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了,謝謝你,這份情先暫時欠著你,但真相我還是會繼續追查下去的。」

「沒有了,謝謝你,這份情先暫時欠著你,但真相我還是會繼續追查下去的。」

「那就好,呵呵,我知道,要不然你就便不是你了,還是和以前一樣執著。」

「以前一樣?」

「沒事,你先好生休息著,有那裡不適找我便是。」見她好奇的模樣,馬上阻止了她下一句話,

顧綾風想著「喂,我還有話沒問怎麼就走了,哼」。

「師兄,你為什麼要救她?」元諾欣緊追著問。

「換做是別人在我身邊我一樣也會救。」梵千殤冷冷地回答她,不顧她的任何錶情,她站在一旁臉色發青氣的都快綠了。

「稟報大皇子,綾風姑娘她一大清早就出皇城了。」清晨,大皇子的影衛疊卿對帝天逸說道,只見帝天逸神情貌似不是很好的看著遠處的那青元山脈。

「我知道了,繼續跟我彙報有關於她的一切行蹤。」帝天逸正經的吩咐疊卿,疊卿疑惑地望著自家主子,不明白為什麼皇城那麼多的大美女,而非要死盯著顧綾風不放,看來自家主子是註定要栽在那位顧姑娘身上了。

「是。」,

「你先下去吧。」在皇城三位皇子中,他在外人眼裡很不濟實則比三皇子心機還深沉。

「公主,你又要去哪啊,陛下在問起來我不好交代啊。」幽苒公主的貼身丫鬟哭笑不得說著,這位公主殿下可不是那麼乖巧的,只要一有機會出去就一定會溜出去的,不顧任何,性格刁蠻但還是有些可愛的,也最聽帝燁痕的話。

「嗯……..巧巧,這是最後一次,好不好嘛,你最好了,你看我未來的皇嫂都走了,我要替皇兄看著呢,要是耽誤皇兄終身大事可就不好了呢。」帝幽苒撒嬌地向巧巧道,只見巧巧起了一身雞皮疙瘩,早就猜到了公主殿下會使這招,哎誰讓她是公主殿下呢。

「幽苒,你又想溜出去?」門外的帝燁痕嚴肅的講道。

「皇兄….我這不是為了你著想嘛。」,

「哈哈,為了我,你就繼續演吧。」

「皇兄,你就讓我出去嘛,最後一次好不好嘛,昂…..」

「行了行了,出去可以,不可以鬧事。不得丟了皇城顏面。」

(本章未完,請翻頁)

「哈哈,好,皇兄你放心,我絕對不會,我就知道皇兄你最好了呢,嗯….」說完帝幽苒一把抱住了帝燁痕,一邊撒嬌一邊說著,在一旁看著的巧巧也覺得很是好,這兩兄妹感情是這麼好希望不要被一些事而破壞了。

「你手拿開,要去就早些去早些回。」帝燁痕用嫌棄的眼神看著自己的妹妹說道。

「主上,殿中有要事必須要您處理。」渝霖遞過信書給帝燁痕看,帝燁痕看了后鄒著眉頭,似乎這次事情有些複雜啊。

「渝霖,帶好這個隨我回殿中。」帝燁痕所說的殿中正是「雲魂殿」,而他就是現任雲魂殿殿主,在他的帶領下雲魂殿慢慢回歸正軌,在上古時期雲魂殿是一個充滿戾氣的宮殿,正是大家口中所說的魔派,濫殺無辜不放過任何人,在這時期卻不在是上古時期的宮殿了,在帝燁痕接到信看到有人利用雲魂殿的稱號濫殺無辜,已經驚動了皇城,不得不處理。

「啟奏陛下,雲魂殿乃是上古魂殿,已過千年,如今又回到最早時期,這不得不管啊。」為首的是史塾史丞相,在朝廷中是重臣官銜,當今陛下便是他一手扶持過來的,也最容納不得雲魂殿。

「丞相說的極是。」帝銘淵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答道。

另一名大人又說道「雖說雲魂殿一直都是以行善維持,出了這檔子事情甚是奇妙啊,奇妙啊。」,紛紛眾人都議論了起來,有人說雲魂殿本就不正當在怎麼行善也好不到那裡去,有人說是被人陷害,每個人說辭都是不一樣的。

「這樣吧,此事便由燁兒去調查吧,退朝。」,帝燁痕答道「是,父王。」

「小二,來碗面。」這時顧綾風還在皇城中吃著東西,

「誒,你們聽說了嘛,最近皇城裡面死了好多人,聽說是雲魂殿所為。」一名子民說道,

另一名子民回答道「是嘛,真是可怕,可憐了我們這些老百姓啊,所以還是不要出來的為妙啊。」,剛剛好被顧綾風聽了個正著,便湊上去聊了起來,

「這位大爺,您剛剛說皇城死了好多人是雲魂殿所為?」,

子民答道「是啊,姑娘你還不知道啊,這雲魂殿在上古時期可是有名的魔殿啊。」,

「魔殿。」怎麼在那裡聽過啊,難道是爹爹給自己講過自己忘記了。不料此時正碰巧有一群黑衣人在大街上你打你我打你,你爭我搶,欺負小姑娘,被顧綾風撞見,

「放開她們。」顧綾風站在黑衣人面前用凌厲的口氣輕喝道,

「喲,哪來的丫頭片子,還有自己送上門。」黑衣人調戲道。?但是她不給黑衣人說話的機會,黑衣人話還未說完就直攻上去,使黑衣人措手不及差點倒下,

「好厲害的內力,你到底是什麼人?」。

「哼,我是誰你沒有必要知道。」顧綾風直接忽略掉了黑衣人的話,而是又攻上了去了,這次黑衣人有所準備的防備了,黑衣人從口袋拿出毒粉直接往顧綾風臉上撲去,她反應比較快,使用了幻影劍法將毒粉凝成一團團直接反擊回去,毒粉灑在了幾個黑衣人的臉上,幾人震驚的看著眼前這個小姑娘,沒有多想而是直接往後逃去,顧綾風也沒有在追而是轉頭看向幾個小姑娘,幫忙把衣服弄好,東西撿好,

「多謝姑娘相救」幾位姑娘紛紛道謝,顧綾風微微一笑意示不必客氣。

「綾風姐,綾風姐。」一位身著青衣的年輕男子朝顧綾風追來,

「咦,子遜,你怎麼來了?」這位年輕男子便是青元山的子遜和顧綾風從小一起長大的,

「本想上次就和你一起去參加演武賽,但是那時有要事,聽說你贏了,整個青元山都在議論你呢。」,

「是嘛,爹爹他們可好?」其實最擔心的還是爹娘他們,

「綾風姐你放心,他們一切都好。」,這時顧綾風嘆了口氣回答道「那就好。」

(本章完) 「綾風姐,剛剛我過來的時候聽說雲魂殿在皇城濫殺無辜,過來就看到了你。」,

「我也是剛剛才聽說的,看來我們要阻止不然皇城得更多人殃及無辜了。」,

「綾風姐,我們要怎麼阻止呢?」,

「去雲魂殿,據說雲魂殿的殿主要回來給大家一個說法,我們也去會會看看它們到底給出的什麼說法。」,背後梵千殤聽到了顧綾風兩人的對話,便也跟了上去,而元諾欣跺腳屁顛屁顛也跟隨著梵千殤。

蝕骨寵婚:早安,老婆大人 穿過一座山脈又是一座山脈,來到了玄霖山脈,忽然有一頭巨獸跑出來,頓時子遜嚇傻了坐在地上,而顧綾風卻是直直站在巨獸的身前,「綾…..綾風姐,這…..這個好像是炎…炎瑞獸。」子遜說話都是哆嗦哆嗦著,

「我知道,你先別動交給我。」

炎瑞獸看見眼前的這個人類女子心頭升起某種恐懼感和久違的感覺,就好像是以前欺負過它似的,看見巨獸畏縮的影子顧綾風腦海中閃現出一處畫面,畫面中那位女子和這炎瑞獸打過一架,而正是因為那名偷襲女子的男子,雖然自己有種感覺那名男子就是梵千殤,卻沒有十足的證據。

「是你……」許久顧綾風對著炎瑞獸說出兩字,「凹凹凹凹,沒想到幾千年了,還能在這等到你。」炎瑞獸仰頭咆哮,其實前世炎瑞獸是顧綾風的右坐騎,

「是啊,你可還好?為何你會變成如此模樣?」顧綾風走上前用手撫摸著炎瑞獸,瑞獸流了幾滴眼淚,就往山脈那頭跑去只留下一句話「大人,待你正真歸來之時我便會回來,凹凹凹凹」,這句話印烙在心鉉,而坐在地上的子遜一臉的懵逼看著顧綾風。

「綾風姐,剛剛炎瑞獸所說的是什麼意思,它為什麼會叫你大人。」,

「其實我也不知道為什麼,以後便知道了,我們走吧。」

前方高處倒影著一處小小的宮殿,正是雲魂殿,來到殿中央,有許多派系的莊主,也看見了大皇子帝天逸,大皇子向顧綾風遞了一個禮貌的微笑,她也順便回應了,殿裡面全是岩石所造,岩石上的細紋很精緻,隨後梵千殤元諾欣等人也到了,幾個熟人紛紛打了個招呼,「聽說這雲魂殿的殿主從來都未曾露過面,也不知道是什麼樣的高人。」,

「是啊,據說是有緣人才可見的。」,

「哼,什麼有緣人,你以為是神啊,不就是個殿主嘛。」,

「誒,你可別小看這殿主,據說這殿主實力可非一般人,要比天罰使臣還要厲害三分呢。」,

「是嘛,這麼厲害還這麼神不知鬼不覺的。」?大家都在議論這位從不露面的神一樣的殿主,顧綾風聽了很是震驚,心想是什麼樣的人,才會讓大家這麼相信,這麼議論呢,還真是有些期待呢。

可惜還是如不了大家的願,殿主豈又是誰能見就能見的呢。而另一旁的大皇子正是來請求雲魂殿主幫忙的,幫忙對付帝燁痕拿到王位,可是誰又能想到雲魂殿主就是如今皇城的二皇子帝燁痕呢。

「大家稍安勿躁,我家主上正在趕來的路上馬上就到了

(本章未完,請翻頁)

。」一位漂亮的侍女講道。

「讓大家久等了,我來往了。」忽然一個粗糙的聲音響起頭戴蒙面帽,此人正是殿主,原本大家以為能給見到殿主的真容,沒想到卻是失望了。

「殿主說的是哪裡的話,我們大家哪敢怪殿主呢。」說話的正是帝天逸,看見殿主來了立馬巴結地說好話。

「殿主,在下是青元山顧綾風,今天前來便是為了,皇城變故一事,此時若是不解決便會牽涉到其他。」顧綾風說完了,大家也緩緩起身說起來了,

「是啊,是啊,雖然我們知道是有人蓄意而為,但是殿主也得給大家一個說法呀。」,

「好了,大家請勿著急,兩天之後我自會給大家一個解釋。」說完便朝顧綾風望了過去,心想這個死丫頭怎麼過來了。

雲魂殿某處一間密室,密室里有一處封印,而這封印里的便是老殿主「魔衍」,有一道金光閃現,封印開了一個小口,「哈哈哈哈,顧綾風,沒想到你竟然走了輪迴之道。」,

正在前廳喝茶的顧綾風聽到了這個聲音,好奇的轉頭望去,「沒有人啊,怎麼會這樣,誰在叫我。」

在大家散去之時,帝天逸跑到了殿主的身邊道「殿主大人,我有一事相求,不知殿主大人可否成全。」,

「什麼事?」帝燁痕不用猜就已經想到了是什麼事,他苦苦追尋的令魂玉,令魂玉可使人失去心智,也可以讓人說實話,也可將它和自己內力強加在一起練成無敵的功法,但是練此法之人是要付出生命的代價,大家都知道和雲魂殿主談條件要東西必定要失去一些東西,帝燁痕又怎麼可能輕易答應他呢。

「聽聞雲魂殿的令魂玉乃是上古寶物,不知殿主可否…….」。

「哼,你竟然窺覬本殿的寶物?」帝燁痕拍了一下桌子生氣的說道,帝天逸頓時嚇了一大跳,

「不….不是殿主想的那樣,皇城中情況殿主你又不是不知道的,等到那時我登上王位之時令魂玉還是歸雲魂殿所有。」,

「嗯哼,你想讓我幫你登上王位。」,帝天逸馬上屁顛屁顛的說道「沒錯,若殿主助我一臂之力,到時皇城也歸雲魂殿所有。」

「哼,你有什麼資格和我談條件,退下吧。」帝燁痕這次是真的大發雷霆怒喝道,便往裡走了,人人都知道雲魂殿主脾氣大,但帝天逸是不會放棄的,他還會再來。

「主上,剛剛您為什麼不答應帝天逸的條件?」渝霖疑惑的問道,

「你以為他真的會把皇城分在雲魂殿嗎?」帝燁痕回答道。

「噢噢,主上英明,主上英明。」渝霖馬上反應過來,便沒有多說什麼了,

「用不了多久他還會在來的,那事有消息了嗎?」,

「回主上,還沒有。」,帝燁痕繼續吩咐道「繼續查,兩天之內務必查出是誰所為。」,

「是,主上。」。

「綾風,」梵千殤喊道,

「梵使臣,你怎麼還沒走,你不是回天罰了嗎?」顧綾風疑惑不解。

(本章未完,請翻頁)

「我在滄瀾還有要事要辦所以還沒那麼快回天罰。」,一旁的元諾欣自言自語喃喃著「什麼有事情,我看你就是不想走,哼,顧綾風,看我怎麼整你,搶我男人。」,

「哦哦,那我們先走了。」,

見她就要走了又說道「要不一起同行,再怎麼說認識一場也算事朋友嘛。」,顧綾風心想這人臉皮比自己還厚,哎,算了一起就一起唄。就這樣四人同行一起前行,一名老者在遠處嘆了幾聲氣道「哎,看這樣子,魔衍怕是不用多久便會在回到滄瀾,創世之道…..非我莫屬,我就不信只有她一人才可拯救這片大陸。」

傍晚,走過有幾段路程,顧綾風幾人便在一間客棧住下了,深夜幾時元諾欣起身穿起衣服,準備了一些東西,往顧綾風房間方向走去,在這時她祭出天罰的禁術,顧綾風和子遜兩人就此沉睡不起,元諾欣把準備好的火油澆了在門前,點燃了,大火就這樣燃起。

「哼,看你還怎麼出來,你們兩個今晚死定了,哼。」轉身離開便回了自己的房間。

店掌柜睡著睡著,起來聞到了似乎有股燒焦的味道,睜開眼睛起來看「啊,天吶,怎麼著火了,老伴快起來,快起來。」,大家都集中站在顧綾風的房間外滅火,火勢越來越大,梵千殤起身也感覺著不對勁,起來一看是顧綾風那邊,衣服還未穿就起來了,

「掌柜,這到底怎麼回事?」梵千殤連忙抓著掌柜衣服質問道,「綾風,綾風,」他著急的呼喚著,此時的元諾欣可是樂壞了,終於她的心裡出氣了。

「師兄,我看顧姑娘多半是凶多吉少了。」他沒有聽元諾欣說話,而是奮不顧身地往裡走去,元諾欣著急的喊道「師兄裡面危險。哼」,

「師兄,你可以不顧一切去救她那你有沒有想過我的感受。」,裡面他看見床榻上的顧綾風,抱著她往外走去后,又急著去救子遜,把兩人救出來后,火勢慢慢變小,掌柜安排了兩個新房間,梵千殤感覺不對勁,就算事大火為什麼會沒有感覺呢?怎麼喊卻是叫不醒。?他用神念去查探,發現體內有著一處沉睡禁制,子遜也是一樣的,而這沉睡禁制正是來自他天罰的有史以來的上古禁術,馬上梵千殤便猜出了是誰。

起身朝元諾欣走去,「是你做的,為什麼?為什麼要這麼對她,就因為一場比賽么?」這時他還不知道自己的師妹深深的喜歡著自己,

「我就是見不得師兄你對她好。」元諾欣哭著對梵千殤道。

「你變了,」,

元諾欣又說道「師兄,我是變了,我自小和你一起長大,在天罰你我是眾人蜀目的對象,大家都在說你我是天生一對,可是師兄你卻不知道我喜歡你,自小就喜歡你。」

聽完梵千殤震驚了「師妹,我一直都是把你當作是師妹看待你是知道的,有些事情是強求不來,是註定的。」

「註定,哈哈哈,我不信,沒有什麼是註定的。」說完元諾欣哭著往外跑,看著她離去的背影,卻是有些複雜,千算萬算沒算到自己的師妹喜歡著自己。

(本章完) 玄霖山脈最高處可以看見一位男子正在那練著功法,元諾欣身體搖搖晃晃地飛身躍過叢林,來到男子身邊,男子面色英俊瀟洒,氣質非凡,看著不像是皇城更不像是滄瀾大陸的人,男子停了下來淡定地看著元諾欣,緩慢地走到她的身邊。

「你就是元諾欣吧?」男子開口問道,元諾欣震驚的看著他,眼前這個男子自己明明沒有見過,不管是在天罰還是在滄瀾,可是他怎麼會認得自己呢。

「沒錯是我,你是,我好像從來沒有見過你,你怎麼會認識我?」元諾欣把臉上的淚水眼巴巴的問著他,

「你不用管我是誰,你只要知道我能幫你,你想知道的我都知道。」

「你幫我?你幫我什麼?」她不可置信地懷疑,天底下怎麼可能有這等好事呢。

「如果說我知道你喜歡你的師兄:梵千殤,他深愛著顧綾風,而你卻得不到他的一點垂憐,你就不想知道是為什麼嗎?」男子看出了她的疑慮不遮掩大膽鎮定說著,說出的時候,元諾欣沒有在懷疑,因為只要一提到師兄什麼事都可放在一邊。

「哦,的確,我是喜歡師兄,師兄喜歡顧綾風那是因為她優秀這有什麼可幫的。」?,

「是嗎?那你還害她,」男子使用激將法將她的怨氣激發了出來,說出這句話之後果然元諾欣滿臉怒火。

「你~~」元諾欣用手指著男子,臉色紫的話都說不出了,

「你相信這世間有輪迴之道嗎?」 薄家夫人才是真大佬 男子將她的手輕輕移開。「輪迴之道,早些聽師傅說過,輪迴有分為一世輪迴和九世輪迴,相當於是一世或九世大劫。」

「沒錯,輪迴必須要以犧牲為代價,而你師兄為什麼那麼痴迷顧綾風,那是前世欠她的,前世你師兄背叛顧綾風而從背後偷襲致死,這才有了顧綾風這世的輪迴。」?聽完元諾欣震驚不已,就好像是在聽神話故事般的神奇,原來師兄和顧綾風前世就已經認識而且關係還很好,突然有點恨不起來她了。

「如果等她恢復所有記憶和神力,你覺得她可能饒過你師兄嗎?」男子見她失神許久又說道。

「說吧你要做什麼?」元諾欣拉回現實淡定從容的問道,既然道相同就一起聯手達成目的各有所需。

「哈哈哈,和明白人說話就是省力,我要你潛伏在顧綾風的身邊拿到創世之道神之源,神之源是創世之道神力的根本如果她失去了這一點她便會魂飛魄散。」男子一臉正經嚴肅的說道。

「條件是什麼,我元諾欣從來不做虧本的買賣。」元諾欣不屑的勒索著,

「不愧是天罰弟子,如果你做到了那梵千殤便是你的,我有辦法讓你和他在一起,還有我可以馬上讓你擁有和顧綾風一樣的實力。」這條件可真是夠誠懇了,只要是關乎師兄她可以不顧一切去做去完成。

「好。」說完男子立馬傳授了元諾欣功法,這層功法不是天罰也不是滄瀾大陸,而是蒼梧之巔「神臨」的功法,一般人

(本章未完,請翻頁)

是看不出來異樣,男子只是用一隻手輕輕一揮,元諾欣感覺全身就好像飄在了半空中,很舒服,慢慢地她的身體懸浮在玄霖山閃發著金光,他在用手一揮元諾欣醒了,

「多謝。答應你的我必定會做到。」元諾欣鄭重的說道。

「那是最好,如果你敢給我耍什麼花樣我隨時也可以讓你從高處跌落到谷底。」說完男子消失在玄霖山脈,她的眼神不在裝著那麼多的怨恨,為了師兄寧願犧牲一切。

客棧中,梵千殤正在準備為顧綾風療傷,這一次和上次不一樣了,因為這次她的身上多了上古禁術「沉睡禁制」在體內循環流動著,一不小心若是催動了便會使人魂飛魄散,「不,不,為什麼沒有用,為什麼,啊~~~」梵千殤抱著頭狂嘯著,此時他的心情已跌落谷底。

夢境中整片天地分崩離析,那耀眼古老的宮殿就這樣毀於一旦,消失在茫茫人海中,一位胖胖的姑娘坐在地上抱著另一名女子撕心裂肺地哭著,而她背後也站著那麼一群人,

胖姑娘哭著看著懷裡的女子道「你不能死,你不能死,我都還沒有與你切磋一番你怎麼可以拋下我們,這片大陸是你一手拼下來的,現在眼看就要毀滅了你怎麼可以就這樣走了,啊~~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