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班長,班長。」

「班長,班長。」

「嗯。」

洪佳欣迷迷糊糊地應了一聲,卻沒有睜開眼。

褲子是洪佳欣自己脫下來的,現在她卻不管了,你妹,這不是給我出難題嗎?

羅陽心念電轉。

要不要幫班長提上褲子呢?

幫的話,那我……嘿嘿。

班長會不會揍我?嘿嘿,怎麼想到哪裡去了。

正在思考人生大事時,忽然又聽到包廂外面傳來安玉瑩的話音。

「牛仔。」

乖乖,又來查房了。

羅陽連忙站起來,左手勾緊洪佳欣的小蠻腰,再用右手去提起她的運動褲。幫她提上褲子好,豎起耳朵聽了聽外面,安玉瑩似乎走進朱莉所在的包廂了,正在跟朱莉說話。

於是羅陽抱起洪佳欣匆匆出了衛生間,將她抱放在沙上。

本來還想給洪佳欣按摩的,沒時間了,再耽擱,萬一安玉瑩找到這兒來,呵呵,又得多獻幾個吻。

站在門后聽走廊的動靜,沒有腳步聲,羅陽便悄悄打開門,溜了出去。

關上門后,長長吁了一口氣。

羅陽輕輕地走到樓梯口處,站在那裡等待時機。

過了一會子,安玉瑩從包廂里出來時,羅陽便朝她走過去。

安玉瑩見羅陽從樓梯口處走過來,還道他又下一樓散步。

自從她見了陳潔坐在羅陽大腿,老是想著這件事。

當羅陽出去了,她不跟去查看查看,不放心。

羅陽當然明白安玉瑩的做法,那表明她非常在乎他,不然,分手還來不及,誰在乎誰去找新歡。

見到羅陽不是從包廂里出來的,安玉瑩疑心消了許多,轉身走回包廂。

在要走進包廂門口時,安玉瑩又放慢了腳步。顯是在等羅陽走過來,或是想聽聽羅陽會不會進其他包廂。

羅陽快步走上去,從後面摟住安玉瑩的柳腰,用身子推她進了包廂。

「安姐,在找我嗎?」羅陽輕聲問。

「人家才不是呢。睡不著,才想走走呢。」安玉瑩否認道。

說著,她又下意識地伸手繞到後面,擋在臀部。

「安姐……」

羅陽在她玉也似的脖子輕啄一下。

我的冷傲總裁老婆 「你褲子真的好濕了呢。別挨那麼近人家呢。」

安玉瑩找了這個借口。

其實羅陽也知道是因他身體怒突而出,才使她尷尬了。

以往,每當遇到這種情況,羅陽也會臉熱。

經歷多了,便成老油條了,正所謂死豬不怕滾水燙也不過如此。

「安姐,你不休息嗎?」

「人家要休息呢。」

「來,我扶你躺下。」

說著,羅陽又用身體推著安玉瑩走向沙。

「人家知道你想做什麼呢?人家自己躺下就行了呢。」安玉瑩嬌聲道。

羅陽呵呵一笑,剛伸出的手只好縮了回來,奶奶的,喝醉了這個借口用了好多次了,不好意思再用了。

「那我過去跟陳姐談點事情。你先休息哈。」羅陽忽地在安玉瑩的唇上啄了啄。

正在羅陽舔了舔嘴唇,要出去時,安玉瑩似乎現了問題。

「你吃了什麼呢?有味道。」她抿了抿紅唇。

「可能是酒味吧。」羅陽解釋道。

先前用舌頭清除了喬悠思唇上的口紅。

這時安玉瑩看到羅陽的舌頭微紅,好奇道:「你的舌頭怎麼了呢?」

一面問,一面認真地查看。

「沒事的。」

「你伸舌頭出來給我看看呢。」

於是羅陽便把舌頭伸出些許,讓安玉瑩瞧了瞧。

「紅了呢,痛么?」

安玉瑩為了看真切些,便湊近些。

忽然之間,羅陽也湊了過來,舌頭便觸碰到她的唇了。

安玉瑩臉蛋陡地湧出兩朵鮮艷的紅暈。

「人家在幫你看呢。」她揮舞著小粉拳輕輕地打他。

「安姐,我沒事。讓我看看你的舌頭是不是也紅了。可能是喝酒的原因。來,把舌頭伸出來。」羅陽一本正經道。

還沒照過鏡子,安玉瑩也不清楚自己的舌頭是否跟羅陽的那樣。

於是她便張開檀口,把舌頭伸出外面。

「咦……」

羅陽佯裝要靠近些看,忽地也伸出舌頭跟安玉瑩的舌頭交流了一下。

這突如其來的變化,安玉瑩倒嚇了一跳,回過神來,才明白中了羅陽的計。

「你騙人家呢,人家要生氣了呢。」她揮舞著粉拳打過來。

「安姐……」

羅陽隨即用嘴堵住安玉瑩的嘴。

過了片刻,安玉瑩推開羅陽,嬌嗔道:「你又來捏人家呢。」

哈?呵呵。

羅陽咧嘴一笑,解釋道:「安姐,我這次真的沒看到,想要扶你的肩膀,不知原來放到胸口上了。」

妖妃養成記 他臉上的狡黠笑意,早已出賣了他,只差額頭還沒寫著「我是故意的」這幾個字了。

「你說謊呢,人家不理你了呢。」安玉瑩撅起了紅唇。

她生氣時,眼神依然那麼溫柔,只是紅唇努長了而已,薄潤薄潤的,頗為迷人。

(本章完)()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手機版閱讀網址: 羅陽最懂怎麼哄轉安玉瑩了,不用多說,直接啄她的唇。

隨著羅陽的輕啄,安玉瑩撅起來的紅唇便漸漸恢復了正常的高度,嘴角有了若隱若現的笑意。

平時安玉瑩也睡午覺的,不休息一下,她沒什麼精神。

「安姐,先休息,晚上可能還有節目。」

「什麼節目呢?」

「你躺著好好想想,要玩什麼節目。今日是你的節日,你說了算。來,我扶你躺下哈。」

「人家自己能躺下呢。你又想來捏人家,不要你扶呢。」

安玉瑩含笑推開羅陽的手。

小伎倆用多了,她也學精明了。

「安姐,我出去一會,回來再跟你聊哈。你好好想想晚上要怎麼過。」

「你褲子還好濕呢,用紙巾擦一下呢。」

呵呵,被她這麼一說,羅陽感到耳朵都熱了。

想起當時抱著還沒提起褲子的喬在水的情景,羅陽興奮地哆嗦了一下。

「知道了。你好好想一想還想去哪裡玩,待會告訴我哈。」

說著,羅陽俯身輕啄安玉瑩的紅唇。

「人家真的要生氣了呢。才剛說過,你又來捏人家。」

安玉瑩抓起身邊的靠枕丟向羅陽。

「安姐,我不小心按到的。不是捏。」羅陽誠實道。

「人家不理你了呢。」安玉瑩轉身過去,背對著羅陽。

隨即羅陽走上去輕啄她的脖子。

蝸居密愛 「好酸呢。」

當安玉瑩轉過身來時,羅陽又啄她的紅唇。

短短几秒鐘,便又使她俏臉的慍色褪去了,眼眸里噙著幸福的神色。

「安姐,我出去了哈。」

「你又想來捏呢,好在人家做了準備呢。」

安玉瑩雙手捂飽滿的上圍,幽幽地白了羅陽一眼,嘿嘿,被她現了。

「安姐,那你休息一會。我幫你開點輕音樂哈。」

伸手在她大腿處輕輕拍了拍,見她紅唇越努越長,便縮回了手,齜牙一笑,先去打開音響點唱機等設備,點了歌,調到最小聲,才溜出了包廂。

出到走廊,本想叫陳潔一起進雙喬所在的包廂,大家聊一聊怎樣解決債務的問題。

喬在水還比較醉,羅陽還沒有給她按摩,心想先給喬在水按摩,等她也清醒些了,再叫陳潔過來也不遲。

於是羅陽獨自溜進雙喬所在的包廂。

男人三十 喬悠思不怎麼醉了,只是還睏乏,歪在沙上打盹。

在羅陽進來時,喬悠思微微張了張眼。

她右手肘放在沙扶手上,支著腦袋,仰躺在沙上。

牛仔褲使她的臀部和雙腿的曲線充滿了青春活力,流暢優美的線條很養眼。

羅陽擁有透視能力,只瞥一眼,乖乖,大喬姐好棒,這麼白嫩。

再看喬在水,她頭枕著沙扶手,蜷著身子側躺,腳朝門口。

羅陽一瞥之間,便欣賞到喬在水渾圓的臀的迷人曲線,還有雙腿合在一起不漏一絲縫隙的緊密畫面,體溫陡地升了起來。

他先走到喬悠思所躺的那張長沙坐下,輕聲道:「大喬姐,我來給小喬姐按摩。」

喬悠思嗯地應了一聲。

隨即羅陽便輕快地在喬悠思的紅唇上啄了一下,喬悠思揮手打他。

羅陽已閃身坐到喬在水所躺的那張長沙,輕輕拍了拍喬在水的香肩,見她沒反應,只得搖她的肩膀。

「小喬姐,我給你按摩。」羅陽附耳道。

「我要睡覺。」喬在水迷迷糊糊道。

她還醉,問了也沒什麼用,喬悠思答應就行了。

羅陽雙手抓住喬在水的兩腳拉直,然後讓她趴在沙上,接著便給她按摩。

轉瞬便過了大約1o分鐘,喬在水顯是清醒了許多。

這時她才現羅陽在給她按摩,嬌聲道:「好舒服,再多按摩一會。」

羅陽笑道:「咱們先談正經事,下次再給你好好按摩。」

雙喬只有二分醉而已,不影響談正經事。

「那我先上個廁所。」喬在水說道。

她坐起,下了沙,身子因乏力而搖搖晃晃的,剛走一步,便歪倒下去。

羅陽連忙扶住喬在水,抱緊了她,嘿嘿,她的身子很溫潤。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