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理由,你想都別想。」

「沒有理由,你想都別想。」

聞言,輪椅男似乎終於開始有點生氣:「你……你真是無藥可救了。再這麼下去,你會把所有人都害死的!」

「我不把手環給你,就會害死所有人,你這是個什麼邏輯?不把理由解釋清楚,你別指望我把東西給你。」

輪椅男搖頭:「你要知道這麼多幹什麼呢?」

「我就是想知道,不行啊?」

就這樣,雙方再次陷入了僵持——儘管這次僵持和剛才基本上是一種相反的狀態。

但是沒關係,本傑明有耐心。

「好!你真的這麼想知道,那我就告訴你。」最終,輪椅男似乎失去了耐心,瞪著本傑明,冷冷地道,「這個手環很重要,絕不能落到別人手裡。而你已經是個死人了,根本留不住手環的!」 ?本傑明剛聽到這句話的時候,大腦在第一時間是沒有反應過來的。

……你說啥?

這麼離譜的話都說得出來,是急糊塗了還是腦子不清楚,以為隨便說點嚇人的東西,就能讓本傑明害怕退縮,把手環給出去?

紋武天下 「有意思。」因此,本傑明反而露出一抹冷笑,看著對方,若有若無的殺意散發出來,「你倒是說說看,我活得好好的,怎麼會是個死人?」

輪椅男也靜靜地注視著他。

「……算了,你能走到這裡,或許也是命運使然吧。」忽然,他深吸了一口氣,神情變得更加疲憊,「我不知道你從哪學會的魔法道具製作,或許,這項能力已經為你帶來了不少收穫。但是很快,你就會因此沾染上你根本無法想象的麻煩,最後,連自己的命都搭進去。」

「你什麼意思?」

輪椅男搖了搖頭,道:「幾百年來,魔法道具這個行業不斷地式微、衰弱……你以為,這真的只是自然狀態下慢慢演化出來的狀況,沒有任何內情嗎?」

本傑明皺眉:「你是說……」

他忽然冒出一種很不好的預感。

「都是法師共濟會幹的。」輪椅男摸著自己廢棄的雙腿,緩緩道,「不……應該說,是教會指使他們這麼乾的。從很久之前,帝國沒有分裂,法師共濟會還不存在的時候,他們就在這麼幹了。」

聞言,本傑明怔住了。

「……你說真的?」

「我不會用這種話去騙人,至少,是騙一個法師。」輪椅男發出幾聲帶著嘲諷與苦澀的笑,說,「你覺得,我這雙腿是怎麼斷的?我又為什麼要一輩子躲在這個寸草不生的鬼地方,不敢向外邁出一步?」

說著,他忽然望向本傑明,雙手微微顫抖。疲憊而滿不在乎的眼睛里,此刻卻流露出一股深切的絕望。

本傑明也不由得深吸了一口氣。

如果這傢伙說的是真的……

那一刻,本傑明甚至不敢接著想下去。

「你是怎麼知道的?」他稍微冷靜下來,接著問道,「如果說因為魔法道具,你曾被法師共濟會的人追殺過,只能證明那群法師有陰謀。你憑什麼肯定,這件事情背後是教會在指使?」

「你難道不覺得奇怪嗎?魔法道具忽然沒落,而在教會那邊,所謂的神術道具卻異軍突起,以難以想象的速度發展著。」輪椅男則眯起眼睛,答道,「你問我為什麼知道?因為曾經,我就是那些人的一員。」

深吸一口氣,他接著道:「教會把我從小培養出來,讓我潛伏在法師之中,收集有關魔法道具的書籍圖紙,囚禁那些懂得這種技術的法師。我親手做過無數這樣的事情,當然知道這一切。」

卧槽……

本傑明露出了一臉的愕然。

話都說到這個份上,他就是再不相信,也不得不開始認真考慮這件事情的可能性。

其實之前,他就知道教會在各國都有姦細,也知道法師共濟會有自己的小陰謀。可是從始至終,他都沒有把兩件事情聯繫在一起。他總是覺得,法師共濟會再想搞事情,也不可能和教會搞到一起。

可是現在看來,他似乎還是不夠悲觀。

豈止如此,自己簡直就是樂觀得過了頭。

遠離了霍里王國,本傑明便以為自己遠離了教會。即便有更多問題要去面對,但起碼,那些都與教會無關——他不用擔心那個遠在西邊的龐然大物輕輕一揮手,便將自己擁有的一切徹底毀去。

就是啊,教會就算再怎麼厲害,這都隔了一個國家,手怎麼可能還伸得過來?好好的一個法師共濟會,頗有地位,又怎麼可能被教會控制住?

然而,現在,好像一切都在朝著那個不可能的方向發展。

法師共濟會……還真他媽有可能被教會控制著。

「不好意思,我得先失陪一下。」想到這裡,他立刻轉身,準備離開。

「你急著什麼,他們不會這麼快動手的。」輪椅男卻叫住了他,道,「你現在名氣很大。如此招搖的目標,他們會等風頭過去,然後再利用一些當地勢力,先把你弄成喪家之犬,然後再取你的性命,讓你獨自腐爛在無人注目的角落。」

聞言,本傑明停下腳步,轉過頭。

「就沒有人成功活下來過嗎?」

輪椅男搖搖頭,說:「除了我之外,所有被他們盯上的法師都死了。你也可以看看我現在的樣子,和死有什麼區別嗎?」

本傑明做了一個深呼吸。

對方說的沒錯,他不能急,一急就完了。從最初的震驚過後,他也該冷靜下來,思考眼下的對策了。

法師共濟會的背後是教會,而且過不了多久,他們就會開始對本傑明動手。眼下的情形,雖然萊利城中風平浪靜,他發展勢頭良好,但這一切,似乎也只是一個假象。

「他們一般會在什麼時候對我動手?」他又問道。

「半個月之後吧。」輪椅男的語氣聽上去很悲哀,「你或許可以提前躲起來,但是,你應該還有不少朋友。那些人不會放過任何漏網之魚,你不可能帶著一大群人躲起來的。」

本傑明聞言,也感到一股如山的壓力,一下子壓在了自己的胸口,壓得他喘不過氣。

「所以,把手環給我吧。」輪椅男則繼續開口,「在你離開之後,我也會立刻離開東境荒漠,另找一個藏身的地方。你可以自己躲著,也可以為了救自己的手下而死,但是手環,不能再落到教會手中了。」

本傑明卻立刻一口否決:「你想多了,我不會死在教會手下的。」

「你怎麼敢肯定?」

「因為我已經做到過一次。」本傑明冷冷地答道,「你以為我不了解教會嗎?我能用一個大水球把海汶萊特砸成爛泥塘,我用二十幾個人佔領克魯薩德大門。如果從前,沒有人能在他們手下毫髮無損地活下來,睜大眼睛看好吧,我將會是第一個。」

在這一刻,輪椅男也不由得瞪大了眼睛。他看著本傑明,像看到了從什麼不可思議的怪物。 ?看輪椅男的表情就知道,本傑明的那些「赫赫威名」,也傳到了遠在弗瑞登東境荒漠的隱居法師耳中。

這可不是一件容易事。

這個年代,信息流通全靠口頭和信件,霍里王國和弗瑞登又離得這麼遠,消息能萬水千山地傳過來,足以說明這個消息有多麼爆炸。 亞瑟王的綜漫之旅 不論水球沖城還是攻佔大門,都已經是這個年代的史詩級新聞,傳播在了這個世界的每個角落。

本傑明一直隱藏身份,也是因為這兩件事太過爆炸。

不過,事已至此,事態再怎麼爆炸,也不可能比現在還要爆炸。因此,他選擇公布身份,也讓眼前這傢伙好好閉嘴一會。

而輪椅男,也確實愣了相當久的時間。

「本傑明這個名字……居然是這樣。」沉默許久。他才緩緩開口,「很多年前,我還沒有叛出教會的時候,瞻仰過一次你那位天才弟弟的模樣。我一直很疑惑,教會為什麼願意把他處死,原來是這樣一個過程。」

本傑明不可置否地聳了聳肩,轉而道:「告訴我,那些人都藏身在哪裡?他們弗瑞登內的勢力到底有多大?」

輪椅男卻搖了搖頭,說:「我已經叛逃很久了,他們現在的情況,我無所得知。當時,他們的人數並不多,大部是精銳,佔據了大半法師共濟會的高層。而那個會長,奧德里奇,他是教會最忠誠的僕人,從他年輕時加入前法師公會開始,就一直在為教會做事。」

聽到這裡,本傑明有種心有餘悸的感覺。

奧德里奇果然有問題!

幸好,當初參加國王的晚宴,那個老狐狸似乎沒有看穿他的真實身份。不然,他那天恐怕也走不出雪迪城。

仔細想想,整件事情令人不寒而慄。法師公濟會是弗瑞登境內影響力最大的法師組織,在外界的聲譽良好,可實際上,卻是一個由教會暗中操縱著的組織。

這些年,他們暗中幫教會做了多少事?如果讓他們把計劃繼續進行下去,再過個十幾年,弗瑞登又會變成什麼樣?

——怕是不用費一兵一卒,就能讓這裡變成另一個霍里王國。

「你知道這麼多事情,為什麼不把這些消息說出去呢?」本傑明問道。

「有用嗎?」輪椅男搖了搖頭,「說出去又能怎麼樣?什麼都不會改變的。他們永遠是那個高高在上的法師組織,沒有人會相信我的話。」

「當然有用。」本傑明毫不猶豫地開口,「那些消息散布出去,總會有懷疑的人去調查,有調查就會有線索。到最後,哪怕只有一個人相信了你的話,那也是多了一個人的力量。」

「然後又多了一個被他們殺死的無辜法師?」輪椅男的神情看上去疲憊又無力,「我不是沒有反抗過,沒用的,你不可能跟他們對抗。」

說這段話的時候,他一直死死抓著自己的雙腿,手背顫抖著,用力到足以留下淤青的程度。然而,看他的雙腿,大概已經什麼都感覺不到了。

本傑明見狀,卻搖了搖頭

「不,我可以。」他開口說道,「弗瑞登的國王已經開始懷疑法師共濟會了。實際上,國王正在暗中支持我,希望我能發展出勢力,與法師共濟會對抗。只要我把這個消息告訴國王,他絕不會無動於衷的。」

聽到這裡,輪椅男眼中終於浮現出一絲希望。

「國王真的會懷疑他們嗎?」

本傑明點了點頭。

他也想清楚了。法師共濟會——或者說教會,很快就會設下天羅地網來殺他。面對這種局勢,他若想不閃不躲,正面硬剛,反殺對手,破壞教會的陰謀,就勢必要聯合更多的力量。

毫無疑問,國王就是他最好的選擇。

國王本來就心有懷疑,要是知道了奧德里奇的底細,絕對不會再這樣忍氣吞聲——沒有哪國的統治者能忍受別國勢力的插手。就像伊科爾使計清剿卧底的女王一樣,國王肯定會出手,想辦法搞死法師共濟會。

因此,本傑明完全可以聯合他,一起阻止教會對弗瑞登的侵蝕。

「不像那種傀儡王室,弗瑞登的國王的確擁有實權和很強大的影響力。」輪椅男說著,眯起眼睛,「可是……如果我沒記錯的話,對於這位國王,教會那邊也早有準備。」

「早有準備?」頓時,本傑明心中咯噔一聲,「他們準備了什麼?」

輪椅男嘆了口氣,說:「那是個很機密的計劃,一直在準備之中。內容我也不清楚,但猜得出來,大概就是想辦法削弱國王,竊取他的權力,然後讓整個弗瑞登一點一點地落入自己手中吧。」

然而,聽到這裡,本傑明卻像是忽然想到了什麼,搖了搖頭,面色也在那一瞬間變得極為凝重。

「不……他們的計劃可能不是暗中削弱,而是直接囚禁國王,把權力直接搶過來。」

輪椅男不解:「你怎麼知道?」

本傑明深吸一口氣,抬起頭注視著對方,語氣聽上去,是從未有過的沉重:

「因為,他們的計劃已經進行過了。」

輪椅男愕然。

十分鐘后。

這間隱藏在荒漠中的奇異房屋,本傑明結束會面,打開門,面如沉水地走了出去。

他還是把手環留在了這裡。

關於接他下來要做的事情,本傑明也沒有信心。輪椅男說得沒錯,不論手環是不是神棄之谷的鑰匙,這種東西,絕對不能落到教會手中。因此,他還是把手環扔給了輪椅男。

——如果他失敗了,好歹要給這個世界留下一點希望。

輪椅男告訴他的一切,儘管聽上去相當真實,但事關重大,他還沒有完全相信,因此決定自己再去驗證一下。

他要再去一趟雪迪城。

法師共濟會的總部就在城中,他可以在那裡驗證輪椅男的話。但……這一趟去都城,不只是為了驗證真相,更是為了進入王宮,警示國王。這種危急時刻,他必須讓真正的一國之主站出來,與法師共濟會對抗。

以及……驗證他心中那個不太妙的猜想。

就這樣,東境荒漠的天空中,他以他最快的速度,朝著西面的城市飛了過去。 ?三天後。

甜妻好萌:腹黑總裁限量妻 弗瑞登的首都——雪迪城,本傑明打扮成普通人的模樣,走進了這座城市。

時至午後,都城如往常一般平靜。整潔的街道上,行人商販來來往往,士兵們也在有條不紊地巡邏,彷彿什麼都沒有發生。

看著這樣的場景,本傑明也只能在心中祈禱,但願真的什麼都沒發生吧。

在來這之前,他還先回了一趟萊利城。

萊利城內風平浪靜,一百五十人的試用期考核還在進行著。然而,本傑明很清楚,現在已經沒有時間讓他們在這裡慢慢考核了。

娘子美又嬌:夫君蜜蜜寵 因此,他和元老法師們開了個會。

秘密的會議上,本傑明雖然沒有把事情全部告訴他們,但是,關於眼下形勢的危急,他已經表達了出來。大家有些疑惑,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可就如他們一直以來做的——他們選擇相信本傑明。

「本傑明老師的判斷,怎麼樣也不會錯的!」喬安娜這麼說道。

於是,他們便在本傑明的吩咐下,悄悄聯繫那些試用期的法師,讓他們漸漸停止活動,用另一種方式組織他們。而至於他們自己,也忽然讓自己在萊利城裡低調起來,就如隱身了一般。

本傑明出發去雪迪城的當天,他們收拾好東西,聚成一個團體,在眾目睽睽之下匆匆離開了萊利城,然後再一番喬裝打扮,躲了回來。

「這段時間,你們就把房子清空,小心躲好,等我回來后的消息。」這是本傑明給他們的命令。

此去雪迪城,他預感自己會遭遇一些變故,甚至可能很危險。可形勢如此,他又不得不去。因此,他事先留下這一手。萬一意外發生,也是算是給自己和這些法師留了一條活路。

——不論如何,本傑明不打沒準備的仗。

吩咐完了這一切,他才悄悄離開萊利城,一路飛到了雪迪城。

在這個寧靜的午後,本傑明直奔法師共濟會的總部。

城市圖書館一般的建築,和他上次來沒什麼區別,連看門的管家都沒換。只是這一次,本傑明沒有再走進去,而是像個真正的路人一樣,一邊神色自若地從牆邊路過,一邊利用水元素,探知著牆內的世界。

有上次被光頭法師發現的經歷,這次,他也小心了很多。

就這樣,檢視過一間又一間擺滿的藏書的空房間,終於,本傑明找到了被列為「禁地」的走廊中,一間類似於庫房的地方。

庫房中坐著兩個法師。

怕引起警覺,大概瞄了兩眼,本傑明便往庫房中的其他東西看過去。這間庫房比較空,儲存的東西比較單一,大多是一種名為銀葉草的材料。

看到這裡,本傑明深吸了一口氣。

他還記得芬奇法師和他說過的事情。

那是一種聖光親和的材料,教會需求極大,法師這麼卻沒什麼需要。弗瑞登內一直有教會的姦細,購買大量銀葉草,然後偷偷運往霍里王國。

本傑明也沒想到,自己竟然這麼快就驗證了輪椅男的話。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