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事兒,菲菲在跟前也沒事,就是王經理剛才過來,說分公司的經理想見我。」

「沒事兒,菲菲在跟前也沒事,就是王經理剛才過來,說分公司的經理想見我。」

「嗯老公,你是怕見了分公司經理,暴露身份?」小雪說的很隱晦。

小雪,你不用迴避菲菲!

菲菲從一開始,就知道我這個姐夫是假冒的!

「對,我就是這麼想的,小雪分公司的經理姓蕭,你認不認識?」

「肖?那個肖,是上面三滴水,下面一個月的肖嗎。」

「這個……我也不清楚,剛才就聽王經理說了一句,再多的沒敢問,怕他個老狐狸起疑心。」

「嗯對,老公你沒問是對的,王經理可是個老狐狸,他現在雖然臣服你了,但還得小心提防著點。」

「是,我也這麼想的,看來這次分公司不應該來啊。」

「老公沒事,你先別著急,我想辦法幫你打聽一下,一有消息就給你打電話,老公那我先掛了……」

「哎,小雪你等等。」陳浩聽她要掛電話,唰的下就拉開了窗帘。

他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要拉開窗帘。

可能是,聽小雪要掛電話,一時著急想做點什麼,剛好窗帘就在右手邊吧。

但瞬間,窗帘拉開以後,窗外的景色卻是……

「老公,你幹嘛呢,怎麼不說話了。」

「啊?哦沒有,小雪你沒過來真是太可惜了,從我窗戶往外看過來,剛好能看見整片大海。」

「小雪你看,海上還有幾個帆船,哎呦我的天,沙灘上怎麼還有這麼多女孩子……」

「笨蛋呵呵,想騙我過去是不是,沙灘上有美女就可勁兒看吧,反正我又不在你身邊!」

「好嘞,既然老婆都吩咐了,那我就不客氣了。」

「呵呵笨蛋,讓你看還真看啊,快把眼睛捂上,小心我現在就買機票!」

「小雪,等我忙完這段時間,一定找個機會帶你過來玩玩,好好的玩幾天。」

「嗯好,老公那你說話算數,就當咱們度蜜月啦。」

「好嘞,就是我還得好幾天,才能回去。」

「沒事兒的,老公你安心工作,反正有菲菲在家陪著我呢,就當是拿分公司的事情鍛煉一下,將來接手咱家的產業,也能順手一些。」

「接手……哈,以後再說吧。」

「哦對了小雪,先就這樣吧,你趕緊幫我打聽下那姓蕭的,要不出意外我下午去分公司,肯定就能遇見他。」

「嗯好,那老公先這樣,我掛了。」

「好,哎小雪等等……我,我有點想你了。」

「笨蛋,幹嘛突然這麼肉麻,不會是做了什麼對不起我的事情吧!」

「沒、沒有,就是突然想跟你說這個。」

「嗯,老公我也一樣,哎呀你看你肉麻的,我先幫你打聽人,老公再見。」

陳浩沒等再說話,蘇墨雪那邊就掛斷了電話。

房間里很安靜,安靜的風吹落葉,都能驚擾到昨天樹梢上的麻雀。

但眼下,陳浩把手機撂在一邊,就坐在這落地窗戶跟前,面朝大海的一根香煙,接著一根香煙抽了起來。

「小雪,我得想個法子,好好補償你一下。」

「就是想個什麼法子,才能補償呢?」陳浩又給自己點上一根香煙,抱著腦袋冥思苦想。 西西里島的風 如此說來,還真的是白濟通繼續在安平鎮造的這些謠言?」,大夫人面帶思索說道。

母子倆剛剛才一坐下,白濟遠就已經完恢復了往日里的稟性,完全沒了之前高冷威嚴的勁兒。劈里啪啦地,就是將白濟通一頓埋怨與咒罵……

白濟遠見她母親這個神色語態,明顯是仍有懷疑,他忍不住起身,然後伸手就去拽大夫人。

大夫人被一陣大力猛地從椅子上拽起,忍不住驚呼出聲,「你這孩子,這又是幹什麼……」

「走!兒子帶您和白濟通去當面對峙去,這豬狗不如的東西,可不僅僅是造謠那麼簡單,他還想嫁禍我呢,他明明只是個不小心蹭到的小傷口,非要弄得好像快喪命了一樣,裝暈裝昏,他倒是蠻在行的!」

大夫人的眉頭從剛剛開始就沒有鬆開過。之前還在白家的時候,她只是知道了白濟遠來了安平鎮別院就匆匆趕過來了,她還不知道這兄弟倆發生衝突,白濟通「昏迷不醒」的消息。

當下聽到白濟遠這麼一說,心中也是惱怒不已,白濟通故意裝暈,把小事搞大,這是打算順手將他兒子的名聲也給潑骯了啊!

「真是豈有此倫理!」,她咬牙切齒道。

若是白濟通一直是和他真正的親生母親,也就是已故的林姨娘一起被養在外頭,那不僅是白濟通,之後的林姨娘怕是帶著個拖油瓶也進不了白家當妾!而白纖桐和白纖樚也不會有現在的機會,來礙她的眼!

當初她就不該一時心軟,因為自己沒有生齣兒子,而存了愧疚之心,讓這外室之子登堂入室!



這前腳白濟遠拽著大夫人剛走,後腳秦管家就領著,被景伍領著的白纖柚到了別院的前廳。

因為之前白濟遠審問百靈的時候,屏退了別院的下人,所以此刻的前廳顯得安靜無比。

秦管家心中納罕,但面上卻一點都不顯,繼續將人領進。

「我母親和我哥哥呢?」,白纖柚一臉焦急地對秦管家發問。

剛剛一路過來的時候,已經有下人在路上稟過了,大夫人比他們早到了一步。

秦管家老臉一懵,心道:祖宗,老頭子可是和您一道過來的,你問我,我還想問人呢……

但這話秦管家是萬萬不會說的,於是他只能咽了咽已經到了嘴邊的鬱氣,好聲好氣道,「三少爺重傷昏迷,大夫人應該是去探望了吧。」

「那你把我,往這裡帶做什麼,連個人影都沒有,你是在故意浪費本小姐的時間嗎?還是說你根本就是和白濟通一夥的!」,白纖柚惱怒道。

在她看來,此刻但凡是有一點阻撓她的,那就都不是什麼好人,而壞人那就都是站在白濟通一邊的!

「哎喲,十二小姐,您這冤枉老奴了啊,老奴這不是也不知道嗎?」,秦管家被白纖柚這樣說,心種鬱卒無比,但還是繼續說著軟話。

白纖柚傲嬌地「哼」了一聲,轉身就往外頭走去。

「等等……這兒還有個人。」,景伍突然發聲阻止,然後繼續往前走了幾步,一把掀起了落下的帷幔。

厚厚的帷幔后,一個纖弱的少女正瑟瑟發抖。

而景伍剛剛也正是發現了帷幔的輕微顫動,才會下意識感覺場內,應該是有第四個人的存在。

雖然少女一直都是低垂著腦袋的,但是景伍還是一下子就認出了她。

居然就是之前白纖柊過世的那一天,她指派去老夫人和老太爺那兒報信的那一個小丫鬟。

但景伍不知道的是這個小丫鬟,不是別人,正是被白濟遠暫時遺落了的百靈。



則水已經被白濟通喊了人,徹底丟出了他的房間。

甚至都沒有讓人將其妥善安置,則水是直接被丟在白濟通房外的小庭院內的。

鮮血汩汩,不斷地從他的傷口之處流出。

當白濟遠和大夫人一行再次到達的時候,空氣中彌散著濃重的血腥味。

則木一個箭步,就沖了上前去,從冰冷的地上扶起了則水。

白濟遠此刻還依稀記得自己手中匕首扎中則水時候的感覺,他皺了皺眉,忍下xiong腔內的不適。

雖然是意外,但不得不承認,的確是他動的手。

出於愧疚,白濟遠悶聲問道,「他怎麼樣?」

則木沒有第一時間回答,手下繼續檢查著,沒一會,他長出了一口氣道。

「還有氣兒,傷口現在已經凝住了……,幸好傷的不是重要的位子,只是失血有點多,可能要養一陣子了。」

門外的動靜,屋內的白濟通自然是聽在耳中。

但他卻依舊老神在在地躺在床上,甚至聽到則水未死的時候,心中竟是涌過一陣遺憾。

若是能借著他「蠢弟弟」的手,除掉了則水這個吃裡爬外的狗奴才,倒是也一了百了!但是他又轉念一想,覺得則水這大難不死,怎麼著都應該會恨上白濟遠吧,到時候也不知他還能不能毫無芥蒂地,繼續忠心於大夫人鍾氏!

想到此處,他居然有那麼一點期待起來。

突然之間,「叩叩叩……」的敲門聲響起。

白濟通直接裝聾作啞,甚至還拿被子覆住了腦袋,完全不予理會。

此刻,他的滿腦子裡都是那一句話。

他到這別院的第一個晚上,就收到了一張字條,字條上只有六個字。

「鍾殺方,速散之。」!

他不知道是誰給他傳的信,但他知道自己肯定是被傳信之人當作了棋子,有能力及時傳信給他,那麼就必定有能力將這個消息散布出去,可偏偏那個人卻是選了他。

這短短的六個字,他看了足足有一個時辰。

哪怕心中再怎麼嫌棄方姨娘。但白濟通都不得不承認,從小到大,方姨娘對他,的確是無微不至,無所不應。

乍然得知此消息的時候,他的第一反應就是回白家,去殺了大夫人復仇,但是可笑的是,他甚至連這個別院都出不去。

就更是別提將消息擴散出去了。

他懊惱,他憤怒!但幸好,老天有眼啊……,這別院他出不得,別人想要進來卻很容易。

超能心理醫生 他的好四叔,就輕輕鬆鬆進來了。

他知道他辦不到的事情,他的四叔肯定是輕鬆辦到了。

白濟遠那個蠢貨的到來,不就是最好的證明嗎!

ntent

天道之子輔助系統 陳浩坐在落地窗戶跟前,抽完了整包香煙,也沒想到怎麼補償蘇蘇墨雪。

但在這十分鐘之前,年小麗卻敲門走了進來,她手裡還拎著一個很精緻的紙袋子……

「陳浩大哥,你穿這身西服,真甩!」

「帥嗎,我看看。」陳浩一本正經的笑了笑,故意轉過身來,對這落地窗戶看自己。

落地窗戶的玻璃很乾凈,能照出人影是不假,但看清楚卻是有點困難。

其實他眼下,也就是象徵性的配合一下,畢竟自己身上這套黑色西服,是年小麗剛剛從外面買來的。

當初,看見她抱著個精緻的紙袋子進屋,還以為是吃的。

誰知道,等年小麗把東西拿出來,才知道是她給電視台採訪完以後,特意跑去商場給自己買的西服。

麗麗說等會兒,分公司會派車過來,接自己去分公司員工見面。

「嗯,就是挺帥的,麗麗你眼光不錯,這身西服不便宜吧。」

「陳浩大哥,你是要把錢,還給我嗎。」

嗯對,我就是想著,把買西服的錢還給你!

麗麗,你掙點錢也不容易,怎麼能讓你給我買衣服!

陳浩在心裡嘀咕著,抬頭朝年小麗看過來,見她臉上已經沒有了笑意,還輕咬著嘴唇看自己……

「哈怎麼可能,你給我買衣服,我穿就是了給什麼錢啊。」

「呵呵,這還差不多!人都給你了,要買見衣服再給我錢……哎對了,陳浩大哥我幫你把領帶繫上。」

「領帶?麗麗不用了吧,我不習慣打領帶。」

「不行的!聽王經理說,分公司上上下下都在等著你過去,要不打條領帶,就顯得太不正式了。」

「沒事兒,我是老闆,穿條褲衩他們也不敢說什麼。」

「呵呵,陳浩大哥您真逗,就因為你是老闆,所以才要以身作則呢。」

「陳浩大哥,你這個老闆,跟別的老闆可不一樣。」

「別人老闆手下的員工,頂多也就是個工程師什麼的,可你手下所謂的員工,全都是給好多人崇拜的明星,正式一點才有老闆的樣子!」

年小麗輕聲說著,也湊過來踮起腳尖,開始幫他系領帶。

這是他第一次,打領帶。

領帶是深紅色的,看著是提好看,應該花了不少錢。

陳浩一直沒說話,光是默不作聲的站在原地,看她穿一件淺粉色弔帶長裙,乖乖巧巧的站點著腳尖。

麗麗今天,還穿了一雙火紅色的高跟鞋,兩個小手靈巧的在自己脖子上擺弄著。

這畫面,好像很多男人光是看一眼,都特想擁有眼前這個女孩子吧。

「嗯好了,陳浩大哥你看看,喜不喜歡!」年小麗放平腳尖,後退兩步抿嘴笑了笑。

陳浩沒有說話,光是拿手摸上她腦袋晃了晃,心裡糾結的要命……

要是,眼前這個女孩子,是小雪該多好。

只是眼下,他正摸著年小麗腦袋,拿眼睛看著她,莉莉也輕咬嘴唇有些害羞的看過來時。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