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靈弩,人站遠一點」,場中的老者見天棄兒如此邪乎,只好出動這種可洞穿小型妖獸身體的弓弩。

「用靈弩,人站遠一點」,場中的老者見天棄兒如此邪乎,只好出動這種可洞穿小型妖獸身體的弓弩。

天棄兒見護衛們拿出了對付妖獸的弓弩,每張靈弩表面刻畫了數道金光閃閃的詭異符文,據說這種弩箭可穿金裂石,非凡物可抵擋。

此刻他再也不敢私藏,連忙發動術法攻擊眾人,他怕這種靈弩傷了身後的女子,必竟自己也不了解這女子的實力如何。

突然場中天地一暗,眾人上空出現一團烏雲,烏雲中電閃雷鳴,嬰兒手臂粗細的雷弧遊離其中。

場中的眾鄉民嚇得趴在地面哮咆大哭,他們那裡經歷過如此滅世天威。

哭鬧聲,吼叫聲,求饒聲等各種聲音夾雜在一起,形成的場景宛如人間地獄。 女子見漫天的雷電劈下來,好似要滅殺所有鄉民之勢。

接著她立馬出手,雙手在胸前變幻幾波手勢,那劈下的雷電竟被一層深藍色的結界所擋。

天棄兒的所有攻擊手段遇上結界后,在虛空升起一道道漣漪光圈。

從結界表面向四周擴散,頓時結果外方圓幾里被夷為平地。

原來綠林成蔭的古木變成了厚厚碎木屑,懶散地鋪灑在地面。

這時所有的鄉民全都鴉雀無聲,跪倒在地的身子開始顫顫巍巍,背部衣服濕透一大片,膽小的鄉民,褲襠處竟有尿跡顯現。

「他們都是手無縛雞之力的鄉民,為什麼要下如此毒手殘殺他們」?女子眯著眼盯著天棄兒問道。

天棄兒露出了一個苦笑,開口道:「當年就是他們把我活活打死,慌亂中他們還踩死了無辜的於爺爺,這種人也配叫樸素的鄉民嗎」?

接著他用手指著跪倒一地的眾人,再次罵道:「要不是我命大,好不容易死而復活,而你們剛剛一見到我,就要對我再下毒人,你們比妖獸還兇殘,死不足惜」。

「不管他們過往如何,他們必竟是人族,有我在此你就不能傷害他們分毫」,女子語氣很堅決且果斷。

見女子發憤了,天棄兒收回了術法,開口道:「滾,再也不想見到你們這群人的嘴臉」。

四周的鄉民見天威消失后,連滾帶爬地向鎮上跑去。

「為什麼跟著我,你到底是誰?又想做什麼」?女子開口道。

「你救了我,我過去就立過誓言要保護你,我又用木之精華養蘊了你出生,所以我也算得上你半個父母」。

我變成了女精靈 天棄兒知道這世道人心險惡,向女子這般輕易放走剛要對付她的敵人,以後說不定會吃大虧,所以他決定要寸步不離地保護著眼前的女子。

女子呵呵一笑開口道:「你這般年少,滿口糊言,真把我當成什麼都不懂的小姑娘嗎?再說我根本不認識你」。

天棄兒感覺女子對自己很冷漠,他用右手食指在左掌心一劃,殷紅的鮮血股股直淌。

接著他抬起頭望著女子的俏臉,密切注視著眼前女子的面部表情。

突然女子秀眉一皺,用手捂著胸口,好似自己的心臟傳出陣陣痛意,自己全身上下的血液,竟與那流淌在地的血液有了莫名的聯繫。

彷彿那流淌在地的血液就是從自己身上流失了。

「啊」!

女子一聲驚呼!

只因這種莫名的聯繫越來越緊密,她能感受到對面男孩的心跳頻率。

更甚至連男孩腦海里所表達出來的善意,她都能一一知曉。

這是一種血肉相連,但又比血肉相連更神秘的靈魂聯繫。

「當年我死在包裹你身體的那枚蛋殼上,可能是我的血液激發了某些神秘的符文,催動了蛋殼的神奇力量,才會死而復生」。

天棄兒緩慢地解釋著當年的神秘情況,而又再次開口道:「從那以後,我就能感受到自己血液與蛋殼裡的生命有了聯繫,不久后我發現我們雙方的血液有了無限循環交替」。

「我遺失了一部分最重要的記憶,甚至我連自己名字都不記得,但我隱約感覺在大陸最中心,有一個同我一樣的女子,只要找到了她,我塵封的記憶才有可能開啟」。

女子仰著頭望向地平線的盡頭,一雙眼眸熠熠生輝,一臉期盼地神情,恨不得立馬飛過去。

與此同時在「神武門」中。

沈嫣然原本被禁足一年,但在一年期限到臨之時,困住她的結界並沒有打開,還是如當初那般牢不可破。

她用盡全力在結界內撞得過頭破血流,一身白裙血跡斑斑,整個人躺在巨石上無力地哀求著。

突然,結界內一道聲音響起。

「嫣兒,你這又是何必,為師也是為你好,那峰主一脈勢大無匹,你出去指證秦天宇,想搬翻他的背景,只會是以卵擊石,想開點,報仇雪恨的機會多的是」。

原來是「水靈峰」峰主化身成一道殘影出現在結界內,她語重心長地告誡沈嫣然這件事並不是那麼簡單。

「我不,就算是拼了性命我也要為風師弟洗脫冤名,讓那秦天宇繩之以法」。沈嫣然憤怒地吼叫道。

「哎!在你閉關這一年時間裡,據說蕭劍與秦天宇已去了「九陽界面」,去追尋那武道極至,在你實力未突破到神境之前,怕是今生報仇無望」。

「水靈峰」峰主當時知道此事後,心裡翻起了大波瀾,沒想到自己苦苦追尋一百年的目標,竟被兩個後輩搶了機會。

「蕭郎也去了,他竟然拋棄了我,我還一直苦等他那天能來迎娶我做他的新娘,沒想到他一聲不吭地就去了另一個界面」。

沈嫣然很是失落,蕭哥哥竟為了那飄渺虛無的武道巔峰—神境,拋棄了自己這個未婚妻。

接著她再次開口道:「不行,我一定要去九陽找他,他一定是有不得已的苦衷才會如此做,我不會放棄你、不會放棄」……

「水靈峰」峰主見嫣然如此痴情,只好開口道:「你修為突破到王境后,這道結界會自動消失,若你真想救風雨軒,那等你成為執法堂高級長老后,可動用權力為他減刑」。

隨後,她望了一眼失魂落魄的弟子,悄無聲息地離開了此地。

「天都峰」對面的石像平台上,謝雲峰一臉心疼至極的神情,每個月他都會來此靜坐三天。

只見他輕輕地撫摸著眼前嬌小石像,甚至指尖都有輕微地顫抖,一雙瞳孔似有淚花在打轉。

「靈兒,為什麼你這麼傻,我們都要訂婚了,你卻為了救那小子,把自己十年的光陰白白浪費在此」。

謝雲峰說的很輕,整個身體倚靠在石像上,輕輕用衣袖擦試掉那石像臉龐的塵灰。

接著他再次開口道:「還記得我們第一次見面嗎?那時的你是那麼孤傲、聖潔,彷彿來自於九天之上的玄女」。

隨後只見他拿出一瓶靈酒,倒了滿滿一口在嘴裡,嗆得他不得地用手拍打著胸膛,而那朦朧的淚花越來越明顯……

他舉起衣袖一擦,開口道:「這不是淚,只是這烈酒太嗆,過往太傷,令人不助,心生黯然」。 「域外天魔,你們這些惡魔怎麼會出現在南瀾大陸」,風靈兒大驚失色說道。

在南瀾大陸武道最巔峰時,人族的大敵主要是獸族,雙方為了地盤之爭發生了數以萬計的戰鬥。

而在兩方正準備生死存亡之戰時,一種特殊的種族突然降臨南瀾大陸兩處地方。

一處是現在的十萬大山最中倍位置,也就是那些傲族鎮守之地。

還有一處則是有南瀾大陸脊柱之稱的-南山。

當年這些異族降臨后,對南瀾大陸的原住民進行了毀滅性打擊,更是差點熄滅了南瀾的文明之火。

人族與獸族不得不由敵對變成盟友,拚命抵擋域外天魔。

最後還是其它位面的超級強者出手,才徹底磨殺了這些異族,並且暫時性封閉了與異族的通道,更是派出了一些至強者留守下來看守封印之地。

所以說南瀾大陸的武者與普通人族一聽到「域外天魔」出現,無不驚慌失措,這些傢伙更不是他們能對付的,說不定還會再次毀滅南瀾文明之火。

「哈哈哈,三世血脈體,我賺大發了,靈主算什麼東西,我要成就靈尊,說不定還有機緣成就靈聖」。

風靈兒腦域中的天魔大聲狂笑,她也沒想到一出現在此地,竟讓自己遇上傳說中的三世血脈體。

原來剛剛她在吞噬風靈兒靈魂時,發現自己吸食的靈魂有三種歲月之力蘊含在其中,差點把自己這麼強大的靈魂力都迷失在歲月中。

「什麼三世體,你這個惡魔快放開我,不然我就引爆靈魂之源與你同歸於盡」。風靈兒漸漸感覺自己的靈魂越來越弱,再這樣下去,自己的靈魂將徹底清散於天地間。

「你敢,在我域外靈族面前還敢威脅我,看我不把你靈魂抽成絲」,天魔邊咆哮邊化身成一道靈魂漩渦。

隨後風靈兒感覺自己的靈魂四下遊離散開,再慢慢抽離成絲狀,漸漸融入對面天魔的靈魂漩渦中。

原來想引爆靈魂卻發現靈魂根本不能聚集在一起,而化成萬千魂絲后的靈魂已經沒辦法引爆。

一股強烈的危機感從風靈兒腦海升起……

而那名男性域外天魔脫離靈兒化身的石象后,大口地呼吸了一下這片大陸的靈氣。

萌愛勳章,帝少的隱秘會長 「草,真稀薄,這他M也算靈氣,雜質真多,純度不足百分之十,看來又是一個失落的文明」。

男性天魔憤憤地罵了幾句,開始向「天都峰」山腳衝去,因他發現那裡有許多稍強一點的生命體,他決定先好好地進食一番再說。

這種域外靈族主要是靠吞食武者靈魂力而存活,他們力量的源泉就是自己的靈魂力,靈魂力越強大,他們實力就越強。

在「天都峰」中主要是關押宗門歷年來犯過錯的門人,他們中基本就是王境修為,因王境以下的門人關押在此的話,也許一年左右就被地心焚燒得渣都不剩。

更甚至連有兩名皇境,也不知他們犯了什麼彌天大罪,竟被關押在這「天都峰」下。

幾天後,這名天魔吞噬了兩名皇境的靈魂,修為已達到未穿梭通道時的一成左右。

當時他們兩個率先沖入此界打探消息,在經過剛剛形成的虛空通道時,被那飄浮不定的虛空癱踏擊中,兩人雖使出渾身解數逃了出來,但也因此受到重創。

一般像這種穿插兩種界面在虛空通道,前期都是非常不穩定的,必須要加固后才可所大量生物通行。

所以域外天魔那方率先派出兩名護法級的高手先行通過,等加固好其中的虛空通道,那方的天魔大軍才會正式踏入南瀾大陸。

這個加固通道的時間一般都是按年計算。

吸收了兩名皇境武者后,這名男性天魔也從兩人的記憶中逐漸了解了這一塊大陸的實力。

男性天魔感覺自己現在實力未完全恢復,並不太適合去外面追找更好的寄生體,由於他又把主意打到這裡的其他受罰弟子身上。

在他不遠外,他感覺有一道生命體精血相當旺盛,他開始向這個武者靠近,打算吞噬掉這生命體的靈魂。

在天魔的認知中,精血旺盛者,靈魂力量絕對雄厚,而且吞食時那種靈魂味道也十分美味。

只見這天魔明明只是一個虛幻的靈魂體,此刻卻變幻成一張惡魔之臉,還作出?舌的動作,張牙舞爪地衝進雨軒的腦域世界。

此刻的雨軒正沉醉在天棄兒的腦域中,看到他與那名女子開始闖蕩一個未知的世界。

千奇百怪的飛行方式,有御氣的,有踏著祥雲的,有踏著一把巨劍的,有坐著一張超大獸皮,有坐在一枚特大丹藥上的……

戰鬥方式也是五花八門,有的用一把飛劍擊殺對手,有的用一張神秘的符咒,有的用一個葫蘆可以把對手吸入其中……

雨軒正完全沉浸在那種場合中無法自拔,突然他感覺一股奇異的拉扯力把自己的意識,從天棄兒身體中拽出。

與此同時在一朵紅蓮中,雨軒的意識盤坐在正中,在他身旁不遠處,一個恐怖的惡魔臉面嚎叫不斷。

「滅世紅蓮,他M的這到底是什麼鬼地方,怎麼可能有這種天地之靈,救救你放了我,我再也不敢了,你讓我世世為奴我都願意」。

原來男性天魔進入雨軒腦域后,正準備大吃一頓時,卻被突兀出現的一朵紅蓮包裹住,其中有四片凝實的葉子正在不斷地抽取他的靈魂力。

「什麼滅世紅蓮,你到底是誰,怎麼會出現在我身體里,看你這個鬼樣子不像是南瀾的生命體」,雨軒睜眼發現了一切,並開口問道。

「主人,主人饒命,我是你們口中的域外天魔,我無意冒犯主人的威嚴,快放了我,我告訴你我知道的一切」。

天價媽咪:總裁爹地超能幹 男性天魔從早先那兩位皇境武者的記憶中,得知了這個世界的種種秘文。

「呃!怎麼有四片葉子了,我記得過去只有一片的,難道說……」雨軒根本不理他的咆叫,自顧著沉思眼前的四片紅蓮葉是怎麼回事。 ?幾天後,謝雲峰凌渡虛空而去……

在前面幾天時間裡,他就與一石像談他的過去,講述他小時候的種種醜事,有時還把自己也逗得開懷大笑。

他也不管那石像聽未聽的到這些話,就是一股腦地訴述,彷彿立在他旁邊的並不是石像,而是曾經活蹦亂跳的風靈兒。

「神武門」再次迎來了大雪紛飛場景,這氣候似乎一年比一年更冷了,許多靈樹異花都被大雪壓斷了腰,無力地做著垂死掙扎。

宗門不得不號招眾弟子清理積雪,若再讓這種積雪覆蓋幾日的,怕是來年宗門的藥草要減半了。

那些高階的藥草都有陣法保護,但普遍的大路貨級別的靈草可就遭殃了。

每年宗門需求最大的也是這一婁靈草,來年一但絕種,那麼「神武門」數萬的普通弟子將面臨斷丹的情況。

所以宗門發布了保護普通靈草的任務,隨後各峰的山上山下都能看到,各弟子開啟真元罩忙碌地在山間穿梭。

但「天都峰」還是和往常一樣冷清,沈嫣然孤單單地懸浮在虛空中,望著下方的一片白茫,哪裡還有什麼石像的身影。

她從禁足到突破王境修為,差不多花了三年時間,而今年風雨軒已滿十一歲,而姐姐靈兒的年齡已到了十六歲,正式步入當初與謝雲峰約定的定婚年齡。

轉眼之間,三年一恍既逝。

雨軒與姐姐靈兒也在此受罪三年有餘。

「風師姝兩姐弟,我沈嫣然對不起你們,害你們要在此處受罰十年,秦天宇那王八蛋據說去了九陽,我今日在此立誓,若將來不斬了那王八蛋,我就終生與青燈為伴,不惹世間塵埃」。

沈嫣然漠漠地流下了兩滴清淚,心中暗道:「蕭郎,對不起,等我手刃了秦天宇后,再去與你逍遙世間」。

接著她開始運轉真元催化下方的積雪,她需要先找到靈兒師妹的石化身,看一下是否能喚醒師妹的意識。

半天功夫她找到了一座與自己身高差不多的石象,從石象里她感應到一絲曾經熟悉的氣息。

沈嫣然神識透進石象裡面,卻發現被一股強大至極的法則阻擋,根本進不了其中。

她開始嘗試各種辦法,十天後,讓她大失所望,這道法則水準起碼在皇境修為以上,不可能是現在的她能破壞的。

她再次去嘗試進入「天都峰」山腳的給界,還是一番折騰后無果。

峰主說的對,若我沒有高階執法堂長老令,我如今的實力根本沒有任何希望救這兩姐弟。看來自己要想辦法混進「執法堂」,等得到令牌后再悄悄救出兩人。

時間愰愰忽忽地走,「神武門」的外門又招收了一批新的苗子。

而「天都峰」的風靈兒經歷了上次沈嫣然的喚醒后,她的意識緩緩清醒過來,現在的她居然能聽到謝雲峰的嘮叨。

這在以往是從未有過的事,石化法則不光凝實武者體魄,就是連靈魂都會凝固。

她從謝雲峰的話中知道外界已過了三年,那麼說弟弟雨軒也在地火下焚燒了一千多個日夜,上次他救雨軒時,可是清楚地知道那地火的威力,一般的武者怕是連骨頭灰都不會留下。

想著雨軒也可能已遇害,風靈兒心如刀絞,都怪自己當初把他帶進「神武門」,不然憑弟弟的背景怎麼可能被宗門關押。

一般來說每年一開春后,「神武門」的氣候會慢慢暖和起來,就是下雨天一個月都遇不到幾天。

但今年反常妖異,已經連下了十多天的傾盆暴雨,而且看這勢頭還會再持續一段時間。

由於雨勢太大,謝雲峰與沈嫣然最好近都末來「天都峰」這方。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