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錯,一個月一次的開放閱覽日是僅限武者以上才能使用,至於普通人是沒有資格閱覽的。」

「沒錯,一個月一次的開放閱覽日是僅限武者以上才能使用,至於普通人是沒有資格閱覽的。」

「你!」

「好啦,小武,你去忙你的吧,你不也才到煉體一段嗎?有閑心在這說風涼話,不如好好修鍊。」就在段情想要反駁的時候,一個略顯蒼老的聲音突然出現。

一層的所有人聽到這聲音紛紛放下手頭的事情,順聲尋人,只見門口處一位白髮蒼蒼卻精神飽滿的老者背負雙手,閑庭信步的走進來。

「陳老!」

段家子弟見到老者,一下認出了身份,連忙上前問候,就連那高傲少年也不例外。

契約情人 要知道,陳老可是武技閣的守閣者,雖非段家人,但被段家奉為上賓,其一身修為深不可測,據說已是達到煉體九段,跟現任段家家主實力相當,更有甚者認為他已經半隻腳踏入元化境。

「嗯,不必客氣。你們忙你們的吧,爭取早日突破,為段家盡一份力。」陳老擺了擺手,一臉和藹的叮囑道。

見狀,一層的人群又再次會到自己的位置,抓緊時間閱覽修鍊,武技閣一個月才開放一次,可要好好利用起來。

「段情少爺,小武剛才多有得罪,希望不要見怪。」陳老客氣的為剛才發生的事跟段情配了個禮。

「不敢不敢,我也有不對,是我太唐突了。」段情坦白道。

眼前的陳老對方很清楚自己的身份,也知道自己不是武者,不過並沒有嘲笑自己,而是跟對待尋常小輩一般的態度對自己。

段情也不是無禮之人,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但是對待小人,他就不會這麼客氣。

他事先的的確確不知道武技閣的規矩,記憶中只有關於武技閣的位置,其他的一無所知,若不然也不會這般貿然過來,說完默默的在心裡將『段情』狠狠罵了一頓。

「既然段情少爺如此大度,那老朽作為賠罪,今天武技閣破例讓您閱覽,小武,今日段情少爺與其他人同等對待,若再讓我發現,族規處置。」

聞言,小武一個激靈,急忙應是。

「那就多謝了。」見對方一再放低姿態,段情也不再客氣,道了聲謝,便朝裡面走了去。

「孺子可教也。」陳老意味深長的看著段情離開,唰的一下消失在了原地。

段情在一層仔細觀看著,所有的武技都在一團光幕的包裹中,當手伸進去時,便能在眼中呈現出武技的修鍊方法以及介紹。

這讓段情感到神奇的同時也為難了起來。

太多了!不用種類的武技到處都是,適合不同的側重點,但是段情轉了一圈,發現煉體類武技只有三種,不過仔細想想也就釋然了。

煉體武技只能夠強化肉身,增強防禦能力,並不會對實力有和增長。久而久之,與人對敵,防禦再強也會被人破掉,所以,一般只有在煉體境前期才會稍微學習一些煉體之法。

「蠻牛勁,一階武技,以呼吸之法改善內臟,配合藥石淬鍊身體強度,小成者可增加百斤力,大成者可比肩千斤巨力的蠻牛妖獸,刀槍不入。」

「虎咆功,一階武技,模仿妖虎之咆哮,聲若猛虎,主要強加筋骨,輔以音波攻擊。」

段情想了想,這兩本煉體武技都不錯,也挺適合自己,若是修鍊的話,配合煙雨劍法估計會威力大增。

但是他並不滿足,將目光放在了第三本武技上。

「形意訣,二階武技(殘缺),取不同妖獸的習性,塑造全身筋皮膜,小成者身法靈動,可比千斤力,若練至大成,虎豹雷音,身若游龍,可比擬三階武技。祝:因殘缺不全,且需大量精力去不斷修鍊,若強行修鍊輕則虛忍痛楚,耗損氣力;重則經脈盡碎,修為盡失。切記切記!」

強!段情第一眼看到這形意訣被震驚了一下,太全面了,幾乎涵蓋了煉體境前三段,這一層居然會有如此厲害的二階武技,而且沒有人拿去借覽。

但是看到後面的提示就釋然了,難怪沒人借閱。

這完全就沒法練,先不說他殘缺不全,就說這武技需要大量時間精力花在上面,一般修武之人不可能只修鍊一種武技,沒有太多的精力花費在一個沒辦法增強自己實力的武技之上。

搞不好落下個經脈盡碎那可就毀了自己一生。

想到這裡,段情也猶豫了起來,前面兩本雖說跟自己挺適合,短時間內也可以讓自己獲得一些實力,但是今後隨著修為的提升,帶來的影響就微乎其微了。

「改選哪一本呢?」

段情想了想,一咬牙,不再猶豫,拿著形意訣就去尋找攻擊類武技。

並不是他沒有看到提示,也不是他不怕練錯的後果,而是他要為今後的修武計劃做好打算,要想走得更遠,一本好的武技是打好基礎的關鍵。

況且段情看了看,形意訣記錄的前面一部分還是可以用以修鍊肉身輔助對戰的。

他不相信,創造出這本武技的前輩會沒想到這點,不然也不會留下來,而且他對自己也很自信,日積月累的經驗告訴他,選形意訣不會讓他失望。

花了半個時辰,繼續在一層尋找了一圈,對比之後選擇了一本『七煞拳』的攻擊類武技,威力在一階武技中算是比較上成,威力也不俗。

「呼,可算是選好了。」段情心滿意足道。

簡單的登記了一下,就準備離開,可就在段情剛剛走出武技閣,迎面卻遇到了一群熟人,段恆!

「怎麼走到哪都能遇到這傢伙?」段情臉色有些難看,現在還不是與對方撕破臉的時候,側側身就準備從另一邊離開。

「喲,沒想到不久前才見到大少爺,現在又在這見面了。你這是來挑選武技嗎?」

「不過,這武技閣必須是成為武者,達到煉體一段才能進呢,你該不會是進不去吧。」段恆一眼就從人群中看到了段情,不顧場合的對著他一陣冷嘲熱諷,生怕其他人不知道一般。

見段情不說話,段恆更加確定自己的假設。

「需不需要我這個做弟弟的幫你選幾本厲害的武技,哦,差點忘了,你還不是武者,一般四、五階左右的你也修鍊不了。」

「是啊是啊,我們三少爺可是大好人。」一幫跟班附和道。

武技閣門口的段家子弟也停下了腳步看著雙方,他們早就知道段家大少爺和三少爺不合,若不是段情靠著他老爹是家主,只怕會有很多人找他麻煩。

反觀段情陰沉著臉,沒想到自己刻意避開還是被看到。

任憑對方嘲笑也沒有反駁,他知道自己沒有實力,任何語言都是慘白無力的。

強忍著沒有動怒,快步從對方身邊經過。

「這就走了嗎?」

「忘了告訴你,半年後就是我們段家年祭,我們小輩之間會進行比試,而勝者會在以後成為家主的候選並且有機會進入純陽宗,你這大少爺的身份到時恐怕要變一變了。」似乎是為了更徹底的打擊段情,段海不緊不慢地說著。

「家主?我沒有興趣,不過我會在年祭上堂堂正正的打敗你的。」段情並沒有回頭,緩緩道。

「是嗎?我很期待,到時我會手下留情,不然把你打傷,老爹那邊我可不好交代。」

話已經擱下,段情心裡清楚,留給他的時間不多了。

段情回到自己的房間,將形意訣和七煞拳放在床上。

對方的實力已是煉體五段,不過他也沒有害怕,坦然的挑戰對方,若是還沒交手就認輸,談何修武。

「煉體五段嗎?半年時間,就看我如何打敗你吧。」 小屁孩看著這個穿著打扮比較文靜的女人,不知怎的特別想親近她。

對於自己腦子裡的奇怪想法,他自己也百思不得其解。

自己一直以來都是很淡定的,為何會萌生這種奇怪的想法。

想不通就不去想,君君直接在一旁玩起了樂高,只有在這裡他才會覺得是自己的主場,完全沉浸在自己的世界。

琪琪看著這個文文靜靜的男孩,咂一看怎麼也是個女孩。

就是不太愛說話,話到嘴邊想問問這個孩子的媽媽去哪裡了。一看那孩子一副拒人於千里之外的表情就完全終止了這個想法。

只好坐在他旁邊看他玩樂高。

客廳里另一角的兩個大男人還在聊天,時不時回頭看看琪琪這邊,看著兩個人的在一個地方,懸著的心也放下了。就等著他們自由發揮了。唐庸只是表面上的平靜,其實心裡早就是十八般樂器齊上陣,鼓打的最響了。

親情這種神奇的事物!他還不明白嗎?一方面他希望琪琪能找回本身的記憶,另一方面他又害怕母子兩個人接觸多了真的會找回,他不希望琪琪就這樣以原來的身份活著,但是他又很矛盾的希望他活著,為什麼呢?因為既希望她幸福又希望他不要記起過去。

人啊總是這麼矛盾。

方亮見他微露難色,心中明白他的不安。

按道理他應該把他按在地上摩擦摩擦,轉念一想自己憑什麼呢,憑什麼這樣做呢。是自己的過錯,心陽在也回不來了,一想到這裡,方亮的心就好比被萬箭穿了一樣。疼的無法自己。

這邊的琪琪也是無聊的很。 重生醫武劍尊 小孩就是自己玩自己的,完全把琪琪當空氣。

琪琪無聊也學著小孩的動作把樂高裝了起來,一個個小小的零件還挺配套的。

正好她拿著的是小孩剛想要的那一塊,這零零散散的也看不出來拼的是個什麼玩意。

君君看著他一言不發,想用眼神告訴她,你拿了我的那一塊。

琪琪不為所動,還以為小孩是覺得她還可以呢。

良久這對不知道雙方的母子兩個對視著,誰也不開口。

還是君君等著著急。

「那個我需要。」阿姨也不叫了,一個稱呼也沒有,要是知道自己媽媽的靈魂在這個女人身體里,不知道小孩作何感想。

琪琪忙不迭的給了過去。

「我不知道你需要。」

君君沒有搭話,看著組裝好的零件心裡也是高興的。自己的父親工作忙,哪裡有時間陪他玩這個。

不等琪琪反應過來,小孩把自己身邊的零件全部推到了琪琪面前。

「阿姨,幫忙一起,這個樂高我好久都沒有拼好,你知道他是什麼嗎?」

琪琪心裡詫異,這小孩要麼不開口一開口就說這麼多啊!

「不知道,是什麼。」

「您看動畫電影嗎?」

「看的,怎麼了。」

「認識無臉男嗎?」

「認識啊!」

「組裝好就是了。」

「是嗎?那我和你一起幫忙把。」

「好!」

臭小子還是有禮貌會說話的嘛。琪琪不禁在心裡莞爾。

兩個人配合的還挺默契的,要不是琪琪包里的電話響了,估計這倆人得拼完了才知道他們完全忘記還有其他人的存在了。

唐庸把手機遞給琪琪,兩個人互相笑了笑,方亮看著眼裡,疼在心裡,這輩子她是不是不會再對自己笑了,曾經她是多麼愛他,對她一見鍾情,私定終身的。

現在她的笑臉只對唐庸一人綻放嗎?

他們在什麼時候開始就註定是分道揚鑣的?

琪琪的媽媽打電話來叫琪琪帶上唐庸和他的父母去家裡吃飯,他們準備好了。

琪琪只是答應。

「唐庸,我爸媽叫我們一家去吃飯。」

「這還沒到上門時間呢?不是三天後回門嗎?」

「你是不是傻,吃飯還要看時間啊!」

方亮看著默默地把臉轉到一邊去,小孩正好注視著其父的動作。

心裡犯疑問。

「方亮,要不帶孩子一起去吃吧,正好可以培養培養。」

方亮懂他的意思,只是推脫說不去。

小孩站了起來。

「爸,我餓了。」

這孩子好雞賊啊,哈哈。這是知父莫若子嘛。

方亮看了一眼自己的兒子,不明所以。

「君君都餓了,你看,走吧一起去。」唐庸說著。

琪琪站在一旁只是微笑。

方亮看了看兒子又看了看唐庸只好同意。

說完,都各自上了各自的車。

驅車前往目的地,剛才還打電話給了自己的爸媽,結果爸媽比他們還早到。

大人們看著方亮也來了,都還以為兩個人又要發生什麼事情。心裡都咯噔一下。

唐庸是個聰明人,自然看得出來父母的一絲細微變化。

「爸媽,我把方亮也帶來了,我們一起吃個飯。」

雙方父母異口同聲好。

這虛驚一場的事情就算過去了。

對於這個家琪琪還是很陌生的,自己卻不知道是為什麼,又不好告訴誰。只有爛在心裡。

都是熟悉的人,自然不必拘謹。

小孩禮貌的叫了雙方父母爺爺奶奶。方亮對此很是滿意,兒子是不常開口的,這次還沒有打招呼就自己開口真是難得。

飯桌上的氣氛也是相當的好。

吃過飯,琪母把琪琪叫到一旁,問長問短都是關於這個方亮的事情。

琪琪都耐心的作答。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