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不壞,女人不愛。」華新一本正經的說著歪理邪說。

「男人不壞,女人不愛。」華新一本正經的說著歪理邪說。

「鬼才喜歡你。」韓雪兒白了華新一眼。

「你就喜歡我。」華新恬不知恥的說。

「我吐。」韓雪兒做嘔吐狀。

「謝謝誇獎。」華新的雙手又不安份起來,開始去拉韓雪兒的裙擺往上提。

「別……」

韓雪兒抓住華新的雙手,矜持的道。

「別什麼啊?」華新故意的道。

「我們不能做那事。」韓雪兒嬌羞的道。

「我們不能做什麼事啊?」華新一臉邪魅,湊過臉去,咬住韓雪兒的耳朵,柔聲細語的道,「放心,我會疼你的。」

華新知道韓雪兒還是放不下那一絲絲的矜持,心裡既怨又恨,可她的矜持又讓她微微有些抗拒,始終猶豫不決,否則早就大喊大叫,一腳把他給踹飛了。

說著話,他就再次把韓雪兒的裙擺往上拉,露出兩截光潔圓潤的大腿,頭也慢慢的低了下去。

「別……你別啊。」

半推半就之中,韓雪兒終究抵抗不住華新的侵略,失守了。

「嗯。」

韓雪兒的身體痙攣了一下,旋即抱住了華新的頭。

旋即衛生間隔間里就傳來了嘖嘖的聲音,還有悉悉索索甚至皮帶扣子碰撞的金屬聲響。

小便槽邊上,韓雪兒的程序猿老公聽著隔間裡面傳來的嘖嘖聲,悉悉索索脫衣服的聲音,還有皮帶扣子碰撞的聲音以及韓雪兒逐漸大了起來的叫聲和說話聲,一顆心撲通撲通的狂跳著,可渾身僵硬,不能動彈絲毫,雙眼噴著火一般的凝視著衛生間隔間,心裡大罵道:「賤R,賤R,老子以為你多高貴和保守和矜持,尼瑪的也是個賤人,盪F,不要臉的婊Z,背著老子偷男人,偷到老子公司里來了,不要臉,老子是怎麼對你的,麻痹的,老子弄死你。」

砰!

就在這時,華新抱著光溜溜的韓雪兒踹開了狹小的隔間門,抱著她就把她放在了洗手台上。

「啊……」

韓雪兒如章魚一把掛在華新身上,眼角餘光不由看見了自家老公,頓時驚叫了起來,就想要掙脫開華新。

「別動。」

華新拍了韓雪兒一巴掌道:「你現在穿衣服還來得及嗎?」

「你……太可惡了。」韓雪兒聞言,驚怒道,「你怎麼能這麼對人家,你這是破壞人家家庭。還當著人家老公的面……你……你流氓。」

「呵呵。」

「我是流氓,你就是女流氓。」華新眸子邪氣四溢,「是你約我的,不是我約你的。」華新狡辯的道。

「可你也不能這樣啊。」韓雪兒把頭埋的低低的,不敢去看自家老公。

「不能怎麼樣?」華新把韓雪兒壓在洗手台上,「你看看你家老公是什麼眼神,是不是特別怨恨你,想要把你吃了一樣。他有這個資格么?女玩家千里送X,他早已不忠,他為什麼不能動,那就讓他好好看看,你不要擔心他能動,只要享受就好,享受那份來至身心的愉悅,報復的快感。」

韓雪兒果然偷偷看了一眼自家老公,只見他一雙噴火的眼神想要把自己活颳了一樣。

「他恨我?」

「他也配?」

韓雪兒心裡怒火升騰而起,報復的恨意充斥了心間。

這一刻,她完全拋卻了矜持,眼裡只有恨意,只有報復自家老公的暢快。

她一把抱住華新,主動吻上了華新,變被動為主動,同華新瘋狂的糾纏起來。她還刻意得意洋洋的撇了自家老公一眼,眼裡儘是輕蔑,啪啪啪之聲不斷回蕩著。

半響。

華新同韓雪兒才氣喘吁吁的結束了糾纏。

韓雪兒此刻內心充滿了瘋狂的報復快感,當著自家老公的面,同華新溫純著,可惜這不是個好地方。

華新這才替韓雪兒穿上了一字露肩的連衣裙,回復了之前的時尚美女。

旋即,摟著韓雪兒的腰來到了韓雪兒程序猿老公的面前。

「我說過,誠信約P,我只進入你的身體,不進入你的生活,我不會破壞你的家庭。」

「才怪。」韓雪兒撇過頭去,嘀咕了句。旋即,她似乎覺得當著自家老公的面這樣弱了氣勢,不由板著臉凝視著自家老公,臉上掛滿了嘲諷。

而後者雙眼如同噴火一般的瞪著韓雪兒,想要吃了她一般。

「啪。」

華新驟然對著韓雪兒程序猿老公打了個響指,雙眼深邃如同星空一般凝視著對方的眼睛。

「你老婆肚子疼不舒服,你還要加班,走不了,所以讓我過來幫助照顧她,我會好好照顧她的,你放心。」

‘ 「還有,你老婆就是你的公主,就是你的天,老婆說什麼都是對的,你老婆即使錯了也是對的,一切都要聽老婆大人的。」華新直勾勾的凝視著韓雪兒程序猿老公的眼睛施展著迷魂術,同時一臉邪魅,暗示道,「你不舉,你無能。」

啪!

「冰果,搞定。」

華新旋即打了個響指。

「你幹什麼呢?」韓雪兒心裡難免有些心虛,不由稍微向華新身邊靠了靠,低聲道。

「你看著就是了。」華新看了韓雪兒一眼,旋即朝著韓雪兒的程序猿老公努了努嘴。

「雪兒,你肚子還疼嗎?」

「都是我不好,我還要加班不能照顧你,就只能讓兄弟過來照顧你了。」韓雪兒程序猿老公沖著韓雪兒歉意的說道。

「啊……」韓雪兒傻傻的凝視著自家老公。

「雪兒,雪兒,你肚子還疼得厲害嗎?」韓雪兒程序猿老公一臉焦急的道。

「沒沒,不疼了。」韓雪兒有些發矇,傻傻的道。

「那就好,那就好。」韓雪兒程序猿老公鬆了口氣,旋即沖著華新說道,「兄弟,幸苦你了,你幫我照顧雪兒,我放心,快,別讓雪兒在外面逗留了,兄弟你快送雪兒回家幫兄弟我好好照顧她,兄弟記住你這個人情了。」

「兄弟,你這就客氣了。我們是兄弟嘛,你老婆不就是我老婆嘛。啊,呸呸呸,我的意思是你老婆我會像照顧我老婆那樣細心呵護她照顧她的,艾瑪,什麼跟什麼嘛,兄弟,反正就那個意思,我會好好照顧你老婆的,絕對不讓她受一點委屈。」華新拍著韓雪兒程序猿老公的肩膀道。

「兄弟,我明白你的意思,你照顧雪兒,兄弟放心。」韓雪兒程序猿老公抓住華新的手道,「兄弟,謝謝了。」

「客氣,客氣。」華新象徵性的同對方友好的握手。

「老婆,哦,不,雪兒,我們走吧。」華新一臉邪魅的摟著韓雪兒的肩膀,嫣然一對情侶的模樣。

「哦哦。」

韓雪兒迷糊的撇了一眼自家老公,這才在華新的摟抱下出了衛生間。

「好兄弟,雪兒就擺脫你好好照顧了。」韓雪兒同華新剛剛走到樓梯口,一聽自家老公這話,腦子一團漿糊,一腳就踩了個空。

「啊……」

韓雪兒下意識的尖叫出聲。

「啪。」

華新緊緊摟住韓雪兒的肩膀,這才穩住她的身子。

「雪兒,看你怎麼這麼不小心,沒事吧。」韓雪兒程序猿老公急忙跑了過來。

「沒事,沒事。」韓雪兒傻傻的道。

「兄弟,你放心,我會照顧好你老婆的。」華新緊了緊韓雪兒的肩膀道。

「那就好,兄弟,拜託你了。」韓雪兒程序猿老公說。

「客氣。」華新點了點頭,旋即摟著韓雪兒慢慢的下了樓梯,走過了拐角。

韓雪兒這才瞅了瞅身後,見沒人,不由掙開了華新的魔爪道:「這是怎麼回事?你剛剛對他做了什麼?」

「誠信約P,只進入你的身體,不進入你的生活,我做到了。」華新一臉邪魅。

「你……不要臉。」韓雪兒一臉嬌羞,紅撲撲的道,「不要說得這麼露骨好不好。」

「哈哈。」

華新笑道。

「你笑,我恨死你了。」韓雪兒驟然跺了跺腳,踩向華新。

華新眼疾腳快,躲了過去,旋即順勢一撈,攬著韓雪兒的腰肢,嘴巴就印了上去,來了個深深的法式熱吻。

嗚嗚!

韓雪兒半響才掙脫開華新,憤憤道:「流氓,無賴。」

「男人不壞,女人不愛。」華新一本正經的胡說八道。

「呸。」韓雪兒啐了華新一口,「說正經的,你剛剛對他做了什麼?」

儘管韓雪兒心裡怨恨自家老公,存著報復的心思,但是畢竟當著自家老公的面同另外的男人做了,她心裡還是有些心虛的。

「沒什麼,就是一點小手段而已。」華新信誓旦旦的道,「你放心,還是那句話,老婆永遠是對的,即使老婆錯了老婆也是對的。這句話,他會遵守一輩子的,除非……」

「啪。」華新打了個響指道,「這樣。」

「有這麼神奇?」韓雪兒瞪大了眼睛道。

「眼見為實耳聽為虛,你剛剛已經聽見了,他還讓我好好照顧你呢。」華新眸子邪氣四溢,樓主韓雪兒的雙手就開始不老實起來。

「你……流氓。」韓雪兒嬌羞的推搡著華新,「等下讓人看見了怎麼辦?」

「還能怎麼辦?就這樣,啪。」華新聳肩,打了個響指道。

「你剛才該不會也這樣迷惑我了吧。」韓雪兒突然有些惶恐的道。

「你覺得呢?」華新傲然的道,「我鬼醫邪華縱橫修真界幾百年,還不屑用這種手段找女人。」

「你說什麼?」韓雪兒聽不懂華新的話。

「沒什麼,你只要知道,我沒迷惑你,你心裡有那意思,才會讓我干。」

「你……流氓。」韓雪兒氣結,甩手就走。

「好了好了。」華新疾走兩步攔住韓雪兒的腰肢,「我收回剛才的話。」

「你走開。」韓雪兒掙扎著,可是華新力量大,韓雪兒根本掙脫不開,只能氣惱的任由華新摟著她。

「放開些,你老公以後再也不會幹女玩家千里送X的事情了,今晚過後,你老公會一輩子遵守老婆永遠是對的,即使老婆錯了也是對的那句話,至於今晚過後,你怎麼決定,你好好想想是過還是不過,也可以找我解除那點小手段。」

「至於今晚,就不要想那麼多了,打開心結,放開心扉,就當做了一場夢。」華新開導道,「走吧,你還沒吃飯吧,我也餓了,正好陪你吃飯。」

「哎。」

韓雪兒嘆了口氣,心裡有些亂。

出了寫字樓,華新把韓雪兒推向了自己車頭半殘的小車道:「不要開你的車了,坐我的車。」

「這是你的車?」韓雪兒撇了眼華新那半殘的車頭。

「是,別看他破破爛爛的,可是性能很好哦。」華新邪魅的瞅著韓雪兒,指了指自己一身地攤貨的體血衫道,「你沒發現我也挺破破爛爛的,可是你剛才也已經感受到了,我的性能可是很好的哦,馬力杠杠的。」

‘ 「你流氓。」

韓雪兒抓起LV包包就打向華新。

「哈哈。」

華新大笑,抓住LV包包就奪了過來,丟向後車座,雙手捧著韓雪兒精緻可人的臉蛋就深深的吻上了她的紅唇,肆意的同她的香滑小舌頭糾纏起來。

半響,他才鬆開韓雪兒。

「你欺負人,你欺負人。」

韓雪兒嬌嗔的捶打著華新,氣惱的道。

「打死親,罵是愛。」華新恬不知恥的道,旋即踩離合、掛檔、轟油門,車頭半殘的小車發出一陣轟鳴聲,如箭一般飆了出去。

韓雪兒被慣性帶著靠在了椅背上,害怕的說道:「你慢點,開那麼快乾什麼?」

華新沒有理會韓雪兒,車頭半殘的小車如同離玄之箭一般上了公路。

還沒開出去多遠,華新猛踩剎車靠向路邊一家德惠超市。

「你……」韓雪兒掛上了安全帶還被慣性帶的差點撞上了車窗玻璃,氣惱的看向華新時,後者已經下了車。

見到華新離開,韓雪兒氣惱的嘟著嘴,望著前方,心裡閃過莫名的惆悵。

「砰砰。」

還沒等韓雪兒理出個頭緒的時候,華新已經抱著幾打罐裝百威丟進了車裡。

他拿出一罐百威遞給了韓雪兒,旋即給自己拿了一罐。

啪的一聲拉開拉環,就著啤酒花咕嚕咕嚕就灌了起來,旋即爽快的道:「爽啊。」

踩離合、掛檔,轟油門。

車頭半殘的小車風馳電擎的飆射而出。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