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後?」楚鍾離一下子沒反應過來。

「然後?」楚鍾離一下子沒反應過來。

「冷沐風已經得到翡翠谷的十四座城池,實力暴漲,這次在成功擊退天譴傭兵,威望也將直線飆升,飛龍山怕是要成為混亂之地第一大勢力。」龍在天說道。

楚鍾離明白過來,想了一下問道:「陛下準備怎麼對付冷沐風?」

「你也帶人進去,一方面對付天譴傭兵,一個也不能放過他們。另一方面暗中收服小股山匪,擴充我們的勢力。」

「是陛下!」楚鍾離躬身告退。

楚鍾離帶人趕往混亂之地暫且不提,再說周勇在燕都待著,可謂諸事不順,要見燕無極,一直沒有機會。雄霸天也不肯讓步,急得他團團亂轉。

這一天,他終於收到周混的回信,上面只有兩個字:同意!周混多一個字都沒寫,可見也是被氣得不輕。

周勇迅速找到雄霸天,對他說道:「首領的條件我們答應,請您儘快準備人手,此事非同下可,首領還需派出最精銳的傭兵才行。」

「那是自然。」雄霸天一口應承下來:「我們天譴傭兵的信譽周大人還心不過嗎。」

「這個我相信,請首領儘快準備,人數越多越好。」

「嗯,不過按慣例,你們要先付一半的酬金。」雄霸天說道:「因為這次物資太多,你們要先付百分之八十才行。」

「什麼?」周勇一驚:「我們並沒有因為物資多,而要求少付訂金,雄首領卻要求我們先付百分之八十,是不是有些不太合規矩。」

雄霸天說道:「因為這件事,我們將會遭受三大帝國的接連打擊,後面的損失還無法預料。況且這次護送周大人也清楚,危險重重,實不相瞞,我剛接到賈宗道的密報,冷沐風已經開始封鎖鬼門鎮了。」

周勇聽到這裡不由眉頭一皺,雄霸天接著說道:「到時能保護多少凌雲宗、神女峰的弟子活著進入桃山郡我也說不清楚,甚至我們的精銳傭兵能回來多少,我也不敢說。他們可是我們數百年積攢下來的家底,冒如此大風險,要求周大人先付百分之八十不過分吧?」

周勇被他說得啞口無言,半晌才問道:「萬一護送失敗怎麼辦?」

「我們認了,自己吃個啞巴虧,剩餘的百分之二十物資不要了。」

「可我們已經付了百分之八十,如果全軍覆沒,那豈不是血本無歸。」周勇說道。

「那我們也將折損三千精銳傭兵,損失不是更大?」

「不行,這樣老祖和陛下一定不會同意的。」周勇搖頭說道。

「那好,周大人就將情況再彙報一下,不過我可提醒您,多拖延一天,冷沐風的準備就多了一天,到時難度就會增大一分。如果最後我們評估風險太大,是不會再接這一單生意。」雄霸天平靜的說道。

「你…」周勇險些爆發出來,強壓下心中火氣說道:「那如果損失超過一半,剩下的百分之二十的物資,我們也可以不交。」

雄霸天假裝考慮一下說道:「好,我同意。」

就這樣,周勇終於和雄霸天達成協議,迅速將消息傳到神都。

周混接到消息后,首先來見周哺:「陛下,事情不能再拖,我馬上趕往散關一趟,正好可以在盤龍古道與神女峰、凌雲宗的弟子匯合,護送他們回來。」

周哺看著周勇傳來的密信,心都在滴血:「這可是我們要一次性付他們八成物資,朕、我到哪裡去籌集這麼多物資啊。」

見周哺似乎有悔意,周混說道:「陛下,現在是將神女峰、凌雲宗弟子救回來要緊,否則歐陽倩兒、岳嘯天必不會安心留下。」 「可我們若最終失敗了,天譴傭兵和那些弟子全軍覆沒怎麼辦,我們不是白白損失這麼多物資嗎?」周哺問道。

周混陰陰一笑:「那歐陽倩兒、岳嘯天和冷沐風、龍在天甚至燕無極的仇是徹底結下了,到時除了全力輔佐陛下,他們還有別的路可走嗎?」

「可這,這也未免代價太大了。」

「大嗎,如果我們借這個機會,將冷沐風在混亂之地的勢力連根拔起,陛下還認為代價大嗎?」周混臉上閃過一絲詭笑問道。

周哺一愣,急忙問道:「老祖宗此話怎講?」

「這次救神女峰、凌雲宗的弟子,本來就是一箭雙鵰之計,不然我為何同意陛下在登基之時,封歐陽倩兒和岳嘯天為國師,將我們徹底束縛起來,必須要救他們。」

「原來老祖宗救人是假,滅冷沐風是真。」

「也不全是如此,畢竟凌雲宗和神女峰的弟子,人數眾多,若能加入我們最好。但借這個機會,卻可以剷除冷沐風在混亂之地的勢力。」

周哺似乎有些明白了,點點頭問道:「老祖宗準備如何做,我這裡該如何配合?」

「我會將冷沐風、雲飛揚吸引到盤龍古道,周勝秘密趕往翠谷盆地,陛下讓歐陽倩兒通知公孫無忌全力配合,暗中再聯絡上賈宗道,等我們在盤龍古道打起來之後,立即發難,攻佔翡翠城。」

「妙啊!」周哺一拍手說道:「冷沐風將主力都調到了鬼門鎮和黑風峽谷,他和雲飛揚又在盤龍古道,翡翠城沒有高人坐鎮,定然擋不住周勝老祖,只是周勝老祖該如何過去呢,黑風峽谷一定被冷沐風封鎖了,現在連一隻鳥怕也是飛不過去。」

「這個我自有辦法,陛下不用擔心,到時周勇也通過東邪走廊潛入鬼門鎮接應我們,我們要借天譴精銳傭兵的手,徹底消滅冷沐風。」

「好!好!老祖宗真是神機妙算啊!」周哺忍不住贊道。

「陛下馬上調集人手,從破軍營也好、暴龍軍團也好,調集一千名武王以上的修鍊者,隨我一同出發。」

「好,我馬上準備!」周哺說道。

「記得讓歐陽倩兒通知公孫無忌做好準備。」

「是,老祖宗!」

周哺意氣風發的開始了調兵遣將,一時間雲翅鳥四處亂飛,無數高手秘密往神都集結。

在這風雨欲來的時候,一個身影悄悄出了青龍關,迅疾無比的向盤龍古道飛來,正是接到冷沐風密信的七太婆。

不過七太婆在官平縣逗留了一下,很快驚動了早有準備的端木瑞和公孫豹。

兩人封鎖了縣城,苦苦追尋的那個神秘人終於再次現身,五萬禁軍散到城中,拿著畫像,挨家挨戶的搜尋。

龍沖郡的趙晉接到端木瑞、公孫豹的增援請求,親自帶領百名高手趕到了官平縣。

趙晉不愧是古武四傑,很快在一個宅子中發現了七太婆的蹤跡,迅速帶人圍了起來。

「你數次闖入龍沖郡,卻不是窺探軍情,究竟意欲何為?」趙晉抽出了自己的長刀,全神戒備的說道。

能在他的眼皮子底下數次闖進龍沖郡,每次都能成功逃脫,讓趙晉對這個神秘人不敢有絲毫大意。

「桀桀!你說呢?」一個陰森的笑聲突然從院子中響起。

趙晉眉頭一皺,他竟不能從對方的說話中,判斷出位置:「這裡已經被重重包圍,你若束手就擒,告訴我事情真相,我答應絕不為難你。」

「你能做得了龍在天的主嗎?」七太婆的聲音又響起,她雖然也不知道那個神秘人是誰,但卻將趙晉的胃口徹底調了起來。

「我可以向陛下求情。」趙晉說道,一邊說一邊努力判斷七太婆的位置。

「桀桀,那你就去找龍在天先問個清楚,我就不陪你了。」七太婆說完,身形一晃,從院中疾掠出去。

趙晉早有準備,見一道人影如殘煙一般飛出,迅疾無比,便大喝一聲:「這次看你還能往哪裡逃!」

說罷,長刀橫斬,層層刀影瀰漫在虛空中,向七太婆罩去。趙晉帶來的那一百名高手,也幾乎同時出手,上百道光芒猶如流星一般向七太婆砸去。

七太婆沒有抵擋,只見她在虛空中一陣晃動,一層薄霧突然浮現,將她包裹起來。

趙晉暗叫不妙,飛身就要衝來,卻突然聽到端木瑞一聲大喊:「趙將軍小心,那煙有毒。」

趙晉大吃一驚,急忙退回,隱隱看到七太婆的身影向前方疾掠而去。

「追!」趙晉大喝一聲,繞過那片煙霧追了過去。

能穿越的修行者 他帶來的那一百名高手,緊隨其後,一路追著七太婆往盤龍古道飛來。

七太婆和周混幾乎是同時動身,也在同一時間,一個趕到盤龍古道入口,一個趕到黑風峽谷入口。

黑風峽谷入口,周混、周勝、歐陽倩兒帶領一千名從暴龍軍團、破軍營挑選的高手正站在那裡。

孤鷹神色囂張的帶著數十名土匪攔在前面,除了他,其餘土匪無不臉色慘白,兩股顫顫。這些土匪做夢也想不到,有朝一日,他們竟然敢攔住一名武神、兩名武皇的去路。

「黑風峽谷已經封鎖,你們若要想從這裡過去,必須得到我家陛下的同意才可。」孤鷹抗著自己的那把銀色長槍說道。

周勝眉頭一皺,提刀就要上前,卻被周混攔住,即便如此,還是將孤鷹等人嚇得往後連退幾步。

「怎麼,想硬闖不成?我家陛下可說了,你們敢傷我們一根汗毛,你們就休息順利的通過混亂之地。」孤鷹大聲嚎叫道,像是為自己鼓氣,又像是為身後嚇得站不住的土匪鼓氣。

「我們要通過這裡前往散關,冷沐風陛下可說,如何才能放我們過去。」周混神色平靜的問道。

「我家陛下說了,你們若去散關,最多只能過去十人,多出來的,一人一萬兩白銀,外加十顆三級妖獸的晶核。」孤鷹鼓起勇氣說道,身後的土匪聽到這裡,忍不住都咽了口唾沫。 跟在孤鷹身後的土匪們,都忍不住頭頂冒汗。乖乖!老子們這可是在打劫武神和武皇,他們身後還跟著一千名屌得不行的修鍊者。若是成功了,可不夠老子吹一輩子的了!

周勝聞言不由抬頭向四周看去,他認為雲飛揚一定藏在這附近,不然給眼前這個黑臉大漢一百個膽子,他也不敢攔住他們的去路。

四周寂然無聲,一陣風吹來,可以明顯感覺到黑風峽谷深處埋伏著無數修鍊者。

周混一雙眼睛盯住孤鷹,氣勢慢慢飆升起來,身後的土匪忍不住往後退去,有人忍不住轉身就要逃走。

「呔!」孤鷹突然大叫一聲,震得所有人一顫,連周混也被嚇了一跳:「你是在向我鷹將軍挑釁嗎?」

身後欲逃走的山匪,生生被孤鷹的大膽給嚇住了,一個個目瞪口呆的看著他,他一個武尊級的修鍊者,竟敢這樣對一名武神說話。

周混盯住他,眼中精光一閃說道:「我即便殺了你,冷沐風也不會為你和我拚命。」

「那你就試試!」孤鷹黝黑的臉上露出謎一樣的自信:「陛下和雲前輩不將你打得滿地找牙,我孤鷹就改名叫禿鷹,沒毛的鷹。」

一旁的歐陽倩兒這時眉頭一皺,來到周混跟前低聲說道:「這怕是冷沐風在故意拖延時間。」

周混低聲說道:「難道真的要答應他們的條件?」

「恐怕只能如此,不過只要能除掉冷沐風,這些東西很快就可以搶回來。」歐陽倩兒低聲說道,她是著急過去,早日將神女峰的弟子接過來。

周混看了一眼孤鷹,渾身的氣勢慢慢散去,孤鷹終於鬆了一口氣,這才察覺後背已經濕透。

「好,我答應你,除去十人,我們還有九百九十三人,那就是九百九十三萬兩白銀,和兩千九百七十九顆三級妖獸的晶核,你帶我信物到桃山郡去取吧。」周混說著,掏出一塊玉牌扔了過來。

孤鷹愣愣的接過令牌,一時還沒放過來,他身後的那幫山匪卻一下子來了精神,見到周混竟然真的答應下來,「呼啦」一下子圍了過來,一個個膽子也變大了。

「不行,你們去將物資給運過來才是。」

「就是,萬一桃山郡不認賬怎麼辦,當我們是傻子嗎?」一個憨頭憨腦的土匪,抱著鬼頭刀喊道,幾乎要蹦了起來。

「啪!」孤鷹轉身一巴掌拍了過去:「我看你就是個傻子。」喧鬧的山匪一下子安靜下來。

孤鷹轉身對周混說道:「我相信前輩,請,不送!」

周混也沒用多說話,騰空而起向黑風峽谷內飛去,周勝、歐陽倩兒和一千名精心挑選的高手,紛紛破空離去。

孤鷹轉身瞪了一眼那個叫得最歡的山匪說道:「你這個傻大個,你去桃山郡將物資給我拉來,少了一兩銀子,看大夥不將你活扒了。」

「是,是,鷹將軍息怒。」那個憨頭憨腦的土匪連聲說道:「我剛才高興得過頭了。」說完,帶領十多個弟兄,拿著周混的玉牌一溜煙的離開了。

「陛下有令,這些物資咱們黑風峽谷的兄弟們平分了,待任務完成後,陛下還有重賞。」孤鷹對眾人說道,帶著歡天喜地的一幫山匪,隱入黑風峽谷中。

周混這面剛進黑風峽谷,七太婆也疾飛入盤龍古道,她回頭看了一眼,只見趙晉還帶領一百名高手緊追不捨。

「呵!他算得還真准,竟然真的追來了。」七太婆輕聲說了一句,身形一晃消失在原地。

冷沐風請七太婆前來,讓她在官平縣順勢現了一下身,冒充那個神秘人。雖然冷沐風還不知道那個神秘人到底做了什麼事情,但一想到端木瑞、公孫豹帶領五萬禁軍,在官平縣搜查了數年時間,就知道趙晉對此人是勢在必得。

果不其然,趙晉帶領一百龍血軍團的高手,緊追不捨,也沖入盤龍古道中,他們就是冷沐風「請」來的救兵,到了翠谷盆地,趙晉總不可能看著賈宗道與公孫無忌聯手攻打翡翠城,而袖手旁觀吧。

計劃進展的異常順利,但冷沐風千算萬算,卻漏掉了岳嘯天。他以為岳嘯天潛伏在凌雲宗附近,畢竟現在凌雲宗可以說是風雨飄搖。

冷沐風做夢也沒想到,岳嘯天竟然也在盤龍古道,不僅是他,岳如海、楚長老、林長老等數十名凌雲宗的高手都在這裡。

距離鷹驚崖不遠的一個山澗中,岳嘯天、岳如海和數十名凌雲宗的高手,如喪家之犬一般藏在一個山洞中。

「宗主,我們就在這裡等周混前來嗎?」岳如海神色有些頹廢的問道。想當初,凌雲宗身為蒼龍帝國三大門派之一,是何等的氣派,無論走到哪裡,都被奉為上賓,被人們熱情相迎。

現在卻躲在一個山洞中,連一直心心念念要搶下來的鷹驚崖就在旁邊,他們也不敢靠近一步。

「等!等周混到了,我們的機會也就到了。」岳嘯天臉色鐵青的說道。

「可是,周混只是利用我們掩護我們的弟子,這一路殺過去,最終能有多少人活著,可誰也說不準,我們凌雲宗難道就這樣徹底沒落了嗎?」岳如海心有不甘道。

聽到他的話,山洞中頓時沉默下來,楚長老、林長老等人也是臉色不好。

「誰說我們凌雲宗會沒落,等我們從這裡路過時,盤龍古道的土匪一定會傾巢而出,林長老?」

「在!」林長老急忙說道。

「你帶三十個人藏在這裡,到時偷偷取了鷹驚崖,佔據這處咽喉之地。」

「是,宗主!」林長老應道,心中卻還有一絲悲涼,他們三十人,就算能能佔領鷹驚崖,後面如何守得住?

「你們不用擔心。」岳嘯天似乎看出了大家的顧慮:「周混來信告訴我,他已有辦法對付冷沐風,這次將會徹底將他趕出混亂之地。」

「當真?」岳如海一喜問道,楚長老、林長老等人也都驚喜的看向岳嘯天。 「他沒必要瞞我們,拔掉冷沐風,紫華府、潛龍實力也會大損,周混答應從翡翠谷的十八座城池中,分出八座給我們,我們凌雲宗就在這混亂之地重新崛起。」岳嘯天臉色潮紅的說道。

眾人大喜,剛才的陰霾一掃而光,突然林長老問道:「那歐陽倩兒會同意嗎?」

「這是周混的分而治之之計,她不同意讓她去找周混理論,和我們有什麼關係。」岳嘯天冷冷的說道。

「也是,這是周家的安排。」楚長老點點頭說道。

就在這時,山洞外面傳來破空之聲,一個身影突然飛到山頂上空,停了下來。

岳嘯天等人的心頓時懸了起來,難道被人發現了不成,岳嘯天悄悄取出凌天劍,來到了山洞口處,示意眾人安靜。

上面正是七太婆,她掠過鷹驚崖稍稍停頓了一下,等趙晉等人趕來,卻不料下面的山澗之中,竟傳來雜亂、微弱的呼吸之聲,很快就消失不見。

下面有人!七太婆不驚反喜,她藝高人膽大,飛身沖了下來。

當七太婆在青龍關收到冷沐風親筆信,說已經找到陳琳、陳曦時,她簡直不敢相信,還以為冷沐風是欺騙她。

但冷沐風在信的最後,請她趕到混亂之地,在完成任務之後,到飛龍山來見她的孩子,七太婆差點嚎啕大哭起來。

冷沐風既然敢邀請她去飛龍山,就不會是騙她,因為只要冷沐風答應她幫她找孩子,她就會對冷沐風交代的任務全力以赴。

七太婆想漂漂亮亮的完成冷沐風交代的任務,然後好有顏面去見陳琳、陳曦。她從剛才的呼吸中判斷,下面山洞中有人,而且是高手,正好自己收服了,一起帶到翡翠城去。

七太婆取出一個紙包暗扣手中,飛身來到洞口,正好與岳嘯天來個大眼瞪小眼。

「是你!」七太婆認出了岳嘯天,不由眉頭一皺。

岳嘯天卻不認識七太婆,見七太婆神情不對,猛然從洞中飛出,凌天劍暴刺向七太婆胸前。

一道閃電從洞中飛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之勢向七太婆刺來。

「著!」七太婆見岳嘯天突然發難,右手迅疾拍出,一道紫色煙霧飛向岳嘯天,同時,七太婆身形疾退,向遠處飛了過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