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略勝以往,未來可期。」

「略勝以往,未來可期。」

儘管藍白誕生的生靈,還處於開闢階段,可是羅青山能感覺到其血統得到傳承。

似乎看出羅青山心中所想。

「曾經的藍白文明已經走錯了路子,如今一張白紙上,再次引導他們,將會走向更強大的文明。」

藍白天道意志所化身如此說道。

「有道友守護,藍白文明的未來,一定能震撼時空長河。」

「還要感謝羅道友的肉身之道,彌補了藍白文明的不足。」

羅青山笑了笑,觀察著這世界,藍白天道已經完全取代了這世界的意志。

同時,羅青山看到了天命術的痕迹。

這位藍白天道意志所掌握的天命術越來越強大了。

「藍白道友,命運長河,是否如同時空長河這般眾生會聚於長河中?命運長河中生存的種族,是否如同吾等一般?」

羅青山突然問道。

「還是被羅道友發現了。」

「是藍白道友表現得太過明顯了,天道族是否來自命運長河?」

藍白道友雙眸深邃,沉默良久,才透露天機:「時空,生者之地。輪迴,陰魂之地。命運,本不該誕生任何生靈,流淌著的是一切的規矩。但當規則有了意識,是規則,還是生命?道友可否回答藍白?」

「既是規則,也是生命。」

羅青山得到了他的答案。

他知曉,真正的命運種族,絕非他所想像般那麼簡單。

但,這都不重要了。

偉力加於一身,輪迴不侵,命運因果難纏身。

他的命,只有自己掌握。

無論輪迴與命運,都難以掌控。

轉身離開,回歸玄黃位面。

藍白天道所化的天之驕女,看着羅青山消失的背影,眼光深邃,彷彿在思考着什麼。

當初第一次接觸之時,眼前這位修士,能被她一指碾死。

可如今,已經做到萬千偉力加於一身,難以看清其深淺。

他身上處處透著命道,可是這種命道,卻在他一念之間,根本不受輪迴、命運牽制。

穿梭在時空長河中,來自時空神殿的遁法,漸漸地融入到了羅青山的界位秘術內。

運轉界位秘術,漆黑中,彷彿無數星光上,每一道星光都代表着一個文明。

這就是羅青山沒有捨棄界位秘術的原因。

界位秘術,其時空穿梭的能力並不出眾,但是融入了天機之道,其時空定位之術,卻極為出眾。

如今,再次融入時空遁法,時空長河中閃爍著的位面,難以逃離他的視線。

只要他願意,他就可以降臨任何一個位面。

與王嵐熙喝着茶的羅青山,得到了他的答案。

他心念一轉,化身施展遁法,再次前往九幽界。

多重靈體之術這小神通,如今已經被他轉化為真道術。

以時空神殿秘術之一他化自在法為載體,融入了化身、法身、法相、圖騰等之術,他的化身之道,日益精湛,已經達到了神鬼莫測的地步。

「九幽界鎮守使的任務已經完成,提交后,只是提高了我的許可權。」

二星鎮守使。

「如今鎮守使新的任務下達,也是時候去完成了。」

【龍神界鎮守使任務:龍神界在遭遇虛神宮入侵之時,龍神界中建立的時空神殿鎮守使被人斬殺,其天機不顯,時空難追溯,先任羅青山鎮守使為龍神界鎮守使,以鎮守龍神界時空神殿,確保龍神界時空神殿的運轉。獎勵:可挑選時空神殿藏書閣天碑級功法一門參悟,時間一年。】

【鎮守使任務:調查龍神界鎮守使之死,找出真兇,獎勵時空秘境修鍊資格令牌一面(不限人員身份),斬殺真兇,獎勵守衛者秘境參悟資格一次。】

獎勵極為豐厚。

其中獎勵時空秘境修鍊資格令牌一面,任何人都有資格進入其中參悟。

若是獲得了時空神殿的修鍊資格資源,無論是給予妻子,還是他兩個孩子,對於他們今後的修鍊,都是極為珍重的一次機緣。

不過,兩個孩子還在打根基,羅青山並不希望他們現在就進入不朽境。

而妻子,以她的資質,已經走到了盡頭,若無機緣,這輩子就是不朽境。

7017k 實在太突然了。

在被嚇一跳的同時,扭頭往車窗外看去。

只見一個黏糊糊的不明物體,身上還帶有一圈圈的紋路,明顯就是大肉蟲子。

吸力不夠,隨着關瑤一腳油門,它被甩在了地上。

後面的車剛好從它身上壓過,通過後視鏡,曹雷清楚看見有東西飛濺而起。

「那是什麼鬼?誰認識?!」

曹雷問道。

余驚未定,正想着幸好周圍蚊蟲多,一直沒敢開車窗。

坐在後排的張有龍,同樣受到驚嚇,拍拍胸口猜測說:「好像是條蚯蚓?這東西怎麼長這麼大,我以為跟條小蛇一樣已經是極限,沒想到還有更可怕的超大號蚯蚓。」

「也許是什麼特殊品種,又或者吞掉太多同類,進一步異變。」關瑤說話的同時深呼吸,補充說:「它應該就是所謂的地龍了吧。」

正準備表示贊同。

然而就在這時候,曹雷又從路邊樹上看見一個大玩意兒,讓他毛骨悚然。

是一隻超大號的蜈蚣,從頭到尾約有三米左右,正盤在樹上,嘴邊還咬着鳥的軀體。

無數條腿一起動,大蜈蚣的爬行速度挺快,暗紅色的甲殼,腿部則呈現出黃色。

關瑤也看見了,開口道:「這片林子怎麼回事,這些東西的個頭也太大了點,真難為黃家三兄弟,居然能活到現在。」

坐在後排的一位小夥子,此刻抖著腿嘟囔道:「上帝玉皇大和尚,漫天神佛保佑啊,千萬別盯上我們,千萬別盯上我們……」

可惜,事實證明祈禱沒用。

聽見汽車聲音后,從路旁草叢和灌木中,伸出許多隻蜈蚣的腦袋,像是跟眼鏡蛇學過一樣。

一隻接着一隻,迅速朝着車隊竄過來。

這回曹雷已經敢肯定,之前見到的泥土被拱起,就是這些大蜈蚣在地下爬行留下的。

關瑤將車開得飛快,試圖在被蜈蚣包圍之前逃走,有時車輪壓到蜈蚣,簡直就跟壓到減速帶的感覺差不多,由此可見它們的外殼比較堅硬,一旦遇上肯定難纏!

一隻蜈蚣,從樹冠上直接墜落,重重砸在了車頂上!

尾巴拖着兩條分叉,半截身子剛好落在擋風玻璃上,已經砸出裂紋。

樹上還有其他大蜈蚣,顯得攻擊性十足,先前可能在曬太陽之類,這會兒一條接着一條,撲向正在行駛中的汽車。

有些蜈蚣直接砸在地上,掙扎一陣子翻身,絲毫不影響活動。

張有龍正準備開窗,把車上那隻大蜈蚣掃射下去,曹雷急忙說道:「等等!可能有毒,關瑤你壓它們,把這隻蜈蚣顛下去!

瞬間明白曹雷的意思,關瑤專門挑有坑和蜈蚣的地方壓過去。

這些蜈蚣看着大,力氣好像並沒有大到,能用腿刺穿鋼板的地步,因此它們在車上爬不穩,果然很快就掉落。

幸好都是越野車,儘管這場面有點嚇人,它們卻沒對車隊造成實質性的傷害。

如果換成徒步穿行,那可能就慘了。

這些大蜈蚣受傷后,流出的某種液體似乎具有腐蝕性,引擎蓋上的車漆,還有擋風玻璃,都因此留下印記。

等路上蜈蚣變少,曹雷這才鬆口氣,說道:

「記得標記一下位置,附近蜈蚣大到離譜,還有巨型蚯蚓,說不定存在研究價值,最好捉幾隻回去。我現在相信這裏跟任務有關了,有那些人的地方,總是透著股不對勁,他們很可能在養蠱,人為製造伽馬結晶體。」

原先關瑤沒往這方面想過,被曹雷提醒之後,她才認真點點頭:

「很有可能,我們先完成任務,另外再安排其他人負責捕捉樣本進行研究,不能耽誤時間。沿途可能還有監控設備,想要按照原計劃徒步潛入,能不能活着走到他們老巢都難說,加快速度直接沖?」

按照原定計劃,車輛靠近目標區域后就該徒步了,可剛才那些大蜈蚣,迫使關瑤臨時改變想法。

曹雷無所謂道:「也行,既然很難悄無聲息靠近,那就多派遣幾架武裝直升機,免得被誰提前跑了……」

花了點時間,跟上面溝通磋商完新計劃。

車隊加快速度,繼續往前行駛着,中途在河谷旁,還遇到一頭體型碩大的犀牛,遠遠看着足有兩層樓那麼高。

這種動物沒有異變之前,皮膚就厚到可以防彈。

現如今即使是曹雷,也不願主動招惹它們,能不能打得過非常難說,至少被它踩一腳,很可能就成肉泥了,按照身形來猜測,體重至少有二十噸左右。

幸好它對車隊沒興趣,不然又要繼續逃命。

三觀本就已經碎裂一地,來到這個地方,遭遇多種大型異變生物后,更是讓曹雷覺得不可思議。

例如蝴蝶。

山谷里的蝴蝶,半米大小的比比皆是,展開翅膀超過一米長的也有,偶爾被車撞到,揚起大片粉塵。

之前覺得廠房底下發現的蟻后已經很大,這邊經常能看見超大號的蟲子,又肥又長,部分還結蛹,掛在灌木和樹上,周圍樹木葉子都快被啃光了,難怪也有那麼多蝴蝶。

由於擔心粉末有毒,提前就戴好了軍用款的三防防毒面罩。

偶爾還能看見大片的殘骸,例如猴群屍體和遍地蟲子,有些已經腐爛成白骨,長出黴菌。

一路走來有驚無險。

當計劃從偷襲轉變為強攻,幾架武裝直升機已經趕了過來,其中有兩架負責掩護車隊前行。

按照通過無線電傳來的消息,前方已經發生交火,一架敵方的直升機在逃竄途中,被擊中墜落,懷疑存在重要目標人物,生死不明。

為此,關瑤分出一輛車,總共五個人,前去墜毀地點進行搜查。

而他們已經衝破一個路障,攔路的那些人被武裝直升機攜帶的重機槍掃過,想留個全屍都難。

說實話,曹雷見此有些羨慕。

他曾訓練多年,最爽的也只是用空對地導彈打靶子,正念叨著早知道沒辦法偷襲,不如讓自己再摸摸武裝直升機,哪怕去跟河谷的巨大犀牛干一架都行。

關瑤正緊張,沒工夫搭理他,這次任務突然,事前的調查工作不算周全。

有了掩護,一路突襲到某個村莊附近。

任務目標就在那…… 轟!

強大的氣勢,自葉辰身上爆發出來。

可以感覺到,這強大氣勢,在極短的時間裡,正以火箭般的速度往上竄。

這赫然是葉辰動用莫莫果實的強化能力。

到了現在,莫莫果實最大的強化程度達到了五十倍的地步。

此刻,葉辰是真正的毫無保留的開啟了全部強化力度。

「五十倍強化加持!喝啊!」

轟隆!

轟鳴聲下,葉辰的身形速度陡然消失,速度在這五十倍的強化下,達到了一種連殘影都不會留下的地步。

頃刻間,葉辰的身形,就到了巨獸的另一側。

轟隆!

巨獸的爪子拍空了!

吼!

巨獸大吼一聲,彷彿其中存在著濃郁的憤怒情緒。

但這巨獸好像是知曉葉辰出現的地方,粗大的獸爪,速度極快的朝葉辰的位置掃去。

速度之快,葉辰要不是有著五十倍強化后的視覺,還真不一定能夠及時反應過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