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準備好了?」

「準備好了?」

石皇的嘴角綻起一個弧度。

李然微微笑道:「隨時都可以開始,就讓我看一看昔日大名鼎鼎的石皇到底什麼水平吧。」

李然顯得非常自負,一抖衣袍,他很快出現在武鬥場,幾乎瞬間他的氣場變強,竟然試圖強壓石皇一頭。

石皇的臉色顯得很是平靜,他靜靜的看著李然道:「你的實力要比想象中強出很多,足夠做我的對手了。」

李然淡然道:「是嗎?可惜我覺得你的修為還是太弱了一些,你這樣的人會選擇成為同級別的血脈者的追隨者也可以理解了。」

石皇嘴角一扯,他如何聽不出李然話中的羞辱之氣,不過他壓根沒有放心上,而是道:「有事情不要只看錶明,更不要僅憑過去的東西就做出判斷,如果真是這樣吃虧就在眼前。」

李然冷笑道:「你想說什麼?後悔,我這人不管做什麼,都不會感到後悔,咱們的決鬥還是儘快開始吧,我還等著搞定你後去挑戰葉皇儲了。」

石皇的眼睛微微一眯,他能夠聽出來,這個李然壓根就沒將他放心上,覺得收拾他是非常輕鬆的事情。

激將?

石皇心中冷笑,能夠走到如今這一步,他尤其是幾句話就能蠱惑的。

這是皇儲之戰,也只有皇儲才有資格干預,不過在場九成九都不具備這種能力,所以註定這是一場龍爭虎鬥。

石皇顯得非常平靜,他不需要證明什麼,從他決定繼續成為葉凡的追隨者那一刻開始,這什麼名聲已經變得不重要。

石皇的手中直接出現一柄長槍,只見他一抖手腕,閃電間一戟直刺而出,那一刻彼此點的時空彷彿不存在了,戟尖已閃電間跟李然近在咫尺了。石皇的戟非常可怕,他沒有一戟爆出多強的攻擊,看上去就是最簡單的長戟刺殺,術要擋住這樣一戟非常簡單,甚至不用去思考什麼的。

真是如此?

這根本不可能,石皇一戟非常可怕,閃電間一戟刺出,那一瞬間招式的變化全都擊中在這一刺中,目光鎖定刺來長戟的李然會發現自己的心神都被吸攝住,居然難以抽離,彷彿隨著長戟刺來,整個心神都要陷進去一樣。

「碰!」

李然的劍擋住了石皇刺來的長戟,瞬間雙方大戰在一起,一時間難分難解,居然拼了一個旗鼓相當。

大戰非常激烈,李然跟神皇實力相差不多,兩人血脈強度同樣差不多,這樣的事實讓無數人都非常驚訝。要知道李然可是成為皇儲有三四年了,而石皇才剛剛成為皇儲,如今他們差不多,這表明他們其實成為皇儲的時間應當差不多。

這樣的事實讓李然異常的震驚,他沒想到一直不被放在眼裡的石皇居然如此強大,一個追隨者都這樣強大了,作為正主的葉凡豈不是更加強大?

這樣的想法讓李然惱羞成怒了,他感覺自己或許就像那跳樑小丑,一番折騰居然只是一個笑話。

不可能!

李然還是不願相信,他寧願相信這是一個陰謀,是這個石皇想要藉此機會羞辱自己。

「為什麼?」

李然死死盯著石皇,眼中的光芒充滿憤怒,似乎想要擇人而噬一樣。

兩人在大戰,不過石皇顯得實力更強,牢牢將李然壓制住,這樣的結果讓李然又驚又怒,如果他就連石皇都打不過,就表明根本沒有任何資格挑戰葉凡,先前他的高調就是一個笑話。這是憤怒很多時候是無法解決問題,想必他的瘋狂,石皇就非常冷靜了,不管他如何變化,他手中的長戟總能收的密不透風,讓李然毫無一絲辦法。這樣的事實讓李然憤怒到極點,可以說現在的他已經惱羞成怒了。

石皇冷笑道:「你就是一個跳樑小丑而已,難道到現在還不明白監察院為何不讓你成為第一皇儲?」

李然臉上難看道:「我哪點不如那傢伙?」

石皇不屑道:「你任何一點都不如他,這不知道你哪裡來的自信心。」

「不可能!」

李然怒目而視,他直視很高,一直以來都將自己當做是已經超越葉凡的人,如今聽石皇的意思非常明顯了,這一切都只是他的自我感覺良好在作怪,其實他跟葉凡根本不是一個檔次的人。

「真是不知所謂,你難道到現在還沒有發現嘛,他從未將你放在眼裡,要不然也不會對你的挑釁不聞不問。」

石皇的話充滿嘲諷的意味,這讓李然憤怒到極點。

「去死吧!」

一瞬間李然的體內釋放出可怕的氣息,這不再是半步神皇的力量,而是真正屬於神皇的力量。

「嘿嘿……」

李然的臉上儘是陰冷的笑,他一臉嘲諷的看著石皇道:「你成功激怒了我,嘿嘿!現在明白我為何一直如此自負嘛,我不僅擁有皇儲的血統,同時還擁有神皇的實力,這樣的實力尤其是一個簡單的皇儲能夠相比。」

屬於神皇的力量從李然的身體中釋放而出,那一刻他的氣息在急速膨脹,僅僅數個呼吸的時間就超越了石皇。

「轟!」

這一刻無數的人看到爆發的李然都非常震驚。

「天!居然是神皇!?」

「難怪李皇儲如此自負,原來他已經是神皇了啊。」

「不得了啊,神皇家皇儲,這可是雙皇,李皇儲這已經是名副其實的神皇境界的第一人啊。」

所有看到李然爆發的人都非常吃驚,很多人都激動了,李然的爆發,讓他們彷彿看到了希望,第一皇儲啊,這可是名副其實的第一皇儲,就算是那個葉皇儲也比不上啊。

所有李然的追隨者們都激動了,他們彷彿看到了自己的輝煌未來,他們恨不得仰天長嘯,用來宣誓自己此刻的激動心情。

然而,面對李然這突然的爆發,石皇卻顯得非常的平靜,他彷彿沒有看到對方擁有了神皇的實力一樣,這是這樣靜靜地看著,似乎就在看一個不知所謂的跳樑小丑。

「轟!」

忽然間,石皇的修為跟著暴漲,竟然也達到了皇儲的程度,這一刻原本激動的人都驚呆了,他們不可思議的看著又一個雙皇,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雙皇很了不得嗎?」

石皇嘆道:「這個時代不屬於你我,就算成就雙皇也沒用,我們還是只能成為他人的墊腳石。」

「不可能!?」

李然難以置信,擁有雙皇境界就是他最強的依仗,如今讓他沒想到的就是石皇同樣擁有雙皇的修為,這樣強大的對手絕對是自己生平最大的競爭對手才對。可是石皇完全沒有任何要跟他爭鋒的意思,似乎這種爭鋒只不過是非常可笑的事情一樣。

怎麼會這樣?

李然不是傻子,雖然極度自負,但是當殘酷的現實擺在眼前時,他非常清楚自己的自負只不過是一種可笑,這讓他難以接受。

「沒什麼不可能的,在他消失前,他已經是帝儲了,所謂雙皇本就是一個笑話。」

「帝儲!?」

李然瞪大眼睛,忽然間他恍然了,難怪石皇這樣的天之驕子居然甘願臣服,原來那傢伙很早以前就是帝儲,一個小小的皇儲居然妄圖挑戰帝儲,哪怕就是雙皇那也是非常可笑的。在皇儲跟帝儲間擁有不可逾越的橫溝,這一點是不會因為成為雙皇就會縮短這種距離。

這場決鬥沒有任何意義了!

李然的臉色非常慘敗,就算他答應了石皇也沒有任何意義,因為在上頭還有一個帝儲,這是完全凌駕於雙皇之上的無上境界,帝主之位已經跟他說拜拜了,除非他能立馬成為帝儲,不然一切都已成定局。

「這場戰鬥還要繼續下去嗎?」

石皇顯得很是平靜,李然固然強大,但是對他來說現在就算打贏了也沒用,因為這傢伙已經心神失守,狀態肯定跌落下來。

李然臉色很是難看,他還是不願意接受事實,目光看向左右主看台上的葉凡,他忽然吼道:「姓葉的,你到底是皇儲,還是帝儲?」

李然的怒吼聲在整個武鬥場回蕩,他這樣一吼讓原先還非常驚動的追隨者都是一愣。

帝儲?

這一刻無數的人看向葉凡,似乎都被著驚人的消息驚呆了。

葉凡沒有說話,這時候開口的乃是月軾,他沉聲道:「現在我公布一件事情,葉皇儲其實在失蹤前就已經是帝儲了,如今他回歸,監察院將直授予帝儲的稱號,如果誰要想挑戰帝儲,必須先一步達到帝儲才行。」

月軾冷冷的看著李然,他對這小子沒有一點好感,這些年來一直非常高調,總是處處跟他作對,要不是擁有皇儲的血統,憑藉他在監察院的權勢,他早就將這傢伙弄得欲仙欲死了。

李然的臉色很是難看,試試被證明,讓他極度失落,原本自以為凌駕於所有人之上,沒想到一切都是一個笑話。

葉凡冷冷的看著李然,從始至終都沒有說話,現在的他根本不用說什麼,帝儲的血統讓他凌駕於一切之上。阿甘[記住我們:烽火ap站:ap.] 你必須進入獸神殿,進入獸神泉中進行洗禮,只有身上銘刻有獸神徽章,你才算是完成試煉。」

「進入獸神世界?」

葉凡忽然間明白鳳女當初為何提出那樣的條件了,原來這是一場屬於他的試煉。

「獸神世界兇險萬分,就算是頂級神皇都有可能隕落,所以你要有心理準備,如果不是底蘊足夠,最好不要激活繼承試煉。」

月軾面色很是凝重,他知道葉凡有能力激活試煉,同樣也有這個實力,但是他哈市覺得葉凡應當擁有耕讀偶讀積累才行。

「大人不用擔心,如果是我參加試煉的話,只要不是什麼神尊出手,基本上不會有問題。」

葉凡對於自己的實力還是充分自信的,只要不是神尊,他可以不用害怕那些半步神尊。

「神尊自然不會出面,最強也只不過是半步神尊,而進入獸神世界最大的威脅不僅只是其他神國,還有獸神世界本身,這裡或許會有神尊級別的神獸,如果運氣非常糟糕的話,後果難以想象。」

月軾對於試煉顯然非常清楚,在監察院提議讓葉凡成為帝儲的時候,他們其實就在考慮一旦激活試煉會怎樣。這是遲早都要面對的問題,監察院三大巨頭非常清楚,以葉凡的恐怖修鍊速度,這一天不會多遠,所以他們需要未雨綢繆才行。

監察院有自己的打算,而葉凡同樣有自己的打算,成為帝儲沒問題,但是要繼承帝主之位,他認為需要等自己真正成為劍道神皇比較好。葉凡很清楚,自己成為劍道神皇對自身實力的提升有多大。

皇儲之戰絕對是神國很多年沒有發生過的事情了,自從帝主繼位,就再也沒有任何的紛爭,因為所有人都清楚,他們不可能是帝主的對手,自然也不會興起挑戰帝主的念頭。如今帝主說要讓位,立時讓新生代們興奮起來,他們卯足勁的沖向更高級別的血統,為的還不是能夠獲得衝擊帝主的資格。

這一步很簡單,可如果神國沒有帝儲的話,皇儲就是直接競爭者,或許不可能馬上登上帝主之位,但是一定會獲得難以想象的資源支持,這一點才是大家所看重的。

李然野心勃勃,他將自己當做是未來帝儲,所以他不允許有任何的競爭對手出現。不過非常的可惜,競爭對手還是出現了,而且還是那位第一皇儲,這可不是無數人口頭上的第一,而是受到監察院的官方認可。

很多時候民間呼聲在高也沒用,真正能夠起到關鍵作用的還是獲得監察院的官方認可。李然發費數年的功夫,只可惜最終還是在監察院這裡觸壁,不敢外界如何稱呼他就是皇儲第一人,對於監察院來說第一人始終都是葉凡,他們態度非常堅決,似乎一點商量的餘地都沒有。

李然自然想要運作一下,不過這一點上監察院態度非常強硬,第一皇儲的位置已經有人,不是他想換就換的。

李然從不認為自己比不上葉凡,甚至說自己已經超越了對方,他是這樣認為的,可惜外人一直都不承認。這樣的事實讓李然非常惱火,如今葉凡回歸,李然還是非常高興的,所以他當即高調的要挑戰葉凡。以前找不到對手,如今有了對手,沒什麼比當面擊敗更加具備說服力的。不過非常可惜,挑戰的確開始,只是這次李然挑戰的不是葉凡,而是其追隨者,一個同樣具備皇儲實力的人。

可以說石皇的出現對於李然來說是震驚的,因為這可是皇儲,根據玄月族約定俗成的法規,一旦成為皇儲,是可以接觸彼此間的追隨關係的。神皇成為皇儲,理應風光無限才對,可這傢伙偏偏死腦筋的繼續成為葉凡的追隨者,他實在想不明白這傢伙的腦中到底在想些什麼。

當然了,雖然震驚於石皇的皇儲血統,但是李然可不覺得自己不是對手,他對於自己擁有著超乎想象的自信,哪怕這個石皇曾威名赫赫,但是他認為自從這傢伙成為葉凡的追隨者后,已經沒有資格成為自己對手了。

只不過非常的可惜,李然認為石皇沒資格做自己的對手,這些都是他自己個人的認為,不可能讓這次的決鬥在沒有開始的前提下判他獲勝。不過也沒有什麼大不了的了,李然認為自己戰勝石皇只是早晚的問題。

葉凡來了,這次大比的地點就在皇家學院,他入場自然輕鬆。這次葉凡不是獨自來的,跟著一道的可有十多人,清一色的美女,而且全都是神皇,其中帝儲級別的有八個,剩餘的全都是皇儲。

這樣的陣容要是曝光那就厲害了,如今一個皇儲就上躥下跳的厲害,而他手中最弱的都是皇儲,豈不是要上天。

葉凡沒有跟月軾一道,徑直走到看台,他的到來還是非常吸引人的,差不多整個武鬥場的人將目光投來。雖說葉凡是最早成為皇儲的,但是真正見過他的少之又少,可不像李然那樣一呼百應。

「這就是葉皇儲嘛,很帥啊。」

「真是帥啊,李皇儲一比差太多了!」

「就是啊,早知如此我就支持葉皇儲了,決定了,從現在開始我要做葉皇儲的忠實支持者!」

「媽的!你們都是一群花痴女,這是選最強皇儲,又不是看誰長得帥!」

「要你管,葉皇儲就是最帥,沒有之一!」

不少男女發生了爭執,這其中很多都是支持李然的,不過看到葉凡居然如此帥氣頓時很多倒戈。這樣的畫面是很多李然得支持者難以接受的,這雙方還沒有開戰了,下邊的支持者居然出現內訌。

「如果比帥肯定是葉皇儲,如果比血統這個很難說,不過如果比武力值,我認為還是葉皇儲更加厲害,你們還掙個屁啊,那姓李的或許血統強,但如果只是比拼武力值的話,他根本不夠跟做葉導師的對手。」 想要幹什麼,最後都要俯首稱臣。

帝後殿的女人想要將葉凡至於監控下有些想當然了,她們之中沒有神皇,所以碰上蘇姚這些神皇,就算想要干預都做不到。蘇姚可不是什麼能夠隨意被欺負的女人,她可是非常霸道的,真正的溫柔也只有葉凡能夠獨享,帝後殿的女人想要將她跟葉凡隔離,這可是觸碰到了她逆鱗,第一天晚上就將帝後殿的女人全都扔飛。

有了蘇姚的榜樣,其餘女人也有樣學樣,但凡神皇級別的全都將試圖隔離她們的帝後殿女人扔給,僅僅一天的時間,就再也沒有誰敢將葉凡隔離了。

「這些老傢伙真是夠可以的,這就像要獨佔葉郎,簡直就是不知所謂。」

帝宓一臉的冷笑,蘇姚她們的舉動當然不是她受益,不過效果非常不錯,她當然要大加讚賞。

葉凡挑眉道:「這麼說來她們肯定還會有動作,那我是強勢一點,還是先忍忍?」

「當然是強勢了,如果你不夠強勢,她們絕對會蹬鼻子上臉,讓你很難受的。」

帝宓一臉的冷笑。

葉凡聞言差不多明白了,既然這些女人欠收拾,那自然就要收拾她們了,只要能夠讓她們老實一點,強勢跟霸道一點沒任何問題。

帝后湖雖說是湖,但是這地方可是非常大的,乘坐船隻需要數天的時間才能抵達帝后島。大船剛剛靠岸,一隊女騎出線,人數在三百左右,清一色的美女,她們的實力大概在半步神皇的程度。

為首的乃是四個女人,她們的氣息非常強,應當都是神皇,只不過最強的也只有中級神皇,這點實力對於葉凡來說自然誰遠不夠看的。

「殿下!」

四個美女聯袂出現,她們從血脈的龍馬上跳下來,從始至她們的視線都未曾葉凡的身上移開過。

「聽到殿下安全的消息,妾身總算是鬆了口氣。」

說話的乃是一個一襲黑色的美女,她的眼中含著笑,語氣沒有一點見外,彷彿她已跟葉凡朝夕相處很久了。

「殿下當初如果來帝後殿,有我們帝後殿貼身保護,說不定就不會發生這樣的事情了。所以啊,今後殿下安危就交給我們帝後殿就是,不用依靠某些不靠譜的人。」

接話的乃是一個紫衫美婦,她的目光很是凌厲,雖然生得非常的艷麗,但個人的感覺有些霸道了,這一看就是一個強勢的女人,這不,一開口就要葉凡的保護權,這不像是在商量,倒是在告訴他最終的決定一樣。

葉凡笑道:「這次失蹤絕對是一件好事,要不然我也不會有後面的奇遇。至於護衛的事情沒必要更改了,我覺得現在就很不錯。」

紫衫美婦道:「殿下這麼說就不對了,雖然這次讓殿下因禍得福,但我們不能每次都指望這樣的好事降臨,所以殿下身邊還是要有更強的護衛才行,這一點沒什麼好商量的,作為帝後殿的副殿主,我認為更換護衛勢在必行,這一點還望殿下理解。」

紫衫美婦果然不是一般的強勢,就差說這事你別管了,我們知道如何做。

葉凡到沒有生氣,他笑道:「我的女衛自然要最強的,這一點還是很贊同的,不過難道是你們四個充當護衛不成?如果不是,我覺得還是沒必要換。」

「當然不是。」

紫衫美婦有些不滿的接話,不過她還沒有說完,就聽葉凡擺手道:「既然不是那就沒什麼好說的了,我身邊的女衛現在修為最弱都是神皇,你們派一群半步神皇跟著,難道還要我保護她們。」

「最弱都是神皇?」

四個美女一愣,她們的目光同時看向葉凡身後的女人,那一刻她們的臉色變得凝重起來,作為神皇自然能夠看出來,葉凡的護衛中神皇的數量居然有將近百人,這讓她們剛剛還高高在上的語氣很是尷尬。

「殿下這些護衛都是來自帝鳳宮?」

四個美女都非常尷尬。

葉凡淡然道:「來自帝鳳宮的只有十多位,其餘的都是這次奇遇我收服的女衛,有她們貼身保護,我想你們不會擔心還有人能夠威脅到我的安全吧。」

四個美女面面相視,雖然帝鳳宮跟只有十多個神皇,但這可是神皇啊,十多個完全可以跟她們帝後殿叫板了。不過四女真正在乎的還是其餘神皇級別的美女,將近百位,僅僅數量就可以碾壓她們帝後殿了,這讓她們很多話都不好意思說出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