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里!」

「百里!」

他怒吼了一聲,脖子上的力道卻是猛然加大,一個措不及防,竟然被倒拖著給拽飛了出去。

虞姬危機暫時緩和。

「給我下去!」

見對手被拉了過來,蘇烈手起一柱沖著御龍飛腦門就砸了下去。

當得一聲,柱子差點被彈飛了出去,御龍飛只是大叫了一聲,就要翻身起來。

「別動!」

角落裡躥出來受傷的裴擒虎,巨大的身體直接撲在了御龍飛的身上,將他往地面上按下。

「滾!」

御龍飛怒吼一聲,玄氣亂震,將裴擒虎震到吐血,差點橫飛出去。

蘇烈緊跟而上,一把也撲了上去。

「纏住你!」

百里玄策迅速揮舞手裡的鉤鎖,開始對對方進行了纏繞工作。

「昂!」

一聲龍吟,龍靈兒沖了過來,龍尾像是利刃一般,在御龍飛臉上迅速的抽打著,將他揍得面目全非。

「真是可笑,封天家族的家主竟然讓一群娃娃給纏住了。」

空中響起了幾道冷冷的聲音,四道人身蛇尾的傢伙飛了過來,其中一個下身的蛇尾全是白骨!

正是那日被姜亢重創逃走的東皇太子,不過他這尾巴可不一般,是從北海蓬萊之中取來的蛇靈尊骨替換而上,有強大攻擊之能。

既可以當做兵器,又可以當做身體,大幅度提升了他的實力。

同時也有些壞處,那就是限制了他的高度,失去了自己原本的身體,想要達到那人人夢寐以求的至尊境界,幾乎不可能了。

他也是懷揣著雄心壯志的,卻斷送在了姜亢的手裡,今夜特來尋仇!

「四個大成,完了。」眾人頓時心如死灰。

各自被纏住,東皇太子帶著三個高手長驅直入。

「不準去!」

虞姬嬌喝,沖了進去。

「不自量力。」

兩個隨從回過身來,一拂手將虞姬直接抽飛了出去。

嬌軀在空中飛舞,直出了皇城才堪堪停住,頓時吐血不止,身形踉蹌。

一雙美目當中,婉轉著絕望之色。

「不能進去!」

咳血的李元芳沖了過來,手裡的飛鏢還沒丟出來,身體已經飛了出去,撞到一面宮牆,被埋在了當中,生死不知。

「不好!」

女帝猛地一回頭,卻被身後一口棺材撞在了豐滿的腰肢之上,險些吐血。

「啊!」

達摩發狂,佛手生白髮,慈眼見凶光,天靈蹦出金色血液,整個人舞劍而癲狂,沖著面前的大蛇一陣胡亂揮砍。

姜子牙等人竟皆大急,可是無奈脫身不得。

「呵呵呵。」

陰冷的笑聲響起。

寢宮門口,東皇太子等四人縮小了身體,慢慢的行入。

寢宮裡面除了姜亢之外,只剩下了項誅和赤靈兩人。

項誅一咬牙,提著自己的黑槍就站了起來。

「小丫頭,沒興趣殺你,滾吧!」東皇太子大手一揮,寢宮後方破開,項誅就飛了出去。

「項羽!」

赤靈心裡一驚,低頭看著緊閉著雙目的姜亢,心裡出現了一些絕望的色彩。

隨後,她手中出現了一顆赤紅色的珠子,眼裡閃著毅然之色。

「項羽在這。」

東皇太子走到了大缸前方,得意的看著裡面的姜亢,笑了起來:「癲狂一般戰勝我的代價,就是讓自己陷入這種境地么!」

說著,他的眼中閃出了憤怒之色,「你知不知道,就因為你這蠢貨,害的我這輩子再也無法破入至尊境界,今日殺了你,再取了時光之眼,方能消除我心中恨意!」

手中帶起一陣黑色的光,沖著姜亢就抓了下去。

「住手!」

一聲嬌喝,項誅又從外面沖了過來,手裡舉著槍沖著東皇太子一槍殺了過去。

「找死的丫頭!」

一個隨從立馬上前,一把掐住了項誅的脖子。

雙方實力巨大,即便有心死戰,也無可奈何。

「還真是感人啊,沒想到你這種蠢貨都會有這麼多人守著。」東皇太一冷冷的笑著,看了看項誅,又看著赤靈,笑道:「別殺她們,我要讓她們親眼看著項羽這個垃圾在我手中悲慘的死去!」

赤靈未曾開口,求饒無用,辱罵無功,她只是低著頭,靜靜的看著姜亢那張臉,握著赤紅色珠子的手,越來越緊了。

「幾番搭救,又為我報了父仇,欠了你許多恩情,無奈赤靈本領低微,無以為報。本想以身相許,奈何天命弄人,今天,我就先走一步了。」

一滴淚滴落在姜亢的臉龐之上,赤靈的手猛然用力,想要爆發最後的生命火焰,為姜亢多活瞬息之功。

同時,東皇太子的手也伸了出來。

「那就以身相許吧。」 一道聲音響起,很輕緩,如同炸雷一般在赤靈腦海之中一震。

緊握著的手,不自覺的就鬆開了。

一雙緊閉著的雙眼,赫然睜開!

像是劃破天地黑暗的初光,東皇太子的手,被瞬間抓住!

「你醒了!」東皇太子一驚。

而赤靈則是獃獃的看著,看著正沖著自己笑的姜亢。

黑髮已成了雪白之色,嘴角依舊是標誌性的壞笑,輕輕的張開了嘴:「等我。」

「項羽哥哥!」項誅驚喜的喊了出來。

「哼,醒了也要你死!」

東皇太子臉色微微變了變,手猛然用力,卻發現如同泥牛入海一般,直接被對方給吸收了!

兩人手掌相交之處,盈盈光澤出現,東皇太子體內的玄氣不受控制,開始被迅速消融化解。

「我躺了這麼久,外面流了不少血,你脫不了干係。」姜亢淡然開口,聲音漠然:「就讓你第一個死吧。」

「狂妄!」東皇太子往後退了一步,想要將手扯住了。

卻突然——

卡!

斷了!

血液衝天。

「啊!」

東皇太子抱著自己的斷臂慘叫了起來,眼中滿是不敢置信之色:「我的手,我的手,你的肉身怎麼會這麼強大!」

「太子!」

三個隨從臉色一緊,急忙沖了過來,項誅也讓丟了下來。

一道人影緩緩坐起,手裡拿著一截斷了的手臂,張嘴一吸,能量便從上面泄出,讓姜亢給吸收了。

眨眼功夫,那手臂就成了枯骨一般,讓姜亢隨意的丟在了腳下,隨意的很。

「小誅,沒事吧?」

姜亢走了出來,沒有去注意身後的人,反倒是先把項誅給扶了起來,又看著赤靈笑了:「別忘了你的話。」

臉上淚痕還沒有干去,嫵媚的臉上出現了一些紅光。

迷失在愛意當中的赤靈完全忘記了危機,但是項誅還是清醒的,連忙喊道:「項羽哥哥,小心你背後的傢伙!」

「這傢伙有古怪,一起上,弄死他!」東皇太子怒吼了一聲

三個隨從遊動蛇尾沖了出去,雙手一盞,身體外圍出現了幾個黑球,圍繞著他們旋轉了起來,整個人的氣息都變得邪惡了起來,沖著姜亢直接逼了過來。

「幾隻螞蟻,踩死給你們看看。」

姜亢笑了一聲,轉過頭來。

正巧,三人手裡飛起一個個的黑球,划起一道弧線,沖著姜亢砸了下去。

姜亢不閃不避,將項誅和赤靈攔在了自己身後,直接肉身硬抗!

「找死!」一人冷笑,蛇尾遊動,手中聚集了一個大號的黑球,衝到姜亢面前。

呲呲呲!

幾道黑球落在姜亢身上,直接冒起來一躥青煙,眨眼就消失了。

再看姜亢,毫髮無傷!

「不對,這小子有鬼,退回來!」另外兩人大喝了一聲。

剩下那人一愣,但姜亢已在面前,不需猶豫,直接將手中的黑球就沖著姜亢推了出去。

誰知,姜亢竟然也伸出了一隻受,沖著那漆黑的法球就抓了下去。

「真是嫌命長!」那人一看大喜。

結果卻大大出乎他得意料之外,姜亢的大手一合上,黑色法球就像是氣球似得,啵的一聲炸了。

他愣住了。

「死吧。」

姜亢的聲音很平靜,步伐也非常的普通,直接一跨,手就掐住了這人的脖子。

「不好!」東皇太子大驚。

這傢伙輕輕一扯自己的手就斷了,如今自己的手下讓他捏住了脖子,還能有命嗎?

「你到底是怎麼回事,怎麼會肉身如此強大!」

「我也不知道,到底如何,還要借你們的生命去驗證了。」姜亢輕輕的笑著,手開始用力。

「不要!」一個大成級別的強者,就讓姜亢這麼捏在手上,驚恐的大叫了起來,一條蛇尾瘋狂的擺動了起來。

砰!

脖子瞬間斷裂,姜亢像是捏死了一隻蟲子,將他隨意的丟在了自己的腳下,沖著他的腦袋就踩下,神魂俱滅。

「離開!」

東皇太子臉色狂變,看著眼前的姜亢就如同見了鬼一般。

這個傢伙太恐怖了,上次開始開了大招才會進入暴走模式,而且也遠遠沒有這般變態。

但今日,舉手投足,輕巧至極,卻殺人如同殺雞一般容易。

「走得掉么?」

淡淡的笑聲響起,三個人一回頭,頓時嚇得頭皮炸起。

姜亢就往前跨了一步,卻如同鬼魅一般,眨眼就到了其中一人的身後。

「我跟你拼了!」

他怒吼了一聲,似乎是在給自己壯膽,轉身沖著姜亢殺去。

「死吧。」

依舊是這兩個字,姜亢朝前,隨意的打出一拳,看似平和毫無威力,速度卻快到讓人眨眼不及。

轟!

一顆頭顱炸碎,人影瞬間癱到在地,抽搐了幾下,便沒了聲息。

「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