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渺渺不是自願的!」夏時錦班級跟辦公室就隔著一道走廊,而他又是坐在走廊最靠近辦公室門的位置,辦公室里的爭吵聲他聽的一清二楚。

「渺渺不是自願的!」夏時錦班級跟辦公室就隔著一道走廊,而他又是坐在走廊最靠近辦公室門的位置,辦公室里的爭吵聲他聽的一清二楚。

看見班主任還這麼理直氣壯,夏時錦都不顧著還在上課,站起來就往辦公室里沖。

只是他這一個舉動……無論是教室還在講課聽課的老師學生,以及辦公室里的一眾班主任,都愣了。

沉默幾秒鐘以後,班級里爆發出一陣熱烈的討論聲,多是女生嘰嘰喳喳:

「哼,不用說,肯定是許渺渺回家裝模作樣又哭了。」 「就是,除了哭還會什麼。還整天覺得自己受了多大委屈似的,也不看看她自己的樣子,不檢點。」

「嘖,我要是有這本事哄的人一愣一愣的,你說我會不會也這麼好命能住到夏時錦的家裡啊?」

「得了吧,你還得跟她一樣父母雙亡才行呢。」

「哎,說人家父母不太好吧……」

「這有什麼,難道不是因為她父母死了才住進夏時錦家裡的嗎。整天就只會裝可憐,哭哭哭,男人最喜歡那一套了,白蓮花!瞅瞅,現在可不就是夏時錦他爸爸和夏時錦兩個男人為她出頭?」

……

啪!!

講台上的任課老師一拍桌子,「安靜!」

全班人嚇了一跳,瞬間變得鴉雀無聲。

夏時錦肯定是不回來了,他皺了皺眉頭,只能假裝看不見,等下了后再算賬,嚴厲道:「我們繼續上課!」

辦公室這邊,看到夏時錦沖了過來,班主任第一個反應就是嚴厲批評。

「夏時錦!你不好好上課闖入辦公室做什麼!你這相當於是逃課你知道嗎?!」

「我知道。」夏時錦臉色也很不好,「就算老師記我逃課我也要說,渺渺她不是自願寫檢討的。」

這話就好笑了。

班主任眼裡閃過輕鬆,「不是自願的,那是為什麼?還是我拿刀架在她脖子上逼她寫的嗎?」

「對,就是老師您逼她寫的!」夏時錦身體站的直直的,因為發育問題,他現在已經約近一米八,比老師還要高半個頭。當他身體筆直,氣勢逼人的時候竟有幾分夏爸爸的強勢。

班主任頭皮發麻,感覺到三重壓力,可無論是面子上還是後果問題,這讓他感覺到,如果此刻不佔上風,就將是他職業生涯的巨大錯誤。

可是很顯然,這個已經形成的錯誤,不是他想糊弄,想狡辯就能翻頁的。

「渺渺跟我說,如果她不寫檢討,您就要叫家長。」夏時錦深呼吸一口氣,感覺到自己終於能為渺渺正名,他心中如同開了閘的洪水,一發不可收拾:

「您作為班主任,也清楚渺渺的情況,她是住在我家裡的。我的父母是渺渺的暫時監護人。」夏時錦一字一句地解釋其中原委,「渺渺心地善良,是我爸爸媽媽從小看著她長大的,怎麼會不知道渺渺知恩圖報。可是她現在沒有能力報答,自己一直覺得麻煩了我父母。是因為她不想再給我父母添麻煩,不想給我父母丟人。所以在您說『見家長』的時候,她才答應要寫檢討書的。」

夏時錦、夏爸爸和夏媽媽目光如炬,盯著班主任不放。

班主任的臉頓時如同火燒的一般。

他……沒有想到許渺渺寫檢討書,竟然只是因為他說了見家長這三個字。

「那,關於同學之間的那些流言,也不可能是空穴來風吧!按我看來,許渺渺同學的品德還是有待考證。」

「有待考證個屁!」夏爸爸忍不住爆粗口,太陽穴附近的青筋暴起,顯示著他現在正壓抑著的怒火。 「我家渺渺好端端的被人誣陷,外面流言蜚語漫天,對我家渺渺心理上造成了多大的傷害,你作為一個老師,作為一個班主任。竟然不分青紅皂白就給我家渺渺定罪,你這才是誹謗,知道嗎?!」

夏爸爸氣的一拳頭砸在辦公桌上,嘭地一聲巨大響聲,這下不僅僅是夏時錦他們那個班級能聽到,就連附近有幾個班級都清楚的聽到了一聲,什麼東西被砸到的聲音。

出事了!

老師們在班級里安撫著學生,讓同學們自習,隨後他們連忙朝著聲源過來。

看到夏爸爸如同一隻暴怒的獅子,而夏時錦的班主任張老師被嚇得倒退兩步,坐在辦公椅上,帶著后怕的表情,「夏先生,你這是做什麼?你是在威脅人民教師嗎?!」

「我呸!人民教師!」夏爸爸氣樂了,「你他媽知道同學之間的流言蜚語是怎麼傳起來的嗎?!不過是因為我家渺渺叫我家阿錦「阿錦哥哥」!」

「倆孩子玩得好有錯嗎?我為人父親,我都這麼叫我兒子,我家渺渺這麼叫難道有問題?!」

「夏先生,你……」

張老師還想開口說什麼話,辦公室的老師已經站起來做出勸架姿態,「夏先生請冷靜,這件事的確是張老師的錯,對許渺渺同學造成了傷害,他一定盡其所能的補償……畢竟這裡是學校,夏先生還請冷靜……」

「是啊夏先生,我們已經去叫教導主任了,他一定會秉公處理這件事情的,請您務必克制自己,不要做出暴力行為造成嚴重的後果……」

嚴重後果?

夏爸爸冷笑一聲,「造成嚴重後果的不是我,是這位張老師!」

「怎麼,還要我甩出我家渺渺的病歷讓你們看看她心理陰影面積多大嗎?」

「我們家疼著寵著的渺渺,也是我們讓她轉來阿錦的班級里,方便阿錦生活和學習上照顧她。班裡的同學不清楚,你作為班主任也不清楚嗎?難道這些事情我在高一開學的時候沒有跟學校里談過,沒有跟你說過嗎?」

「別人不清楚,你也不知道我家渺渺心靈受過創傷還未痊癒嗎?!」

「加入班級是為了讓她融入一個整體,讓她從同學的相處之中獲得快樂,減輕自己內心的痛苦,減輕失去雙親的痛苦。可你們班級呢?都是怎麼對待我家渺渺的?!」

「搞什麼歧視、孤立、背後議論,真以為這些事情我們不知道嗎?!作為班主任,你是最清楚這個班級的人,我們這些個做家長的沒有天天呆在學校,都能知道學校里的情況,更何況是你?你敢說這些事你都沒有一點責任嗎?」

「我……」張老師汗如雨下,背後都濕了一片。

夏時錦的眼眶通紅,想到渺渺在學校里受的各種委屈,他補充道:「同學們的議論聲從來沒少過,教室里可都是有聲監控,作為班主任,只需要坐在辦公室里就能查看到教室的情況,我不相信您不知道!」

「還是說,讓我們現場查一下監控?」夏媽媽也忍不住了,咬牙切齒的。 「教導主任來了。」門口有老師說了一句,張老師的小心臟終於鬆了一口氣。

他生怕剛剛夏爸爸那拳砸下來不是對著桌子,而是對著他的臉。

「教導主任。」諸位老師彷彿找到了主心骨一般,看到夏家三口和班主任張老師的對峙,教導主任也是一臉冷汗。

「夏先生,事情的始末我已經聽說了,這件事由張老師負全責,您只管說該怎麼解決這個問題吧。」

教導主任的態度還算好的,夏爸爸的火氣才降下來一點兒,只是絲毫沒有退一步的打算。

「第一,張老師在我家渺渺疑似早戀這件事上的處理不當,讓我家渺渺蒙受不白之冤長達半年,嚴重影響我家渺渺的人品聲譽,造成極度嚴重的自閉症。我要求張老師當著全校向我家渺渺道歉,並且賠償名譽費和精神損失費10萬元。」

夏爸爸擲地有聲,「當然,如果張老師不想交錢的話,我們也可以起訴讓法院進行判決。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我想張老師還是坐得起的。」

張老師冷汗直流,若是被起訴判刑,那他的職業生涯基本到此為止,沒有誰再願意錄用他。

「我願意,我願意賠償私了。道歉也可以,我沒意見!」他連連點頭。

「第二,我要給許渺渺和夏時錦兩個孩子轉班。很顯然,現在這個班級已經不適合我家兩個孩子的學習和身心健康了。我想這點也是沒問題的吧?」

「當然。」這句話是教導主任說的,已經造成這樣惡劣的影響,原班級的作風看起來很有問題,夏時錦作為高考狀元的苗子之一,怎麼能夠在這樣學風不正的班級里繼續學習呢。就算是夏先生不說,他也已經有了給兩位同學換班的意思了。

瞥了一眼張老師,教導主任神情冷漠。

教書育人、教書育人!

可不僅僅只是將課本上的知識教給學生就完了,更重要的是要培育他們的品德!而真正沒有忘記這些的老師,又有多少?

「第三,在新班級,我希望作為班主任,要提前說明我家渺渺的情況,避免引起不必要的誤會。」說著,夏爸爸掃了一眼辦公室里所有的老師,帶有公司里看著員工的嚴肅眼神,把所有老師看的心裡一驚。

「最好是……學風良好的班級,如果在貴校找不到的話,我會考慮給兩個孩子轉學。」

「這個是自然,不會再讓許渺渺同學受到委屈的。」教導主任也有點招架不住夏爸爸的眼神。

畢竟在這件事上,的確是學校的理虧。

「第四,至於原班級的學生,我不知道有哪些人在背後議論我家渺渺或阿錦,我也不會一個個揪出來。但是我希望,原班級那些害群之馬不要再來打擾我的兩個孩子,如有下次,可不會是學校處罰這麼簡單了,我公司的律師隨時待命著!」

教導主任對於夏爸爸半帶威脅的條件一一答應下來。畢竟對方的要求並不過分,從高一開始到高二下學期,他們難以想象在這一年半近兩年的時間裡,許渺渺受了多少委屈和傷害。 蘇眉雖然不知道夏叔叔夏阿姨在學校里怎麼幫她解決的,回來以後只對她說了一句,「你和阿錦一起轉班。」

蘇眉就知道這事情已經塵埃落定了。

因為張老師要道歉的緣故,下周一的時候,蘇眉一定要去學校。

升旗儀式后的校長講話,首先就著重批評了高二年級243班的班主任,張任生:

因為輕信流言,沒有查明事實真相就給同學許渺渺定義早戀,並且要求其寫檢討書貼在班級牆,致使誤會長達半年之久,對許渺渺同學造成身心的巨大傷害,詆毀許渺渺同學的人格。

對此,學校處罰張任生停職三個月,終身不得在本校擔任班主任,並向許渺渺本人道歉致辭一千字及以上,向同學立正許渺渺本人清白,以及賠償許渺渺本人的名譽費和精神損失費……

張任生聽完,面如死灰。

就這事情這麼一鬧,他要是繼續做老師,就只能做任課老師而不是班主任,班主任雖然比任課老師多了許多責任,但是工資待遇也高。任課老師基本就處於臨時工一職,若是乾的不好隨時都有被辭退的。

緊接著,是作為當事人的許渺渺登上升國旗的小方台。因為她的特殊原因,還是作為她最親近的朋友夏時錦帶他上去的。

蘇眉低著頭,因為全校師生都注視著自己,讓她感覺到如刺如芒,渾身都在顫抖。

窒息感一波接著一波。

她甚至能夠感受到自己腳趾蹭著鞋子里,鞋墊的紋路,以及緊張出汗的腳趾頭縫。

張任生心裡是幾千幾萬個不願意。

儘管那天在辦公室里答應得好好的,可是真正讓他一個任職十年的老教師,去給一個平日里「印象不好」的學生道歉,他真的是拉不下來這麼個臉。

還是在全校師生面前!

心裡咒罵著,表面恭敬的,向蘇眉鞠了一躬。「許渺渺同學,對不起。」

而這,僅僅只是一個開始……

鞠完躬,他還要拿出自己用周末硬著頭皮寫出來的「一千字道歉書」,跟昔日許渺渺的一千字檢討異曲同工。在全校師生面前,大聲朗讀。

張任生面紅耳赤,捧著認錯書的手都在顫抖。

讀到最後,他已經不知今夕何夕了。

終於等他結束了自己的道歉書,還得向蘇眉問一句:「許渺渺同學,可以原諒老師嗎?」

他氣喘吁吁,因為急切而神情激動,在蘇眉看來,就宛如記憶里她去請求幫助時,對方也是這樣激動不耐煩的表情。

她眼睛睜大,瞳孔一縮,身子抖的更厲害了,滿臉驚恐的扯著夏時錦的袖子,咬著自己的唇瓣才不讓自己驚叫出聲。

「我……」她的聲音很小,就算是給她配上了話筒,特意讓全校的人都聽到。可還是很小。

所有人都能聽到她聲音里細微的顫抖和惶恐,及其不適應這等場面。

「……願……意……」

表面上看著是皆大歡喜的結局,可實際上,早就看許渺渺不順眼的那五個同學,更是看不慣許渺渺現在這幅「做作矯情」的姿態。 「嘖,又開始她那噁心的表演了。不過說起來她還真是會裝,夏時錦的父母都被騙的團團轉,連校長都給她出風頭。」

「可是我聽到那天辦公室里,夏時錦的爸爸說張老師算是構成誹謗了啊,如果不道歉,張老師就要坐牢。」

「是啊,要不怎麼說她段數高呢。還說什麼高一來這裡就有病,既然有病為什麼還要上學,在學校里受委屈了就說我們欺負她?我們不過是議論了幾句,她自己想太多了而已。整天『阿錦哥哥』『阿錦哥哥』的叫,就仗著她跟夏時錦熟嗎?還不是炫耀夏時錦對他的不同。」

「她真這麼婊啊……」

「你是不知道,當初她裝可憐可歡了,班上的男同學都可憐她,這些難道不是溫暖嗎?怎麼病情不見好反而加重了呢?天天這麼喜歡扒著男人,跟在別人屁股後面,好像離開男人就得死似的。我早看不慣她了……」

……

人群里,那幾個女孩子還在和同學議論,藏著自己內心的醜惡,姣好的臉蛋兒上都是對台上蘇眉的不屑。

只是沒等她們接著議論,學校領導又接著發布最新消息。

「高二年級243班搞獨立、對同學有嚴重歧視及誹謗行為,屬於班風嚴重不良。為避免以後再次發生類似事件,經學校領導商議后一致決定,嚴整校風!一旦發現故意搞小團體針對某一學生,企圖分解班級破壞同學凝聚力的,一律記大過處分一次,留校察看。屢教不改者,勒令退學。」

那五個人頓時就懵了。

這一條規定一出,基本許渺渺在這個學校里算是出了名了。尤其是曾經針對她搞校園冷暴力校園熱暴力的那五個人就岌岌可危。

肯定很多老師的目光都放在她們身上。

她們的一言一行,決定她們是勒令退學還是繼續學習。

剛才還聽的津津有味的243班,班級大多數不喜歡八卦的男生,直接把目光轉向班級鬧騰的最歡的女同學,眼神意味不明,把她們盯得心裡慌慌的。

而這一次國旗下的講話,又以孤立同學為話題做了長發二十分鐘的講話。

一個整套下來,幾乎浪費了一節課時間。

可這重要嗎?

不重要!

比起學生的成績,學生的品德才是一個學校立足的資本。如果校風都成問題,來到學校里人心惶惶,不是欺負別人就是被別人欺負,誰還會有心思學習呢?

有才有德,那是對社會有重大幫助。無才有德,雖然沒能回報社會,但至少也沒有為禍四方。無才無德,大約做點偷雞摸狗,再惡些就是殺人放火,已經是屬於危害社會的行列了,這是社會上的蛀蟲。有才無德,一害害一家、再往大點就是危害公司、危害社會安定甚至是危害國家,這是社會的毒瘤!

可見,以後成為好人或是壞人,全憑一個品德。這是涉及到社會的未來,學校怎麼能不重視!

不管私底下是如何,以後的管教會有多嚴格,至少,學校的態度是十分明確的。 夏家父母給兩個孩子轉到了教導主任推薦的宋柳瑩老師班下,宋柳瑩雖然來學校里只有短短四年,但是她教的班級一直都是以優良作風被評為最受歡迎老師的。

張任生、宋柳瑩。

兩人教出來的學生班風完全不一。

宋柳瑩是個喜歡笑的女老師,笑起來兩眼彎彎,梨渦乍現,她的笑容具有親和力,加上平時為人善良,所以才會受到同學們的愛戴。

相比高二年級243班被點名批評,高二年級的246班卻被表揚。班上的同學很高興,聽說校園明星夏時錦和許渺渺同學要轉到他們班上了,同學們表現出來的,除了熱情就是好奇。

有人提問,「姐姐,許渺渺見到陌生人會緊張嗎?」

「姐姐,許渺渺有嚴重自閉症是真的嗎?」

「姐姐……」

宋柳瑩和班上的同學相處的十分融洽,平日里不上課時,同學們都會親切的叫她「姐姐」。她就像個大姐姐一樣關心照顧他們。

「吶,你們問題太多了,我只能說我知道的情況啊。」宋柳瑩坐在一個同學的座位上,把自己拿到的資料翻出來,「許渺渺同學呢,她在初中畢業時,與父母旅遊發生交通意外,父母為了保護她,自己卻當場去世。那個時候起,許渺渺就換上抑鬱症了。」

「夏時錦同學跟許渺渺家是鄰居,兩家的感情好,許渺渺同學成了孤兒,夏時錦的父母向法院申請做她的暫時監護人,所以許渺渺才會住在夏時錦家裡的哦。因為243班……嗯,前段時間校園暴力,他們才發現許渺渺已經嚴重自閉症了,所以這是真的了。」

「啊……許渺渺這麼可憐,抑鬱症我見過的,我有個親戚的女兒患上了抑鬱,真的會自殺的,要不是發現及時……」同學的眼裡眨巴眨巴,像是天上的小星星。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