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生,你怎麼可以這樣說,難道我喜歡你,主動一點都不行嗎?無生你這樣,實在是太讓我傷心了!」葉青璇見羅無生說她是假,臉上更加傷心的說道。

「無生,你怎麼可以這樣說,難道我喜歡你,主動一點都不行嗎?無生你這樣,實在是太讓我傷心了!」葉青璇見羅無生說她是假,臉上更加傷心的說道。

「你是自己消失,還是我送你消失!」

羅無生看著身前的葉青璇,雙眼神色堅定,一臉霸氣凌厲的說道。

「無生,既然你不喜歡我,那我離開就好了。還說什麼消失不消失的,是我葉青璇看錯了!」葉青璇聽此,臉上神色傷心中,一臉看錯失望的說道。

「既然你不肯自己消失,那我送你消失好了!」

羅無生見著假的葉青璇,還在廢話,雙眼厲芒一閃,滾滾的青色罡風,向著那葉青璇籠罩而去。

「羅無生,我……」

葉青璇見四周滾滾而來的青色罡風,臉色大變,隨之一臉憤怒,但是話都沒有說完,就被青色罡風給化為了虛無。

同時,滅殺的時候,那之前那傳送的白霧,並沒有湧現將葉青璇給包裹。

雖然白霧沒有出現,但是四周的虛空,一個絲絲漣漪扭曲,現出另一幅場景。

一朵巨大的醜陋花朵,張開巨嘴,想要將它整個人給一口吞了。

而且那巨嘴,已經出現在他的頭頂之上。

對此,羅無生雙眼精芒一閃,一個剎那間,滾滾的青色罡風,出現在他的頭頂之上,將那巨嘴給籠罩了。

同時羅無生的身形,向後一個掠動,出現在丈許之外。

吱!

至於那醜陋巨花,伴隨著一聲刺耳的尖叫聲,被青色罡風給粉碎撕裂。

最後只剩下虛空之中,一個光點,被羅無生給收了起來。

好在及時反應過來,否則自己就出現在了外面。

只是他奇怪的是,這醜陋巨花已經被他給滅了,但虛空之中的奇香氣味,還在不斷的瀰漫擴散。

看來這奇香氣味,不是這醜陋巨花釋放而出的。

想到這,雙眼精芒再次一閃,繼續向著那香味的方向而去。

中招的,肯定不是他一個人。

至於接下來,雖然那奇香氣味越濃,但羅無生全力運轉九天神滅,抵擋這股幻力。

「羅無生!」

隨後再次前進數里的時候,不遠處又響起一道聲音。

聽到這聲音,羅無生頭連忙一轉,看了過去。

只見得視線之中,紅玲香快速的向著他這邊過來。

「紅玲香!」

他已經抵禦幻力了,所以說著紅玲香是真的,緊隨著開口說了一聲。

「羅無生,看來你也發現這香味中的幻力了!」

紅玲香見羅無生沒有什麼事情,又開口道。

「那你知道這香味,是什麼東西散發而出的嗎?」羅無生隨之開口問了一聲。

紅玲香所在蒼南地界的勢力,應該不低,對於天荒神宮的一些事情,應該會知道一些。

「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這香味應該是靈幻曼陀羅釋放而出的!」紅玲香見羅無生問起,思慮了一下,直接開口道。

「靈幻曼陀羅!這秘境之中,還有這種靈藥!」

羅無生一聽,雙眼瞳孔,不覺得一驚。

因為這靈幻曼陀羅,跟上次拍賣會的元昊果一樣,可以幫助武者凝練真元。

但其中的效果,比元昊果至少強了幾倍。

最重要的是,其能增加武者一成的突破成功率。

只是其每次成熟開放的時候,會釋放出奇異的香味,讓四周聞到的武者妖獸,都會陷入環境之中。

至於之前那醜陋巨花,由於沒有鼻子,不會聞到中幻術。

看來此次秘境的最終寶物,就是這靈幻曼陀羅了。

「每次秘境出現的靈藥,都不相同,但這靈幻曼陀羅,以前也出現過!」紅玲香見羅無生驚訝,點點頭。然後繼續說道。

「既然這樣,我們趕快去吧。按照這個香味的濃度,那靈幻曼陀羅,已經到了成熟的最後時刻!」羅無生聽此,臉上一激動,再次說道。

「嗯!」

紅玲香對此,輕嗯一聲,就兩人身形一動,快速的向著香味散發的方向而去。

而在羅無生兩人前進的時候,秘境深處,也有不少的人,從香味環境中反應過來。

對於這香味,隨之同樣很快反應過來,想到那散發出香味的,很有可能就是那靈幻曼陀羅。

這些人影之中,就有葉木青銀飛絕,還有金焰袍青年,拓跋無我冷寒刀等等。

其實四個地界,頂尖的天才強者,都出現在秘境深處,對於那香味的幻力,基本上都能反應了過來,就是看誰反應過來的快慢。

但羅無生這邊,還沒有前進一里,虛空之中,突然靈力一個洶湧,隨之一道道黑色羽矢,如暴雨風暴一般,向著羅無生兩人籠罩滅殺而去。

「哼,給我滅!」

紅玲香見此,直接面色一寒,冷哼一聲道。

聲落,一道道紅色的靈蔓,彈射著雷電,向著那些黑色羽矢而去。

咚!

整個虛空,一個眨眼間,充斥在狂暴的靈力颶風之中。 等進了屋中之後,孟少寧解了大氅扔在了一旁,跪坐在姜雲卿對面的小榻上后隨口說道。

「這個言越瞧著倒像是真把你當了徒弟了。」

剛才姜雲卿突破的時候,言越緊張的目不轉睛背脊繃緊的模樣,他都看在眼裡。

那可不像是對一個無甘緊要之人。

最初姜雲卿說要認言越當師父的時候,孟少寧還曾擔心不已。

如今看來倒是他多心了,那言越分明像是真的把姜雲卿當了徒弟,一心惦記著讓她早日突破的事情。

脣屬意外:總裁寶貝要造反 姜雲卿聞言笑了笑:

「我本就是他徒弟,而且我不是也把他當師傅供著?」

人心往來,本就是以誠換誠。

言越安安分分的留在皇莊,盡心竭力的教她。

姜雲卿自然也會給他體面,對他盡著師徒之禮。

這半年間,言越恢復傷勢,甚至重新開始修鍊所用到的天才地寶可不在少數,她對此從來都沒有吝嗇過。

只要他開口,姜雲卿都會盡量滿足。

孟少寧聞言笑了聲:「倒也是,他怕是在東聖言家的時候,都沒在你這兒這麼好的待遇。」

姜雲卿解開披風放在桌上后,走到一旁的水盆邊上洗了洗手,然後拿著帕子一邊擦著手,一邊走回來坐在孟少寧對面。

「小舅今兒個怎麼過來了,是朝里出了什麼事了?」

君璟墨出征之後,她沒在朝中多久,就又將朝中的事情推給了孟少寧,讓他帶著卿安上朝。

而她只偶爾才回宮中一趟,或者是有什麼不能立時決斷的摺子,孟少寧讓人送來皇莊。

除此之外,朝中大大小小的事情都壓在孟少寧身上。

姜雲卿忙著修鍊,想要儘早突破。

孟少寧也知道她心中壓力,所以一肩扛起了朝中的事情,若非不得已幾乎不會來打擾她。

姜雲卿今日突破的事情,並沒有告訴宮中的人。

畢竟最初她也沒什麼把握,只是和言越說的想著試試看而已。

沒想到居然能夠一次能夠成功。

所以孟少寧不可能是沖著這個來的。

果然孟少寧聞言回道:

「不是出事,只是有些事情得跟你說一聲。」

「金陽幾國的降書已經送過來了,而先前來京的各國使臣和質子也都到了京中。」

「璟墨他們班師回朝還需要一段時日才能到京城,你是否要先見見這些人,還是等璟墨回來了之後再一起見他們?」

姜雲卿想了想說道:「小舅覺得呢?」

孟少寧開口:「我覺得你有時間的話,就見見吧。」

「這些人從到了京城之後,就一直惶惶不可終日,好幾次求見你都被我擋了回去。」

「金陽幾國和其他那些小國不同,他們本就是主動投降,之前又曾替大燕軍隊引路,你提前見見他們,也好安一下他們的心,省的他們總以為我們要出爾反爾,過河拆橋。」

姜雲卿已經突破,短時間內想要再有進展幾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她也不執著於繼續留在皇莊之中,所以聽了孟少寧的話後點點頭道:

「行,我晚些時候就回宮。」 第一百九十七章出局鷹靈幻

「紅玲香,有些實力,只是有些看不懂,你居然帶著一個天府境中期的,難道是你的相好?」

而在這時,一個鷹嘴青年,自身前虛空腳踏而出,對著紅玲香一臉笑笑的戲謔道。

「鷹靈幻,能進入秘境深處的,都是有實力的,到時候不要輕視吃虧了!」紅玲香見鷹嘴青年輕視羅無生,神色一挑,輕笑一聲道。

「我鷹靈幻到想看一下,我是怎麼輕視吃虧的?」鷹嘴青年對於羅無生充滿著不屑,神色一臉傲氣凌厲的說道。

「還有之後搶奪靈幻曼陀羅的人,肯定很多,還是先將你們兩個給解決了,省的到時候麻煩!」

話音一落,體內靈力滾滾,然後一股強大的氣息,如火山一般爆發而出。

接著一道巨大的身影,凝聚在他的周身。

「羅無生,他跟拓跋無我差不多,體內有大鵬的血脈!」對於這道巨大的身影,羅無生雙眼一凝,接著紅玲香將鷹靈幻的一些信息,說了一下。

「呵呵,我說是誰呢,原來是蒼南地界剛剛新晉的天才!」鷹靈幻一聽,雙眼微微寒厲,然後嘴角呵呵一笑道。

對於羅無生的事情,待他們參加考核的天荒神宮長老,對他們提起過,但當時只是說是天府境初期,沒想到已經突破到了中期。

雖然有些驚訝,但臉上還是不屑,沒有任何的在意。

三成的毀滅武道,雖然強大,但他的大鵬血脈,可不是什麼虛的。

何況他的武道之意,同樣達到了三成。

再說,還相差一個境界。

想著的同時,一股強大的威壓,從那凝聚的大鵬之中,爆發而出。

隨之靈光一個爆閃,直接攻擊他們的黑色羽矢,再次出現。

「鷹靈幻,你是不是把自己想的太厲害了,今天我紅玲香現在就讓你看看我們蒼南的實力!」紅玲香見鷹靈幻居然一挑二,想要將他們打出去,隨之雙眼神色一厲,一臉輕蔑譏諷的說道。

同時,體內氣息一個狂暴,一道道紅色雷電,一個狂劈,在身前虛空,化為一個雷霆漩渦,將那些暴雨般的黑色羽矢,全部撕裂轟成了碎片。

羅無生見此沒有出手,因為紅玲香的實力不弱於那鷹靈幻。

同時,紅玲香有天才的高傲。

就算不敵,之後再出手也沒有什麼關係,至於這鷹靈幻,等下絕對不會讓他逃離這裡。

崛起美利堅 正如他剛才所說,等下搶奪那靈幻曼陀羅,省的麻煩。

畢竟人越少,搶奪到那靈幻曼陀羅,越是容易,同時也不知道那靈幻曼陀羅有多少。

所以在搶奪之前,還是減少一些人最好。

「紅玲香我承認你確實有些實力天賦,但對於我鷹靈幻來說,還不夠看。既然這樣,我就讓你看看,我鷹靈幻的最強大實力!」鷹靈幻見紅玲香輕蔑譏諷,雙眼神色殺意下,嘴角儘是不屑。

但在不屑的下一秒,那凝聚在周身的大鵬身影,靈光一個閃耀,直接暴漲了開來。

唳!

剛一暴漲,就是一聲傲視穹蒼的輕唳鳴叫聲。

然後雙眼厲芒殺意一閃,就是一道毀滅天地的黑色光柱。

「既然這樣,就讓我們看看誰的實力,更加的強大!」

紅玲香臉上同樣也不屑,接著雙眼一寒殺意,就身形一個狂雷彈射,向著那道黑色光柱而去。

鷹靈幻對於紅玲香直奔黑色光柱,雙眼臉上儘是譏諷,可是下一秒,還沒有等他高興,那黑色光柱直接爆裂在虛空之中。

除此之外,一道數丈大小的紅色雷霆,一個模糊,出現在他的身前。

對於這紅色雷霆,鷹靈幻身體一顫,雙眼有些驚慌難以置信。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