰呢?

看到兜始終想不出答案,大蛇丸便直接揭穿了謎底:「我就直接告訴你吧,兜!她是春野櫻。」

軍門撩歡:紈絝少爺別性急 兜明顯愣了一下,下意識地反駁道:「怎麼可能!」

他對櫻的印象,還停留在中忍考試中,那次短暫的對峙里。

兜不得不承認,當時的櫻已經具有相當程度的實力,古怪的忍術甚至連他都頭痛,沒有把握短時間內打敗她。

但是要說她能跟蠍抗衡……

「呵呵……你別忘了她跟君麻呂戰鬥的那次。」大蛇丸舔了舔嘴唇,露出了意味深長的笑容,「她成長得比佐助還快呢!」

大蛇丸心情有些玩味。

在某些方面,大蛇丸和春野櫻……其實是同一類人,都是才華橫溢、追求真理的忍術天才。

只不過,自幼父母雙亡,接觸了太多黑暗的大蛇丸,與幸福成長、一路有兩代火影遮風擋雨的少女,走上了暗與光的不同道路而已。

所以在死亡森林的時候,他沒有下手殺了櫻,除了需要在佐助身邊留一個人照顧他以外,還有別的理由。

看著她,就好像看到了走上另一條路的自己。

與佐助和兜不同;佐助是他覬覦的寶物,兜是他得力的下屬。櫻,卻是跟他一樣,走上探索之路的同道之人。

知道殺死了君麻呂的人是春野櫻之後,大蛇丸在惋惜、憤怒的同時……心裡也有一股說不清道不明的期待情緒。

「居然成長得這麼快,你果然是和我一樣的人……」

所以,在發現木葉在搜尋他的基地、搜刮資料后,他故意留下了完整的全套資料。

並非來不及銷毀……他知道櫻是綱手的弟子,一定有辦法接觸到那些資料。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